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之城內居住著數不清的神靈,他們都是因為崇敬力量,想要領悟力量法則的神靈幾乎都來到這裡,所以力量之城的規則很彪悍,不管任何事情都可以用拳頭來解決。

暴亂中的生活,讓這些神靈感覺很平靜,很愜意。

可是今天,他們的平靜被打破了,鬼哭狼嚎般的聲音劃破長空,驚擾了無數神靈,紛紛出來查看是什麼情況。

他們看到的,是一群不到天神,眼睛綠油油的少年極其艱難的圍著護城河狂奔,知情者仰天長嘆,媽的!這群神孽又來了!這日子沒法過了!

不知情的神靈則是站在護城河邊指指點點,或是惱怒、或是玩味兒的看著他們,可是他們沒有一個敢靠近,因為這些少年後面的八個壯碩男子,沒一個是善茬,其中甚至有名震永恆世界的強人,比如五丁開山的創始人。

這一套永恆神族的基礎戰技,不僅僅是永恆神族修習,更在永恆國度之內廣為流傳,這些創始人的名聲和地位自然跟著水漲船高。

更何況,這裡是力量之城!一群崇尚力量的神靈聚集地,如果他們連永恆神族這些擅長力量法則的蠻牛都認不出來,那他們就可以找塊石頭撞死了。

沒有在意這些神靈的目光和指指點點,風凌霄等人依舊不要命的狂奔著。

第一圈,在餓的兩眼發黑的情況下艱難跑完了。

第二圈,他們已經是前胸貼後背,全身乏力,雙腿更是跟斷了一樣失去了知覺,支撐著他們的,只有信念,跑回神魔營地!然後飽餐一頓!

跟在他們身後的八位教習心裡感慨,整個永恆世界,只有他們永恆神族的後輩能夠承受這種程度的訓練,這也跟永恆神族的意志有關。

永恆神族的族人,永遠不會輕言失敗!正是從出生開始便不斷接受這種熏陶,當他們真正成長起來,才能夠成為永恆國度的基石,支撐著永恆國度屹立不倒。

從第二圈開始,他們的隊伍已經極其分散,一些人因為堅持不住倒下,在同伴的幫助下站起身,艱難的往前行進著。


始終跑在最前沿的,是雷弘的隊伍。

風凌霄等人的隊伍保持在第二位,只要繼續保持下去,他們就算是勝利了。

突然,風子雙腿一軟,直接趴在了地上,四人頓時慌了神,這小子怎麼在這個時候倒下來?如果有一個人墊底,那他們不就前功盡棄了?

「風子!快起來!」風凌雲抓住他濕漉漉的肩膀,一把把他翻了過來,只見他口吐白沫,翻著白眼,已經不省人事了。

四人整顆心都涼了,這小子一路上摔了好幾次,不過總能爬起來,這一次居然直接暈倒了?

壓力最大的,莫過於風凌雲,如果風子墊底,他要承受的可是兩百倍重力啊!

「媽的!給老子起來!就算要死你也給老子到了營地再死!不要拖累其他人!」風二抓著他的衣領憤怒的咆哮著,風凌霄三人沉默。

風子是他們之中體格最小的人,而且最弱,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沒看到霍家姐妹早就墊底了嗎?

神魔營地不需要弱者,更不需要女人,因為在神魔營地,那些惡魔教習根本不會拿女人當女人看待,在他們眼裡,不論男女,都是永恆神族的族人,必須一視同仁,有的只是強者和弱者的差異。

風二艱難的搖晃著風子的身軀,最後無力的坐在地上,面如死灰,完了,這小子不醒,他沒有任何辦法,更沒有人可以背著他走,背著他就相當於被著一座大山,足以把他們之中的任何人壓垮。

如果風子不醒,他們就可能墊底,墊底的一隊沒有中午飯,天知道之後那些魔鬼又會想出什麼法子來整他們,飢腸轆轆的他們該怎麼應付?這隻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弱的人更弱,到最後堅持不下去… 風三走到護城河邊弄了一些水撒在了風子臉上,可是他仍舊沒有醒過來,讓四人感覺有些無力,體力消耗得太快了,如果不是一口氣支撐著他們,他們也會像風子一樣倒下。

