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之中,突然凝成一抹濃烈的罡芒,玄黑如墨,擊殺向陳林。

「大玄真罡劍道!車盧家族的中品王級劍道,大玄真罡劍道!」陳林厲聲爆喝,「好!好!果然是車盧家族!」

當然是車盧家族。

也必須是車盧家族!

… 《大玄真罡劍》,十分厲害,是中品王級劍道,在整個榮姜王朝之中,都有很大的名氣,因為,任何人都知道,這是車盧家族的成名劍道。

當初,車盧家族的老祖,就是得到了這一門王級劍道,才建立起來世族,確立了道統,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終於到達擁有今日的時候。

因此,這大玄真罡劍一出,幾乎就是可以完全確定,這些刺殺者的身份、來歷。

除了車盧家族的人,而且,還必須要是車盧家族的重要人物,核心成員之外,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任何人擁有這一門劍道。

尤其是此時此刻,這最後一名刺殺者出手,這一道大玄真罡劍的劍芒,顯現出來此人在《大玄真罡劍》之上,已經是有了很深的火候,非同小可。

肯定是很久之前就開始修行,到達現在,已經是半步王者級別的劍修強者,已經將這一門王級劍道修行到達小成的地步了。

不成就王者之境,任何王級功法,都只能夠修行到達小成的地步,不可能大成,因為王級的功法,沒有王者的修為,根本領會不到其大成境地,圓滿完整的奧妙。

那最後一名刺客,在陳林的鎮壓之下,全身劇烈顫抖著,發出來一陣陣雷鳴交轟一般的巨響,是全身的血肉筋骨,在陳林的強悍鎮壓之下,都在急劇崩塌、粉碎。

一名半步王者級別的強者,在陳林的鎮壓之下,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現在,是面臨著被直接活活壓爆,碾為肉糜的慘烈下場。

此人目光古怪,似乎是想要開口,可惜,根本沒有可能再發出任何聲音了。

他當然感覺到古怪!

作為金狒王朝王族麾下的強者,他怎麼可能會修行過榮姜王朝車盧家族的成名劍道,《大玄真罡劍》這一門中品王級劍道?

他自己都不知道。

可惜的是,此時此刻,在眾目睽睽之下,任何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確是這樣,從他身軀之中,爆發出來的劍芒,黑如濃墨,的確是這一門劍道。

轟!

他再沒有任何的機會,終於渾身劇顫,一下崩塌,炸成了血肉模糊。

……

「大玄真罡劍!」

羽機姀面露驚色,身軀一閃,便是出現在陳林身邊,伸出手來,輕輕一抓,被陳林最後鎮殺的那名刺殺者,成為了一團濃烈的血霧,她這一抓,就從中抓出來一條玄黑如墨的劍芒,仍然在劇烈跳動,殺氣凌厲,就在她的指尖慢慢轉動。

「居然真的是?」

羽機姀露出來匪夷所思之色,「怎麼可能?車盧家族難道是瘋了,眾目睽睽之下,居然敢膽大猖狂道這種地步,公然派遣半步王者,而且,一口氣就是十二名半步劍王級別的強者,來刺殺你?」

這的確是驚人之事。

王廷就在一旁,公然刺殺,本就已經是驚人之舉,而且,還是出動足足十二名半步王者級別的強者,這絕對可以稱得上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王廷。

榮姜王族。

許許多多的大人物。

那些強大的家族,王將世族,都會被驚動,從而關注這一件事情。

畢竟,十二名半步王者,已經是非同一般的一股勢力了。

「哼,我原本也以為,應該是金狒王族的人,受到那金灀王女的調動,才來刺殺我。」陳林點著頭,語氣陰沉哼道,「如果是金狒王族的人,那才合理。金狒王族,可不會在乎這裡是榮姜王族,旁邊就是王廷。刺殺之後,遠遠遁走,自然就一勞永逸了……」

「但是,我也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車盧王族!」


陳林臉色十分不善,顯然是已經動了巨大的怒火。

羽機姀忽然目光一閃,道:「莫非,車盧家族刺殺,也是因為這一點?目的就在於,是為了讓你以為,讓所有人都認為,是金灀王女調動的金狒王族的人下手?的確,最初的時候,這十二名刺殺的半步劍王,都沒有動用車盧家族的劍道,甚至,根本看不出其劍道的來歷,只有到達最後,那最後一人,知道刺殺肯定失敗,所以,才搏命一擊?」

「很有可能。」

陳林道,「據我所知,那金狒王的傳承,本來就是半人半妖,並不是完全的我們人類血統,修行的功法之中,還有這妖族的傳承,金狒王族之中,也不以劍道為主,劍修修行者很少,更不要說是修行到達半步劍王的境界了,雖然有,但是也不多,一口氣動用十二名半步劍王,不太可能。」

