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當然沒有這個待遇,都是各憑眼力,只能在融合了信物后自行摸索。

面對凌霜提出的請求,紫色陽魂旋即回答道:「這黑色石頭名叫幽霧石,是從十三重天的黑霧森林中所獲,本身蘊藏的便岸之力達三百神鈞左右,可煉化其中黑霧能化出千層毒瘴,這毒瘴無論是靈魂還是體內世界都能俯視,算是一種極為有用的輔助類信物。」

三百神鈞,相對於下層的彼岸信物已極為恐怖了,不過在十三重天卻實屬一般,這塊石頭厲害的恐怕就是毒瘴了?

羅征旋即問道:「以劍運永恆真意,可以融合此石?」

「我們為神廟收集的彼岸信物,皆能與劍運永恆真意相融,」那紫色陽魂頗為自豪的回答道。

他隨即又說道:「這金色酒杯則是一件降臨類的彼岸信物,蘊藏的彼岸之力是一百神鈞。」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酒杯……降臨類?」羅征看著金色酒杯有些困惑。

「它在降臨之後能出產一種極其美味的酒,這種酒能讓所有人迷醉,」紫色陽魂笑道。

「……」

聽到這個能力,羅征與凌霜頓時無話可說。

「彼岸信物千奇百怪,一些過往的種族擁有各種不同的文化,出現這等彼岸信物也屬正常,我們天宮的廚神融合的彼岸信物就能出產獨特的香料,不過我只是聽聞,倒是沒資格品嘗,嘿嘿,」紫色陽魂笑道。

提到這位廚神,凌霜也是輕聲一笑,「你是說雨墨廚神,他做的菜,自然是極美味,嘖嘖……」

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人一味追求強大。

「最後這個圖騰,是從古騰神廟中所獲,名叫力神圖騰,聽名字也能明白,它是一件強化類彼岸信物,沒有其他的能力,蘊藏的彼岸之力有一千二百神鈞力,遠遠超出十三層天的其他彼岸信物,」紫色陽魂又介紹道。

「一千二百神鈞!」羅征眼中露出一絲震驚。

當時在碧雲城中被那些神巢女妖追殺,神巢女妖的全力一擊差不多也只有一千神鈞力!

強化類的彼岸信物雖然沒有其他能力,但蘊藏的彼岸之力遠超其他類別!

紫色陽魂看出羅征有些心動,他繼續說道:「我不建議你選擇這件彼岸信物。」

「為什麼?」羅征好奇的問道。

如果在碧雲城的時候,羅征融合了這件彼岸信物,再配合「枯竭之力」讓彼岸之力暴漲五倍,力量豈不是達到恐怖的六千神鈞?

這等力量怕是能將鳳女的幻滅投影直接撕碎!

「就能你可以承載這件信物,但超過一千神鈞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除非你接受渾源再造,才有可能發揮這件圖騰的力量,」紫色陽魂回答道。

即使是他們三人,即將在彼岸中越過色界,同樣也不會選擇這種太過離譜的強化類彼岸信物,這樣的彼岸信物的力量發揮出來,還沒將其用出去,自己的體內世界和肉身就會先行崩潰掉。

「渾源再造?」羅征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

「彼岸境的第一個瓶頸,也是肉身與體內世界的第一個瓶頸,」凌霜在一旁補充道:「也可以稱之為渾源境。」

進入彼岸后,在彼岸中穿行的瓶頸其實並不高。

像羅征這般吸納了足夠的靈魂結晶,就能直衝四重天,實際上他現在的能力,前往六重天,七重天也不難,甚至八重天,九重天也有可能。

但到了十三重天後就很難越出色界了。

而肉身的極限,與彼岸也有著驚人的巧合。

十三重天的彼岸信物最強大也就一千神鈞左右,肉身和體內世界想要承載這等力量,就需要進行渾源再造。

若渾源再造完成,而陽魂跨越色界,才算是跨入了渾源境。

「若達不到渾源境,就沒資格選擇這件力神圖騰?豈不是說色界十三重天內,無人可選擇這等彼岸信物?」羅征又問道。

「一些肉身極為強橫的異族,還是有可能融合的,即使是我們天宮,也有極少數人天賦異稟,他們的肉身天生比尋常人強大得多,也能發揮其八九成的力量,」紫色陽魂說道,他潛意識已經將羅征排除在外了。

就算真有人能融合力神圖騰,也不是羅征這種剛進入四重天的人。

「我們看看其他的彼岸信物吧,」凌霜也在一旁說道。

十二重天內也有六件彼岸信物,總有一件適合的。

誰知羅征已下定了決心,說道:「我選力神圖騰。」

總裁的專屬甜心 現在羅征已有了心神之眼,而且心神之眼是以一念善惡神道承載,他靠著道法自然與劍運永恆還能融合兩件彼岸信物。

其中一件選擇強化類,能大幅增強自身的力量!

