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發生槍戰,幾乎所有的遊客,都嚇得東躲西跑,大膽一點的,只是站得遠遠地看熱鬧,不過,當警察帶走軍刀等人後,他們就陸續地散場了。

“主持大師,因爲本人,差點累及你們,在此,我深感抱歉!”楊一善看見主持還一直站在一旁,於是,走過去虔誠地行了個禮。

“楊施主,你太客氣了!”主持擺了擺手,笑道:“經歷了這次磨難,楊施主你,以後就可以守得雲開見月明瞭!不過,還有一個更大的磨難將會出現,希望楊施主你,多加小心,相信好人一定會有好報,楊施主你,也一定可以迎難而上,善哉善哉!”

“多謝主持大師你提醒!主持大師你,真是料事如神啊!”直到現在,楊一善才徹底地佩服主持。

出於善心,楊一善捐贈了一些香油費給文明寺,和主持道別後,與慕容蘭蘭、上官冰蓮和司徒婷離開了文明寺。

出到寺外,由於慕容蘭蘭要和上官冰蓮去大購物,所以,將寶馬車讓給了楊一善,自己卻跳上了上官冰蓮的越野車。

本來,楊一善也想跟着去的,不過,被慕容蘭蘭和上官冰蓮婉言謝絕!原因很簡單,因爲這是女人的祕密!

女人嘛!有時候要買的東西很祕密,是不能夠給男人看的!楊一善自然也明白這個原因,所以,並沒有強求她們,非要帶他去購物不可!

慕容蘭蘭怕楊一善回去寂寞,所以,叫司徒婷陪他回去。


司徒婷一直就很喜歡跟着楊一善,慕容蘭蘭這麼說,她求之不得!

“小婷婷,坐穩一點,哈!哥要飆車了,哈!”看見上官冰蓮開車載着慕容蘭蘭走後,楊一善也準備開車離去。

“沒問題,小主人,飈吧!”司徒婷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緊緊地捉住安全帶,生怕會發生意外一樣。

楊一善笑了笑,然後,發動車子,飛快地飈離文明寺。

山路崎嶇,車子一路上顛顛簸簸,極不好走,有好幾次,車子震得楊一善和司徒婷幾乎撞向車窗。

“啊!”司徒婷尖叫一聲,張開雙臂,緊緊地抱着楊一善,她的位置本來就離楊一善不是太遠,觸手可及,所以,只是一張開臂彎,就將楊一善抱住了。

幸虧繫着安全帶,否則,楊一善必定整個身體,都被司徒婷扯了過去。

自己的虎背熊腰就這樣被美女抱着,楊一善感到十分的彆扭!他很想挪開司徒婷的雙手,可是,又怕她會害怕,所以,只好做罷!

“沒事的,傻丫頭!只不過是車子震了幾下而已,怕啥?”楊一善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司徒婷,居然怕車子震!

“我,我,我,我,我最怕的就是車,車,車,車……震了。”司徒婷心有餘悸地道。

“什麼?車……震?”楊一善嚇得一個急剎,將車子停了下來。

司徒婷嚇得臉色煞白,緊緊地抱着楊一善不放。

“沒事兒了,哥不搞車子震就是了!”楊一善輕輕地拍了拍司徒婷的雙手,示意她鬆手。

因爲,要是一直被她這樣抱着,楊一善根本就無法安心開車。

不用多說,恐怕大家都明白,一個正常的男人,要是被一個大美女這樣抱着,很難確保一直都可以坐懷不亂,畢竟,這會起正常的反應嘛!

這是一件多麼令人感到尷尬的事情,所以,楊一善才會示意司徒婷鬆手。

“我去!誰和你搞那個震啊?”司徒婷羞得滿臉通紅。

“什麼震啊?”楊一善故作驚訝地問道。

“就是那個,那個,那個車……震啊!”司徒婷越說,臉就越紅!

“小婷婷,你想多了、想歪了,哈!”楊一善嘿嘿笑道。

這時,司徒婷的臉如日中天、紅紅火火,好看之極!簡直就是惹人犯罪!

