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柯是個國際通緝犯,海州國版圖很大,國力強盛,是著名的大國,比之華天國要強上很多,如果他踏足,又有邢灝天在旁邊虎視眈眈,他很可能栽倒裡面。

不過,當他看到邢灝天的臉色的時候,北冥柯又心裡一笑,邢灝天肯定無法跟去了!

魏紫買了票,邢灝天的北冥柯卻同時跨步上前,異口同聲的說道:「跟她買一樣的票!」

「一起買?」售票人員疑惑了起來,看向兩人,隨後注意到邢灝天的軍裝和形象,頓時興奮的大叫,「邢將軍!」

邢灝天頭一次覺得自己的身份如此好用,他沉聲說道:「給我拿一張票!別給他開!」

「就算你是將軍,也不能阻止我去國外吧?如果你敢讓我留在這裡,小心我殺了你們主席!」北冥柯陰沉沉的說道,語氣中全是威脅的意思!

隨後,他摘下茶色墨鏡,一雙深情無比的雙瞳出現。


「小姐,麻煩你了,給我也開一張!」

售票人員看向邢灝天,發現邢灝天沉默不語,顯然是默認了。

於是售票人員臉紅心跳的將兩張票打了出來,小心的放在檯子上!

邢灝天和北冥柯同時出手,按住一張票,兩個人眼神對撞,彷彿有火焰和冰雪對轟!

「咔嚓!」售票人員前面的防彈玻璃居然出現了一絲裂縫!

售票人員大驚,怎麼不知道這兩人居然用視線對轟玄符文,忍不住大叫:「登船還有五分鐘,剛才那個小姐已經沒影了!」

邢灝天和北冥柯身體一頓,同時收回符文,扭頭就走!

售票人員大鬆了一口氣,心驚膽戰的看著那裂縫,那可是防彈玻璃啊,甚至C級以下的玄者都不會轟破,居然被殃及池魚都能裂開,可想而知兩人的強大!

只不過,邢將軍和一個S級強者跟著一個少女一起出國,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怎麼覺得自己知道了什麼大秘密呢?

魏紫找的是最快的一艘船,卻沒有注意這船是誰的。

臨陽是林權的地盤,臨陽的船十艘中有八艘是對方的。

當四五個魁梧的黑衣保鏢將魏紫圍住的時候,魏紫才反應過來,這居然是林權的船!

「魏紫小姐,林老大想要找你聊聊!」魁梧的保鏢客氣的說道,但是腰間和懷中鼓鼓囊囊,顯然揣了槍支。

「你們幹什麼?」邢灝天正好進了船內,看到魏紫被幾個保鏢圍著,頓時大怒!

北冥柯也走了過來,眼中殺氣出現!

魏紫看著北冥柯和邢灝天,又想起林權,心中權衡了一下,居然覺得林權反倒容易對付,也可以避開這兩個人!

想到這,魏紫冷笑一聲,說道:「我的事情,輪不到你們兩人來管。」

「帶路!」魏紫沖那開口的保鏢說道。

那保鏢只覺得剛剛邢灝天那一句話,他就覺得一股灼熱撲面而來,渾身汗流雨下,隨後就跟著蒸發掉,烤得他嘴唇都乾裂起來。

聽到魏紫的話,他如蒙大赦,連忙帶著魏紫向前走去!

邢灝天和北冥柯臉色陰森,不知道魏紫要幹什麼去,卻不得不跟著!

林權的船幾乎是半個戰艦,他也是海上有名的船王,只不過不是海盜王,和清船長有本質上的差別,船上除了貨物,其他裝飾也顯得低調奢華,符合林權的儒雅形象!

他們在客船上穿梭,很快到了華麗的餐廳。

林權靠在沙發後背上,優雅的叼著雪茄!

看到魏紫被帶來的時候,他眼前一亮,充滿了欣喜和欣賞!

林權的目光很灼熱,但是卻和邢灝天、北冥柯看魏紫的眼光很不一樣!

具體不一樣在哪裡,魏紫又說不出來!

總之,她就是覺得很古怪就對了!

魏紫坐在了林權的對面!

邢灝天和北冥柯幾乎同時坐在了兩人的前後兩個位置上,就好像將魏紫和林權夾擊在中央一樣!

林權臉色一變,有些不悅,餐廳現在還沒開始營業,這些人怎麼就進來了,保鏢也不攔著,可是看到兩人的身影之後,他卻心中一凜,後背升起一排冷汗!

