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人平均在一起,就是武王境界。比天罡城的整體實力,足足強了一個境界!

為了殺蕭易,齊天宏在這五天的時間裡,可算是竄連了不少人。

「姓蕭的,今天你必死無疑,我要把你打殘廢,四肢、不,五肢全部打碎,然後拖出去喂魔怪!我要看著你被魔怪硬生生咬死!哈哈哈……」

齊天宏猙獰著臉龐,猖狂大笑,彷彿已經看見蕭易被魔怪一口一口啃噬而死的畫面。

齊天涯、齊天佑、齊世虎,盡皆死在蕭易手裡。讓齊天宏對蕭易的恨意,達到了極點。他發誓,把蕭易碎屍萬段。用世上最狠毒的方法,慢慢折磨致死。

「想殺我的人很多。可你知道,他們為什麼沒有一個成功嗎?」蕭易收回打量齊天宏十個人的目光,淡然道。

「呵呵,我不需要知道為什麼。我只知道,你今天哪都別想去!乖乖死在這裡吧!」齊天宏大笑。

「呵……」蕭易也笑了,「就憑你們?我如果沒猜錯,你們都是來自泗水城的吧?代表泗水城年輕一輩,最傑出的存在。如果一次性全都死在這裡,你認為你們齊家,負擔的起這個責任嗎?」

蕭易在冷笑,說出的話,讓包括齊天宏在內的所有人,皆是一楞。

緊接著,一名少年武者,往前踏出一步,冷哼道,「死到臨頭了還嘴硬,我到要看看,你是怎麼把我們全都留在這裡的!」

鏘!

我可以無限十連抽 ,對著蕭易,就是快速刺出。

鋒利的劍氣,切割空氣分裂出一條清晰的軌跡,在虛空中完美呈現。無形力量牽引莫名波動,泛起片片光華。

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棵櫻桃樹,灑下了無數花瓣,在空中飛舞。美艷夢幻的同時,又讓人為之迷醉。

「小武的『沾花十三劍』威力又增強了,這份劍勢,只怕已經達到大成境界!」一個泗水成的武者,感慨嘆道。

「是啊,『沾花十三劍』可是玄級上等劍法,一般人根本修鍊不成,更何況是達到大成境界?」又一名武者附和道。

「我相信不出三個月,小武就能把『沾花十三劍』修鍊到圓滿之境!你們要不要和我打個賭?」一名身形挺拔的武者,輕笑道。

「哈,老林,你賭癮又犯了。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至於那麼急嗎?真要賭,等出去后,我陪你好好豪賭一把!現在嗎,看小武怎麼虐殺這個飛雲宗真傳弟子!」一名面色虛白的武者淡笑道。


「對,對,這個傢伙可是飛雲宗真傳弟子,一定很厲害才對。我們可不要錯過,他死時候的絕望表情。」一名武者跟在後面,拍手叫好。

其他人,包括幾個女子也在,全都笑意盈盈的看著小武進攻。那璀璨迷人的劍花,綻放奪目。一步步逼近蕭易,下一刻,蕭易的人頭就要拋空飛起。

然而——

「鏘!」

劍光閃過,璀璨的光華,宛若劃破天際的流星,在現場突兀乍現。

小武攜帶而來的夢幻劍氣光芒,在這道如神虹、如匹練的劍光衝擊下,瞬息間湮滅,消散虛無。

他保持衝刺的姿勢,站在距離蕭易三步遠的位置,一動不動。似乎身體僵硬了。站在後面的齊天宏等人看不見小武面孔,只能看見一滴滴鮮血,掉落在地。

「噗、噗、噗!——」

小武噴血,先是一點點,然後是一大口,最後整個人往後倒去,鮮血狂飆。

咚!

沉悶的響聲傳出,小武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脖子處的鮮血,流淌了一地。

秒殺!


蕭易只出了一劍,就幹掉了這個被齊天宏等人讚揚不已的劍道天才。

尤其是前後相差不過半分鐘,結果卻來了個翻天覆地的轉變。

一瞬間,齊天宏等人傻眼了。

一劍秒殺小武,這……這是什麼劍訣?

「殺了他!大家一起殺了他!」

沉寂中,齊天宏打破沉默,臉色的猙獰咆哮吼道。伴隨話音落下,第一個沖向蕭易。

單個不行,那就群挑!


… 「殺!」

「為小武報仇!」

「啊啊啊,姓蕭的去死,去死,去死!」

「飛雲宗弟子都該死!」

……

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的其他人,頓時間一哄而上,向蕭易瘋狂撲了上來。

各種武學一時間在他們手中紛紛綻放。

都是年輕一輩弟子,修為平均在武王境界。這一爆發出來,威力甚是了得。

各種屬性的元氣在空中,肆意席捲,爆裂散發,牽引出的震蕩波動,造成了大片漣漪紋路。

然後,一股腦的,朝著蕭易兇猛轟了過來。

「唰!」

蕭易施展《大鵬踏空步》,身形移動,輕鬆躲避元氣攻擊的同時,手中傲月劍,綻放出了一圈圈耀眼的光芒,帶著凌厲的氣勢,刺破空氣,對著衝過來的九個人,連連刺劍。

啪啪啪!

