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季鷹上次回來,召見了他一次,向他傳達了宗門的意思。

宗門給了他兩個選擇。

其一,任其進入太玄寶庫一次,隨便從中挑選兩件寶物,等級不限,挑到什麼是什麼,哪怕他就是挑走了宗門鎮派靈寶,那也是他的機緣。

其二,去太玄秘境閉關修鍊一次,時限為三個月,能提升多少,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

如今破關在即,楊軒等不得了,便準備一番,徑直去了城主府。

劍季鷹最近剛好從飛靈殘界才回來,還在臨淵城每走。

見到劍季鷹,楊軒直接道明了來意。

聽到楊軒打算最近回宗門領取獎勵,劍季鷹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面帶憂色的沉聲道:「你這返宗的時間,選的很不巧啊。」

「怎麼了?難道又出了什麼變故不成?」聽劍季鷹語氣不詳,楊軒心裡頓時一咯噔。

「這倒不是。」劍季鷹搖了搖頭,然後上下打量了楊軒一番,道:「看樣子,你應該是要選擇第二個獎勵,進入太玄秘境閉關嘗試凝丹了。」

「是的。」楊軒點頭道,「還請城主成全。」

「我自然想成全你,可卻也不能害你啊。如今戰事吃緊,臨淵城雙線作戰,人手空缺。你現在才只有神極天上階圓滿的修為,若是沒人護送,根本回不了宗門。」

劍季鷹一臉無奈的苦笑道。

聽他這麼一說,楊軒心裡頓時一松,只要不是獎勵的事情發生什麼意外就行。

「沒人護送就沒人護送吧,弟子一人也可返回宗門。」

「你說的輕巧!」劍季鷹頗為不滿的瞪了楊軒一眼,「你若是途中出了意外,玉兒還不得殺了我啊。如今臨淵城到太玄山這段距離,戰火遍地,危險重重,不知潛伏著多少渾天殿,萬壽山和真靈宗煉虛境的高手。」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神色間充滿了沉重和憤怒。

「半個月前,本門派來的一批弟子,就是遭到他們的伏擊,全軍覆沒。其中光是我劍家兒郎,就死了十幾人。他們可全都是好苗子,卻就這麼折了。」

楊軒愣住了。劍季鷹說的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太突然了。

「形勢已經如此嚴峻了嗎?」

「何止嚴峻?」劍季鷹嘆息一聲,「東洲境內,屬於我太玄門的地盤,已經有半數落入敵手。然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飛靈殘界和飛靈之墟那邊。飛靈之墟常駐的天星族修士,最近發現了大批外大陸修士,通過墟界通道,抵達飛靈之墟,他們不日就會發動攻擊,開始入侵飛靈大陸。」

「什麼?!」

楊軒駭然失色。儘管早就預料到,早晚會有這麼一天,但誰也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如今太玄門已經徹底的證實了,通天玄宗的確跟真靈百族達成盟約,聯合入侵飛靈大陸。

而且,據可靠的消息,他們其實早就在一百多年前,就開始在謀划此事。

在其中起到牽線搭橋作用的,不是別人,赫然正是十絕城的十絕真君! 東洲邊境,一條荒僻的山野小道上,正有兩人在疾行趕路。這兩人都是青年漢子,從著裝看,似乎只是普通山野間的獵戶。

一人提著老式的獵槍,一人背著更加古舊的大弓,腰間懸挂箭袋。 愛情,隨遇而安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改頭換面,扮作了山野獵戶的楊軒和陳錚。

在楊軒的堅持下,劍季鷹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他的要求,不過,為防遭遇截殺,他還是派了巡衛營修為最高的陳錚,陪同楊軒返回太玄門。

在如今的局勢下,太玄門修士,除非要運輸大批物資,或者調遣大批兵源,才會啟動最高級別的戰艦,進行高空運輸。

其餘時候,基本不會再動用高空運輸機械艦船。

有了十幾天前的那次伏擊截殺,平時太玄門弟子出行,甚至連御劍飛行都不敢在動用。

由此也可以想象,太玄門的形勢,現在該有多嚴峻了。

好在外面雖然十分混亂,但整個太玄門內,卻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畢竟,八十一座衛城形成的防護,可不是鬧著玩的。