羽機姀頷首道:「不錯!而車盧家族就不同,車盧家族,和我們羽機家族一樣,就都是以劍道起家,基本上都是劍修……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立刻就要彙報上去,還要稟告給王族,嚴懲車盧家族!」

「彙報?肯定是不需要了,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任何彙報,該知道的,肯定是會知道。」陳林搖了搖頭。


「更何況,就算是車盧家族刺殺我,又算得了什麼?難道,榮姜王族,還有六大王將世族,會因此就懲罰車盧家族?那不可能!更何況,車盧家族的背後,可是站著一個王將世族……」

陳林故意指出這一點。

果然,羽機姀微微色變。

車盧家族的背後,的確是有著一個王將世族撐腰,當初,車盧家族就是和那一王將世族聯手,才能夠將羽機邵陷入死地。

要不是羽機家族的背後,也有交好的王將世族,而且,是更加古老強大的王將世族,讓羽機邵以假身代死,否則的話,羽機邵可能真得早就已經隕落了。

「羽機姀道友,這件事情,必須要立刻坐實下來,車盧家族的刺殺,絕對不僅僅是針對我,而是針對你我二人!否則的話,怎麼能夠讓車盧家族付出代價?」

陳林冷笑說道。

「車盧家族!車盧家族……很好,忘恩負義到達這種程度!羽機姀道友,我們這就去把那三個王廷大會的名額,確定下來。接下來,不必等到王廷大會了,羽機家族可以立刻動手,公開向車盧家族發難!第一件事,就是今日刺殺的事情!王廷之畔,公然刺殺羽機家族前十位的核心成員,下一代的車盧家族族長……」

「什麼?」

羽機姀一愣,「林道友,你居然知道這件事情?」

陳林淡淡道:「這有什麼奇怪?羽機姀道友,你年歲很輕,就已經足足是羽機家族前十位的強者,位高權重,而且,你的血脈很精純,是羽機家族最正統嫡系的傳承!這一點,我還是看得出來的,羽機家族又由你主持大事,你不是羽機家族的下一任族長,還有誰能夠是?」

陳林揮一揮手,平靜說道。

「第二件事,就是羽機家族立刻出面,宣稱當初我得到地核混炎金,自己保留一部分,大部分都奉獻給王族,剩下來的部分,是打算贈送給羽機家族,但是,卻被車盧家族強行佔據!」

榮姜王族從來沒有規定,發現的寶物必須要全部奉送給王族。

否則的話,陳林將地核混炎金的三分之一送給車盧家族,王族也不可能沒有半點說法,而是並不在意。

陳林奉上的大禮,也只是作為禮物而已,並沒有任何規定,要求必須上交給榮姜王族。

因此,陳林此刻就算這麼說,也沒有任何問題。

當然,那些大人物,大世族,只要稍微調查,就能夠清楚前因後果。

這件事情,是車盧家族臨陣反悔,想要矇騙「林道人」,因此,「林道人」反擊,也該換了說辭,聲稱那三分之一的地核混炎金是贈送給羽機家族,而不是車盧家族,只是被車盧家族所搶奪罷了。

「好!」

羽機姀點著頭,也贊同這一舉措。

「來了!」

陳林突然說道。

「來了。」羽機姀也點頭。

突然,王朝衛軍出現了。

這些王朝衛軍,只屬於王族,只受到王族的掌控,地位崇高,戰鬥力極其強悍。

在王廷旁邊,發生了這樣的驚天大事,十二名半步王者刺殺,早就已經引起來了巨大驚動,只不過是陳林出手太快,已經被十二名刺殺者全部鎮殺,到達這個時候,王朝衛軍才被調動,趕到現場。

「秀王女!」

突然,羽機姀露出異色,連忙越過陳林,上前恭敬說道。

陳林也是目光一閃。

秀王女。

榮姜秀。

又是她?

榮姜秀,從王朝衛軍之中越眾而出,神色冷厲,淡淡開口道:「王廷大會在即,王上有令,王朝衛軍暫時由我來主掌,負責王廷大會的一切事宜。」

羽機姀臉色又是微微一變,道:「的確,也只有秀王女,才擁有這樣的能力,能夠掌握這樣的大事。」

榮姜秀目光忽然變得意味深長,頗為複雜,先後在羽機姀和陳林的身上逡巡著,說道:「羽機姀,刺殺是針對你?」

不等羽機姀回答,榮姜秀便繼續道:「阿姀,你我從幼時就相識,還曾經一起修行,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你……最好是不要矇騙我。」

