十分安靜。

周助理提醒道,「慕小姐所在的攝影地是個偏遠的小山村,哪裡沒有信號的。」

「看來你工作太輕鬆了,話那麼的多。」

霍驍倏然抬頭,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周助理猛然打了個冷顫。

糟糕,他剛才好像話多了,有些事情,心知就好,沒有戳破的必要。

收回視線,霍驍臉色更黑了。

他哪裡需要她的電話,他一點都不關注。

遽然,電話響了起來。

不到兩秒,霍驍看也沒看,便接了過去。

冷冷地嗯了一聲。 翌日

雨勢越來越大,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這裡沒有信號,用不到手機,不能查天氣,只能靠這裡的老村民給他們普及一下知識。

導演從老村民哪裡得知,暴雨起碼還會下個一兩天,於是宣布今天的拍攝暫停,讓所有人都呆在房間里,不要出來走動。

喬詩詩打開房門,招手喚來一位村民,把一沓錢放在她手裡,讓她去傳個話。

那樣的雨天,最適合呆在房間里睡覺。

慕初笛舒舒服服的躺著,儘管房間里的擺設老舊,她卻一點都不嫌棄,悠然自得。

咔咔咔,門被敲響。

慕初笛打開房門,那是村裡的村民。

「大媽,怎麼啦?」

大媽神色慌亂,也不敢看著她的眼睛,只是嘀咕著,「我的孩子上山了,上山了,幫幫我,幫幫我。」

慕初笛臉色沉了沉,儘管現在外面雨勢小了不少,可若是又暴雨,上山很是危險。

可對方卻揪著慕初笛的衣擺不放,好似抓住最後的一根木頭,「幫幫我,幫幫我。」

女人身子微微顫抖,可死活都抓著她不肯放手,慕初笛也狠不下心,畢竟那可是小孩。

這幾天與村子里的孩子們相處下來,慕初笛很喜歡他們,他們是那樣的認真,努力。

不應該就這樣斷送生命的。

「好吧,大媽,我幫你找,你帶我去。」

慕初笛往房間穿好雨衣和帽子,拿起手機就走。

雨勢變小了很多,慕初笛加快了步伐,希望儘快趕回來。

她被帶到後山,村民指著那條路,示意她去。

本來村民也跟她走,可沒走幾步,她突然拐到腳,撲在慕初笛身上。

「大媽,你先回去等我消息吧,如果我長時間沒回來,就替我告訴導演報警。」

慕初笛直接跑向後山。

村民站了起來,那拐掉的腳沒事了,快步走向另一間房子。

喬詩詩早就透過窗戶看得一清二楚,她接過市民給的通信器,扔在地上,一腳踩爛。

「你,你怎麼弄爛它?」

她並不知道喬詩詩想幹什麼,她只是太缺錢了。

喬詩詩直接把錢甩在她臉上,那麼噁心,她連碰都不敢碰這些垃圾。

「你別管那麼多,拿錢閉嘴。」

濛濛細雨,漸漸又變成大雨,天,越來越烏黑。

喬詩詩嘴角勾了勾,這次,看慕初笛這蠢貨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霍氏集團

霍驍低頭處理工作,目光不小心落在擱在一旁的手機上,特意瞄了一眼。

什麼都沒有。

十分安靜。

周助理提醒道,「慕小姐所在的攝影地是個偏遠的小山村,哪裡沒有信號的。」

「看來你工作太輕鬆了,話那麼的多。」

霍驍倏然抬頭,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周助理猛然打了個冷顫。

糟糕,他剛才好像話多了,有些事情,心知就好,沒有戳破的必要。

收回視線,霍驍臉色更黑了。

他哪裡需要她的電話,他一點都不關注。

狼與兄弟免費閱讀全文 遽然,電話響了起來。

不到兩秒,霍驍看也沒看,便接了過去。

冷冷地嗯了一聲。 「小霍,我有些事情想請你幫個忙。」

不是慕初笛,而是老首長。

霍驍眸色沉了幾分。

「請說!」

上次老首長幫了他的忙,所以,不管老首長提出什麼,能幫,他一定幫。

老首長輕笑幾聲,「是這樣的,我們容城那邊的研發的一批軍事設備出來了,現在在試驗階段,我想你替我驗收一下成果。」

「我去,不太適合吧!」

他早就脫離軍部,那可是軍部的事情,他並不方便插手。

老首長能給他打這通電話,軍部的關係早就處理好。

「小霍,沒有比你更適合的人選了,這事你又不是第一次,現在軍部,真的沒有適合的人過去,大家都有任務呢!」

「那邊的關係我都打好了,他們一聽是你去驗收,比撿到金子還要開心。」

這可不是假話,霍驍在軍部,那可是出色的人才,僅有這麼一名。

再也沒有發現能給他媲美的,更別說超越了。

「之前是誰說一定會還我人情來著,小霍,沒在軍部,現在還學了商人狡猾不守信那一套了?」

老首長這麼一個罪名砸過來,霍驍可不接。

「地址。」

霍驍妥協了。

老首長直接把地址報了過去,順帶回一句,「這可是距離小笛拍攝的地方只有一公里哦!」

話畢,電話就掛了。

她所在的地方嗎?

