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起手來,自然沒什麼心理負擔。

可是這一次,靜室里關着的二十一個人,可全都是自己的同胞。

心情自然是完全不同的。

劉毅佯裝沒看出小野二郎眼中的猶豫,沉默的點了點頭沒說話。

「我來吧。」小野二郎迅速調整好情緒接過角磨機:「你去老大那邊,可以幫忙出出主意。」

「好!」劉毅點頭,往外走時叮囑道:「一會兒你檢查一下人質,別出亂子。」

「我現在就去。」小野二郎是真的擔心人質出事,趕忙放下角磨機往靜室走去。

「再安排倆人去二樓走一圈兒,單憑監控看不全面。」劉毅又交代了一句後走出金庫。

當劉毅再次走進保安監控室的時候,龍先生的一張臉,陰沉的幾乎要滴下水來。

「怎麼了?」劉毅看到他的臉色,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龍先生髮紅的眼珠子看向劉毅,聲音低沉的說:「二組的兩個人都被抓了。」

「什麼?」劉毅的表情直接僵住。

緩了兩秒才嘆了口氣,喃喃的說:「幸虧他們不知道我們的撤離線路。」

「是呀~」龍先生跟着也嘆了一句。

撤離方案是龍先生帶着團伙中的幾名主幹成員制定的,劉毅是在制定完成後,才小小的參與了一下,並提了幾處還算有價值的完善建議。

而前後門外觀察敵情,同時負責引爆炸彈的兩個小子,對於撤離方案,是完全不知情的。

前門的那個不需要知道,因為他在計劃里,始終躲在暗處。

只要不暴露,就不需要隨隊撤離。

而後門那個,要負責開車接應。

一旦他了解撤離安排和線路,保不齊就會在極端,或是心理壓力巨大的情況下,開着車自己跑掉。

龍先生雖然信任手下的一幫人,但哪怕有千萬分之一的可能,他也是不敢賭的。

————

正門外右側衚衕,警察指揮車旁,負責此次行動的警視正春野,臉色不善的打量著面前兩名被捕的匪徒。

緩慢語速陰沉的問:「你們真的沒什麼要說的嘛?」

兩名匪徒在被捕的過程中都受了一點兒傷,雖然不重但模樣非常狼狽。

聽到春野的問話,訓練過一般同時發出冷哼。

一個視線挪向左側,一個視線挪向右側,大有寧死不屈的架勢。

春野雙眼死死的盯着面前兩個匪徒。看了幾秒,確認自己得到任何回應。

對身旁的年輕警部說:「中森,我要你用最快的速度,撬開他們的嘴!」

「哈依!」警部毫不猶豫的立正領命。

衝壓着匪徒的四名警員招了下手,帶着人往街邊一家已經被清空無關人員的小店走去。

這當口指揮車內值班的警員跑出來大聲向春野報告:「報告警視正,網絡公司的維修工已經找到了故障點。」

「什麼故障,要多久才能修復?」春野精神頓時就是一振。

「是通訊井裏的光纖被剪斷了,他們帶了熔纖機,只要接上電,很快就可以修復。」警員大聲回答。

「告訴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搶修。再通知技術部門,隨時做好接入準備。」春野發出命令的時候在心中祈禱。

祈禱保險庫里的那幫匪徒,沒有將所有室內監控全都破壞掉。

只要稍微留下那麼一兩處,就可以在後續的強攻行動中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沒錯,警察確實已經做好了強攻的準備。

而且,春野還收到了上級警視長的死命令。

第一,保險庫里的東西絕不準劫匪帶走一樣。

第二,佔領保險庫后第一時間全面封鎖,絕不允許任何人隨意出入,更不允許任何人進行翻看和拍照等動作。

春野心裏也明白,如此高端,而且還是由境外財團控制的保險庫,裏面不知道存着多少見不得光的東西。

一旦出現秘密外泄外漏的情況,不但有人會倒霉,恐怕還會牽連着更多的人倒霉。

所以,對於警視長的命令,他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

————

網絡公司的維修工很生猛,直接破開豎井內電纜的線皮取點,然後在狹小的空間里,用熔纖機修復光線,並且一次成功。

斷掉的光纖被重新接通,警方的技術人員,立刻按照新生銀行那邊提供的埠號,接入了保險庫的監控系統。

讓人大感驚喜的是,整個網絡中共十八枚攝像頭,居然全都完好無損。

唯一改變的,就是監控畫面右上角不住有紅色的小字的提示——沒有檢測到硬碟。

也就是說,劫匪僅僅拆掉了硬碟錄像機中的存儲設備,根本就沒有理會已經失去了保存畫面功能的監控探頭。

其實在龍先生最初的行動計劃中,除了前後面可以觀察外界情況的三枚攝像頭,所有室內鏡頭都會被第一時間破壞掉。

但劉毅看了行動的詳細計劃后,表示毀掉攝像頭這個動作,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只要毀掉硬碟錄像機里的硬碟,監控系統唯一的功能就是顯示時時畫面。