「轟!——」

一連串沉悶的響聲,在空氣中連連炸響。發展至最後,聽聽到一聲巨大的氣爆,轟然炸開。

《浮光劍技》在此刻蕭易的手中,發揮到極致。無數劍氣縱橫交錯,把齊天宏等九個人的攻擊,全部化解。

與此同時,《浮光劍技》終極劍招——覆雨。在最後一刻引動!

嗤啦!

「嘭!!!」

蕭易一劍刺出,在天空中瞬間劃出了無數道劍氣、劍影,交匯合攏,然後在瞬息之間,將齊天宏等人,全部籠罩在了其中。

「找死!」

齊天宏又驚又怒,一個衝刺,橫跨虛空,擋住蕭易的去路。雙掌齊出,對著蕭易瘋狂攻擊。

然而,蕭易沒有和他硬碰硬,而是一個轉折,繞到他身後。旋即,手中傲月劍捲起一個劍花。以快如閃電的速度,橫掠過齊天宏的脖子。

下一刻——

「噗!」

齊天宏仰天噴血,脖子位置處,一條血紅的絲線,迅速變大。殷紅的鮮血,先是一小股,然後是大片噴涌而出。

「唔、唔……」齊天宏雙手捂住脖子,想要說什麼,卻沒有了力氣,掙扎半會,「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徹底死去。

那雙瞪大的眼睛里,充滿了不甘和難以置信,以及對世間深深的眷戀。

死不瞑目!

和小武一樣,齊天宏也被一劍秒殺!

蕭易的劍快到了不可思議,進攻的角度,也刁鑽無比。讓人根本防不勝防。

武王巔峰的修為,加上恐怖劍技,齊天宏、小武,死的不冤。

只不過,剩下的其他人,卻瘋狂了。

這才兩個照面,他們就死了兩個人,這才進入魔窟幾天?齊家在泗水城權勢是大,但還沒到隻手遮天的地步!

齊天宏死了,也就死了。

可他把蕭易拉到對立面,害了小武。這讓剩下的其他人,惱怒之餘,徹底爆發。

「姓蕭的,你找死!!!」

剩下八個人中,那名修為最高,武王巔峰的武者勃然大怒,大喝聲中,閃電般出手。


轟!

空氣爆響。

他手持一桿黝黑長槍,揮舞之間,槍尖爆裂出一道道恐怖的槍氣,朝著蕭易面門,兇狠的刺來。瘋狂的架勢,妄圖把蕭易一槍給轟成渣。

「嗖嗖嗖~!」

氣流盤旋。

捲起一個小型的風暴,在長槍四周旋轉。


面對這來勢洶洶的攻擊,蕭易僅是微微一怔,旋即,去勢不減,施展《大鵬踏空步》移動的同時,手中傲月劍刺出速度,又加快了幾分,以此爆發出的「轟隆隆」猶如雷鳴一般的響聲,在虛空來回震蕩。

某一時刻,大片互相重疊的劍氣,突兀化成一道流光,在剎那間,將一名初級武王的弟子給絞殺成兩半!

血雨紛飛,濺灑了一地。

蕭易沒有動用《傲天劍訣》,完全憑藉上次悟劍時,對劍道的領悟,再搭配《浮光劍技》的劍招,展開凌厲攻擊。

效果,也出奇的好。

尤其是「覆雨」。一剎那的時間裡,將對方籠罩住,封鎖所有退路,讓你無路可走。然後,展開瘋狂攻擊。最終的結果,就是無論從哪個方向撤退,都要面林劍氣絞殺的攻擊。

這種劍招,沒有充足的本命元氣支撐,很難維持長久。換成一般武王,最多施展一次,就會停止。

蕭易卻不用!

八輪本命元環,瘋狂轉動,滋生出的本命元氣,可謂用洶湧澎湃來形容。

一句話,蕭易最不缺的就是本命元氣!

唰!——

錯開一個身影,帶著飛濺的血珠,蕭易揮劍和那名武王巔峰的青年男子,戰成一團。

轟轟轟!

長槍如蛇如龍,攪拌空氣發出爆破的聲響。電光火石的剎那時間,殺到蕭易跟前,幾乎眼睜睜就要刺入蕭易的體內。

然而——

「嗤啦~!」

一聲巨大的金鐵交鳴摩擦聲,在空氣中忽然響起。蕭易手中傲月劍,綻放無邊霞光,盪開長槍的攻擊。

順便,反手對著一名長相可愛的少女,一掌拍死!

這還是蕭易第一次殺女人,但眼皮眨也沒眨一下。在這個魔窟裡面,講仁慈最後死的只會是自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