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敬、關鵬二人聽聞,默然良久,這才恍然大悟。劉敬更是長吐一氣,對張羽拱手道:「我等二人愚笨,不知天命,差點耽誤我族前程。幸得兄台指點迷津,這才頓悟。如今天下大勢驟變,我等三族是進是退,或興或亡,一切聽從張兄指示!」

張羽點點頭,眼中精光閃爍,緩緩說道:「兩位賢弟!照老夫的想法,如今不僅要全盤接受林大人的提議,更要進我們所能,全力支援小禹縣!你們想想,以林大人的高深神通和凡軍的強大實力,怎麼會甘於王族腳下治呢?他們一定有自立之心,只不過是時機未到,不好宣布罷了!我們如果在其未舉事之前傾力相助,他日功成之時,便是我等三族大興之日!」

「好!一切就按兄台的意思辦!」劉敬、關鵬二人緊緊握住張羽雙手,頗為激動地說道,身上熱血沸騰,彷彿已經看到家族大興的景象。

第二日,世族聯盟再次召開長老大會,正式向林達表示同意接受其提出的協議,同時為了感謝林達的援手之恩,決定向小禹縣捐贈一大批其急需的糧食和物資。而張、劉、關三族甚至在私下向林達提出,要把自己家族管轄的族衛隊交給凡軍統領。

林達見到世族聯盟竟這麼快就答應了他的請求,還能得到一大批糧食物資,驚訝之餘,心中自然歡喜萬分,又接到三族族長的請求,倒也猜出了幾分三大家族的意思,十分坦然地接受了下來。這也讓世族聯盟大鬆了一口氣,更加全力以赴地支持小禹縣。

藍星紀11年3月,小禹縣開始在三郡開辦大量的工廠,開始開發三郡的資源,按照小禹縣的模式建立起現代化的工業和農業。令人震驚的是,世族聯盟以投奔護國公林達的名義下,竟主動向林達獻出三郡之地的所有行政權力!

於是,藍星自治團便順理成章地接受了三郡的管轄權,並從小禹縣和凡軍中派出大量的人手到三郡各地擔任地方執行官職位。與此同時,世族聯盟統帥下的軍隊也被林達一一收編加入凡軍,組成十一至十五守備軍團,使凡軍的人數一下子達到十五萬人。藍星自治團得到三郡之地,勢力範圍一下子擴大了近七八倍之多,人口總數更是增加了近十倍,尤其是得到南部三郡豐富的糧食資源和礦產資源,實力開始突飛猛進地發展起來! ?「全體立正!長官到!」

一名凡軍上校忽然大踏步走入一間寬大明亮的教室,對正在聽課的兩百餘名官兵學員大聲令道。

聽到命令,這群聚精會神的學員如同遭受雷擊般,立即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整整齊齊地站立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前方,沒有任何人因為好奇而東張西望。從這群學員的反應看得出,他們明顯經受過極為嚴格的訓練。

在上校的敬禮中,一名神色沉穩、氣宇不凡的男子大踏步走進教室,正是凡軍總司令林達。望著教室內兩百餘名學員,見到他們一副軍容整齊的樣子,林達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說道:「士兵們,你們好!請坐下!」

聽到林達的命令,學員立即整齊地坐了下來,一些人興奮地盯著林達這個已經在凡軍中被奉為戰神一般的人物,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心中早已歡呼雀躍,誰也沒想到這位大人物竟然會突然造訪他們這個課堂上,雖然他們中所有學員都是凡軍中千挑萬選出來的精英。

林達看了一眼黑板上正在上的課程,又看到學員桌上的筆記,忽然升起了一個想法,想要考考這群被藍星自治團高層寄予厚望的特殊學員。

「你們接受敵後作戰訓練已經兩個多月了!作為我軍第一批準備派往敵占區展開特種作戰的骨幹軍官,現在我要考考你們,看看你們到底學得怎樣。」林達問道,「第一個問題!如果你們去到敵占區,只能帶槍或者紙和筆,你們選擇什麼?為什麼這樣選擇?誰能回答我這個問題?」

僅僅沉默了片刻,立即有數人高舉雙手請求回答,林達點了其中一名金髮男子,這名看起來有二十餘歲的士兵被林達點到,如同受到帝王的欽點。他立起身來,精神抖擻地回答道:「報告長官!我選擇帶紙和筆!因為紙和筆可以寫下批判王族、貴族和越軍的文章,喚醒民眾對這三股勢力的憎恨,轉而投靠支持我軍!」

林達並沒有說什麼,但心裡十分滿意他的回答,點點頭,示意其坐下,又提出了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你們到敵戰區后,怎樣爭取凡人群眾的支持?」

馬上又有數人舉手申請回答,這次林達挑了一名女戰士,這名看上去英姿勃發的年輕女子回答道:「報告長官!我會儘可能地救助當地的群眾,宣傳三大勢力的壞處,以及我們凡軍的好處。」

