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個未婚的,甚至是連戀愛都沒有談過的女人願意給一個男人擠奶,這本身就足以說明問題了。如果不是夏雷有了兩個未婚妻,她又怎麼會拒絕他呢?其實在她的心裡,只要他想要,她什麼都不會拒絕。

可是現在,夏雷被樂樂樂抓住了。

這樣的事情不僅藍吉兒和百靈不敢相信,她其實也不相信,可山普出現證明,那就是真的,由不得她不信了。這一剎間,她崩潰了,滿腦子都是夏雷的樣子,還有夏雷的好。

感情就是這麼奇怪,他或者她在你的身邊的時候你的感覺並不強烈,甚至覺得沒他也沒什麼。可一旦你失去他或者她,積壓在心中的情感一下子爆發,你才突然發現原來你喜歡他或者她,而且這份情感如此熾烈,甚至不能沒有他或者她!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我才追悔莫及。

邪魅總裁的醜寵 這句來自地球的經典語句就是烈如水此刻的內心的真實寫照。

如果夏雷就在她的面前,哪怕是當著百靈和藍吉兒的面,他要是敢再說娶她的話,她也會一口答應!

山普看了夏雷一眼,夏雷的腦海之中頓時浮現出了山普的聲音,「老闆,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不過,你也真夠無聊的。」

夏雷,「……」

不喝奶的岩靈怎麼能明白喝奶的男人的心思?

山普轉身離開了。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演技真差啊。」

三個女人都流淚了。

夏雷的心中一聲嘆息,「我也不想這樣騙你們啊,可這都是你們逼我的啊。」

這時藍吉兒抹了一把眼淚,「你要喝我們的奶?」

夏雷點了一下頭,「擠吧。」

「這個沒問題,然後呢?」藍吉兒追問道。

夏雷說道:「你們給我寫一份契約。」

契約?

三個女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一眼,都迷糊了。

這個賤人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PS:感謝gjt881952的打賞,謝謝你!已經4更,晚上還有一章,求月票! 夏雷淡淡地道:「先給我擠奶吧,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你們的奶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

「你會後悔的。」藍吉兒恨恨地道。

夏雷不以為意的樣子,「這樣的話我的耳朵都聽出繭皮來了,可我還活著。別廢話了,趕緊擠。」

藍吉兒從褲兜里掏出了一隻合金奶瓶。

百靈從衣兜里掏出了一隻合金奶瓶。

烈如水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從她的茶几下面拿出了她的合金奶瓶。

藍吉兒和百靈盯著烈如水,還有她手中的與她們一模一樣的合金奶瓶,那隻合金奶瓶就是證據——她真的在給夏雷擠奶!

可發現了這個秘密又怎麼樣呢?夏雷都落在藍月人的手中了,這個時候兩個未婚妻哪裡還顧得上去爭風吃醋。

夏雷發覺氣氛有點不對勁,跟著催促道:「快點擠!別墨跡!你們剛才那樣對我,我都還沒跟你們算賬呢!」

藍吉兒嘩啦一下撩起了衣服,說擠就擠。

百靈咬了一下嘴唇,也撩起了衣服擠。

烈如水猶豫了一下,也滑下裙帶開擠。

為了夏雷,她們三個什麼都願意做,更別說是當著一個女人擠奶了。或許也正是因為樂樂樂是女人的原因,她們並沒有遮遮掩掩。

夏雷的眼前一片雪白,巍峨的雪白,耀眼的雪白,他感覺眼睛都被大燈照花了。他現在的身體雖然是女人的身體,可靈魂卻是男人的靈魂。被這樣刺激,他的心裡免不了有些衝動。不過也因為他現在是女人,所以不管怎麼衝動都看不出來。

三分鐘后,藍吉兒第一個將小半瓶阿希米斯至臻公主藍奶遞給了夏雷,然後是百靈的香香奶和烈如水的純奶。

給了奶,三個女人都直盯盯的看著夏雷,那眼神恨不得將夏雷生吞活剮。

夏雷當著三個女人的面,慢吞吞的將三瓶極品奶混在一隻瓶子里,搖晃了幾下,然後才揚起脖子喝奶。

三合一超奶下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像是喝了口味獨特的牛奶什麼的一樣。他的靈魂也沒有得到明顯的補益。這個結果讓夏雷有些失望,可也在預料之中。他的身體獨一無二,喝奶也是他獨創的。如果人人都和他一樣,那小孩喝奶卻不是也會擁有他這樣的超能力?事實上,就連烙印戰士也無法像他一樣用喝奶來進化,糾正身體的錯誤,因為他們的身體里根本就沒有夏雷的獨一無二的基因。如果他們能依靠喝奶來進化和糾正錯誤的話,他們都會進化成夏雷一樣的高度,可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雖然沒有提升什麼進化,恢復什麼能力,可夏雷卻感到靈魂與身體的融合度進入了一種非常完美的狀態,他的女人身體很舒服,他的靈魂也很舒服。三合一超奶就是三合一超奶,就算是普通女人喝了也有非同一般的效果。

