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葉飛可以放過,但此子今天必葬身於此。 前方不遠處,此時的楚瀟逸,剛剛被楚雲救醒。

還沒楚瀟逸回過神來,便是只感覺心神猛然一顫,他下意識地抬頭望去,一道冰寒如霜的目光,此時正向著他橫掃而來。

「你……」

「太,太爺救我。」楚瀟逸在反應過來之後,臉上頓時滿是驚恐之色。

前方那個人有多可怕,他的心中極為清楚,上一次雙腿被廢,已然讓楚瀟逸心中產生了極大的陰影,此刻身形止不住向著後方退去。

「唉。」

「葉大師,逸兒是我楚家三代單傳,您。」楚雲此刻不免發出深嘆,臉上的表情難看至極,只是他的話音未落,只見一道雷弧閃過。

那楚瀟逸的身形,剛剛後退兩步,幾乎沒有半點反抗的餘地,身子直接被劈成了兩半,掌心雷之威若不是葉飛控制,足以將其轟成渣。

「你有可是意見。」葉飛收回手臂,臉上的冷漠之色盡顯,目光轉向一旁的楚雲。

此言一出,楚雲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連忙再次抬手抱歉,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沒,沒有,是這畜生罪有應得。」楚雲聲音微顫,連忙開口回應道。

小鎮的中心主道上,葉飛這才慢慢收回了目光,他身上的氣勢慢慢收斂,同時抬眼掃了四周的眾人一眼,四周近百位武修,此刻都是不禁低下頭不敢與之直視。

前方的楚雲與萬鋒二人,此時對視一眼,臉上同時露出慘笑,幾乎沒有過多的猶豫,體內靈力涌動凝聚指尖,向著自己的眉心一直點去。

只見二人同時噴出鮮血,面色蒼白如紙,整個人瞬間如同老了數十歲之多,身形有些踉蹌,險些無法倒在地面之上。

「葉大師,楚萬兩家從此退出華夏武道界。」楚雲強忍著體內的劇痛,半跪在地面上,抬手向著前方恭謹一拜。

那萬鋒更是不敢怠慢,同時抱拳跪拜。

四周的兩家族人,此時有些目瞪口呆,僅憑藉一句話就讓兩家的老祖甘願自廢一身實力,這在之前是他們做夢都不可能想象到的。

葉飛微微點頭,臉上的神情沒有多大變化,隨即不在理會眼前的眾人,抱著琳向著小鎮外走去。

「太爺,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楚家族人人群之中,一位有著化境宗師實力的強者,待葉飛離開之後,便是有些人忍不住開口問道。

「家主,我萬家在燕京傳承數百年,憑什麼此人一句話,就要退出武道界?」

四周的兩家族人,此時也是不免心中都有些不甘,這些小輩對於葉飛的了解,畢竟是極其有限的。

而且這兩大豪門,平時在燕京除了藍家之外,幾乎可以說是橫走,何曾吃過這樣的大虧。

前方的楚雲,此時在一位族人攙扶下,緩緩站起身來,目光掃向眼前的族人,此刻忍不住發出一聲冷哼,。

「你們給老夫記住!」

「那個人是你們今後萬萬不能得罪的,我楚家今天能夠保住基業,已經是萬幸了,你們是想氣死老夫嗎。」楚雲也是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大聲喝道。