「等他自己醒過來吧,我們先休息一會兒。」風凌霄無奈的說著,盤膝坐在風子身旁,閉著眼睛開始靜修。

他已經找到了來這裡的目的,領悟力量法則,超強度的訓練,封閉靈氣神魂,甚至是真身,可以讓他們更好的體悟力量法則。

所以他準備堅持下去,或許,建造神魔營地還有其他的目的,可是他不在乎這些,他只想藉助神魔營地領悟力量法則,然後突破天神。

風凌雲嘴唇動了幾下,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嘆息一聲也跟著坐了下來,他們無法扔下風子一個人獨自回到營地,或許,這就是神魔營地的另一個目的吧?

可是訓練強度太高了,他無法接受。

看著平靜的兩人,風二和風三面面相覷,難道他們真的要墊底?墊底最後的結果,很可能就是被迫離開神魔營地。

他們敢保證,回家之後他們的父母會打斷他們的腿!

可是又能怎麼辦?風子說不起來就不起來,他們也背不動啊!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兩人也很乾脆的坐了下來,至少可以稍微恢復一xiati力。

漸漸的,一隊又一隊的人將他們趕超,四人心裡心急如焚。

太陽懸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暴晒著大地,而他們也落在了最後。


許白飛 ,霍家姐妹倆被人攙扶著,一瘸一拐的超過他們,這讓他們一顆心涼透了,霍家姐妹嘲諷的眼神,他們永遠都忘不了。

終於,風子蘇醒過來,四人也立馬睜開眼睛。

將風子扶起來,風凌雲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詢問到:「還行嗎?」

「行!」風子堅定的點點頭,彎著腰一點點爬起來,突然,他的腿一軟,差點又躺回了地上,還好被風凌霄及時扶住。

風凌霄和風凌雲各自架起了他的一條手臂,同時搭上了風二和風三的肩膀,五人站成一排,一起分擔著重力。

「兄弟們!我們追上去!」風凌雲聲嘶力竭的大吼。

「追上去!」

五人一起邁步,因為各自搭著其他人的肩膀,剛開始的時候很彆扭,不過他們迅速熟悉過來現在的方式,整齊劃一的步伐,宛如一體。

風凌雲出身源界風家,風二、風三、風子他們的父母都是永恆神族的基石,換句話說,他們都是出身軍旅世家,自幼受到熏陶,骨子裡就沾染著軍人的血性。

「還適應嗎?」風凌雲喘息著問到。

「還行。」風凌霄點點頭,雖然沒有經過訓練,不過他對這些很熟悉,真要說起來,應該是心燈的功勞。

「那就沖!追上他們!」風凌雲怒吼著:「我們絕不墊底!」

「絕不墊底!」

五人鬥志昂揚,因為他們的目標,很低,只要追上瀛洲的隊伍就夠了!

「大姐頭!青州的人追上來了!」霍三有些驚慌的說著。

因為霍家姐妹,瀛洲的五人速度不快,都是相互攙扶著,偏偏霍纖雲和霍纖雨還都是女流之輩,他們三個大男人也不敢越線。

霍纖雲往後看了一眼,果然,風凌霄他們快追上來了,頓時面色難看至極,咬牙道:「用跟他們一樣的方式!」

「好!」

五人站成一排,各自搭上肩膀,確實,這樣做體質稍弱的人壓力會減輕很多,等他們適應過來,速度僅僅比風凌霄等人慢一拍罷了。

「老大,怎麼辦?要追不上了!」風二咬牙切齒的說著,明明是他們想出來的辦法,居然被瀛洲人拿來對付他們!

風凌雲沉聲道:「追!絕對不能墊底!」

所有人心神一凜,他們都知道墊底的後果是什麼,不說別的,風凌雲身上的重力符加倍,他們就難以承受。

加倍的重力符,會讓他們處於絕對的劣勢,如果明天繼續墊底,那就可能再加倍,如此以往,加上體力消耗過大,會成為一個極其恐怖的循環,他們承受不起。

五人怒吼著,速度勉強加快了一些,眼看著不一會兒他們就能夠追上前方的隊伍。

「絕對不能讓他們追上!要是墊底!老娘生撕了你們!」霍纖雲歇斯底里的咆哮著,現在她也顧不得什麼形象不形象了,只要不墊底就成!