別說邢灝天作為華天國的將軍,打擊軍火商義不容辭,就是北冥柯,如果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他也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今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權的目光放在魏紫的身上,難道都是這個女子引來的?

現在他可以明顯感覺到,北冥柯和邢灝天對他釋放出很龐大的敵意,讓他如坐針芒。

林權發現自己太小看魏紫的身份了!

不過,自己要說的事情,對魏紫也沒有壞處,沒什麼不好的!

「林先生叫我來有什麼事情嗎?」魏紫語氣淡淡的說道。

林權心下一松,魏紫沒有叫自己林老大,也就沒有了威脅的意思,看來這兩人也不是來針對自己的!

也許只是巧合。

林權心裡思量了一番,說道:「魏紫,按照輩分,你應該叫我一聲叔叔。」

魏紫看著林權,不知道對方怎麼說出這種話來,但是她沒有張口就叫叔叔,而是冷靜的看著對方。

林權也不顯得尷尬,繼續說道:「叔叔看你天分很好,不想你孤身被別人欺負,不如你認我做義父,我免費供你資源,幫助你完成學業!」

魏紫聽到林權的話,露出恍然的神色,明白了林權的想法!

這林權,居然起了惜才之心,要扶持自己!

(五更完活) 林權是一個很特別的人!

他干著違法亂紀的事情,他的軍火造成無數生命的死亡,但是他本人卻非常喜歡資助貧困學生,特別是一些玄者!

一些天賦很好的玄者,都會被林權資助,完成學業,畢業之後也不一定都加入林權的產業,但是這無疑是一個龐大的人脈網路。

雖然後世很多人評價林權有眼光,更多人覺得林權是為了培養人才為己用,只是打著資助的旗號而已,但是無論怎麼說,他真的幫了不少家庭貧困的玄者。

否則,也不至於在他身份曝光之後,華天國也沒有通緝他,只是抄了他的家產而已!

因為他那個時候,已經有不少人脈了!

現在,林權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魏紫覺得無比可笑。

「林先生,你不覺得你這個提議,有些太荒唐了嗎?」

「哪裡荒唐!」林權聳肩反問?

「我殺了何小禾和魏晴!」魏紫冷聲說道。

她殺了對方的女人和女兒,對方居然還要當自己的義父,供自己上學,別笑掉別人的大牙。

林權嘆了一口氣,說道:「魏晴居然因為這種原因殺害自己的養父,天理難容,當日你走之後,我認了另外的女兒,誰也不知道魏晴是我的女兒,而何小禾是因為私仇殺死的,雖然你不願意承認,但是她畢竟是你的繼母,既然如此,何小禾改嫁,你也算是我半個林家人,認我做義父豈不是很正當!」

魏紫覺得林權絕對是沒吃藥!

不過想起後世對方一貫的作為,魏紫卻覺得這的確是林權能做出來的事情!

但是,很抱歉,她不能答應!

因為她不需要!

「林先生,謝謝你的厚愛,不過我實在沒興趣再給自己找一個父親,我有本事養活我自己!」魏紫冷淡的說道。

林權覺得十分可惜,但是他真的很看好魏紫,想著魏紫怎麼就不是自己的女兒呢!

「儘管這樣,但是有什麼需要,還是可以跟我提,就當是我一個長輩的愛護吧!這個送給你!」林權說著,推給魏紫一個盒子。

魏紫打開,裡面居然裝著一個漂亮的貝殼!

魏紫目光一凝,啪的扣上了盒子。

這個貝殼她真的有用!


可是她不想白白拿林權東西!

「等我從觀月島回來,給你帶些不比這些差的東西吧!」魏紫說道。

然而,觀月島這三個字,立刻觸動了在場三個人的神經!

「魏紫,你不是要去海州國?你要去觀月島?」北冥柯站起來問道。

邢灝天卻大吃一驚,忍不住說道:「觀月島哪裡是你能去的,那是禁地,海上玄風都能吹裂你的玄核!魏紫,你不能去!」

「哼!」魏紫目光冰冷的看向那兩個人,說道:「我願意去哪,不需要你們管!」

那兩人心中又驚又怒,擔憂不已,可是魏紫的行動,他們兩個的確不能干涉,那隻會讓魏紫對他們兩人印象更差!

