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嘉靖帝刻薄宗室和鹽政舉措,已然讓外朝的大臣知道他們伺候的皇帝是一位擁有心機、手段而且還腹黑的君王。

滿朝上下如果改變不了君王,那麼為了儒家,就只能自己做出改變!

7017k 不但從福袋中開出了寒冰符、土遁符、冰箭符、隱身符、斂息符、衰弱符、衰神附體符等等符籙,還開出了硃砂、黑狗血、符筆、空白符咒等和符籙相關的東西。

對照符籙大全上的等級,雲溪發現從福袋中開出來的符籙都是初、中級的,低級符咒最多,攻擊力強大的中級符咒較少。高級符咒那就是碰運氣了,他們開了六千多個福袋也只是開出不到十張高級符咒。

最後還是小白肚子餓了出來搗亂,雲溪才意猶未盡的停手,而她倉庫中還有上萬個福袋沒開,福袋種子卻是沒有了。

看著手中渺渺無幾的高級符咒,雲溪心思微轉,將目光對準了加工坊,想著將收穫的福袋全部提純合成種子,是不是等福袋種子的質量等級提高了,開出來的符咒等級就會增高?

想做就做,反正這些符咒她自己都會繪製,於是將倉庫中那些還沒開啟的福袋全部都送入了加工坊開始合成種子。

「等等,這些福袋好像是低階儲物法寶。」清點了各自開出的符咒數量,正看著兩個孩子在福袋堆裡面翻滾的木槿突然想起一個被他們一直都忽視了的問題,這些符咒有的只是輕飄飄的一張紙,有的可是挺大的一團啊!

「不用看了,我早注意到了,都是一立方米的小空間,沒什麼用處。」有七色葫蘆的前車之鑒,早在開啟第一個福袋的時候,雲溪就特地留意了一下空白的福袋。

得知都是一立方米的小空間,還只能放置死物,時間流速和外界相同之後,就沒放在心上,畢竟如今別說是她了,就是木槿等人的空間裝備大小都是以萬為單位計算的。加上手中還有空冥石存貨,對空間裝備她是真的不缺。

「那這些空白的福袋怎麼辦?」一聽說只有一立方米,幾隻已經被雲溪養的眼界高於頂的傢伙瞬間也失去了興緻,只是看著客廳中甩得到處都是的空福袋,下意識的問道。

「先放倉庫中吧,你們的空間中也都裝一些,送入也好,打賞也罷,看著也喜慶些。」

之後的日子,幾人又開了幾千個聚寶盆,裡面都是各色寶石珠寶,大多數都是空間加工坊中製作丹藥和武器的材料。

還開出了一些帶有特殊功效的玉器,比如防禦、辟邪等等,確定空間中的存貨夠用很長一段時間之後,雲溪同樣的將沒開啟的那些聚寶盆都送入加工坊合成新的種子了。

因為經過加工坊合成之後的福袋樹種子結出來的福袋如同她所想的那般,大部分開出來的都是高級符咒。

閑暇時候就跟木槿等人練練手,完善一下機甲,去草原上禍害小動物們,亦或者去礦山挖寶,下海摸魚蝦,順便研究一下城堡的改造和液體機甲的構造,日子簡直不要太舒坦。

本以為這樣的日子要一直持續到飛船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可惜沒有。

劇烈的碰撞,雲溪在空間中第一時間感覺到了,本來還以為是空間跳躍時引起的,但是當第二次撞擊來臨的時候,雲溪急忙招呼著還在迷你海上空打得難分難捨的幾個傢伙出了空間。

回到狹小的飛船房間中,還能感覺到輕微的震動,刺耳的警報聲在整棟飛船中響起。透過透明的窗戶隱隱能看到走廊下面帶驚慌,匆忙奔跑的身影,顯然外面出事了。

「怎麼回事?」剛離開空間,雲溪盯著坐在光腦頭盔上,用人類小男孩擬態只有拳頭大小的小七問道。

「我們遇到星獸了。」被留守在外不能進雲溪空間的小七翹著小腳丫有些無力的說道,需要感嘆他們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嗎?

星獸啊,常人避之不及,只生活在隕石地帶,輕易不出現的星獸居然出現在二等星球範圍內,還知道圍攻他們的飛船了,說出去誰信啊!

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都聽從導師的安排,回到各種的房間中不出現,因為去了也沒用,以他們的攻擊力來說,根本就破不了星獸的防禦。

而雲溪和木槿等人也再次匯聚在一起,透過飛船上落地的透明窗戶,成功的看到所謂的星獸的真面目。

「真大。」這是所有看到星獸之後的第一反應,一隻星獸的體積就有他們飛船的大小,一共2隻,浮在宇宙中一前一後堵住了飛船的去路。

「好醜。」這是烈焰和風輕等人共同的心聲,至於大小在他們眼裡倒是沒什麼大驚小怪的,畢竟他們的本體比起外面的2隻也不逞多讓,關鍵這幾隻是在是太丑了,黑漆漆的皮膚,遠遠望去還以為是黑石頭怪呢!

至於五官,更是像小孩子隨手拼湊在一起的抽象畫,讓烈焰幾隻不管什麼時候都美美噠的傢伙,有些接受不能,本來還以為能遇到同類呢!想著要不要去打個招呼什麼的,如今還是算了吧,那麼丑,被傳染了怎麼辦?