鑑於此,楊一善才不敢正眼看她。

“我去!你纔想歪呢!”司徒婷嬌聲嗔道。


“真是個禍國殃民的美人兒!”楊一善忍不住讚了一句。

司徒婷聽得心花怒放、興奮不已!

“謝了!”趁着楊一善不注意的時候,司徒婷快速地湊到楊一善的臉龐,在他的臉上,留下了含意極深的一吻!

一剎那,楊一善的俊臉,就已經很不爭氣地紅了起來。 看見楊一善那目瞪口呆的樣子,司徒婷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斥道:“喂!怎麼還不開車呢?”

楊一善這才醒悟過來,於是,連忙晃了晃頭,發動車子,繼續前進。

正在此時,楊一善的手機響了,這是王德勁打給他的電話。

王德勁說他遇到麻煩了,叫楊一善馬上趕到他那裏。

楊一善二話沒說,立刻發動車子,開到了王德勁新興辦的農家樂餐飲公司。

“小勁子,怎麼了?”楊一善將車子停放好後,與司徒婷快步走進農家樂餐飲公司。

“哥!你終於到了!”王德勁看見楊一善後,興奮不已!

“哥!”

“哥!”

“楊哥!”

吳疑、陳飛和王蓮看見楊一善後,同樣是興奮不已!

“咦!小疑子、陳飛、王蓮,怎麼今天這麼人齊呢?”楊一善嘿嘿笑道:“沒見一陣子,想不到這農家樂還辦得蠻不錯的嘛!簡直和五星級大酒店沒什麼兩樣!”

現在,農家樂經過王德勁和吳疑合股,下重資本內外裝修後,盡顯金碧輝煌!

“別說那麼多了!快到這邊客房看看,出事了。”王德勁拉着楊一善的手,直奔廂房。

“喂!小勁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嘛?”楊一善不解地問道。

“哥!出事了!我們也不知道,似乎是食物中毒了。”還沒有等王德勁回答,吳疑就已經替他回答了。

“是啊,是啊,出事了!”陳飛和王蓮異口同聲地道。

司徒婷看見自己的小主人被帶到廂房中,於是,也跟着走了進去。

來到廂房後,楊一善放眼看去,但見,一箇中年婦女和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煩躁不安地坐着,幾乎坐不到一刻鐘,就轉動一次身體。

“這個大姐說,她吃了我們的東西后,身體就一直很癢;而這個小女孩呢,她的臉上,居然還長起了紅斑,十分難看!”王德勁焦急地道:“我都已經檢查過我們的食物了,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別急,小勁子!她們都點了些什麼菜呢?”楊一善想不到王德勁的農家樂剛開張兩天,就出事了。

王德勁擰頭看向吳疑,吳疑立刻心領神會,連忙將剛纔這個大姐所點的菜單,拿了過來。

“哥!菜單在這裏,請過目!”吳疑將菜單遞給楊一善。

楊一善看完菜單後,臉色突變,此刻,他已經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於是,仔細地觀察着煩躁不安的中年婦女,輕聲地問道:“馬大姐,請問,你現在是不是一想到癢,身體就會很癢?”

“是啊!楊一善,的確是這樣!”馬大姐是文明村的人,所以,她認識楊一善,同樣,楊一善也認識她。

“楊哥哥,我的臉也很癢!”說完,小女孩伸手就要往臉上挖。

“小華,別亂動!”楊一善連忙出手阻止,避免她亂挖臉,假如用手亂挖臉,就很容易會將臉挖爛,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就算小華將自己的臉挖爛,也根本無法止癢。

“我們都相信你,所以,等你回來給我們看病。”馬大姐知道楊一善醫術高明,所以,聽了王德勁的話,坐着等楊一善到來。

“沒事的,你們先忍一忍,我馬上幫你們治病。”說完,楊一善立刻取出銀針,通過氣功鍼灸療法,幫馬大姐和小華治病。

不一會,經過楊一善的鍼灸治療後,馬大姐和小華不但身體不癢了,而且,變得越來越精神了!

更爲神奇的是:小華臉上的紅斑,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這個還不算,她的臉蛋,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好看、更光滑了!

