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肉身上,一個個靈力漩渦顯化,似星辰之光,更像是無底洞一般。

而在其腳下,金源城渾身都在抽搐,手腳,乃至肋骨,都斷裂了,整個人扭曲成了一團!

「就你這點實力,還想著與我老大一戰?」楚項斜著眼,十分輕蔑的看了一眼金源城,輕蔑道:「你配嗎?」

「太弱了,真是太弱了,什麼體道修士,肉身無敵,簡直是不堪一擊,輕輕一撞,就趴了。」楚項繼續說道,姿態依舊是那麼的狂傲,十分欠揍。

(本章完) 楚項擁有九竅聖體,肉身極強,防禦力更是驚人!

哪怕他不刻意修鍊肉身,其肉身強度,也不是一般的體道修士可以媲美的。

「這傢伙是誰啊,他口中的老大……難不成是李瀟?」

「你這不是廢話嗎,就是李瀟!」

……

眾人神色古怪,三鼎聖院的人更是將目光落在了李瀟身上。

他們很難想象,李瀟到底擁有多少小弟,並且這些小弟,怎麼一個比一個猛!

商女當道,拐個相公來生崽 「實力太弱的,就別指名道姓的挑戰我家老大了。」楚項傲然道:「你們不配!」

這話一出,當即引來了諸多人不滿。

只因,楚項太狂妄了!

要知道,這次地榜排位賽,最強的幾個天驕,有望爭奪魁首的人,還沒出手呢!

若是那幾個人出手,在眾人心中,足以鎮壓李瀟。

甚至有人認為,李瀟雖然強,但畢竟境界太低,這次地榜排位賽,能不能進入前五十都不一定。

「怪我,都是我給慣得。」李瀟苦笑道,感覺楚項真是越來越狂了。

不過,李瀟卻沒有一點責怪楚項的意思。

正所謂,人不狂枉少年,少年之時不狂,何時狂?

再者,楚項乃王楚一脈的傳人,又得李瀟指點與傳承,其有著狂妄囂張的資本。

再加上這段時間,楚項一直在長歌門中修鍊,在詩長歌的指點下,楚項的實力大漲。

其張狂,狂傲,在李瀟眼中,其實很正常。

「他也是你的小弟?真是猛啊。」斯丹宗看著楚項,心裡驚嘆不已。

「還行吧。」李瀟笑道:「這小子就張狂了點,其實也沒多厲害的。」

「額……這還不厲害?」斯丹宗愕然道。

「他沒我厲害!」

此刻,小孽蹦躂著來到了李瀟的身邊。

其似乎被楚項傳染了,也是斜著眼看人,那姿態,別提有多欠揍。

「我才四歲不到,就是聖人了,我才是最厲害的!」小孽嚷嚷道。

這話一出,斯丹宗當即無語了,默默的瞅了一眼李瀟,突然感覺,李瀟身邊的人,真沒一個正常的,都是怪物!

四歲不到,就成聖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位道友,我看你還算正常點。」斯丹宗看向歐陽秋,感覺眼前這個少年,雖然鬚髮皆白,但表現的還算正常。

然而,歐陽秋卻是搖頭,看似很謙虛的說道:「還行吧,剛成聖而已。」

「額……」斯丹宗聞言,臉色當即一黑,隨即不再開口,更是默默的轉身離去。

只因,他真是被打擊到了!

此刻,楚項在小世界的擂台上,又戰勝兩人後,便定位了,隨即被傳送了出去。

「李瀟!有種就親自上來,我單手鎮壓你!」

就在此刻,一個風族的少年出現在了小世界中。

此人一出現,便引來了眾人的一陣驚呼之聲。

只因,這風族少年,乃風族大長老的子嗣,風長行,戰力極強,並且據說是魂道修士,一身精神攻擊,堪稱同境界少有人能敵!

「風長行,魂道修士,靈魂強大,精神力更是狂暴無比!」

「這傢伙,在之前的地榜排位賽上,定位十九,實力與無風,長空等人相差無幾!」

……

眾人驚呼,同時更是在猜測,面對這等天驕,李瀟會出手嗎?

「單手鎮壓我?呵,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就在眾人猜測時,李瀟已經進入了小世界中。

只見其神色淡然,但眼底深處,卻有著一絲輕蔑之意。

「對付你,我都不用出手!」風長行輕蔑道:「一道精神風暴,便可鎮壓你!」

「是嗎?那你來試試。」李瀟笑道,看似很輕鬆的樣子。

轟!

而在其話音落下的瞬間,風長行身邊,突然捲起一道道罡風。

罡風呈青色,震得空氣扭曲!

這是一股精神風暴,可以在瞬息之間,摧毀對手的靈魂!

然而,李瀟像是沒看到這一股精神風暴,靜靜的站在原地。

白衣飄然,髮絲隨風舞動,宛若一尊少年神袛一般。

轟!