兩隊人你追我趕,爭得不亦樂乎,八位教習就吊在不遠處饒有興趣的觀望著,不吭聲,也懶得用鞭子抽打了。

「圖方,你說如果明天訓練量再加重他們能撐得住嗎?」一個光頭教官摸著下巴玩味兒的說著。

「撐不住也得撐啊!」圖方陰笑著:「神魔營地的規矩就是這樣,訓練量一天加重一次,撐不住就給老子滾蛋!」

「說的對!我們神魔營地不要廢物!」

一眾教習嘿嘿的陰笑著,如果風凌霄等人聽到他們的談話,絕對會當場崩潰,訓練量每天加重一次?這哪裡是訓練?簡直要人命啊!

可惜,現在他們一心撲在追趕瀛洲隊伍上去了,如果趕不上,他們的下場,會很慘很慘!

漸漸的,他們追上了倒數第三支隊伍,看到正在迎頭趕上的兩支隊伍,熊雲傑慌了,吼道:「快點!絕對不能讓他們追上來!」

一個眼尖的少年看了身後一眼,困惑道:「老大,他們排成一排,速度是不是會快很多?」

「有道理!我們也試試看!」

看著前方熊雲傑等人也勾肩搭背的排成一行,霍纖雲咬牙切齒,她的希望破滅了,原本她的想法是先追上并州的人,那麼就算是被風凌霄他們追上也沒什麼。

現在,她還要繼續時刻提防著被風凌霄他們趕超。

時間就在激烈的你追我趕中悄然流逝,而營地里已經支起了一口大鍋,鍋里是不知什麼玩意兒熬成的高湯,黑乎乎的,很是濃稠,在鍋里翻滾著,散發著十分怪異的氣息。

在大鍋旁邊的木架上,擺著已經盛好的四碗濃湯,飄蕩著濃濃的青煙,天都神君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著雷弘等人:「這是你們的中午飯,每人一碗,快拿去吃吧…」 木架上擺放著四個比臉盆還要大的青銅大碗,滿滿的一碗高湯,讓雷弘四人眼冒綠光,這是他們的中午飯!

「孩子們,快吃吧。」


看到天都神君臉上溫和的笑容,四人再也沒有半分遲疑,捧起大碗就把裡面的高湯往嘴裡倒。

「噗!這什麼玩意兒?」

第一個人把湯從嘴裡噴了出來,其餘三人一愣,細細感受了一下嘴裡的高湯,頓時臉都綠了,五官扭曲著,這味道,苦中帶酸,辛中帶咸,咸中更充斥著一股濃重的腥臭味兒。

五味雜陳,這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他們將嘴裡的湯水噴了出來,甚至趴在地上摳嗓子眼,那股恐怖的味道仍舊揮之不去。

而他們也終於看清了喝到肚子里的究竟是什麼,粘糊糊的黑色液體,還散發著陣陣惡臭,這讓他們一陣反胃,這玩意兒是人吃的東西嗎?

天都神君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微笑道:「這可是你們的中午飯啊,怎麼吐出來了?」

「不合口味?沒關係…」

聽到這裡,四人眼前一亮,激動的看著天都神君,莫非還有更好的?可是天都神君下一句話,讓他們的心都涼透了。

「既然不合口味,我幫你們倒了吧,反正你們時間緊迫,還要繼續接下來的訓練…」

看著滿臉微笑的天都神君,四人心裡涼颼颼的,魔鬼!這絕對是戴著面具的魔鬼!

雷弘捧著大碗,看著裡面黑漆漆的濃湯,面露苦色,不喝?不喝就什麼都沒有了,接下來的訓練怎麼撐下去?

「喝!」

「老大?真喝啊?」雷三有些遲疑的問到,他們好歹也是永恆神族的貴公子,喝這豬都不喝的玩意兒?