林達再次點點頭,又提出第三個問題:「誰能背出我軍的三大紀律七項注意?!」

這一次,幾乎所有人都舉起了手,林達隨意點了一名士兵,只聽見這名高大粗壯的士兵用雷鳴般的聲音回答道:「報告長官!三大紀律就是:一切行動聽從指揮,不拿民眾一針一線,一切繳獲要歸公。七項注意就是:說話和氣,做事公正,借東西要還,損壞東西要賠,不打人罵人,不損人財物,不調戲婦女!」

「好!最後一個問題,你們的使命是什麼?」林達對他的回答非常滿意,微微一笑,最後問道。

這時,一名氣境後期修士猛地站來起來,從其他士兵看著他的目光看,此人在學員中的威望不低。他大聲回答道:「報告長官,我們的任務是收集情報,偵察敵情,策反群眾,逐建立敵後根據地,協助主力部隊全面佔領敵占區!」

「好,很好!」林達再次肯定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們要記住!我們凡軍不是修真勢力軍隊,我們來自廣大普通凡人,是凡人的軍隊,代表的是凡人百姓的利益,自然要為凡人服務。要為被修真者壓迫的廣大凡人百姓而戰鬥!這是你們的使命,更是凡軍的使命!你們要為這個使命而戰鬥到最後一刻!這一次,自治團把你們派往敵戰區執行特種任務,實話告訴你們,此行危險重重!但你們一定要牢記自身的使命,全力完成自己的任務,在敵占區不斷壯大我們的力量!希望到我軍向敵占區進軍時,會因為你們的努力而一切順利!你們聽明白了吧?!」

「明白!」眾學員異口同聲地大聲回答道,聲音彷彿可以掀翻屋頂。

帶著滿意的答覆,林達對學員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大踏步地離開了教室。

林達所視察的這兩百餘名學員,正是凡軍剛剛組建不久的特戰兵團中的教導大隊。為了進一步拓寬凡軍的勢力範圍,經過自治團軍方的研究,他們決定在越軍、叛軍甚至王族佔領區秘密建立敵後根據地,以支持正面戰場的戰鬥。於是,林達和施羅德等人總結了地球軍隊的經驗,從凡軍中挑選了一部分軍官,組建了這支特戰兵團。

組建特戰兵團的目的,除了派往敵占區進行偵查、收集情報等任務外,主要還是聯絡盟友、宣傳組織、策反等等非戰鬥性任務,林達所視察的這支教導大隊,主要的職責正是履行這種非戰鬥性的任務,儘可能地在敵後區建立根據地,爭取當地凡人的支持,建立敵後武裝力量,以配合凡軍未來對三大勢力佔領區的進攻。

能加入教導大隊的士兵,不論凡人還是修士,雖然全都是異界人族大陸的本土人,但他們全都經過位於小禹縣中心凡軍軍事學院的教導,具備了一定的科學素養,在思想意識上已經完全認同藍星自治團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彼此間沒有凡修之分、歧視之別。同時,他們每個人都經過各種嚴格的軍事訓練,可謂是文武雙全,忠心耿耿。特戰兵團在組建后,全部集中在小禹縣軍事學院進行各種培訓,由藍星自治團中施羅德原手下官兵、如今擔任凡軍和軍事學院各要職的長官親自教導,林達也時不時地親臨指導,這一次正好是林達來視察指導的時候。

視察完教導大隊后,林達又視察了另外幾支正在進行軍事訓練的部隊,這些部隊和教導大隊不同,都是戰鬥型部隊,其任務便是在教導大隊的指導下,進行狙擊、偵察、敵後滲透、破壞、暗殺和武裝暴動等任務。所以這些士兵的訓練也完全按照地球特種部隊的方式進行,使用的大都是凡軍已經大規模裝備的制式槍炮等現代武器。

整個特戰兵團共由一支兩百人的教導大隊和二十支游擊戰隊組成,每支游擊戰隊共有一百餘人,包括十名修士和九十名凡人士兵,整個特戰兵團的總人數達到兩千兩百人。並且這只是第一批送往敵占區的特戰兵團,藍星自治團還制定了更多的特戰計劃,未來還會有更多的部隊派往敵占區。 ?「孫斌,克勞茨,你們對凡軍這段時期的建設還有什麼建議嗎?」林達一邊在營地視察官兵訓練情況,一邊對跟在身後的兩名軍官問道。

被林達稱為孫斌和克勞茨的兩人,同樣是藍星自治團的成員,也是當初「暴風」號上護衛隊的兩名普通士兵。如今二人分別被任命為凡軍軍事學院的院長和常務副院長,肩負著訓練凡軍官兵的職責。當然二人的修為也不算弱,在林達的全力幫助下,同樣也達到了地境中期的修為,修鍊的更是專門提升謀略能力的神通。

聽到林達的提問,二人對視了一眼,作為軍事學院院長的孫斌首先回答道:「林達,我們覺得凡軍要儘快提高戰鬥力,除了要繼續擴大軍事學院的規模,組建軍官教導團,培養更多的現代化軍事人才之外,還要在整個體制上做出重大變革。」

