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天德見劉芳月有些遲疑,連忙繼續道:「芳月,叔叔我以往對你可是不薄啊,這一次無論如何你也要幫我一次。」

「這個……」

劉芳月神色一陣猶豫。

「不好!」

吳昊看到這一幕,心中頓時一沉,他看出了劉芳月的遲疑,這對他們父子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真的被劉天德說動了劉芳月,他們父子想要離開,根本就不可能。

不說別人,僅是一個劉芳月,便能將父子二人徹底留下。

他目光一閃,不等劉天德繼續說下去,忽然開口道:「劉芳月,我接你三掌不死,難道你要說話不算話嗎?」

「我有說過要說話不算話嗎?」

對於吳昊的詰問,劉芳月眉頭深深皺了起來,隨後又鬆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緩緩道:「我說了,讓你們離開,就讓你們離開,決不食言。」

「芳月!」

劉天德聲音一顫。

「天德叔,你難道希望芳月做一個言而無信的人?」劉芳月美眸之中神芒一閃,朝著劉天德看了過去。

「可是……」

劉天德還想要說什麼。

「好了。」

劉芳月斷然一喝,俏臉冰寒,冷冷道:「我意已決,劉家眾人,誰敢不聽,不要怪我劉芳月不客氣。」

說罷,她也不理會劉家眾人面面相覷,轉身離去。

「二爺!」

「大少爺。」

劉家眾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目光遲疑,都朝著劉天德和劉春看了過來。

「也罷!」

劉天德掃了眾人一眼,嘆了口氣,整個人驟然之間好像蒼老了數十年,再也沒有半點精神。

一旁的劉春見狀,忽然微微一笑,走到了他的身邊,小聲道:「天德叔放心,這父子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春兒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你有這個心,很好,只是,唉……」

劉天德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有所恢復,反而嘆了口氣,嘴裡呢喃了一句。

劉春聽得真切,知道他說的是:「你要是芳月就好了。」

頓時,他臉色就難看了起來,咬牙切齒道:「芳月,芳月,我哪一點不如她,要不是父親偏心,我也早就達到了煉體四重。」

說到這裡,他眼中一片憤恨怨毒之色。

……

劉家眾人離去。

吳遠山帶著吳昊,再也不敢再山中逗留。

接下來在山中遇到任何人,他們都遠遠地躲過去,無論是李家,還是劉家,甚至本家的吳家人,他們都不想靠近。

在這山中,弱肉強食,除了至親以外,任何人都不值得相信。

回到家中。

「這幾天你就在家裡,不要亂跑了。」

吳遠山朝吳昊吩咐了一聲。

「嗯,我知道了,父親。」吳昊點頭答應下來。

他知道,因為兩頭妖獸大戰,如今天風郡不少人都前往了天玄山脈外圍,列殺妖獸,山中十分危險。

以他的修為,進入山中自保都難。

「必須要儘快提高修為,幸好我還有小塔可用,現在又得到了紫火真身,倒是可以修鍊起來。」

吳昊眼中神芒湛湛,既然不能離開家,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除了修鍊紫火真身以外,我還可以前往藏書閣,尋找一下奇珍異寶圖鑑,如果能借來看看就好了。」

對於自己見到寶物而不識的狀況,吳昊覺得很無奈,迫切的想要改變這一點。

而在吳家的藏書閣,據說擁有一本奇珍異寶圖鑑,乃是當年吳家以為遠行的長老從遙遠的大國之境帶回來的。

他決定,自己一定要借讀到那奇珍異寶圖鑑。

禁閉室。

吳昊盤膝坐下,從胸口掏出了黑火果,稍作沉吟之後,便放在了面前,閉上雙眼開始參悟起了紫火真身。

紫火真身是高級的功法,在後天境界擁有完整的修鍊訣竅方法,並不難理解,他稍加參悟,便明悟了不少。

「紫火真身修鍊並不難,難就難在對靈氣要求太高了,一般的煉體武者根本就承受不住,除非有聚靈陣法。」

紫火真身擁有原主人的修鍊感悟,對於吳昊來說,完全是最直接簡單的經驗,自然是十分重視。

這紫火真身的原主人是一名先天強者,本來也是修鍊普通的煉體功法突破到先天之境的,只是到了先天之境后,一次與妖獸的爭鬥中肉身損傷嚴重,便有了修鍊肉身,壯大體魄的念頭。

後來,他收集了很多的煉體功法,甚至其中不乏一些珍貴的秘本,終於創出了紫火真身,並且修鍊到了後天巔峰。

只是他畢竟也只是先天強者,創造後天境界的功法還行,想要創造先天武者修鍊的功法,根本就不可能。

於是乎,最後在修鍊紫火真身到先天之境后,便意外走火入魔而死。

吳昊得到紫火真身,自然也明白這套功法的強大之處在於後天境界之後,鍛造肉身遠超同級。

甚至不需要動用靈力,僅是肉身純粹的力量便讓壓迫同級的武者,十分的強悍,基本上算是同級無敵。


這也是吳昊決定修鍊紫火真身的原因之一。

原主人是先天強者,精通聚靈陣法,輔助修鍊,速度不慢,也不怕靈氣不足,但是紫火真身功法之中並沒有記載聚靈陣法。

所以吳昊想要修鍊的話,只能自己想辦法聚斂靈氣。

不過有了小塔之後,他根本就不擔心這一點。

因此,在別人看來修鍊紫火真身最困難的一點,對他來說恰恰是最容易達成的。

!! 「我的三陽訣修鍊到了小成,屬於火屬性的功法,與紫火真身屬性相同,應該不會有衝突。」

吳昊開始了修鍊,腦海中念頭一閃即逝。


首先,他開始用靈力貫通紫火真身所需要的經絡。

紫火真身是煉體的高級功法,涉及到的脈絡極為複雜,吳昊花費了一天的時間,才理清所有的脈絡,並且運轉靈力沖脈。

在這個時候,對靈氣的要求就很大了。

他體內的靈力很快就耗費殆盡了。

嗖!

