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展一走進房間,病床邊坐著的一個中年男子有點訝異站起身,「你來了?什麼時候到的?」

他這一問,顏沐就猜到,他一定就是凌展的叔叔,被凌展父親威脅軟禁在這裡的那位叔叔了。

連醫生、管家都知道凌展要來,這位叔叔卻不知道,顯然外界有什麼消息,都是不會給他通傳的。

顏沐這麼想著,悄悄打量了一下這個中年男子。

兩鬢有點過早的發白了,身材瘦削依舊挺拔,帶著一副眼鏡,氣質儒雅,乍一看像是一位大學的學者教授一樣的風度。

「叔叔,」

凌展忙道,「我帶了一位朋友,一起來看看爺爺。」

說著回頭又把顏沐介紹給了他叔叔,「這是……我女朋友米珊爾,米珊爾,這是我叔叔。」

「您好。」

顏沐連忙微微一躬身。

「哦,漂亮的女孩子,」

凌展的這位叔叔一張雙臂,「歡迎你過來,你和我的凱倫一樣可愛,你們一定能成為好朋友。」

顏沐連忙過去輕輕跟他擁抱了一下。

她記得薄君梟說過,凌展這位叔叔的Z國本名,叫凌因濤,凌展父親的本名叫凌因波。

這個也比較好記,兄弟兩人合起來是波濤,可惜這兩兄弟如今卻是幾乎反目了。

「凱倫,是我叔叔的女兒,」

凌展連忙解釋道,「她跟你差不多大。」

顏沐點點頭,視線卻掃向病床上的老人。

「爺爺,」

凌展走到病床邊,單膝跪在地上,雙手捧住了老人的手,聲音有點顫,「爺爺,我來了,我來看您了,您能睜開眼看看我嗎?」

「小展,」

凌因濤走過來,輕輕扳著凌展的肩沉聲道,「別擔心,你爺爺身體目前還算穩定。」

凌展輕輕點了點頭,卻抬眼看向顏沐。

顏沐沖他無聲做了一個口型。

凌展會意道:「放心,這屋裡沒有監控,這是我叔叔和大哥一起極力反對的結果,在這裡說話沒關係的。」

說這些的時候,凌展十分篤定。

因為他爺爺已經植物人那麼多年了,他父親早不相信他爺爺能再次醒過來,只不過能借著他爺爺的病,強行把他叔叔軟禁在這個療養院。

眼下,與其說這個療養院,監控的是他爺爺,倒不如說是為了斷絕他叔叔與外界的聯繫。

病房這邊,根本沒有必要監控。

「小展?」

凌因濤敏銳察覺到凌展和顏沐的互動,不由疑惑道,「你們在說什麼?」

「叔叔,」

凌展大步過去反鎖了房門,這才轉身道,「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他說著沖顏沐做了一個手勢,顏沐點了點頭。

「她要做什麼!」

凌因濤一見顏沐俯身,伸手掀開了一點老爺子身上的薄被,頓時驚了,「小展,你們要幹什麼!」

「叔叔!」

凌展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凌因濤聲音小一點,「她是醫生,是薄君梟的戀人顏沐,也是Z國的小神醫!」

「薄君梟?」

凌因濤愣了一下,繼而一把扣住了凌展的手腕,「怎麼回事?這事情怎麼牽扯到了薄君梟?你父親跟薄君梟聯繫上了?薄君梟還認凌家?」

一連串的問題讓凌展無奈地拍了拍他的手:「叔叔,你聽我解釋,別急。」

那邊凌展小聲跟凌因濤說著,這邊顏沐卻心無旁騖,開始檢查這位老人的身體了。

這位老人,猛一看跟凌因濤的臉型很像,看來凌因濤更多遺傳了他父親的相貌。

唯一不同的是,這位老人鼻型帶一點鷹鉤鼻的樣子,跟凌因濤的鼻型不一樣。

此時這老人頭髮脫落了不少,看著十分稀薄,白髮蒼蒼的,倒是梳理得很整齊,一看就是凌因濤照顧的很用心。

但還是瘦!

長期卧床的人,極少有胖人,更別說做了十幾年的植物人。

不能活動,即便補充到充足的營養,肌肉也會在慢慢萎縮。

就算照顧的無微不至,天天幫他活動,也一樣不可避免,只能減輕這種萎縮的程度而已。

顏沐靜靜先替他診了一下脈象,又將掌心覆在老人額頭,閉上眼睛感受片刻,微微鬆了一口氣。

沒有雲能量,沒有任何詭異的能量波動。

這位老人的病,看來跟那個KING組織無關。這一點結果讓她心裡不由有點慶幸。

不過也不容樂觀。

顏沐放開精神,透視過這位老人的身體,給他做了一個徹底的檢查后,不由微微蹙了一下眉尖。

身體器官都很衰弱不說,這位老人的腦神經損傷了太多,這也是他意識無法恢復的原因。

顏沐捻了捻手指,微微眯起眼睛思索了一下。

最麻煩的就是腦神經的恢復了,單純身體的衰弱,她有把握調理好,但一涉及到神經細胞,那就不是一個難度了。

時間!

如果行針的話,那得需要一段時間!