「體制變革?怎麼變?」林達眉梢一挑,停下腳步,好奇地問道。

「沒錯,就是在整個小禹縣的管理制度上進行變革!」孫斌和克勞茨再對視了一眼,好像二人早就溝通好的樣子。

孫斌繼續說道:「我們的意見是,自治團應該儘快建立起全民皆兵制和全民修真制,一方面儘可能的擴大軍隊規模,實現全民皆兵,另一個方面則儘可能地在民眾中推廣修真本領,從跟本上提升民眾的能力,然後把屬地內所有民眾的力量都整合起來,最大程度地挖掘民眾力量,共同為我們的戰略目標而努力。」

「全民皆兵制、全民修真制?」林達聽到這兩個概念,顯得驚訝無比,尤其是全民修真制這個提拔,更是他從沒有考慮過的概念。

孫斌見林達驚訝的模樣,知道自己的想法已經打動了這位上司,趁熱打鐵道:「所謂全民修真制,就是統一對屬地內所有達到一定年齡段的民眾都進行修真資質鑒別,按照資質等級進行針對性的培養,儘可能的把修真本領在民眾中進行全面覆蓋。畢竟我們凡軍中修真士兵數量不足,並且大都是低階修士,戰器和法器又都不如三大勢力,只能通過擴大修士規模,依靠低階修士的人海戰術才能佔有優勢。」

林達若有所悟,又問道:「聽起來是有道理,那具體該怎麼做呢?」

這一次輪到了克勞次回答了,他緩緩說道:「首先就是孫斌剛才說的進行全面修真資質鑒別了,之前我們也對那百萬難民做過一次,建立成為一項制度后,這倒也不是難事。其次,就是對所有民眾,不論修真資質的高低優劣,統一參加修行訓練,同時做到依材施教,按照各人資質和特性的的不同分佈進行修真訓練,把全民修真納入全民教育的行列。最後,便是挑選合適的人加入修真軍隊了。在一個全民修真的國度,我們要擴大修真軍隊,那就是相當容易的事了。」

林達聽了克勞次的解釋,心中豁然開朗,脫口而出地問道:「照你們這麼說,那我們以後建立的國家,豈不是凡人修真國了?」

「沒錯,就是凡人修真國!當然,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我們得想好如何管理好這樣的一個社會,想想看要是一個社會人人都懂的修真,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至少我們有許多事要做的。」孫臏笑了笑,繼續解析道。

林達點點頭,對二人的想法頗為認同。但要讓人人修真修行,最大的問題便是小禹縣修真資源的嚴重不足,一個普通人要修鍊到氣境初期的初級階段,至少需要三個普通凡人家庭數年的積蓄,這也是為何人族大陸中修真家族在人口中的比例如此之少的緣故。現在二人要提出全民修真制,讓所有民眾都進行修真,需要耗費的資源之多可想而知。

不過,要修鍊到氣境初期也不一定需要那麼巨大的消耗,只在像天壁峰這樣的靈氣濃郁之地中修行一段時間也可以達到,當初林達等人就是在天壁峰中無意參悟了一套修真聚氣法,這才神奇地集體進階氣境中後期。但這種修真聖地一直以來都落到修真勢力的掌控中,普通凡人根本沒有可能得見過,更不用說進入修行了。

林達知道要做的事實在太多了,現在考慮建立凡人修真國也不是時候,倒是孫臏和克勞次的建議給了他很多提示。他考慮一番,對二人說道:「兩位,你們的建議很好,我會把這個建議帶回去放在公約會上討論的,請繼續做好你們手上的事吧!」

林達拍拍二人的肩膀,微微一笑,又交代了一些事宜,見到已沒有其他事情,便騰空而起,化作一道金霞離開了學院。

孫臏和克勞次二人見到林達離開,相視一笑,也不知心中有何作想。

但三天後,從藍星自製團總部傳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藍星自製團竟然採納了二人的建議,決定在整個小禹縣開展全民修真制度改革活動!對境內所有民眾進行修真資質鑒定,挑選合適兵源加入軍事修真院校修鍊,同時在全境增開數十所軍事修真院校,所有經過軍事修真院校培訓的人則由藍星自製團統一分配工作,或是加入修真軍隊,或是加入其他生產勞動部門。更意外的是,孫臏和克勞次二人竟被分佈任命為全民修真制度改革的重要成員。

孫臏和克勞次二人聽到這個消息,心中欣喜萬分,知道他們終於可以大展身手了。

很快,整個藍星族佔領地區開始展開轟轟烈烈的凡人修真活動,所有民眾都被官方拉去進行了修真資質鑒定,無論資質優劣與否,都或多或少地參加了一定的修真培訓,接受最基本的修真訓練。這一番大規模的鑒定,自治團竟然從民眾中找到一大群具有絕佳資質以及各種特殊資質的凡人來,這讓高層震驚萬分,立即把這些優秀的人才儲備起來。藍星族佔領地區內,各種各樣的修真人才開始不斷地湧現出來,凡軍中更是增添了大量的修真士兵,實力一日更比一日強大起來。 ?一座低矮的山頭上,十多名凡人士兵正操縱著數挺12.7毫米口徑重機槍和槍榴彈,對下方正在不斷接近的越軍猛烈地掃射著。在他們前方三米處,數個橢圓形外形的法器隱藏在土石掩體下,發出一道十餘米長的渾厚靈力屏障擋在陣地前方。雖然此處山頭遭受過越軍士兵多次法術戰器猛攻,但其仍然保持著一定的防護能力,看起來單薄的防護罩還能繼續抵禦越軍士兵的遠距離攻擊一段時間。