可就是這喝奶的樣子讓三個擠奶的女人看得呆了一下,因為樂樂樂喝奶的時候還真像是夏雷喝奶時的樣子,尤其是那陶醉和回味的表情簡直是像極了。不過這仍然沒有引起她們的懷疑,她們的心裡都快擔憂死了,哪裡還顧得了這些細節。

喝了奶,夏雷將三隻奶瓶一一抵還到了三個女人的手中,然後說道:「去找一張紙筆,寫契約。」

「我這裡有。」烈如水也沒有多想,跟著就去拿來紙筆。

「寫什麼契約?」藍吉兒警惕地盯著夏雷。

夏雷說道:「嗯,寫……你們一起嫁給夏雷,然後給他生孩子。」

「啊?」三個女人頓時驚呆了,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三個女人對即將書寫的契約有著不同的理解。

藍吉兒想象的是一筆巨額的欠條,眼前這個女人想要夏雷從烈家盜取的巨額財富。

百靈想象的是AE的配方和解決錯誤的方案,畢竟眼前這個女人要的是能力,而AE原液和解決錯誤的方案能讓她獲得超凡的能力。

烈如水想到的卻是一份類似奴隸契約的東西,眼前這個女人想要控制她,讓她為她做事。

可是沒有想到夏雷提出的契約居然是嫁給夏雷,還要給夏雷生孩子!

「寫不寫?不寫的話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們的男人死!」夏雷威脅道。

「你瘋了嗎?」藍吉兒說道:「你抓了我們的男人,卻讓我們寫這樣的契約?你究竟想幹什麼?」

夏雷笑了一下,「我要你們和夏雷的孩子,那是我的秘密,我不會告訴你們,你們只需要寫就行了。」

「我們寫了你就會放了我們的老公嗎?」百靈試探地道。

「沒那麼容易。」夏雷說道:「不過只要你們按照我說的做,我會安排你們和他團聚,等你們生下了孩子,我得到了孩子和能力,我就放你們自由。」

三個女人猶豫不覺。

夏雷冷冷地道:「看來你們並不愛他,好吧,我也不要什麼能力和神奇寶寶了,我要他死!」

「等等……我寫!」百靈妥協了。

藍吉兒和烈如水沒有反對,一份契約就能暫時保住夏雷的安全,這樣的代價對她們來說是可以承受的。

夏雷說道:「我念,你寫。」

百靈點了一下頭,眼淚滴在了紙上。

夏雷說道:「愛的契約。」

百靈忍不住抬頭看了夏雷一眼。

夏雷瞪了她一眼,「寫啊。」

百靈刷刷在紙上寫下了「愛的契約」四個字。

夏雷接著念了下去,「我百靈、藍吉兒和烈如水願意嫁給夏雷為妻,組成一個家庭。從今往後彼此和睦相處,相親相愛,不分大小,不分尊卑。我們三人共侍一夫,為夏雷生兒育女,擠奶,不得有怨言……我發誓,終身不會違背此契約。簽字。」

百靈在右下角寫上了她的名字。

夏雷看了烈如水和藍吉兒一眼,「你們兩個還愣著幹什麼?簽字!」

藍吉兒走到了桌前在契約上籤了字。

烈如水猶豫了一下也走了過去。

藍吉兒忽然說道:「等等,她算什麼?我和百靈才是夏雷的未婚妻,她不能在這份契約上簽字。還有,你讓她在上面簽字是什麼意思?」

在這樣的事情下,藍吉兒都不能接受烈如水,夏雷開始慶幸他機智的演了這場戲。如果是走正常途徑,他哪裡有機會將烈如水娶到手,讓她成為他的專屬奶牛?