楚家家大少爺的性命,在加上他一身的力量,才換來楚家沒有暫存,若是再出什麼事,楚家怕是真有滅族之災。

「萬家子弟聽著,今後在燕京給萬某低調行事。」

「無論是方才那人,那是燕京藍家,誰要膽敢招惹半分,唯有死路一條。」萬鋒的目光凌厲,同時望向前方的族人開口。

怕是也只有這萬鋒與楚雲二人知曉,他兩家在葉飛面前能夠保住基業,就已經是對方仁慈了,以葉大師的實力,就算是真的將他們兩家滅族,怕是也沒有敢出手干涉。

小鎮中心,兩大豪門的子弟,在聽到自己老祖的警告后,心中不免都是震撼不已。

此刻已然不敢在多說半句,目光下意識望方才那個年輕人消失的方向,眼中滿是忌憚之色。

葉飛在離開小鎮之後,便是與朱紅一起,先前往朱家祖宅,他如今心緒有些凌亂,琳的忽然出現,可見是因為羅素島那邊,發生一些他不知道的情況。

「也不知道黑澤怎麼樣了?」半空之中,葉飛一路踏空而行,腦海中不免多出一道身影。

二人踏空的速度極快,本就是在燕京境內,不多時便是已然回到了朱家祖宅。

大院內的房間里,葉飛輕輕地放下手中的女孩,掌中靈力湧現之下,向其體內不斷融入,琳臉上的氣色,也是慢慢變得紅潤了許多。

「她怎麼樣了?」後方的朱紅,面露關切之色輕聲開口問道。

葉飛沉默片刻后,慢慢收回了手臂開口道:「沒事,只是有些消耗過度而已。」

經過葉飛靈力的調理,此時琳的身體基本沒什麼大礙,但確實始終沒有醒來,體內的那顆幽暗的能量核,也處於封閉狀態。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臉上此時也是不免多了幾分疑惑之色。

「葉飛,小心!」後方的朱紅,目光忽然一凝,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下意識地開口大喊道。

她的話音未落,只聞一聲低沉的悶響,在房間之內回蕩開來。

只見那一直處於昏迷的琳身上,陡然伸出一條凌厲的觸手長矛,直指葉飛的胸膛而去,那速度之快讓人猝不及防。

攻勢看似凌厲無比,但卻是並沒有破開葉飛的防禦,那根漆黑的觸手長矛,刺在了葉飛的胸膛之上,僅僅只是劃破了他上衣罷了。

「嗯?」葉飛輕嗯一聲,掌中靈光一閃,抬手直接將觸手長矛一把抓住。

他的靈識同時擴散開來,將琳的整個身形籠罩,那根伸延而出的觸手長矛,似乎是想要掙脫,但葉飛的手掌如同一塊巨大的吸鐵石一般將其牢牢限制。

「這是……」葉飛目光一閃,低頭望向琳的額頭中心。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此時在琳的額頭上,一個十字形的印記紋咒,此刻若隱若現泛著淡淡的白光。

「又是教廷,這些人已經進入了暗島么?」葉飛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十字紋咒,面色隨即變得冰冷起來。

只是片刻的遲疑,葉飛掌中符文涌動,抬手之下一絲雷弧,凝聚他的指尖,向著琳的額頭一指帶點去。

琳的身子陡然一顫,一股無形之力,在她的眉心爆裂開來,使得她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同時那道十字紋咒,也是隨即消散。

「葉飛,方才那股力量……」朱紅身形被這股力量震退了兩步,在發現葉飛沒事之後,她同時放下心來,目光則是望向前方的琳。

「西方教廷,之前有一批強者,悄悄潛入過華夏。」葉飛沒有隱瞞,開口的同時,將他在西北之地遇到的事情,向身後之人簡單的說了一遍。

朱紅在聽完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主教級別的強者潛入華夏,隱龍基地那邊竟然沒有半點察覺,此事怕是有些不簡單。