在這隊凡人士兵的身後,還有三名服飾略有區別的修士士兵。為首一人閉目打坐,靈識則不斷地在四周搜尋,另外兩名修士則放開各自的戰器,漂浮在身前,保持著警惕狀態。

這支由修士和凡人組成的戰鬥小分隊,正是所屬軍新組建的第十三守備兵團的一個班級戰鬥分隊。不久前,十三守備兵團在凡軍總部的命令下,向桂國中部的川南郡首府進軍,在擊潰了數股人數較少的越軍巡邏部隊后,兵臨川南郡首府城外,佔領了某處戰略要地。

但十三守備兵團還沒來得及鞏固陣地、發起對臨川府的全面進攻,便馬上受到了川南郡越軍駐軍的反擊。眼下這隻戰鬥小分隊,正是在前線防守陣地的一隻部隊。

此時已經是藍星紀12年6月,桂越戰爭已經打到了第四個年頭。此時,桂軍與越軍仍然在象城進行擴日持久的對峙,雙方都沒有足夠的實力消滅對方。而四族聯盟則趁著王族無暇分身的機會,大舉向王族佔領地區發起進攻,佔領了大片的領土。即使如此,四族聯盟佔領的的確對王族來說也是無足輕重,三方都維持著大致平衡的力量。

打破桂國僵局的勢力卻是藍星自治團。自從一年多前他們佔領桂國南部三郡以來,藍星自治團通過開展全民修真活動,轄區內人才輩出,人心凝聚,不論修真和工業等各方面實力得到全面增強。全境各地開設了大量的學院、工廠、礦山和農場,每日生產製造大量的各種現代工農業產品,為自治團的擴張事業提供了充足的物資支持。

隨著實力的增長,自治團對桂國各地地區的進軍也加快了步伐,整個藍星族控制地區完全開啟了戰爭狀態,啟動所有能動用的力量,全力以赴地進行戰爭動員。

在亞登等地球科學家的帶領下,藍星自治團的地球科學家開展了對修真體系的全面研究,並嘗試著與人類現代科技結合起來。在這幾年培養起來的具有一定科學素質的本土人才的幫助下,自治團模仿製造出了一批低階法器和戰器,並大量裝備了凡軍部隊,使得凡軍的修真力量得到了大大增強。

例如現在這支戰鬥小分隊所使用的鹿角法器,便是最新裝備的一種制式防禦法器。凡軍把這種法器命名為陣地防禦盾,其外形如同盾牌,約有兩米寬,一米高,重量不過數十斤,可以由兩名士兵搬運。戰鬥時,這種防護盾主要擺放在陣地前方,由修士使用特殊的控制法器啟動,每一塊防禦盾可以在前方十米處形成一個展開後有二十平方米的扇形靈力防護盾,其功能和修士的靈力護盾一樣,能夠抵擋各種戰器法術的攻擊。

這種防禦法器一般是組合使用,數件防禦盾擺在一起激發起來后,能夠形成一道完整的防禦法陣,能抵禦普通地境修士的法力攻擊,給防護盾內的士兵以充足的保護。

但這種法器也存在一定的缺點,就是體積較大,移動不方便,而且需要消耗晶石作為能源,這對於缺少有效運輸工具和晶石的凡軍來卻是一個較大的困難。不過即使有這樣那樣的缺點,凡軍還是為處在前線的凡修組合兵團裝備了不少這種裝備,因為這種可以為凡人士兵提供抵擋修士攻擊的法器,再結合現代化的槍炮后,使得守備軍團中即使僅有少量的低階修士士兵,也讓他們具有與普通修士軍隊對抗的實力。

現在,正是這樣的一支凡修組合戰鬥分隊正和一支越軍小分隊戰鬥著。凡人士兵仗著防禦盾的保護,頑強地防守著山頭陣地,同時用機槍和榴彈炮猛烈地射擊著山下正在進攻的越軍。

山下,數十名進攻山頭的越軍士兵一邊在身上加持了防護靈盾,一邊小心翼翼地躲避著凡軍射來的子彈和榴彈,想方設法地接近山頭戰地。

普通氣境修士的防禦靈盾只能在五十米外抵禦機槍子彈的射擊,防禦爆炸距離在十米外的炸彈爆炸攻擊,一旦他們進入槍炮的殺傷範圍,就算是防禦全開也無濟於事。

無奈的是,越軍士兵手中的戰器僅有不到三十米的攻擊距離,在凡軍槍炮的遠距離猛烈壓制下,他們實在是鞭長莫及。為了躲避槍炮的射擊,越軍士兵一邊放出防禦靈盾,一邊左躲右閃,尋找各種掩護和隱蔽,想要趁機接近山頭。