「星獸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被人引來的?還是湊巧碰到了?還有現在是什麼情況?那兩隻星獸一直在撞擊了飛船,每撞擊一下防護罩就閃一下,彷彿隨時都能破碎一般。

用過戰艦對戰的雲溪很清楚,按照這個趨勢下去,很快飛船上的能量就會被耗盡,可是星獸可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加上他們不停的撞擊,讓炮火根本無法集中攻擊,大部分都泯滅在星空中。

當然了,飛船不是戰艦,雲溪很懷疑它自身裝備的炮火能否攻破星獸的防禦。

這次帶隊的導師全部都聚集在控制台,看著外面的兩隻龐然大物,臉上都呈現灰敗色,如同雲溪料想的一般,這座飛船的戰力不足。

也不是他們不想殺出去,而是那兩隻星獸都是SS體質的,除非他們這邊有SSS的人出手,否則也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求教信號已經發出去了,可是即便是離得最近的聯邦學院的摩挲,想要趕到也不是一時半刻的功夫,而他們的飛船在如此密集的攻擊之下,能量罩最多還能撐五分鐘。

「我去跟它們拼了。」暴脾氣的李策,看著外面瘋狂地撞擊飛船的星獸,紅著眼眶就想衝出去,卻被戴林阻攔了。

「這個時候你上去就是送死,能不能別添亂。」 第一百九十章第二次

「不過…」

秦昊指向角落的那些學徒們說道:「讓他們做一批出來,今天盡量做出一百組。」

這玩意雖然效果並沒有【爆丸】或者其他藥劑那麼好。

但目前為止。

藥劑商店內的藥劑並沒有下位替代品。

就爆丸的價格,一粒50銀幣,說實話價格絕非大部分玩家能夠承受。

畢竟普通學徒做出來的是效果比香菱差了一大截,頂多就是持續時間翻了數倍。

「好!」

香菱見到自己創造出來的藥劑被採納了,臉上的憂愁瞬間一掃而空。

離開地下室之後。

秦昊看了眼藥劑商店內的貨物。

「太少了。」

品種單一,據他所知。

鳳凰公會開在亞龍城鎮商業中心的藥劑商店,販賣的藥劑品種多達幾十種,從最低級的加屬性藥劑,到加百分比屬性藥劑。

或者是增加生命值,亦是特殊狀態加持。

總之。

只要一名普通的玩家進入,就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藥劑。

這就是專業!

專業的藥劑商店就應該是如此。

秦昊這邊則是因為品種單一,絕大多數玩家進來看了一眼,並沒有適合自己職業的藥劑。

購買幾瓶回血或者回藍的便離開店鋪。

「呵呵。」

秦昊苦笑一聲。

這就是差距啊,鳳凰公會裏面人才濟濟。

上至技術頂尖大神,下至經商管理。

這就是頂尖一流公會底蘊,單一的玩家無法超越的現實。

秦昊則是陷入了這種狀況之中。

論資本,現在的秦昊頂多就是超越了絕大多數的普通玩家,面對大公會動輒幾萬金幣的流水。

他根本就不夠看。

論人才,秦昊目前有的只有摩尼、沐清水、香菱罷了。

除了摩尼以外,其他兩個還具備了不穩定性,雖然下限低,可上限卻很高。

金的話。

這傢伙秦昊就沒有奢侈他能夠做什麼。

除了打架以外,根本一無是處,管理一家店鋪都勉為其難。

「唉。」

秦昊嘆了口氣。

如今《九界傳說》其他主城爆出來的消息也讓人有些驚嘆。

比如…隔壁的天空之城。

被譽為遊戲內最美麗的主城之一,如今那邊已經發現了一座遺跡副本,全城的玩家齊心協力共同攻克。

而亞龍城鎮嘛,現在彩天公會發現了個大型團隊副本。

悄悄咪咪聯合鳳凰公會準備進場,只是這還有兩天的時間,着實有些讓人等的枯燥。

「對了。」

秦昊打開背包,看了眼那把【千錘百鍊】的技能書。

這本技能書。

原本想放在裝備店鋪去售賣,可想了一向,最終有了一種更加完美的計劃出現。

回到裝備店鋪內。

「拿去學。」

秦昊拿出【千錘百鍊】技能書擺在金的面前。

「呃…」

突如其來的狀況發生,讓金低頭望着這本技能書有些不知所措。

發生了什麼?

「這是…」

金有些懵逼,望着這本技能書不知所措。

「學了他,然後去開一家店鋪。」

秦昊平淡說道。

好歹也是個高級NPC,結果現在搞的跟個低級NPC似的,只能在櫃枱收錢,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腦子?

因此,既然恰好在前期掌握了能夠讓兩件廢品裝備重新變成另外一個裝備的機會,那不正好!

這不就是商機嘛。

在秦昊的注視之下,金將技能書學會。

而後帶領他來到未開業的店鋪之中,掛上牌匾,擺出招牌。

頓時。

一家新開業的店鋪出現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引起了不小的矚目。

「這啥啊?」

某玩家停下腳步,抬頭望着牌匾,念叨:「第二次?」

不得不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