兩年多的時間,陳錚已經徹底的成長了起來,如今修為赫然達到了元極天上階,一身戰力,更是在多次戰鬥中,完全磨鍊了出來。

就是對上煉虛境嬰變天下階修士,陳錚也能自如應付。

他這樣的修鍊速度,在整個太玄門中,也是不多見的,所以也自然而然,在不久前,晉陞為太玄門的核心真傳。

劍季鷹能夠派核心真傳的弟子護送楊軒,足見其對楊軒的重視程度。

此時距離他們從臨淵城出發,已經過去了三天。

因為擔心遭到截殺,兩人不敢暴露修為,是以緊趕慢趕,三天時間才走了不到萬里路途,距離太玄山,至少還有八九萬里的路程。

這麼小心翼翼的趕路,讓兩人都十分的鬱悶。

「楊師弟,我記得前面百里左右,應該有一座不小的凡人城鎮。咱們今晚就先在那邊住下,打探一下情況,然後再決定該走哪條道吧?」

陳錚向楊軒提議道。

「行,聽師哥的。」

楊軒自然不會反對。這陳錚自拜入劍季鷹門下,就一直在臨淵城服役,在軍旅之中,磨鍊了至少有十年時間,應付這種局面,自然輕車熟路。

兩人快步疾行,翻過兩道山樑,到了山腳下的平原外時,太陽已然落山。

遠遠的已能看到明亮的燈光,兩人心裡都是一松。

儘管飛靈大陸修仙界戰事頻繁,但卻似乎並沒有影響到凡間人類的生活。

修仙界戰火如荼,凡人們對此卻是懵懂無知,依舊快活瀟洒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

憑著經驗,這種時候,應該不會再遇到修仙者。

兩人心情放鬆,腳步也輕快了不少。

不過,凡事卻有例外。

兩人剛走出數里,眼看著距離那城鎮,不過還有七八里路程時,楊軒臉色突然一變,用手勢制止了陳錚。

陳錚先是有些不解,但很快好像也發現了什麼,臉色驀然一變。

「怎麼回事?城中為何一片死寂,好像一個人都沒有?」

燈光璀璨的城鎮中,卻聽不到一絲一毫的動靜,如此情形,太詭異了。

「這座城鎮里的凡人,已經全都被人血祭了!」

楊軒臉色陰沉的緩緩開口道。

「這必是十絕真君做的!為了煉製十絕毒,竟然開始對凡人下手,此人簡直喪心病狂到了讓人髮指的程度,該死,當真該死啊!」

陳錚聽到楊軒的話,臉色同樣變得十分難看,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怎麼辦?」

說完,他看向了楊軒。

楊軒既然能夠比他先一步發現敵情,這就意味著,楊軒的感知力已經超過他很多。他對楊軒佩服的同時,也不由快速調整了心態,主動向楊軒問記。

「我們踏出那片山野範圍后,其實就已經踏入了十絕真君布置下的幻境法陣。」

楊軒微微皺著眉頭,仔細觀察著四周,淡淡的說道。

「除了硬闖之外,別無他途。」

「什麼?!我們竟然已經進到了十絕真君布置的幻境陣法中?這……這是什麼級別的陣法?怎麼我竟毫無所覺?」

陳錚有些無法相信的低聲問道。

這簡直顛覆了他的認知!

他在臨淵城駐守十幾年,大小陣仗不知經歷過多少,卻還從沒有經歷過像這樣的情況。

「不用太擔心。這只是十絕真君隨手布置的陣法而已,想要破陣不難。難的是要如何對付守在這陣法外面的人。」

楊軒皺眉沉吟片刻,緩緩說道。

「楊師弟你還懂得陣法?厲害啊!不過,既然這裡只是十絕真君隨手布置,想必守在外面的修士,境界應該高不到哪去。憑你我兄弟二人,解決一些小雜魚,應該沒問題吧?」

陳錚臨敵經驗豐富,只從楊軒給出的些許信息,便很快有了自己的判斷。

楊軒一聽此言有理,便點了點頭。

「我先觀察一下,然後破陣。師哥你留意著周圍動靜,只要有人出現,立刻出手鎮殺,不要走漏了任何消息。」

其實不用楊軒刻意交代,陳錚自然也知道該怎麼做,但他還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楊軒觀察了片刻,便找到了幻陣的陣眼所在。

這也是他們才踏入此陣不遠,不然還真不好找著幻陣的陣眼。

「只是五級初階陣法,看來十絕真君的十絕病毒,如今也不過才達到五絕程度,還有機會。」

楊軒暗暗的點了點頭,但一想到,距離上次發現十絕病毒,不過才過去兩年多,不到三年的時間,十絕真君就已經把此病毒,從三絕提升到了五絕,他的心情還是莫名沉重。

更何況,他現在已經開始對凡人下手,可見他已經有了很大把握,可以把十絕病毒,提升到十絕程度,徹底滅絕了整個飛靈大陸的生靈。

如此歹毒的心腸和手段,絕對不能容他活著,繼續再荼毒飛靈大陸。

此次回到太玄門,必須把這個情報,上報宗門高層,讓他們務必引起重視。

若是不加提醒,以修仙者們的習性,平時高高在上慣了,對凡間的凡人很是漠視,即便發現了大片凡人消失,恐怕也不會重視。

但若是此事跟十絕真君牽連到一起,相信宗門肯定會認真對待。

「先破陣!無論如何,以免夜長夢多,必須趕緊返回太玄門!」 楊軒翻掌一揚,兩個靈蟲袋便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去!」