但凡軍士兵怎麼可能讓他們輕易接近?密集的火力一直死死壓制住越兵的進攻,一旦越兵敢露出半個頭,或者想要仗著自身防禦猛衝時,密集的彈雨便會馬上落下。在距離凡軍陣地不到五十米外的地上,已經躺著五六個生死不明的越軍士兵,正是凡軍槍炮的傑作。

「混蛋!這些凡人的槍炮怎麼這麼厲害!打在護盾上,竟然需要消耗那麼多的靈力來抵擋!頭要我們一炷香的時間攻下這個山頭,這怎麼可能!」

帶領這隊越軍進攻的越軍軍官在心中氣急敗壞地大罵道,同時匆忙向遠處的凡軍陣地放出幾道攻擊法術。但這些法術根本奈何不了凡人的防禦法器,看似絢麗的法術擊打在靈力防禦牆上,閃爍出炫目的亮光,防禦牆僅是顫抖幾下,絲毫沒有任何變化。

凡軍回應這個越軍軍官的是數十發機槍子彈和一發槍榴彈。爆破彈片在他身邊三米處炸開,將他連人帶防護盾彈飛出數米外,幸好他掉落地方剛好有一塊巨石擋住,不然一定會被山頭上的凡軍繼續射殺。

越軍軍官強忍肩部彈片造成的創傷,取出一張治療符貼上,這才止住了傷勢。從巨石后偷看了幾眼凡軍山頭陣地,頓時心生一計,當即和附近散開的手下用傳音術說了幾句命令。

正在躲避射擊的越軍士兵中馬上衝出十幾人,各自施展一個遠程攻擊法術射向凡軍陣地。十幾道氣境修士發出的攻擊法術威力自然不小,和山頭防禦靈盾劇烈地碰撞后,發出一陣陣強烈的震動和炫光。靈盾身後的凡人受到強光的刺激,一時睜不開眼睛,紛紛停下射擊,個個捂眼揉目。

就在這片刻功夫,分散在各個角落的所有越軍士兵幾乎同時一躍而上,如虎狼一般撲向山頭陣地。幾十米的距離,對於全開瞬移術的氣境修士來說,不過需要幾秒的時間。下一刻,數名越軍士兵便入猛虎撲食般殺到防禦靈盾前。

「殺!」

越軍士兵知道時間有限,傾盡全身法力驅動戰器砸向靈盾,一聲巨響發出,靈盾頓時暗淡了幾分,搖搖欲墜,一副瀕臨崩潰的狀態。

這時,凡軍三名修士士兵終於出手了,其中二人幾乎同時驅使戰器攻擊沖在最前方的越軍士兵,兩道刀型戰器飛出,化作一道光幕,擋在了靈盾前方,一人則猛地朝發出靈盾的鹿角法器注入法力。三人一擋一護,片刻功夫,靈盾就恢復了原狀。

片刻之後,凡人士兵也馬上從剛才的眩光中恢復了過來,見到已經殺到眼前的越軍士兵,他們驚訝之餘,立即端起槍炮發開火。子彈嗖嗖地射出,當場擊中幾名沖在最前方的越軍。身後的其他越軍見到凡人士兵這麼快就恢復了過來,頓時臉色大變,立即分散逃開,那名越軍軍團更是第一個走得最快。

「撤!」這名越軍軍官大喝一聲,連身後的屬下也顧不上,頭也不回地朝遠處逃去。他完全被凡軍的火力嚇破了膽,在沒有想出攻克山頭的辦法之前,再也沒有勇氣繼續進攻此地。

見到越軍敗逃,凡軍士兵當然不會這樣輕易地放過他們,剛想瞄準射擊。忽然,從遠處另一個方向射來數百發火舌,接二連三地擊中遠處的越軍,又有幾發炮彈在空中爆炸開來,這一陣突如其來的強大火力,讓十幾個逃跑的越軍竟無一人逃脫。

凡軍士兵驚訝地盯著擊殺越軍士兵的方向,而三名修士士兵則露出敬畏的神情。只見數百米外,隱隱約約地飛來一群密密麻麻的身影,走到百米外時,凡人士兵這才看到這群突然出現的士兵,竟然是手持各式槍械重武器的友軍士兵!在隊伍中有一名士兵扛著一面大旗,旗上揮著一條張牙舞爪的巨龍。

「是林將軍!屬下拜見林將軍!」

這隊士兵中為首的那名修士士兵見到隊伍正前方一名威武的男子,連忙行禮大拜道。

這男子正是林達,而他身後的大軍,則是其親帥的飛龍兵團某部。

「張中尉,原來是你在駐守此地!張英將軍進攻臨川府的計劃進行得怎樣?越軍反擊的攻勢如何?」林達認出此人是世族聯盟張家推薦加入凡軍的一名家族修士,馬上向他打聽起戰況來。

