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就是高級培育家,只是雙方都默契的不說罷了。

柳生老爺子從旁側擊的會考驗一下青木關於培育家方面的知識,青木也會十分恰到好處的將自己的知識程度控制在中級培育家還差一點點的層次,而且將自己的培育家的知識側重點放在了能量方塊製作上面。

反正有晶元的存在,只要晶元資料庫中有的知識,青木都能夠隨時獲得。

要不是怕展現的知識太過龐大,嚇柳生老者一跳也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那樣做的話,就太驚世駭俗了,免得被別人知道之後,有心人要追根究底的查詢自己的身份,如果在聯盟中地位一般還好,如果地位高的話恐怕青木就難以隱藏了。

魔都醫流高手 中級培育家已經是柳生能夠接受的,青木這個年齡的少年,能夠掌握的最高程度了,否則恐怕就要直接帶回聯盟好好調查了。

所以控制自己的培育家程度在中級培育家層次正好,而柳生老爺子對於青木也是逐漸開始相信起來。

很多比較專屬方面的培育家知識也不會敝帚自珍,能提攜一下青木這樣的聯盟「優秀」後輩的,還是會提攜一下的。

畢竟在柳生看來,青木就是不可多得的「天賦異稟」的培育家天才,只是偏要選擇走訓練家的路罷了。

總之,青木和柳生的關係已經到可以偶爾開一下玩笑的程度了。

到現在青木可以確定,一旦這艘船上發生什麼突然狀況,只要狀況控制在一定範圍內,自己絕對可以抱緊柳生老爺子的大腿,全身而退。

在今天比賽結束后,青木和柳生老爺子聊天時,能夠隱約的感受到他的情緒有些緊張了。

不是那種害怕的緊張,是那即將發生事情做好準備的那種全身緊繃的準備。

同時柳生已經直接跟青木說穿了,如果有機會的話,就提前離開聖特安努號,之後幾天可能就會發生狀況了。

對於這一點,柳生老爺子在與青木聊天的第二天的時候,就已經差不多算是明著與青木說開了。

畢竟在他看來青木還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能夠讓他躲過一劫就還是讓他先事先做好準備。

只是青木對於這件事情一直沒有正面答覆,也讓柳生不禁感嘆,年少無畏啊。

回到房間中的青木靜靜的坐在沙發上。

現在船上的氣氛已經有些不對了,發現異樣的也不僅僅只有青木。

就連吉特那個粗腦筋,在戰鬥結束之後,也會跑到青木的身邊,問他是不是感覺有點不太對。

青木沒有多說,但是在他看來,恐怕那個組織已經等不及了,再不行動話,事情就會朝控制不住的方向發展了。

甚至對方可能發現柳生老爺子的存在了。

青木也隱晦的問過柳生老爺子,但是對方沒有跟他說什麼。

……

其實青木的猜測和預感還是比較準的,因為山本大和已經有些等不及了。

聖特安努號最頂層的房間中,他再次撥通了那個神秘人的電話。

只見他的雙眼之中帶著血絲,沒有了之前坦然自若模樣,聲音都有些嘶啞,「已經超過預計的時間了,你們再不行動,我就不管這件事情,先撤了。」

「山本大和,準備好,我們準備今晚登船!將你收集的所有資料發給我….」

「別命令我!你還不夠資格,讓你們首領來還差不多!」山本大和直接打斷了那人的講話。

「哦?怎麼?山本大和,聽說你很想我啊。」突然,一個中氣十足的中年人聲音從視屏電話中響起,嚴肅的話語之中還帶著一絲玩味。

這時,站在頂層甲板上監視山本大和的柳生老者瞬間眯起了眼睛。

事情有點麻煩了啊。

「沒想到首領大人這次親自出手了?那估計就萬無一失了。」山本大和一下子轉變了表情,笑眯眯的說道。

「呵呵。」

傳來一聲冷笑聲之後,電話就被直接掛斷了。

掛斷電話后的山本大和表情變得十分嚴肅,如果來的人是一開始與他通話的人,那麼他還可以保證主動權,但是如果是那個組織的首領來的話,他恐怕就要減少他原本的份額了。

這時,房頂上的柳生老者已經不見了身影。

他開始在船艙中,尋找青木的蹤跡,告訴他現在馬上離開,否則就來不及了。

可是他與青木聊過這麼多次天,卻不知道青木到底住在哪裡。

——————————————————————————

月票、推薦票、收藏、訂閱、打賞,各種求! 海面上突然出現了一艘潛水艇,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聖特安努號旁。