“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德勁看見馬大姐和小華安然無恙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哥!她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陳飛和吳疑詫異地問道。

“不是!”楊一善搖了搖頭,笑道:“她們只不過是吃了我們這裏的東西,出現過敏現象而已!”


“過敏?”吳疑、王德勁、陳飛和王蓮,異口同聲地問道。

“是!”楊一善笑道:“馬大姐因爲身體虛弱,吃多了木耳炒蘿蔔,所以,導致急性皮炎,出現皮膚過敏瘙癢的現象;小華,由於吃了香蕉後,接着,同時吃了土豆絲,所以,臉上突然長紅斑!”

大家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小勁子,你開餐廳,以後就要好好注意了,有很多食物,是不能夠同時亂搭配的,否則,就會吃出毛病來。”楊一善語重心長地道。

於是, 蜜寵甜妻:誤犯危情總裁 ,假如同吃,就會導致皮炎,出現皮膚瘙癢;吃了香蕉,不能夠同時吃土豆,假如同吃,就會長紅斑的事情,詳細地說了一遍。

聽完後,大家終於明白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馬大姐多謝楊一善後,帶着小華,離開了農家樂餐飲公司。

“這間餐廳是誰的?馬上給老子滾出來,交十萬塊的保護費,否則,拆了它。”

馬大姐剛走沒多久,楊一善等人還沒有從廂房中出來,就聽到大廳中有人在叫囂。

王德勁連忙帶頭衝到大廳,但見,有十多個手拿着鐵棍、頭髮染得花花綠綠的小混混,很囂張地敲打着檯面。

“你們是誰?馬上給老子滾出去!否則,報警處理!”王德勁吼道。

“你就是這裏的老闆?馬上交保護費,否則,要你這家餐廳馬上倒閉!”帶頭小混混很囂張地道。

“靠!你嚇老子啊?老子是嚇大的!”王德勁終於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話。

“你妹的!簡直不想混了!”帶頭小混混掄起鐵棍,敲向王德勁。

“滾!馬上給哥滾!否則,對你們不客氣!”楊一善飛身擋在王德勁的面前,只是輕輕地出手,就將鐵棍夾住了。

帶頭小混混發力想將鐵棍扯回來,可是,不管他怎麼用力,依然扯不回來。

“你們這些混蛋,還不快點過來幫老子?”帶頭小混混對着還在發愣的那些跟班,喝道:“一起上,打死他!”


太子妃很忙 ,像發了瘋似的,紛紛撲向楊一善。

楊一善微微一鬆手,發力一腳,就將帶頭小混混踢到他的那些跟班當中,一時之間,跌倒聲、慘叫聲,響個不停!

“馬上給哥滾,統統滾蛋!”楊一善走到那些小混混的面前,隨手拿起兩個小混混,只是輕輕一發力,就將他們扔到了門外。

“老大,他,他,他,他,他好像是楊一善!”那些小混混當中,似乎有好幾個人是文明村的,所以,對楊一善的大名,早就已經如雷貫耳。

“你們還不快滾?”楊一善喝道:“是不是想讓哥將你們全部扔出去?”

帶頭小混混聽到跟班說出楊一善的威名後,早就已經嚇得心膽俱裂,如今,看見楊一善扔人像扔石頭一樣輕鬆,就更加嚇得臉色突變!

於是,連滾帶爬往外跑。

“你,給哥回來!”楊一善將剛跑出門外的帶頭小混混捉住,提了回來。

“楊,楊,楊,楊哥,都怪我有眼不識泰山,求你放過我吧!”帶頭小混混聲震震地道。

“向哥的兄弟道歉,馬上!”楊一善伸手指了指王德勁,示意帶頭小混混向王德勁賠禮道歉。

都市散財陞級系統 對,對,對,對不起,老闆!”帶頭小混混在楊一善的逼視下,早就已經沒有了底氣,只好乖乖地順從。

“記住!他們是我楊一善的兄弟姐妹,你們以後要是再敢來鬧事的話,哼哼!你懂的!”楊一善狠狠地道。

“我懂!我懂!”帶頭小混混像小雞啄米一樣,將頭使勁地點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