「喝!一定要喝!如果你敢不喝!老子把碗一起塞進你肚子里!」雷弘狠聲說著,心裡一橫,舉起碗往肚子里灌著濃湯。

不喝,就沒有體力支撐,就要拖後腿!後果慘不忍睹!三人看著比臉盆還大的湯碗,擠出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當初他們的父母好不容易拿到一個進入神魔營地的名額給他們,他們還沾沾自喜,甚至是自豪,在人前炫耀,現在怎麼看,他們都像一群SB,好好的貴公子不當,跑到這裡受虐…

終於,三人也捧起湯碗狂飲,一旁的天都神君笑眯眯的看著他們:「記得喝乾凈,剩下一滴都是浪費,浪費是可恥的,簡直罪大惡極!明白了嗎?」

雷弘放下湯碗,一隻手捂著嘴打了個嗝,他怎麼感覺肚子空空的?還越喝越餓了?至於捂著嘴,他是怕自己會忍不住全噴出來…

「總教習,雷一喝完了。」

「總教習,雷三也喝完了。」

看著四人手中乾乾淨淨的湯碗,天都神君笑著點點頭:「很好,你們可以在旁邊休息一會兒。」

四人一言不發的走到旁邊,綳著一張臉,目光空洞無神的看著木門,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滿和難看的表情,因為他們看到了八個雄壯的身影正朝他們走來…

「哦?居然第一個回到營地?很好,待會兒我給你們獎賞。」一個教習笑眯眯的說著,四人沒來由的打了一個寒顫,心裡早已是淚流滿臉,獎勵?他們能不要嗎?

原本以為回到營地可以飽餐一頓,想不到卻是如此恐怖的濃湯一碗,他們還不得不喝光,現在,他們的教習居然還說要獎賞他們!

嚇得他們差點哭爹喊娘啊!

八位教習都回到營地,代表著其他人的長跑也進入了尾聲,這不? 假裝愛過

世間竟有如此神物!

他們敢說!這是他們有生以來喝過最難喝的東西!

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在天都神君的叮囑下忍著淚花,將這些濃湯一飲而盡,隨後面無表情的站在了雷弘等人身旁。

他們在思考,自己是不是還活著?因為他們感覺自己已經死了,不死怎麼會來到地獄?

陸續有隊伍回到營地,剛才的那一幕不斷上演,沒人能受得了這股恐怖的味道,可是他們必須把濃湯喝光,即使越喝越餓。

并州的隊伍回到營地時,五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總算沒有被追上。

現在在外的隊伍僅剩下青州和并州兩支,兩支隊伍不相上下,在做著最後的努力,爭奪倒數第二的位置。

看著不遠處的木門,和一個個呆若木雞的身影,風凌雲低吼:「兄弟們!再加把勁!超過他們!」

五人狂吼著,爆發出最後的體力,一旁的霍纖雲心裡焦急,突然,她看到了前方一顆雞蛋的大小的鵝卵石,費力的將鵝卵石踢到風凌雲腳下。

可惜,力度不夠,鵝卵石到了風子腳下,風子渾然不知的踩上去,腳下一滑,來了一個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還拖著四人一起摔下。

看著五人摔成一團,霍纖雲露出快意的笑容,狄洪辰等人愣了很久,爆發出衝天的笑聲,這簡直太有意思了,這樣都可以?永恆神族的精英?居然連一顆鵝卵石都躲不過去?還摔成這幅模樣?

天都神君也有些愣神,隨後拍著手掌誇讚道:「不錯,有點小聰明,這是你們的中午飯,趁熱。」

霍纖雲沒有理會他,和其他人一起捧起了湯碗,她們早已經是飢腸轆轆的。

「媽的!臭biao子!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啊!」風子懊惱的捶打著地面,極其自責,如果他躲開那顆石子,怎麼會落到這個地步?

風凌霄冷著臉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道:「是我們自己技不如人,怨自己,不要怨別人。」

「技不如人?」風凌雲仰天長嘆,兩百倍重力啊!他該如何承受?

在眾人嘲諷的眼神中,他們相互攙扶著站起身,隨後走進營地。

木架上,依舊擺放著五隻熱氣騰騰的湯碗,一旁的大鍋里,已經沒有一滴濃湯,看著五人,天都神君笑道:「你們遲到了。」

「知道遲到的後果是什麼嗎?」

五人面色難看,目光卻盯著木架上的湯碗,吞咽著吐沫,風二按耐不住,站出來大喊:「報告總教習!我們本不應該遲到!我們應該是第七!都是因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