「哼!你還敢跟我講條件?」夏雷假裝生氣的盯著藍吉兒。

「你告訴我,為什麼?」藍吉兒可一點都不怕樂樂樂。

夏雷說道:「好吧,告訴你也沒有關係。她的奶對夏雷非常重要,和你們一樣,她當然得在這份契約上簽字。別廢話,簽!不然夏雷死!」

烈如水也不管藍吉兒是什麼反應了,救人要緊,她硬著頭皮拿起筆在《愛的契約》上籤上了她的名字。

這個過程,藍吉兒有想制止的跡象,可最終沒有出手干預。

烈如水簽了字之後,夏雷將那份《愛的契約》收了起來,「好了,你們現在都算是夏雷的妻子了,帶我去夏雷的家吧,我要在那裡住兩天。」

「可惡!你要我們做的事情我們都做了,你還想怎麼樣?」藍吉兒憤怒地道。

夏雷說道:「別廢話,你們三個都離開這裡,去夏雷的家。另外我警告你們,不要告訴任何人我在這裡,還有我與你們的協定。不然的話,夏雷死!」

一說這個藍吉兒就都沒有了脾氣。

百靈和藍吉兒向門口走去,算是妥協了。

烈如水猶豫不決的樣子,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我、我可不可以不去?不過我保證我會遵守契約上的內容。」

「不行,我得看著你們,不然你去通風報信怎麼辦?」夏雷說,然後抓住了烈如水的手,拖著她就往門口走去。

四個女人離開了學院,然後順著一條街道往平安居的方向走去。三個女人的精神都受到了沉重的打擊,無精打采,魂不守舍的樣子。夏雷的心中有一些愧疚的感覺,可他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的藍月,心裡暗暗地道:「我這樣做確實有些過分,可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解決問題的辦法了。我需要她們的奶,命運安排我和她們相遇,我不能錯過她們。神月如一可能已經復活,我已經沒有時間跟她們糾纏了,一起娶了了事。她們成為我的妻子,我天天喝三合一超奶,我完成使命的幾率也會大得多……」

一切都是為了這個世界的人類的命運,還有那個使命。

如果沒有這兩個原因,別說是烈如水他不會娶,就連藍吉兒和百靈他都不會娶。

三個女人走在前面,一個時間裡藍吉兒小聲地道:「那個賤人一定是想去找我們老公的秘密,回家之後機靈點,把重要的東西都藏起來。」

百靈點了一下頭。

烈如水連點頭的勇氣都沒有。

夏雷聽到了一點,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我自己的東西我還用去偷嗎?我要你們在一起住兩天,是要訓練你們在一起生活,不然那你們一天吵八架,我怎麼受得了?」

然而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得在兩天的時間裡根據樂樂樂的記憶模仿樂樂樂的一切生活習慣,行為舉止等等。

兩天之後,他要離開安息森林去藍月!

PS:感謝閑魚粉絲的打賞!感謝ruinfo的打賞,謝謝你們吶!今天是2017的第一天,我兌現了我的承諾,5更,你們投了這麼多票,明天繼續5更!明天上藍月! 兩天的時間轉眼過去。

藍吉兒、百靈和烈如水躺在一張床上,看樣子是在睡覺,可過去的兩天時間裡她們連一分鐘的時間都沒有睡。過去的兩天時間裡她們快被樂樂樂逼瘋了,那個賤人要求她們在一張床上睡覺,一起洗澡,一起做飯,一起吃飯,提到夏雷的名字的時候無論是誰都要叫老公,更可惡的是還要一起給他擠奶,可為了夏雷,她們都忍了。

兩天的時間裡,她們還是沒有發現樂樂樂就是夏雷。這其實不是她們反應遲鈍,不夠聰明什麼的,而是這樣的事情正常人根本就不會相信。

夏雷也在同一個房間之中,不過他沒有在床上,而是在沙發上。房間里的床其實是能躺下他,讓他跟三個女人睡覺,可他不敢去。那樣做的話太刺激了,他想要作案的時候卻沒有作案的工具,那種感覺是相當難受的。

床上的三個女人並肩躺著,眼睛也是閉著的,可每個女人的眼睛都睜開了一條縫盯著躺在沙發上的夏雷。

「她好像睡著了。」一個時間裡,烈如水忍不住了,在被窩裡很小聲的說道:「不如我們去把她綁起來,然後逼她的人拿老公來換。」

烈如水以前是不會這樣稱呼夏雷的,要麼是夏先生,要麼是夏院長,總之不會是老公。可兩天的強化訓練下來,她把「老公」這個詞都叫順口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一旦叫錯,那個賤人就會過來抽她的屁股。雖然是女人打女人,可那感覺卻是很糟糕的。