楊軒朝著兩個方向,先後拋出了手中的靈蟲袋,並隨手朝著靈蟲袋分別打出兩道法訣。

靈蟲袋的袋口瞬間打開。

嗡的一陣輕鳴,兩蓬銀光瞬間出現在了半空。

銀光之中,密密麻麻,擠滿了拇指大小的銀色金屬飛蟲,細看之下,每一蓬銀光內,怕都有不下萬隻小蟲。

這些金屬模樣的銀色飛蟲,在楊軒神識控制下,很快化作數十團銀光,朝著四面八方嗡鳴著飛去,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旁的陳錚,正一臉戒備的盯著四周,冷不防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楊師弟,你竟然還擅長御蟲術?」

楊軒點了點頭,沒有吭聲,而是微閉著雙目,放出神識,感應著蟲群的方位,控制它們,朝著數十處陣眼所在之地,奔襲而去。

他破陣的方法,簡單而粗暴。

找到陣眼,然後直接放出銀星蟲,鑽入地下,吞掉陣盤。

再厲害的陣盤,也不過都是由金屬煉製而成。

而再堅硬的金屬,恐怕也硬不過萬古隕鐵。

銀星蟲進階靠的就是吞噬萬古隕鐵,吞下區區陣盤,完全沒有任何難度。

「好賊子,果然是修仙者假扮的凡人,竟敢破壞十絕老祖的幻陣,找死!」

就在銀星蟲開始破壞陣眼時,一道大喝,突然毫無徵兆的落入楊軒和陳錚耳中。

下一瞬,兩道人影,協同十幾道金屬人影,憑空出現在了距離楊軒和陳錚不到十米外的地方。

「師哥,這兩條雜魚交給你了。機械人不用管,交給我就是。」

看清來人後,楊軒面露一絲冷笑,扭頭向陳錚交代了一句。

來的兩人,都是元極天修為,其中一人是元極天中階,另一人是上階。

即便沒有陳錚,楊軒自信也能輕鬆打發了,不過,兩人身後還跟著十二個四階機械人,卻有點麻煩。

「好!」陳錚哈哈一笑,身影一閃,直接撲向了兩名修士。

至於他們身後的機械人,他根本就沒當一回事兒。

上次在山谷遭遇十絕真君的機械人大軍襲擊,楊軒連五階機械人都能收服,區區四階機械人,根本不在話下。

三人很快戰成一團。陳錚果然強大,連法寶都沒使用,三兩拳便打死了那名元極天中階修士,嚇的另一人掉頭就跑。

此際,楊軒又拋出一個靈蟲袋。

這些四階機械人,他已經看不上眼了,根本懶得收服,直接放出銀星蟲,給它們當糧食。

一蓬銀光炸裂,萬隻銀星蟲瞬息間便席捲而至,所過之處,那十二個機械人,甚至連掙扎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直接淹沒在蟲群大軍中,很快被吞噬的一乾二淨。

另一邊的戰鬥,也接近尾聲。

陳錚一拳轟死那名修士后,直接鎮壓了他想要逃跑的神魂,沒有任何多餘的話,直接對那人的神魂施展出搜魂禁術。

片刻后,陳錚面色微微有些發白的走了過來。

「果然跟師弟料想的一樣,這裡就是十絕真君布置的一處血祭之地。早在半個多月前,這座城鎮的人就被他血祭乾淨。他布置下這座幻陣,目的是捕獲本宗弟子,餵養自己的血河衛。」

陳錚神色陰沉的說道。

「血河衛啊,那些邪靈,其實就是十絕病毒的病原體。」

楊軒心情也是相當的沉重。

十幾分鐘后,前去破陣的銀星蟲群,全部完成任務,先後返回。

幻陣被破,眼前的幻境自然也跟著消失不見。

數里之外哪裡還有什麼城鎮?

那裡分明就是一處血海修羅場!

城鎮崩毀,大地開裂,猩紅的血河激蕩,血光衝天,濃烈無比的毒煞氣息,哪怕相隔十里也能清晰的感受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