「稟報大人,張將軍已經在昨日帶領我們攻到此地,還沒有正式開始攻城。越軍已經開始組織反擊了。不過駐留此地的越軍人數僅有千餘人,如果我們馬上攻城,應該可以很快就拿下此城,但張將軍只是下令我們在城外布防,並沒有讓我們發起進攻。」修士士兵立正說道,對此次出征頗有信心,不過心裡卻有點不理解張英將軍何為不馬上攻城。

「哦?昨日就到了?只是圍城而沒有攻城?哈哈,我明白了!看來張英這小子的確有打仗的才能啊!故意示弱,誘使越軍出城戰鬥,這樣我們就可以發揮火力優勢,又能最大程度的減少攻城對城中百姓的傷害。好!」林達點頭大笑道。

聽到林達這番話,這名修士士兵這才恍然大悟。這時,從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陣猛烈的爆炸聲,聽起來一場猛烈的戰鬥已經展開。

林達用靈識一掃遠處,微微一笑,道:「果然不出所料,張英已經包圍了出城的越軍了。好,現在輪到我們出場了!弟兄們!跟我上!」

林達高呼一聲,頓時化作一道霞光,朝遠處轟轟隆隆的戰場飛去,身後飛龍兵團更是集體一聲大喝,立即跟隨而去,士兵們對於即將到來的戰鬥興奮不已,個個心中充滿了必勝的信念!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戰鬥,在林達以及飛龍軍團的支援下,第十三守備軍團順利地全殲駐守臨川城的越軍,並順利地佔領了臨川城。

這裡的凡人受到越軍欺凌已久,越軍佔領此地期間,不但在城中肆意殺戮掠奪,更是一批批地將城中凡人押往城外展開血祭,此城的人口從全盛時期的一百五十萬人,銳減到六十餘萬人,可以說是悲慘萬分。如今臨川城的百姓終於脫離魔抓,得到了解放,百姓自然激動萬分,對凡軍感恩戴德,當林達率軍整齊地進入城中時,幾乎全城的百姓都湧上前來熱烈歡迎。

人們爭相送上食物、美食、美酒,以及各種各樣的禮物,姑娘則請不自己地上前親吻凡軍士兵,小孩則興奮地跟著大軍隊伍前進,老人則一邊祈禱一邊流淚不已,感謝凡軍終於結束了他們的痛苦。

林達帶領軍官向百姓招手示意,同時嚴肅軍紀,大軍只是在城中象徵性地轉過一圈,便全部退出城外,以防打擾到城內百姓的生活。同時,他又召集了平民代表到軍中商議重建城市的相關事宜,派出一支支凡軍士兵幫助修復城中被越軍損壞的建築、處理各種疑難雜事。

在臨川府官邸內,林達正與守備軍團團長張英商議事宜,從二人臉上的表情看,他們似乎心情還算不錯的樣子。

「林將軍,按照您西進的指令,我軍一路勢如破竹,連續收服十餘個城市,現在終於佔領臨川府了!只要再越過長川山脈,進軍數百里,便可以一口氣殺到象城腳下了!」張英一臉興奮地向林達報告戰果,自信十足。

林達點點頭,對張英的戰績表示肯定。但他又並沒有因為凡軍近段時間來的戰績而沖昏了頭腦。凡軍之所以能如此順利的進軍,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沒有遇到越軍主力,發生的戰鬥並不算激烈。

實際上,越軍真正的主攻方向是桂國都城象城,那裡才是越軍重點攻擊的地區,在天倫峰大敗桂軍主力后,越軍部隊幾乎將所有主力部隊都集中在象城之外,佔領桂國王族佔據的這個都城,那才是越軍真正的目標。

林達對此十分清楚,看出張英有點驕傲的苗頭,他拍了拍這青年將領的肩膀,和藹地提醒道:「英將軍,你要記住,我們決不能小看越軍。這次我軍派出三支守備兵團,一路相繼收服了中西部四郡,雖說十分順利,但遇到的越軍絕大多不是他們的主力部隊,這些部隊中許多都是從越國境內臨時徵調的普通低階修士,並不算很厲害的對手,所以我們才能這般順利。但若是遇到越軍主力,那恐怕就不好說了。」

林達想起當日在天倫峰見過的桂越雙方主力大戰,雙方十多萬修士同時出手,漫天的戰器飛舞,各種法術攻擊一波又是一波,修真軍隊強大的攻擊威力,使得天地色變,讓剛剛踏入修士隊伍不久的他們感到震驚萬分。雖說後來仗著槍炮的威力,凡軍數次擊敗進攻他們的越軍,但也有取巧和越軍不了解其底細的前提在內。若是真正遇到實力強大的越軍主力,凡軍是否還能保持不敗還真是很難說的事。

不過張英卻沒有想那麼多,他看著府邸議事廳牆壁上掛著的地圖,興奮說道:「林將軍,不管怎麼說,我們取得的成果也不小了了!您看!這次我們已經佔領了臨川府,長川山脈完全在我們的掌握中,加上唐將軍和施羅德之前攻下的梁郡,整個桂國南部和東南都在我們手中了!」