下一刻,他便進入了小塔之中,四周無窮的靈氣浩浩蕩蕩,朝著他體內狂涌而來,磅礴浩大。

他感覺體內的經脈就好像飢餓的妖獸,猛烈地吞噬著濃郁精純的靈氣,遊走周身,進入了紫火真身的脈絡。

紫火真身分為六層境界。

第一層對應煉體一重到煉體二重。


第二層對應煉體三重到煉體四重。

第三層對應煉體五重到煉體六重。

第四層對應煉體七重。

第五層對應煉體八重。

第六層對應煉體九重。

而第一層相對來說比較粗淺,涉及到了人體上幾條主要的脈絡,如任督二脈,但是卻又十分重要。

所以,在第一層上,吳昊花費了很長的時間。

轉眼四天過去。

禁閉室中,一股明亮的紫色靈氣帶著淡淡溫熱的氣息從吳昊的身體上升騰了起來,整個人驟然氣勢一變。

「終於練成了第一重,身體比之前有所強橫,但是並不明顯。」

吳昊眼中眸光閃爍,感受著體內的變化,暗暗道。

畢竟他真實的修為可是達到了煉體三重,紫火真身第一層只是對應到煉體二重而已,對他的影響有限。

當然,儘管有限,但也讓他確確實實感受到了肉身的強橫。

尤其是那紫色溫熱的靈力流淌周身,貫通經脈之後,與三陽靈力不但不衝突,甚至還相互促進,對他的肉身有強大的錘鍊效果。

最直觀的體現就是,他現在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四百斤,超出了一般的煉體三重。

砰!

吳昊抬手一拍,紫色盎然的遮陽掌震動虛空,磅礴的力量宣洩出來,給人一種剛猛浩大,力量沉渾的感覺。

倒是有點像之前劉芳月的紫氣震山掌。

「修鍊之道,一張一弛,不可懈怠,卻又不能一味追求追求速度。」

吳昊長身而起,離開了禁閉室。

……

吳家藏書閣。

「小傢伙,你來幹什麼?」

藏書閣門口,一個鶴髮白須眸中精芒閃爍,看向吳昊,連上個浮現出淡淡的笑意,直接問道。

這位老者是吳家的長老,與武技閣的長老一樣,試著藏書閣的看守者。

藏書閣雖然不像武技閣那麼重要,但是畢竟也是吳家的重地之一,其中不少的書籍都是孤本。

只不過一般來說,吳家很少有人來這藏書閣。

這也是這位長老看到吳昊過來的時候,忍不住詢問的原因了。

藏書閣雖然重要,但是對武者來說,並沒有功法和武技有吸引力,所以基本上沒人來這裡。

「晚輩想要借閱基本書籍。」吳昊恭敬的朝老者行了一禮,平靜道。

見吳昊神態恭敬,老者暗暗點頭,明亮的眸子一閃,笑著道:「你這小傢伙不錯,修鍊之餘還不忘看書,要知道這藏書閣中的書籍,很多對於武者的作用,並不比一般的功法和武技差啊。」

對於老者的話,吳昊心裡是不敢苟同的,雖然他也認為藏書閣肯定有一些好東西,比如奇珍異寶圖鑑,但是要說媲美功法和武技,恐怕就不盡然了。

當然,他心中雖然這樣想,但是卻不會說出來。

老者人老成精,哪裡看不出吳昊神色中的不以為然,淡然一笑,也不解釋,而是問道:「不知道你想借閱什麼典籍?」

「晚輩想借閱奇珍異寶圖鑑。」

吳昊也不遲疑,直接說道。

「嗯?」

老者聞言微微詫異,打量了一番他,但是卻並不表現出來,繼續淡淡道:「交齊十兩銀子,你便可以在藏書閣中隨意觀看。但是有一點必須要記住,奇珍異寶圖鑑不能帶出去。這是藏書閣中的珍品。」

「不能帶出去?」

吳昊微微一愣,他之所以來借閱,就是要帶回家看的,只是沒想到這奇珍異寶圖鑑居然還是珍品,只能在藏書閣看。

「不錯,不但不能帶出去,還不能拓印,所以,你只能在藏書閣看。」

老者說著,語氣一轉:「當然,只要你交齊了銀子,便可以觀看三天,至於能記住多少,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十五兩銀子三天?」

吳昊稍作沉吟,覺得有點不划算,只是一想到奇珍異寶圖鑑對自己的作用,他便又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了。


取出十五兩碎銀,放在了老者面前之後,他走進了藏書閣中。

「奇珍異寶圖鑑在第三層。」

老者收起銀子,嘿嘿一笑,提醒了一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