他稀罕了?

去往驗收場地的路走得很順,四個小時,便去到目的地。

霍驍去到的時候,雨勢變大了很多,士兵舉著大雨傘過來迎接。

人很多,一路走來,霍驍倒是一滴雨水都沒沾到。

周助理可是第一次見到那麼多人民英雄,倒是被他們如松般的站姿給震懾了。

「霍少將!這邊請,大家都等著您呢。」

霍少將?

周助理更是震驚,他怎麼就不知道自家老大當過軍人,還是少將?

怪不得他總覺得霍總的站姿坐姿,都特別的挺拔有力,頗有鐵錚錚的硬骨。

原來,曾經是軍人。

周助理連忙快步跟過去,他知道這次的目的很不簡單,也許這輩子也就這麼一次機會,所以,不敢怠慢。

檢驗軍事設備,周助理不能進去,只能在外面等候。

不過外面也有好多新型的設備模型,夠他看的了。

霍驍接受著士兵們膜拜的眼神,為首的軍人正給他講解,霍驍順帶提幾個意見,他一臉歡喜地繼續下來。

幾人一個接一個地驗收。

突然,一小士兵快步跑了過來,臉色倉促,腳步沉重,一臉發生大事的模樣。

「長,長官,出事了。」

為首的那個長官正跟霍驍談著軍事設備,受益匪淺,突然被毛毛躁躁的小兵吵到,臉色馬上不善。

「搞什麼,大聲喧嘩,忘記軍部紀律?」

小兵連忙調整姿勢,敬禮,「報告長官,東侯村發生泥石流,希望我們過去支援。」

東候村,正是慕初笛所在的小村莊。

「什麼?」

長官還沒來得及問個所以來,小兵早就被霍驍揪著衣襟,「你說哪裡?」 風,如刀片割在臉上,雨勢大得連附近人在說什麼也聽不清。

情況,非常糟糕!

霍驍一群人趕了過去,小村莊都被泥石流給淹沒,救援隊馬上進入狀況,直接開始救人。

眼前混亂的一片,充斥著他的視線,霍驍覺得心臟恍惚停止。

他很快就加入救援團隊,開始救人。

他本來就對所有營救方法和措施都爐火純青。

周助理也沒在一旁干看,跟著霍驍也開始救人。

時間不知怎麼過去,幸好村民都是有經驗的人,早就帶大家一起逃出來,只有幾個聽不到叫喚的才被埋了下去。

最後,所有人都救出來。

霍驍掃視一遍,都沒有發現慕初笛的蹤影。

「慕初笛呢?」

男人清冷強勢的話,讓眾人打了個冷顫。

「沒看到啊,出來的時候就沒看到。」

「難道還被埋著?」

「不可能吧?小笛那麼好的人。」

聽到慕初笛可能被埋著,霍驍臉色越發的蒼白。

導演按了按慕初笛的信號器,滴滴滴,有反應,聲音是在他們這群人里出現的。

很快,就把人找出來了。

那是名女村民,慕初笛的信號器就在她手上。

她從來就沒見過這麼先進的東西,剛才喬詩詩甩在地上踩之後,她又偷偷跑回去,撿起來收藏。

在她眼裡,這些城裡人用的都是好東西,收著也許可以賣錢。

她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全都盯著她看。

「小笛的信號器怎麼會在你手上?」

「你把小笛怎麼樣了?」

意·纏綿 工作人員的問話,全都沒有霍驍來的猛烈,他一把抓著村民的脖子,眸子一片猩紅,「她人在哪裡?」

他的反應,有些過激,然而卻沒人敢勸。

失去伴侶的孤狼,有誰敢阻止他的報復?

沒人!

手背青筋暴起,村民的臉色紫青,只要霍驍再用力,她就會死去。

村子里的村長看不過去,他見霍驍是跟著那些軍人來的,也不敢說他什麼,只能在一旁用土語跟村民交代。

村民費力指著後山,「哪裡,她在哪裡!」

「怎麼可能,小笛無端端為什麼上山?」 超強兵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