林達凝視著地圖,臉上顯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從地圖上看桂國的南部的西北方向,有一條自東北向西南方向延伸的狹長山脈,將桂國的南部和西部以及部分中部地區劃開,這條山脈便是桂國中部最重要的山脈之一,長川山脈。而臨川府則位於長川山脈的中部。

正如張英所說,佔領長川山脈后,凡軍據山脈之險,如果選擇進攻,西進可以揮軍西部大平原,直達千里之外的天侖峰山脈,掐斷越軍進入桂國的咽喉。

如果選擇北上,他們可以進軍桂國最富庶的中部三郡,那裡正是王族控制的最核心區域。

如果選擇防禦,長川山脈則是凡軍天然的防護屏蔽,他們只要在山脈險要地段部署幾支部隊,建立牢固的陣地,便可阻擋來自西部和中部的入侵。

而長川山脈恰好和橫貫桂國中東部的錫河合抱起來,其內便是凡軍控制的南部三郡,以及包括小禹縣在內的部分酈郡和整個梁郡地區了。

桂國二十一郡,如今凡軍已獨佔南部和東南四郡,王族佔中部和西北八郡,貴族佔東北和北方五郡,越軍佔據西部四郡,桂國四分天下之勢已成。

林達苦笑一聲,對張英的話並不作答,而是遙望著窗外的遠方,靜靜地深思著。

「桂國?天下?」

在他看來,藍星自治團的目標豈是他們現在控制的這點地方?他們要打下整個桂國,建立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國家!但建國的目的,卻絕不是為了自治團自身的利益,而是為自治團和凡人的生存,為天下凡人在修真者的統治中爭取一分生存的權利!

要實現凡人自立,建設新世界的夢想,修真勢力絕對是藍星自治團的死敵,只有徹底擊敗修真勢力,對整個修真國進行自上而下的改革,重新分配權力,這樣才能永葆藍星自治團的統治。

自從得到彭祖傳承,林達就感覺自己肩負了一個重大的使命,一日沒有完成彭祖的意志,把藍星自治團的精神發揚光大,讓同伴們得以享受自由和幸福,他便一日不能放鬆。平日除了管理軍務,四處征戰,便是打坐修鍊,爭取儘早把修為提上去。而其他的各種情感,包括親情、愛情等等都被他壓在了心底,強大的事業心完全佔據了他的內心。

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林達偶爾也會想起地球上的生活,和親朋好友在一起的日子,還有之前談過的那些女朋友,如今過去這些人和事早已遠去,屈指一算,他來到這個世界也有十二個年了。這幾年裡,藍星自治團許多人在此地結婚生子,就連年紀最小的丹尼也和小禹縣縣長沈紋的孫女沈潔走在了一起。

一想起沈潔,林達就忍不住想起當初和她第一次見面的情景。作為他接觸的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個人,林達在心底總是把沈潔當做自己的妹妹一般的角色,如今她已經和丹尼走在了一起,這正是極好的結局了。

林達苦笑一聲,沒想到剛才一番沉思竟會引起那麼多的想法。「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儘快提高修為吧!這樣以後遇到更強大的敵人,凡軍也不至於毫無辦法了!」林達想了想,把各種感情藏在心底,轉身向自己的密室走去。

張英見主帥好像沉默不語,也不敢上前多嘴,見林達離開,趕緊恭送而出。

藍星軍12年9月,凡軍在佔據了四郡之地后,暫時停止了擴張,轉而進行鞏固防禦和生產建設。凡軍在長川山脈和錫和一線部署了大量的兵力,防止四族聯盟和越軍的入侵,擺出一副全面防守的姿態。

凡軍之所以選擇進行防禦態勢,一方面是因為打下的地盤太大,需要時間慢慢消化,把基礎打牢。此外,他們秘密派遣到三大勢力地區的特戰部隊也需要一定的時間發展力量。早在一年前,凡軍便將兩千餘名特戰部隊分成二十組派往三大勢力地區。

每一組特戰隊都由數名教導軍官和百名游擊戰士組成。這些特戰隊悄悄潛入各個凡人聚集的地區,與當地凡人中的傑出者聯繫,或是發動宣傳,引發凡人對修真勢力的不滿和仇恨,很快就在凡人百姓中發展起一定的勢力。一些地區的特戰隊甚至依靠從藍星族佔領地區走私來的軍火,組建起一定的凡人武裝,佔領了幾個戰略要地。

但畢竟修真勢力的力量實在是強大,他們很快就感覺到了小禹縣在他們境內採取的動作。有兩個分別部署在越軍和叛軍佔領地的特戰小組暴露后,受到兩軍的攻擊,幾乎全軍覆沒,在王族佔領地的特戰小組也是多次遇險。從實際上看,這些特戰兵團要真正建功,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凡軍選擇防禦還有另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王族和越軍的聯盟的戰鬥已經進入重要關頭。不久前,凡軍在酈郡發起對四族聯盟的攻勢,遙遙配合王族軍隊的進攻,王族終於在廣元郡擊敗了四族聯盟軍隊,並迫使四族聯盟進入了防守態勢。