「這件事情,我需要立刻向呂老稟報。」

「葉飛,你帶著這個女孩,隨我一同去一趟隱龍基地行嗎?」朱紅只是片刻的思索,便是連忙開口問道。

她畢竟實力不足,這件事情還是葉飛親自前去,隱龍那邊才會重視,西方武道界潛入華夏,此事可以說是可大可小,這些人的目的難以猜測。

葉飛面色不變,只是輕輕搖了搖頭,隨即轉頭望向身旁還在沉睡中的琳。

隱龍那邊的事情,如今的葉飛確實無心顧忌,如今最終的事情,便是弄清楚暗島的情況,他必須等到琳蘇醒過來。

房間之內,朱紅臉上的表情不變,一番思索之後,便是隨即拜別葉飛,此事事關重大,她還需儘快回到隱龍基地。

待朱紅走後,葉飛低頭看了琳一眼,隨即轉眼將目光落在了自己指中的儲物戒指上。

「高傑,你以為葉某沒有發現,此事是你所為。」葉飛眼中寒芒乍現,封靈陣的屏障團,已然落入了他的掌中。

在那屏障之內,高級的靈識體,明顯變得穩固了許多,此刻正一臉冷笑地望著葉飛。

「哈哈……哈哈,是有如何?」

「葉飛,大可直接將本少的靈識體捏碎,本少爺絕對不會反抗。」高傑哈哈大笑,望向葉飛一臉的嘲諷之色。

他倒是希望此時的葉飛,能夠一怒之下,將其靈識體轟散,被這樣困在陣法之中,高傑心中也是有些沒底,指不定這葉飛真有天能夠尋到他。

「你可是在暗島之上?」葉飛目光沉靜,盯著掌中的屏障沉聲開口道。

這高傑的靈識體,居然能夠控制琳額頭的紋咒,可見此人與教廷的關係,說不定琳額頭上的紋咒,就就是這高傑本人所為。

暗島上的情況,怕是有些不太樂觀。

「蠢貨,你以為本少會告訴你嗎?」

「葉飛,這一切都只是開始,只要與你有關係的人,本少一個都不會放過。」高傑面容扭曲,此時臉上的表情略顯猙獰。

此人親手滅了高家一族,心態怕是已經有些不太正常,幾乎與瘋子沒什麼兩樣。 房間之內,葉飛眼中雷威一閃,望著掌中的封靈陣屏障,他似乎一時間陷入了沉默。

大約過去五秒,葉飛眼中露出果斷之色,只見他全身靈力涌動,掌中迅速掐訣,一道怕奇異的符文印記凝聚,他的目光中同時閃過一道幽芒。

「你活不了多久了。」葉飛盯著掌中的屏障,那雙幽光閃動的雙眸,此刻如同兩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一般。

封靈陣屏障之內,高傑面色一怔,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葉飛此時雙目內爆出了幽芒,讓他不由地感到心悸。

「你,你要做什麼?」高傑眉頭緊鎖,盯著屏障之外開口低喝道。

此時的葉飛,並沒有理會此人,只見他周身的氣息陡然轉變,整隻右臂被幽光包裹,同時向著掌中的封靈陣席捲而去。

不等那高傑繼續開口,只見葉飛掌中翻轉,竟是直接一口將封靈陣屏障扔進了嘴中。

「奪舍之術,嗜靈。」葉飛周身幽光大盛,眼中隱約有煞氣湧現而出。

踏入金丹中期后,施展此術帶來的副作用,已然可以忽略不計,若不是因為燕京的事情耽誤了,早在江東之時,葉飛怕是已經尋到了高傑的位置。

這奪舍之術,早已經在武道界失傳,此術可謂是玄妙無比在,將高傑的靈識體吞噬,此人的的一部分氣息,葉飛並沒有輕鬆鎖定他此刻身處的位置。

「你果然在北海暗島。」葉飛掌中詭異的符文印訣不斷凝聚,他此時的雙眸如似穿透了空間一般。

華夏北海,十二暗島出現在了葉飛的識海中,隨著他掌中法訣打出,所能看到的東西也就越發的清晰,靈識已然將高傑的位置鎖定。

暗島的某座海島之上,一處廢棄的大廈樓頂,此刻正站在一位身穿青色長袍,相貌俊朗不凡的青年。

此人此刻負手而立,目光掃向遠方,眉宇之間傲氣見顯,正是那高傑無疑。

「居然吞了本少的靈識體。」

「葉飛啊葉飛,本少爺當真是小看了你。」高傑面色從容,望著遠方的虛空低聲開口笑道。

他的話音剛落,只見前方的半空之中,一陣氣息的扭轉,四周灰暗的霧氣,慢慢凝聚成一個人形,儘管有些飄忽不定,但從五官上足以看出他是葉飛。

「高傑,葉某找到你了。」葉飛的凝聚的虛影,此時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前方的廢墟大廈樓頂,高傑面露輕笑,沒有半點畏懼之感,臉上始終都是一副平靜之色。