羽機姀頓時心頭一凜然。


羽機家族也是王朝高層的大世族,而且,羽機家族歷史悠久,和王族都有深厚的交情,她和榮姜秀年歲差不多,的確是有很久的交情。

她旋即就道:「刺殺者是車盧家族的人,施展大玄真罡劍!這一點,有無數人可以作證……阿秀,車盧家族的刺殺,是不是針對我,或者是針對我和林道友,你何必問我?」

「好!」

榮姜秀道:「我會查!阿姀,你回去吧。林道人,跟我走!」

… 「本王女已然知道了,林道人是要把流火劍宗的四個王廷大會的名額,其中的三個,都轉贈給羽機家族,這一件事情……」

「秀王女」眸光微沉,旋即輕輕一笑.

「這件事情,不不必要阿姀你在這裡辦了,傳我的話,此事王族准許了,到時候,王廷大會開始,羽機家族的名額,從八人,增加到十一人!羽機家族這就可以安排,重新準備參加王廷大會的人員。」

榮姜秀的身份,非同一般,絕對不是一般的榮姜王族成員。

她姓「榮姜」,是榮姜王族嫡系之中的嫡系,且單名為「秀」,更是王族之中威名赫赫的天之驕女,不僅僅是在榮姜王朝,甚至於是在整個三億里方圓自由之地,都堪稱是王者之下的絕世天才,盛名極大。

可以說,王者不出的情況下,榮姜秀完全可以代錶王族,做出許多決定。

哪怕是王廷大會的名額,這等重要的大事,她也完全可以做出。

此刻,她開了口,這一件事情,當然是沒有任何疑慮,立刻就被確定了下來,不會再有任何意外發生的可能。

羽機姀也露出來笑容,十分鎮定,絲毫都沒有狂喜之色,說道:「多謝秀王女。」

「不必。」

榮姜秀微微地笑:「你我是什麼樣的關係……林道人,走吧。」

陳林目光沉凝著。

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秀王女」對他,能夠有什麼目的?

羽機姀目光一閃,忽然說道:「秀王……阿秀。林道人與我羽機家族,有極為重要的交情,不知道,阿秀的目的是……」

榮姜秀意味深長,盯住她道:「林道人絕世之姿,以劍魂之境,連殺十二名半步劍王刺殺者,這件事情,王族當然是要有所關注。林道人么,我必須要代錶王族,見一見林道人。」

「好。」

羽機姀露出來釋然的笑意,說道:「也好。今日,在這王廷一旁,我和林道人,居然遭遇到刺殺,這一件事情,我們羽機家族,的確是要查一查。」

說話之間,她目光看著榮姜秀,絲毫都不轉移。

果然,榮姜秀立刻表達出來了態度:「查!當然要查!不單單是你們羽機家族需要查,王族也要查!王廷大會之前,任何人膽敢製造事端,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是!」

羽機姀聽到這個話,才是頓時大喜,連忙點頭。

「林道人,走吧。」

榮姜秀道。

……

榮姜秀的身後,是大量的天朝衛軍。

這些天朝衛軍,全部都是強者。

而且,榮姜王朝的王朝衛軍,有著王族傳承的戰陣,極其強悍,聯手轟殺,足可以轟殺准王者,可以說,就算是陳林,如果和一支大規模的王朝衛軍交手,也會很麻煩。

當然,他如果是手段齊出,就算這裡是榮姜王都,然而,只要不是有王者親自出手鎮壓,也是完全可以從容應對。

因此,陳林稍微一想,就明白了過來,為今之計,只有順從這「秀王女」,且看一看,此女是有著什麼樣的目的。

無論如何,陳林都可以從容應對,並不在意。

陳林向羽機姀道:「羽機姀道友,暫時告辭,今日的刺殺之後,相信有秀王女,還有羽機家族出手,很快就能夠全部都調查得清清楚楚,到時候,我還要往羽機家族,親自去拜訪。」

剛才,羽機姀就憑藉著和榮姜秀多年的交情,出言維護陳林。無論比她是出於什麼目的,但是,相比之下,的確是比背信棄義的車盧家族,要強得多了。

陳林這是在暗示對方,羽機家族答應,羽機家族那位準王者,羽機邵,會見他一面的事情。陳林當然不在乎見一位準王者,准王者對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指點,相反,他指點對方還差不多,但是,這可以表明羽機家族的態度。

果然,羽機姀立即道:「當然,林道友有我的信符,阿秀見完你之後,你信符通知我,我立刻在羽機家族,等候林道友的到來。」

「好說,好說。」

陳林很是滿意。

前世之時,他進入榮姜王朝,最終橫推自由之地,先滅榮姜王朝的時候,車盧家族,已經成為了王將世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