擊敗四族聯盟后,王族兵峰一轉,集中了大量的兵力投入到對越軍的戰鬥中,並且在象城保衛戰中數次擊退越軍,使得越軍損失慘重。越軍自然不能善罷甘休,再次集合分散在桂國各地的軍隊,準備發起對象城的總攻,打算一口氣拿下桂國的都城。桂越雙方的決戰,即將全面展開!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藍星自治團公約會暗中決定,等待越軍和桂軍打個你死我活后,再決定是否出兵,行漁翁之利。於是他們便以和四族聯盟軍隊交戰損失慘重為由,拒絕了王族要求他們派兵勤王的詔令,只是象徵性地派出數千米名守備軍團朝象城進軍,其他主力部隊則抓緊修鍊備戰,暗中積蓄力量。

此時,千里之外的象城,桂越雙方大軍正死死地對峙著,象城城門外的地面已經被雙方你來我往的各種攻擊打得千瘡百孔,面目全非,慘不忍睹。但象城可是桂國王族經營近千年之久的都城,即使面對十餘萬越軍的強大攻勢,也沒有顯示出絲毫頹勢,牢牢阻擋著越軍前進的兵峰。 ?面對越軍越來越強大的攻勢,王族高層自然沒有置之不理,此時,在城內王宮大殿內,王族高層正秘密集中起來商討應對越軍的事宜。參會的除了三大親王,還有王族大元帥桂蘇等幾個高級將領,此外還有幾名朝中重臣。不少人沉默不語,臉上都或多或少地帶著憂色。

坐在首座上的,不是修為最高的碧親王,也不是桂軍統帥桂蘇,更是也不是最好戰的厲親王,而是修為只有丹境初期的鸞親王。鸞親王之所以能成為如今王族高層之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其輩分最高,在場的都是其子侄之輩,就連已死的桂王也要稱其一聲王叔,所以自然成為了如今排名第一的人物。

「今日召集大家到此一聚,是想要商量一下退敵之策,諸位,我們與越軍大戰已久,現在越軍已經按耐不住,準備向我們發起最後的進攻。越軍此舉,對我們來說危險萬分,不知各位對此有何良策?」鸞親王見眾人沉默不語,開口問道。

桂蘇輕笑一聲,首先說道:「王叔,我以為此事不需擔憂。我們象城的防守如若銅牆鐵壁,城內物資充足,又有五萬大軍助陣,加上天壁峰的天陽灌氣大陣的威力,可謂固若金湯。從一年多前越軍兵臨象城下至今,我們不知打退過越軍多少次大大小小的攻城戰鬥,更是殺敵萬餘人,越軍根本奈何不了我們!末將以為,不管越軍這次怎麼總攻,我們只要繼續堅守下去,以逸待勞,時間一長,越軍必然士氣大落,屆時我們再適時出兵,定能擊敗敵人!」

鸞親王對桂蘇的話點點頭,心中卻不是很滿意,作為三軍統領,桂蘇沉著穩重,擅長防禦作戰,當初就是他率領五萬桂軍與十萬越軍在天倫峰對峙了數年之久。但如今情勢不同以往,時間這樣拖下去,反而對桂軍不利。

果然,桂蘇話音剛落,一旁的羅親王立即反駁道:「不行!與其等待越軍進攻,為何我們不能主動反擊?我以為我們要馬上向越軍發動奇襲,一鼓作氣擊敗對方才是!那越王當初謀害我王時受了重傷,一直沒有參與過攻城戰鬥,所以我們這才能堅守至今。但若是時間拖得久些,待那越王恢復了傷勢,越軍得此強援,必然實力大增。到時不說要擊敗越軍了,就連我們是否能保住象城也是兩說的事!」

碧親王也點頭稱是,說道:「嗯,我認為三弟此話有理。我們腹背受敵同時和越軍和叛軍作戰,堅持兩線作戰已久,若不儘快想出突破之策,在這樣拖下去,對我們的確極為不利。我以為如今首要的是集中力量儘快擊敗越軍或叛軍其中一方,然後再對付另外一方,各個擊破,這才有可能收服失地,徹底剷除外敵內患!」

桂蘇聽到兩位親王這樣說道,心中頗為不服,反問道:「兩位王兄,既然你們認為應該速戰速決,那你們又有何退敵良策?若是能儘快擊敗敵人,我們還會落到今日的局面嗎?我們有天壁峰源源不絕的靈氣供應,就算是那越王恢復實力親自來攻,也不見得能討下多少便宜。我認為我們還是不要輕易出擊的好!」

碧親王搖搖頭,說道:「蘇賢弟,別忘了我們的對手還有四族叛軍!除了越軍,這個大敵可一直在我們後方窺視著我們。雖然三月前我們在廣元郡大敗了他們主力大軍,迫使他們退回屬地,短期內無後顧之憂。但四族叛軍主力猶在,只要一日不徹底消滅他們,我們就必須要面臨兩線戰鬥,這可不只是靈氣消耗那麼簡單的事。你們也應該知道,眼下除了我們象城戰略物資充足外,其他的情況可沒那麼樂觀!特別是屬地凡人,每日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糧食等物資,還要分兵保護他們,是在是麻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