……

最終,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李瀟絲毫不做抵抗,任由那一股精神風暴轟擊在了身上。

「他這是放棄抵抗了嗎?」

「肯定是放棄了,對方可是風長行,魂道修士,地榜排名十九!」

……

眾人猜測,認為李瀟輸定了。

並且,在這股恐怖的精神風暴下,李瀟能活下來都算是奇迹了!

「這就是你所說的鎮壓我?」

但就在此刻,籠罩在李瀟身上的精神風暴突然消失,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碎了。

眾人只見李瀟安然的站在原地,身上都不帶一絲傷痕。

甜妻每天都在作妖 甚至,其眉心之處,閃爍著一道道神曦,那是比風長行更為恐怖,更為強大的精神力!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什麼!?」

「李瀟也是魂道修士!?」

「這精神力該有多強,直接無視了風長行的精神攻擊!」

……

這一刻,眾人動容,饒是那些老一輩的人,都被震驚到了。

然而,李瀟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讓所有人驚駭。

「魂道修士罷了,我向來無懼。」李瀟傲然道:「莫說是你,哪怕是聖人級別的精神攻擊,都不見得能傷我分毫。」

「你……區區通幽境修士,怎麼會有這等實力!?」風長行沉聲道,神色凝重。

同時,眾人從他的話語中,竟然聽到了一絲懼怕之意!

「境界,不代表一個人的戰力。」李瀟輕語,隨即眼中一縷精光閃爍,一道銀白之色,從其眉心之處迸發!

這是一道精神攻擊!

積累兩世的靈魂,李瀟哪怕不修鍊魂道,其精神攻擊也是恐怖無比,非常人可敵。

就如現在,這一道銀白色的精神攻擊,宛若利劍一般,直接斬在了風長行的身上。

轟!

一道爆響,瞬間想起。

眾人瞪眼,凝眸,目光紛紛鎖定在了風長行身上。

放眼看去,風長行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其身上,都沒看到一絲傷痕。

但是,其體內的生機卻消失了,只因在李瀟那一道恐怖的精神攻擊下,風長行的靈魂,被震碎了!

(本章完) 地榜排位十九,風族頂級天驕風長行,此刻斃命!

這一刻,眾人的臉上,都帶著驚駭之意。

誰都無法相信,李瀟竟然如此之強,以風長行最強之處,反之將其鎮殺。

之前那些說李瀟無法進入前一百,無法進入前五十的人,此刻紛紛閉嘴了。

甚至,原本一些不看好李瀟,認為其境界太低,戰力有限的宗派高層,都對李瀟刮目相看。

「此人,乃妖孽!」

「怪物,絕對是一個怪物!」

……

妖孽,怪物,這是眾人對李瀟的評價。

這是一種極高的評價!

而李瀟,對此很淡定,甚至是沒什麼看法。

以他的實力,足以和任何一個塑身境修士抗衡。

擊殺風長行,對於李瀟而言,很正常。

「你敢行兇殺人!」

「我風族不會放過你的!」

……

此刻,風族內,怒吼連連,甚至連風族族長都不能淡定了。

風長行,那可是風族大長老的子嗣,天賦資質驚人,若是成長起來,必定是一方強者。

然而,這麼一個天驕,卻被李瀟殺了,殺的毫無反抗之力!

這不僅是讓風族損失慘重,更是打了風族一臉。

在風族中被稱為頂尖天驕的風長行,卻連一個通幽境修士都打不過。

這,似乎是在諷刺風族太弱!

宛若一隻無形的手掌,在李瀟擊殺風長行的那一刻,狠狠的打在了風族眾人的臉上。

「精神攻擊,本就如此,動輒便是神傷魂魄。」李瀟輕語,眯著眼,眼底深處一縷寒芒在跳動:「再者,我和風族之間,早已是不死不休,殺了一個風長行而已,不是很正常嗎?」

「區區螻蟻,也敢與我風族談不死不休?你配嗎!?」風族的一個長老怒喝道。

「你們配嗎?」李瀟反問道。

霸道總裁深度寵 「鋒芒畢露,過剛易折,這道理,你懂嗎?」

而就在此刻,又是一個少年出現在了小世界中。

這人一出現,眾人頓時驚呼了起來。

「這是九曲峰聖子,解連環的書童,陳忠!」

「雖說只是一個書童,但其實力,不容小覷,尋常宗派的聖子級人物,都不見得是陳忠的對手!」

……

眾人驚呼,對著陳忠的評價很高。

而李瀟,也很快得知了陳忠的身份。

這一刻,李瀟不由撇嘴,眼中閃過一絲輕蔑與憤怒之意。

「一個書童罷了,有資格與本皇交手?」李瀟冷聲道:「莫說交手,連與本皇對話的資格都沒!」

「呵,你可真是狂妄到了極點。」陳忠輕蔑道:「像你這樣的人,不需要我主子出手,我便能鎮壓你!」

「是嗎?那我先殺狗,再殺狗的主人。」李瀟眼中寒芒一閃,眼眸開闔間,似有利劍般的殺意在凝聚。

區區一個書童,居然也敢對他如此囂張,李瀟自然是不能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