這樣一來,不但可以省出一部分四下遊動巡視的人手。

還能坐在監控室內,就可以掌握保險庫內外的所有情況。

龍先生詳細問了一下監控系統的工作原理后,採納劉毅的意見。

此刻監控室內的劉毅,在硬碟錄像機正在被外網訪問的提示燈開始閃爍時,就第一時間留意到了。

不過他沒有吭聲,刻意忽略掉了那個並不明顯的小燈。

微皺着眉頭和龍先生商量了一番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況,以及相應的對策。

眼看時間快要到警察要求的半小時了,起身返回金庫。

金庫五個儲藏區,這會兒就只剩下E區還有兩排保險箱沒有打開。

劉毅沖小野二郎招了下手,把他喊到外面,問道:「二樓派人去了嗎?」

「派了兩個,我讓他們拿着對講機巡視,一旦外面的警察有異動,馬上彙報。」

「這面開始打包東西,再安排兩個人佔據大廳服務台,防止警察突擊衝進來。

你去監控室,龍先生如果有新的命令,第一時間傳達。」

「他們真的會強攻嗎?」小野二郎有些緊張的問。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要做好最壞準備。」劉毅神情嚴峻的回答。

「嗯~」小野二郎用力點了下頭。

安排兩個人帶着槍去一樓服務台警戒,讓其他人開始打包財物后,離開金庫去了監控室。

小野二郎趕到監控室的時候,外面兩組全副武裝的反恐小隊正在行動。

一隊通過鄰近的建築,上到了保險庫二樓樓頂。按照技術部門的指令,運動到距離內部樓梯最近的辦公室上方,迅速固定好垂降繩。

等二樓辦公區里來回遊盪的兩個小子溜達過後,兩名反恐隊員同時倒立垂降落。

在辦公室窗外穩住身形,在玻璃的左右兩側固定好長條狀的塑膠炸藥。

插好電引信,標記好破口高度,在裏面兩個小子走到走廊盡頭開始折返的時候,在上方隊友的輔助下迅速返回樓頂。

另一隊從後門監控後方慢慢靠近,鄰近監控探頭下方的時候,隊長抬手打出停止手勢。

隨後,一名隊員在技術部門的指引下,一點點的向後門活動。

幾乎在監控畫面的極限位置,將同樣搓成長條形的塑膠炸藥,貼在了後門的合頁縫隙處。

插入電引信后,前突的隊員迅速後退至安全距離。

幾分鐘以後,二樓的兩個小子慢慢悠悠的又溜達了一個來回。

眼瞅著就要走到走廊西側盡頭的時候,樓頂的一名反恐隊員迅速按下起爆鍵。

「嘭~」

一陣交疊著的連續爆破音中,下方十八厘米厚的夾膠防爆玻璃瞬間龜裂。

碎屑四濺間大半片裂成雪花樣的玻璃扇落向一樓,兩名突擊手手握垂降繩縱身一躍。

空中向下盪起一個半弧,雙雙精準的落入破開的窗口。

兩個人順勢一個前翻卸去衝擊力,一前一後間隔半秒撞開辦公室玻璃門。

走廊西側兩個小子從錯愕中慌忙抬起槍口時,兩名穩住身形跪姿瞄準的突擊手,已經完成了鎖定動作……

。 顧驀然不斷戲耍趙無極,讓史萊克眾人再也忍不住了。

滿天藍色藤蔓向揮劍的顧驀然殺來,將他的揮劍的胳膊拉著,緊跟著便是馬紅俊的鳳凰火線,帶著極高溫度射向顧驀然。

神代凌牙與唐雅一見,想要出手,卻被顧驀然示意不要插手。

「不知死活!」

顧驀然冷哼一聲,右臂用力,直接將藤蔓扯斷,反手揮劍,將射來的鳳凰火線一斬為二。

可不一會,邪王龍裝甲上突然冒出大量藤蔓,唐三第二魂環亮起,寄生魂技發動,大量藤蔓將顧驀然束縛,將他淹沒在藍綠色藤蔓中。

「就是現在,竹清!」

唐三見顧驀然被藤蔓覆蓋束縛,焦急大喊,他的藤蔓撐不了幾秒,讓朱竹清感覺將趙無極救回來。

一道如閃電般的黑色身影閃過,朱竹清武魂附體,疊加速buff沖向趙無極,想要將他救回。

就在她的手要觸碰到趙無極時,突然,一隻紫色裝甲覆蓋的手直接從藤蔓束縛中破出,向朱竹清抓去!

朱竹清眼中閃過驚慌,想要退後,可紫色裝甲手在她眼中越變越大,直接將她的玉脖掐住。

史萊克中的戴沐白見朱竹清被顧驀然掐住脖子,焦急大喊,卻被奧斯卡攔住,不讓他衝過去。

藤蔓不斷脫落,露出顧驀然,他掐著朱竹清的玉脖,手慢慢用力,不論朱竹清怎麼掙扎,顧驀然手都沒有半點顫動。

「混蛋,給我放開竹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