但是她沒可能長時間留在這裡,就算她拋下她自己的事情,這裡也不會允許她長時間留下。

一旦被凌展父親那邊察覺到,說不定為了他自己的權勢不受影響,還會對這個老人不利……

怎麼辦?

「小沐,怎麼樣?」

這時,那邊凌展已經略略跟凌因濤說了情況,走過來直接叫了顏沐的名字,「我爺爺他……他還有希望醒過來嗎?」

「能轉到Z國去嗎?」

顏沐沒有直接回答,反而試著問了一聲。

凌展一愣,繼而沉鬱地搖了搖頭。

不可能。

他的父親絕對不會容許,真這麼強行做了,只怕他叔叔一家就會處在一個危險的境地。

顏沐也料到是這樣,聞言也沒再問什麼,皺眉心念急轉。

「那我爺爺他——」

凌展急著問道。

不等他說完,顏沐一擺手止住道,「別急,讓我想一想。」 「這樣,」

片刻后顏沐道,「我先去趟洗手間。」

凌展忙點了點頭。

凌因濤疑惑地看著顏沐進了洗手間,忍不住低聲道:「這個女孩子,是個醫生?你確定?」

這是哪門子的醫生!

只摸了摸病人的額頭,什麼儀器都沒用,對著病人發一會兒愣,這能是一個醫生?

連放在床頭的現成的病例都不看!

凌展也是一頭霧水,但還是篤定地小聲道:「是真的,Z國的國醫協會都認可的,她應該是真的很厲害!」

但到底怎麼個厲害……他也不知道啊!

「胡鬧!」

凌因濤氣的斥責一聲,「你爺爺身體已經經不起折騰了!你見過這麼小的什麼神醫?這麼點年紀,能懂多少?連庸醫都算不上——還不是學醫的,一個外行!」

他越說越氣,「凌展,你的邏輯和理智都被魔鬼吞了嗎?!」

凌展被他劈頭蓋臉罵了一頓,也不由有點心裡沒底:「可是,都說她醫術真的很好……」

「為什麼說她是小神醫?你用腦子想想,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凌因濤恨鐵不成鋼道,「她是薄君梟的女朋友,哪怕她只會給人打個針,都會被人誇成小神醫,懂?!」

明明都是沖著薄君梟的面子,才給了這女孩子一份誇讚吧,還真當真了?

凌展一下子心涼了,難道他真錯了?

「好了,」

凌因濤皺眉壓低聲音又道,「她肯來,也是好意,你可千萬別說什麼難聽話,哄著她開開心心玩兩天,就帶她回Z國吧!」

凌展疑疑惑惑點了點頭。

洗手間里的顏沐,聽到他們叔侄兩人的對話,不由勾唇一笑。

這誤會她倒是不介意,更別說凌因濤也不是惡意,也是出於多年的經驗和他的「邏輯理智」。

她鎖好洗手間的門,悄悄從空間里取出那個手機,撥通了薄君梟的電話。

「梟哥,」

那邊薄君梟一接通,顏沐就壓低聲音道,「你現在說話方便嗎?」

「你已經到了那個療養院?」

薄君梟道,「方便,你說。」

顏沐壓低聲音把這老人的病情簡單跟薄君梟說了一下,又小聲道:「梟哥,你有什麼快速刺激神經細胞之類的辦法嗎?」

「指環,」

薄君梟聽完直接道,「忘了我送你的指環了嗎?」

顏沐連忙低頭看了看自己右手無名指上的指環,細細的一環在她的手指上,閃著幽幽的黑色。

「沒忘啊,」

她小聲道,「這個有什麼用嗎?」

難道不是他那天專門拿出來,向她求婚的?

「裡面融入了魂眼的能量,」

薄君梟道,「你行針的時候,控制指環上的能量隨著行針滲透進去,應該會幫到你。」

說著又補充一句,「記住,魂眼能量太過強悍,你控制的時候,將它的波動壓低到最小幅度,循序漸進。」

「好的,明白。」

顏沐連忙道,「那我掛電話了啊,我在洗手間偷偷給你打的……」

「嗯哼!」

薄君梟哼笑了一聲也就沒再多說。

掛了電話后,顏沐心裡有了一點底,收起來手機后,拉開洗手間的門走了出去。 「小沐?」

一見顏沐出來,凌展神色有點微妙。

又是期待又像是不安,只盯著顏沐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小展,」

就在這時,凌因濤過來道,「小沐第一次來這邊,你帶小沐四處玩一玩吧,你爺爺的病,不急哈!」

他這是給了顏沐一個台階。

這女孩子肯定心裡特沒譜,但為了面子還得應付,他這麼一說,這女孩子就該立刻答應,出去逛街才是真有興趣的吧?

凌展有點為難:「小沐?」

「不必了,」

顏沐笑著一擺手,「我這次來是給凌老先生治病的,不是來玩的——我準備開始了,你們能保證沒有外人進來打擾嗎?」

時間有限,她眼下行一次針后,等到半夜,還能再行一次針,算算時間,在這兩天內可以多幾次……

這樣,把握就更大些。

凌展眼中一亮:「你有辦法?」

凌因濤一怔,有點驚愕難言,他都給這女孩子台階下了,這女孩子怎麼不知道深淺?

這也是鬧著玩的事情嗎!

治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