不過只是觀月島上的話,也沒有什麼,他們不相信以自己S級的成就,還保護不了魏紫,可是那些無孔不入的玄風,他們誰也沒有辦法,只能靠魏紫自己!

希望對方可以知難而退吧!

而此時,林權卻真的吃驚不小,看向魏紫的目光大盛,「好,很好!」

不愧是他心心念念的少年人,有這份膽量,這份毅力,將來必成大事!

不過他倒是和邢灝天還有北冥柯想的不一樣,魏紫這次前往,可真的是危險,她手中的貝殼裡面有一個海珠,海珠分為白、銀、金、墨、血五色,海珠顏色代表海下的行走速度,林權給的只是金珠,魏紫收下了,恐怕代表她要下海!

這可是比觀月島上危險多了!

不過林權卻沒有說什麼,魏紫值不值得他繼續投資,還要看今後魏紫的表現了!

貨船在海上行駛,一天之後,逼近了觀月島!

此時他們已經可以看到遠在海上的觀月島了!

魏紫站在甲板上,眺望遠方,從這裡,可以看到觀月島的邊緣,周圍是若有若無的霧氣,不斷流淌,隨著威風吹過而翻滾,觀月島在這些霧氣中若隱若現。

「魏紫,我就能送你到這裡了,繼續往前,貨輪承受不住玄風,普通人一吹就裂,無法再前進了!」林權說道。

「謝謝林先生了!」魏紫說道,她的視線放在了邢灝天和北冥柯的身上,面色變冷,周身的溫度都讓人打冷顫。

「別再跟著我!」魏紫冷聲說道。

「魏紫,我們需要好好談談!」貨輪行使了一天的時間,可是魏紫都在自己的房間中,邢灝天和北冥柯根本誰也沒辦法找到她,卻沒想到,一到了觀月島旁,她居然要讓他別跟著,這怎麼可能!


觀月島對於S級玄者沒什麼,可是對於F級玄者卻是致命的!

他怎麼敢放下心來?

「魏紫,我可不是跟著你,我也想去觀月島看看的!」北冥柯邪氣的笑,頗有一種油鹽不進的賴皮樣。

魏紫冷笑一聲,在腰間一抹,神秘書頁散出現在她的手中,在陽光的照射下,密密麻麻的玄符文在上面飄動!

北冥柯的神色變得不自然,邢灝天同樣驚疑不定!

「你們說,我放出風雪冰天,然後自己離開,你們找到我的幾率有多大!」魏紫冷冷的看向兩個人,別以為她只有F級,就對這兩個被萬人敬仰的S級強者就沒有辦法了!

雖然是一個底牌,但是她以後擁有的底牌會很多,用掉了她也不心疼!

能擺脫這兩個人,反倒讓她不用再那麼束手束腳了!

邢灝天露出挫敗的神色,他突然覺得,現在就算用再多的方法,他也無法挽回魏紫的心了,甚至,只會越來越糟糕,越來越惹魏紫的討厭!

他感覺到很累!

也許真的有一天,他會如同夢中那樣,放棄魏紫吧!

然而一有這個想法之後,邢灝天卻覺得撕心裂肺的疼痛,無法控制!

「魏紫,我送你到觀月島上,只送到哪裡,好不好!」邢灝天語氣中祈求道。

「沒錯,海中還有玄風和荒獸,玄風不能幫你,荒獸起碼我能幫你攔截!」北冥柯同樣不甘示弱。 魏紫收起了神秘書頁,平靜卻很有深意的看了邢灝天和北冥柯一眼,讓兩人同時心中一凜。

魏紫不是開玩笑,如果兩個人將她送到島上,還不走的話,魏紫真的可能發動神秘書頁!

他們兩人同時心中發苦,魏紫這個個性,可真是太難搞定了!

邢灝天鬱鬱寡歡。

北冥柯鬥志昂揚!

魏紫直接從甲板上跳下,落入海面上時,海面突然凝結成冰,並且向前蔓延,形成一片海上小徑!

結晶術,寒氣小徑!

魏紫速度很快,身姿傲慢,沒有一絲狼狽和害怕!

邢灝天和北冥柯一同跳下加班,北冥柯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也使用了結晶術和寒氣小徑,在水面上形成了兩條冰橋,交相輝映,讓邢灝天看得妒火中燒。

但是沒辦法,誰讓北冥柯也是冰系玄者呢!

邢灝天只能使用火焰奔襲在海面上行走,和兩個人格格不入!

很快,三人已經接近了玄風區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