一個個黑影從潛水艇中出現,在精靈的幫助下,來到了聖特安努號上。

而聖特安努號最底層的水手室中,水手們也一個個飛快的將身上的衣服脫下,換上了一身藍白相間的衣服,在頭上帶上了一個藍色的頭巾。

然後十分整齊的站在水手室中,等待著他們的指揮官到來。

突然,聖特安努號直接停了下來。

船上很多人立刻都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船怎麼停了?

這時的青木就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了,船停的動靜他感受到了。

「來了么?」青木輕聲喃喃道。

飛快的將自己的衣服換了下來,披上了一件黑色外套。

其實這個時候,馬上離開才是最好的,但是青木提前讓呆呆獸在主席台那裡留下了超能力坐標。

原本是一直有人在看守的,可是現在那個組織動手之後,不知道山本大和的人還顧不顧的上那些對他來說是小錢的獎品。

如果現在還有人在看守,那麼青木絕對不停留,直接帶著呆呆獸離開。

但是萬一如果那裡的看守鬆懈了下來,青木也不介意拿下原本就應該是屬於他的獎勵。

不過青木也不傻,沒有第一時間就跑過去。

現在過去不是成了出頭鳥了嗎?

青木直接用拳頭砸碎了房間中的火警警報器。

頓時,聖特安努號上,所有走廊和房間中都響起了火警的鈴聲。

原本只是對船停有些奇怪的人也紛紛跑出了自己的房間,剩餘那些還在熟睡中的人,也是一下子就被警報給吵醒了。

看到居然是火警燈之後,立刻穿上衣服,跑出了房間。

一下子,聖特安努號上因為火警鈴的響起,亂糟糟了起來。

在船頂的山本大和,臉色十分陰沉,和他合作的組織已經在開始上船了,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只要等所有人都到位之後,就能一下子將全部的人拿下,也就沒有麻煩事情了。

可是現在火警鈴的響起,一下子將他的計劃給破壞了。

啪!

直接將手中的玻璃杯摔在地上,然後從房間的抽屜中拿出了四個精靈球,放在了腰間。

拿起手中的無線電話,怒吼道,「給老子出手,一個都不留,全部抓起來。」

然後帶著兩個保鏢和一直待在他身邊的女郎,直接走出了房間。

只是在他出房間的時候,卻是有一個人攔在了他的面前,如果青木在的話應該能夠認出來,就是這幾天他一直刻意親近的柳生老爺子。

不過他現在可沒有絲毫和氣的模樣,黑著一張臉盯著出來的山本大和。

冷冷的說道,「你果然聯合了水艦隊!」

山本大和看到柳生的出現,顯然是愣了一下,因為他在船上的視頻監控中也看到過幾次柳生,只是他穿著十分普通,而且行為上也與一個貧窮的老人沒有任何區別,就沒有引起他的重視。

……

青木帶著呆呆獸,慢慢的走出了房間。

現在不論是走廊上,還是船艙中,一片混亂。

聰明的人不僅僅只有青木,也有一些人發現了聖特安努號的異常,所以警報響起的第一時間就帶著自己的精靈直接往聖特安努號的警衛室跑去。

以聖特安努號這種巨大的游輪,也是有專門的聯盟成員看守的,他們就是這艘船的安全保證。

只是恐怕要讓他們失望了,山本大和掌控這艘船的第一件事,就是將自己的人佔據了警衛室,現在警衛室中的人,全是山本大和的人。

還有一些人也抱著也青木一樣的想法,想趁亂將擂台賽的獎品先收入囊中。

財帛動人心!

選擇鋌而走險的人還不在少數。

當青木繞過混亂的人群,走到船艙中的戰鬥場地時,這裡的人可是不少。

不過很多人都是抱著肚子躺在地上,顯然是被攻擊了,而他們的精靈也躺在一旁,應該是失去了戰鬥能力。

還有幾人在瘋狂的逃竄著,想要渾水摸魚的他們,第一時間就遇到的從潛水艇上上船的穿著藍白色衣服的組織成員。

青木看到他們的裝扮,就算提前有心裡準備,還是一驚!