他們所說的渾源再造的肉身有多強橫,羅征不清楚,但憑現在的肉身以及封石的加固,發揮出一半的力量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聽到羅征肯定的語氣,凌霜和那紫色陽魂都微微一愣。

「強化系的確能給予你強大的力量,但力量並不是全部,」凌霜勸說道。

「我知道,」羅征點點頭。

「那你還是要選擇此彼岸信物?」紫色陽魂再問了一句。

實際上羅徵選擇什麼彼岸信物,這紫色陽魂根本不關心,他完全是為了向凌霜示好而已。

「確定。」

說著羅征將地梵盤上的力神圖騰拾了起來。

凌霜大體也了解了羅征的性格,他決定的事情,旁人勸說是沒有意義的,只能由他了,而且強化系作為主流選擇並不弱。

「你選完了,就該我了,」凌霜微微一笑,已低頭在地梵盤上尋覓何意的彼岸信物。

其實凌霜早已看中了一件彼岸信物,就是位於十二圈右側的「雙生花」,此化蘊藏的彼岸之力達一百五十神鈞,但「雙生花」屬於輔助類的彼岸信物,擁有特殊的能力,可原原本本複製出自身一個本體!

她自生修鍊的「太乙劍訣」威力已是極強,而且「太乙劍訣」中有一招神通需與人配合施展,倘若與自身配合,心意相通,威力更甚,雙生花自然是極佳的一個選擇。

「我就要它了,」凌霜伸手將這花兒摘了起來。

她並未通過地梵盤的測試,但凌霜敢拿走第十二層的彼岸信物,自然是有把握承載的,那紫色陽魂也沒有說什麼。

凌霜與羅征拿到了各自的彼岸信物,下一步就是融入靈魂,承載體內了,就在這時隱門之外忽然走進兩人。@^^$

其中一人此前原本與眾人一般在隱門中等候,當凌霜亮出那條巫魂項鏈之際,此人只是打量了幾眼后便悄然離去。

而他身後那人的陽魂,泛著淡淡的紫光,也明確無比的告訴眾人,他的靈魂修為足以登臨十三重天。

凌霜和羅征原本就要離開時,這兩人就擋在了他們前面。

「霜妹!你終於到四重天了!」這紫色陽魂說道。

凌霜聽到這個聲音,眉頭輕輕一蹙,沒有說話,但陽魂自是散發出一種厭惡的情緒。!$*!

「你既然已到了四重天,就該來太昊山知會一下為哥嘛,我在虛明天內找到了一件極為厲害的彼岸信物,非常適合你!」紫色陽魂又說道。

「不用了,」凌霜冷聲說道:「太昊山的這份人情,我可欠不起!」

紫色陽魂嘿嘿一笑,「區區色界的彼岸信物,怎麼能算人情呢?都是為哥送給霜妹的。」

「呵呵,你們太昊山不是一直用當年那份人情威脅我的姥姥?哼!」凌霜丟下一句話,就抓著羅征離開。

紫色陽魂終於注意到了羅征的存在,伸手一攔,「嘩」的一股靈魂威壓釋放出來。

在彼岸內交手,都是依靠靈魂層面戰鬥。

此人的紫色陽魂也已是色界中的巔峰,遠強於羅征,這威壓爆發出來,羅征心中猛然一驚,儘管他反應極快,但那股威壓的力量過於強大,直接將羅征死死的按在了神廟的牆壁上。

「你是什麼東西!也敢牽我霜妹的手!」這紫色陽魂散發出一股暴戾之意,這氣息在隱門內激蕩著,其他人也倍感壓迫。

羅征的陽魂被緊緊按在牆壁上,幾乎無法動彈。

雖說在彼岸內,他吸收了兩次靈魂結晶,但以他現在的靈魂修為,大約能勉強進入六重天。

面對從十三重天下來的此人,他斷然是無法對抗的。

即使如此,羅征也運轉靈魂之力,試圖從這股威壓中掙扎出來。

「徐有為!你給我住手!」凌霜看到羅征直接被按在了牆壁上,也是異常激動。

徐有為則是笑道:「霜妹,這種不值一提的傢伙,也值得你為他求情?直接殺掉好了。」

隱門內的三道紫色陽魂聽到這話,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他們已經知道在隱門內放肆的人的身份了,太昊山的少山主徐有為,這人的身份來歷都不比凌霜差,他們是萬萬得罪不起的。