「山普可是岩靈啊,它都沒法救老公,我們能有什麼辦法?這個賤人敢來這裡,還敢這樣對我們,她肯定是有恃無恐。」百靈說,聲音也小小的。

百靈似乎並沒有多介意烈如水稱呼夏雷為「老公」,可藍吉兒卻還是心有芥蒂,「烈小姐,那個賤人已經睡著了,你沒有必要叫老公了吧?他不是你老公。」

烈如水的臉紅了一下,「對不起……我習慣了……」

藍吉兒輕輕哼了一聲,「哼!我看你是真的想叫老公吧?不要臉。」

烈如水的隱忍卻換來了「不要臉」,而她偏偏又是很要臉的女人,她是善良,可善良並不代表好欺負,她跟著就反擊了回去,「我怎麼就不臉了?你就是夏雷的老婆嗎?你們有舉行婚禮嗎?沒有吧,你根本就不是夏雷的老婆,你憑什麼管我?你不也是給他擠奶才跟他在一起的嗎?你給他擠奶,我也給他擠奶,為什麼你能叫他老公,我就不能叫?你不讓我叫,我偏要叫,老公!老公!老公!」

兔子被逼急了都會咬人,更何況是女人。

「不要臉的女人,你居然敢這樣跟我說話!」藍吉兒忽然向烈如水伸過了手去。

「你們在幹什麼?」躺在烈如水和藍吉兒中間的百靈抓住了藍吉兒的手,「老公危在旦夕,你們居然還有心思在這裡吵架!我都替你們臉紅!」

「百靈,你這樣說是接受她了嗎?」藍吉兒的語氣咄咄逼人,帶著威脅的意味。

「我、我……我不知道。」百靈一下子就心虛了。

烈如水說道:「百靈,你為什麼怕她?阿希米斯帝國早就不復存在了,她真以為她是什麼公主嗎?好吧,就算她是什麼公主,那也是阿希米斯人的公主,不是我們的,我們才是人類。她一個異族人嫁給一個人類,卻還要擺出一幅公主的姿態,憑什麼?」

「你……」藍吉兒被氣得不清,她顯然沒有預料到烈如水居然還有這樣厲害的一張嘴巴。

「我怎麼了?夏雷親口向我求婚,我也簽了愛的契約,我什麼不能叫老公?等他回來,我要告訴他,你專橫跋扈,欺負我和百靈,讓他跟你分手!」

「我去你的!不要臉的女人!」藍吉兒抓起枕頭就像烈如水砸了過去。

烈如水哪裡肯吃虧,也抓起了枕頭和藍吉兒互砸,相互傷害。

本來就是假裝睡覺,現在連假裝都假裝不下去了。被子滾落了,三個僅穿著內衣的女人糾纏在了一起,烈如水和藍吉兒撕逼,百靈中間勸架。如果沒有夏雷和百靈的存在,十個烈如水都打不贏半個藍吉兒,可也正是因為夏雷和百靈的存在藍吉兒不敢放開手腳,只是用枕頭去砸烈如水,這也就導致了烈如水的還擊。枕頭大戰就這麼開始了,床上一片藍色和白色的誘人風景,六座糧倉抖來抖去,三隻翹臀也盪來晃去,讓人眼花撩.亂。

夏雷其實根本就沒睡,三個女人在床上嘀嘀咕咕的時候他都聽得清清楚楚。藍吉兒和烈如水枕頭大戰,百靈在中間勸架他也只是看著,沒有去制止。因為這樣的場面真是他想要的,藍吉兒和百靈當初一個月都不理他,最終雙方才妥協接受彼此。現在烈如水要加入進來,這樣的矛盾肯定會再次出現。讓她們鬧,鬧得精疲力盡把矛盾都宣洩出來就沒事了。

三個女人鬧成一團,夏雷躺在沙發上欣賞誘人的風景,品評三個女人的身材。藍吉兒身高腿長,百靈豐滿緊緻,烈如水白皙勻稱,各又各的特色。

「夠了!」百靈忽然大叫了一聲,「老公現在還在藍月人的手中,你們卻還在這裡爭風吃醋,我受夠你們了!如果我們救不回他,他會死,我們在這裡爭什麼啊?」

藍吉兒和烈如水這才停止了她們的枕頭大戰。是啊,如果夏雷死了,她們在這裡爭什麼呢?老公都沒有了,誰是老婆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不過藍吉兒很快就將怒氣轉移到了夏雷的身上,「你這傢伙,你早就醒了吧,你在看戲嗎?」

夏雷這才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他打了一個呵欠,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才慢吞吞的說道:「你們真夠無聊的,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只要你們配合,我得到我想要的東西,你們就會和你們的老公團聚,然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你們在這裡爭,有意思嗎?」

「那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我們的老公?」百靈問。

夏雷想了一下,「半個月吧,最多半個月。」

「我們在什麼地方見他?」烈如水問。

夏雷說道:「當然不會是在這裡,我會給你們找一個偏僻無人的地方,然後讓你們夫妻四人生活在一起。我向你們保證,只要你們給我想要的東西,我就會放了他和你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