水艦隊!

將來豐緣地區兩大黑暗勢力之一的水艦隊,還有一個與其齊名的組織是火岩隊。

只是兩個組織就像名字一般,勢如水火,否則豐緣地區的地下勢力早就統一了。

由此可以看出,水艦隊的實力絕對不弱。

可是現在應該還不是水艦隊出現的時間啊,為什麼會在這裡遇到他們,他們這樣直接對聖特安努號出手,不會被聯盟瘋狂追捕嗎?

山本大和估計就是與水艦隊合作了吧?

那他如何還能在聯盟中混的下去,還是一個大家族的族長?

青木有些想不明白,不過水艦隊第一時間出現在了戰鬥場地中,那麼自己想要的三個獎品估計是拿不到了。

事不可為,青木也不強求,直接帶著呆呆獸往回走。

轟!!!

突然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從聖特安努號的最上層傳來,感受到爆炸的衝擊,整個船體都略微晃動了一下。

柳生站在化石翼龍的背上,冷漠的看著下面的山本大和,和他身邊的兩隻精靈。

之前的爆炸就是因為柳生的化石翼龍的大字爆直接將山本大和的黑魯加和鐵螯龍蝦給擊退了。

山本大和前段時間才剛剛步入天王層次,還是藉助著水艦隊的幫助,才成功突破到天王。

面對柳生這樣的老牌天王,還是高級培育家,精靈上的實力就直接碾壓,兩隻精靈就算有屬性上的優勢,都無法抵抗柳生的化石翼龍。

「哼,進入天王了,就開始肆無忌憚了。」柳生老爺子冷哼一聲,就算是天王強者,山本大和這樣的天王,他也不看在眼裡。

不過就在柳生想要讓化石翼龍再次發動攻擊的時候,一隻紫色的黑影自下而上,直接將攻擊目標放在他的身上。

無奈,只能讓化石翼龍躲避這個攻擊。

攻其所必救。

之前攻擊柳生的精靈是一隻叉字蝠,而這隻叉字蝠同樣擁有著天王級的實力,可比山本大和的兩隻精靈強上不止一籌。

柳生眯著眼睛,看著一個慢慢從樓梯上走上來的人,那人的身邊跟著一隻大狼犬。

以柳生高級培育家的眼光,一下子就能夠看出這隻大狼犬的實力同樣是在天王層次。

這樣化石翼龍一下子就要面對四隻天王級精靈了。

「首領。」山本大和看到來人,猶豫一下后還是喊道。

山賊攻略 來人瞥了一眼山本大和,眼中閃過一絲殺意,這人實力強大之後,就開始膨脹了啊。

——————————————————

月票、推薦票、收藏、訂閱、打賞,各種求! 「水梧桐。」柳生看到來人的模樣后,喃喃道。

水艦隊,一個意圖以擴大海洋麵積,為小精靈顛覆世界的組織。

聯盟知道他們的存在,只是因為他們十分豐緣地區的地下勢力,而且一直處於潛伏期,出來搞破壞的情況比較少,所以一直沒有動手。

水梧桐同樣是一位老牌的天王級強者,柳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不論是不是他的對手,情況都註定了。

聯盟沒有發現聖特安努號的異常,他的行為都是自發的。

他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發現山本大和的異常,然後正好又自己做實驗資金中斷了,所以就沒有通知聯盟。

打算在山本大和做出禍害聯盟事情事直接抓捕,換取一筆不菲的資金。

再加上他正好有幾件珍貴的物品需要去豐緣地區購買,那麼一箭雙鵰下,他就擅自決定自己一個人出手。

在他看來,只是一個山本大和而已,准天王級別的訓練家,不是隨手就能抓住的么。

沒想到在剛才的交手中,發現山本大和居然已經擁有了天王戰力。

不過就算如此,柳生還是有信心能夠將山本大和抓捕的。

他知道有勢力和山本大和聯手了,也想過可能來人實力可能不弱,但是最多應該也就准天王巔峰或者初入天王層次。

柳生承認自己自大的了,雖然在剛才,他已經打電話通知聯盟了,再過一小時,聯盟就會派人過來了。

但是這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水艦隊將船上的東西運走,並且大部分乘客都會被抓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