「北海暗島,本少爺等你來。」前方的高傑掃了葉飛一眼后,掌中一股青氣凝聚,抬手向著半空之中一點而去。

隨著此人的出手,四周的空氣都為之一顫,葉飛剛剛凝聚的虛影,幾乎是被瞬間轟散。

華夏燕京,朱家祖宅內,葉飛猛然睜開雙眸,他眼中的幽光慢慢退去,臉上的表情不免多了幾分凝重之色,那高傑的實力,似乎出乎了他的意料。

而且此人確實是在暗道無疑,只不過葉飛居然無法感應到,具體是在那座海島之上,彷彿有什麼力量在阻礙著他。

「那高傑方才施展的,應該是天宮玉牌第四塊玉符的力量。」

「而阻礙葉某之人,整個北海十二暗島,除了隱藏在中心島的那位,怕是沒有第二個人有這樣的能力。」葉飛目光閃動,腦中不禁思索道。

沉默片刻之後,他身上的氣息慢慢平穩,隨即緩步走到了琳的身旁。

在低頭看了一眼琳后,葉飛眉心青光一閃,先天之力宣洩而出,慢慢地將眼前之人體內的傷勢修復。

此時的琳,在沒有了那道十字紋咒的控制,再加上葉飛精純的先天之力,不多時便是慢慢睜開了雙眸。

「大哥哥,黑澤叔叔死了。」琳的眼眶有些閃爍,在恢復了意識后,忍不住一把撲進了葉飛的懷中。

琳畢竟只是個小女孩,她體內的能量沒有遠轉之時,與普通的女孩,幾乎沒有太大的區別,唯有處於戰鬥狀態,整個才會變得冷漠無比。

那顆變異的能量核,每次能量運轉,實際上琳的身子多半是力量控制,而不是她控制力量。

「黑澤,死了。」

「羅素島上發生了什麼,跟大哥哥詳細的說一遍。」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臉上的怒意見顯。

黑澤身為獨盜團首領,又同是羅素島之主,在暗島範圍內,一旦遇到生命危險,那位林帝一定會出手相救,怎麼可能就這樣死了?

此時的葉飛心中,可謂是充滿了疑惑。

前方的琳在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後,同時將羅素島的事情,慢慢地與葉飛說了一遍。

原來自從葉飛走後,暗島局勢也是逐漸平穩,各大海島相安無事,獨盜團也是順理成章地接受了整個羅素島。

但好景不長,就在十天前,有股神秘力量進入羅素島,短短不到兩天的時間,就將整個獨盜團高層控制,同時封鎖了整個羅素島。

「黑澤叔叔拼盡體內最後一絲力量,把琳送出了暗島。」

「叔叔的屍體漂浮在海面上,當琳想要救他的時候,被那些壞人發現,接下的事情琳記得不太清楚了。」琳抓了抓腦袋,卻是始終回想不起來。

她唯一記得的是,在進入華夏之後,有人想要抓她,她只能拚命地躲藏。

葉飛目光沉靜,深深地看了琳一眼,在聽完之後他也大概地明白過來,琳在遇到危險之後,身體內能量核的力量佔據,以至於記憶不太完整。

不過這些足以判斷,羅素島是真的出事了。

「走吧,大哥哥帶你回去。」

「那些欺負琳的人,都會付出代價,不論是誰黑澤的命需要人來償。」葉飛眼中殺意湧現,此時心中已然有了決定。

踏入金丹大道之後,他也是時候該去拜訪一下那位暗島林帝了,此人放任羅素島之事不管,此事葉飛豈能善罷甘休。

前方的琳微微點頭,在葉飛的幫助下,她體內的傷勢基本痊癒,在獨盜團的那段時間,她已然將那裡當成了自己的家。

此刻聽過葉飛的話語,琳那雙閃動的大眼睛內,逐漸泛起一絲幽光。

「以為如今的實力,前往暗島無需半天。」葉飛全身靈力洶湧,抬手之下將琳的身形拖去,下一刻的他身影已然消失在了房間內。

金丹大道的強者,踏空的速度極為恐怖。

但相對而言若是葉飛能夠踏入元嬰境,一旦掌握了瞬移之力,華夏暗島往返只見,短短几息足矣。

華夏邊境北海海域,此時的半空之中,一道流光閃現而過,近乎沒有半刻的停留,直指海平面的方向而去。

「誒,方才那是……」濱海市的海港上,一位有著築基境實力的強者,下意識地抬頭望向了天空。

「方前輩,怎麼了?」一旁的有人開口問道。

那位築基強者聞言,隨即輕輕搖了搖頭道:「應該是老夫眼花了。」

他方才隱約感覺到,有一股氣息划半空,但仔細一看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能夠逃過築基強者感應的,那幾乎不太可能,多半是他眼花了而已。

如此同時,葉飛的身影,已然離開了華夏海域。

看似一望無際的海平面上,葉飛踏空的速度可謂是不慢反快,上一次他離開暗島之時,只是一個半步金丹,如今已然是一位金丹中期的強者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