可二話不說就在隱門內殺人,這等做法未免打過分了,畢竟入神廟之人皆是天宮弟子。

羅征聽此人要殺自己,神色也是驟然一冷。

在龍城內的那些傢伙,的確是動不動就要殺人,但自從入了心流劍派后,與其他人相處之下還算和睦,沒想到在任何地方都能遇到這種傢伙。

這時羅征感到腦海深處傳來一道漫不經心的聲音,「要我幫忙嗎?」

說話的是九五二七。

它的靈魂之力雖說不強大,可身為混沌古神的分魂,對靈魂的認知比一般人強大多了,讓九五二七對抗秋陰河那等存在自然不現實,但對付色界內的區區陽魂,還是不在話下。

羅征沒有說話,畢竟這裡的人太多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自然不願掀開九五二七這張底牌。

可那股靈魂威壓如一張無形的大手,施加在羅征陽魂上,力量是越來越強!

「我叫你住手,否則我必轟殺你!」

凌霜決絕而冷漠的聲音響起了,胸口的巫魂項鏈轟然爆發出強大的靈魂威壓。

一柄靈魂小劍再度從凌霜頭頂浮現出來。

這靈魂小劍羅征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可沒有哪一次是如此凝實,整支靈魂小劍的表面泛出的紫色光芒四處流淌著。

徐有為感受到這靈魂小劍的壓力,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他毫不懷疑凌霜這一劍定會轟殺自己。

主事的那三道紫色陽魂看著事態越來越大,也紛紛沖了過來。

「大家同為天宮之人,何必為了一件小事不可開交?」

「有為公子,我看還是算了吧……」

「彼此各退一步如何……」

其實徐有為看到凌霜發狠,心中已有了後悔,他完全沒想到凌霜會如此回護這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小子。

在這三人的勸說之下,徐有為也找到了台階,淡淡笑道:「說的也是,我自是沒必要和這種傢伙計較。」

隨後他才將釋放的威壓盡數收攏回體內。

但徐有為剛剛偃旗息鼓之際,盤旋在凌霜頭頂的靈魂小劍忽然朝徐有為飛刺而去! 眼看這靈魂小劍直奔自己而來,徐有為與其他人臉色盡皆大變。

這少山主要是真的被凌霜殺了,事情可就大了。

「你,你……敢!」徐有為來不及閃躲,只是開口大吼道。

就在那靈魂小劍距離徐有為尚有半尺距離時,驟然停了下來,隨後靈魂小劍光芒一閃,已化為一團靈魂氣息回到了凌霜的巫魂項鏈內。

凌霜冷漠的說道:「下一次,我就敢了。」

說完之後,她才與羅征雙雙離開,只留下隱門內滿臉錯愕的眾人。

徐有為站在原地,雖然眾人看不見他臉色,可大抵也能想象出他現在的表情,而且陽魂的氣息中也蘊藏著憤怒與恨意。

旁人怕暴怒之下的徐有為牽連到自己,也不敢規勸。

好一會兒后,徐有為才問道:「凌霜身邊那小子,是哪座山的?」

「不知道,只聽她叫他羅征,」徐有為身後那人回稟道。

「羅征?給我去查,不管他是哪座山,我都要給他挖出來!」徐有為恨恨的說道。

天宮神廟之內,也有專門的房間供給修鍊陽魂。

想要靈魂變得強大,要麼融合罕見的靈魂結晶,要麼不斷磨礪靈魂,日經月累,而後者顯然要困難得多。

不過靈魂結晶這種東西,在彼岸內也是極其稀罕之物。

機器人雙修指南 即使是神廟內儲備的也相當少,像羅征那樣一次得到拳頭大小的靈魂結晶的之人,天宮內不超過五十人。

一路上凌霜還是氣呼呼的樣子,但到了房間之際,凌霜卻說道:「對不起,把你牽扯到這等麻煩中。」

羅征倒是顯得十分平靜,「虛驚一場而已,此人與你們太乙山似乎有些瓜葛?」

「恩,」凌霜點了點頭。

當初凌霜的姥姥在一場鬥爭中差點殞命,被太昊山山主所救,欠了太昊山山主一個極大地人情。

若干年後,這個人情卻好翻了出來。

太昊山主竟攜自己的兒子忽然登門求親。

這其中涉及到天宮高層的一些隱秘,凌霜姥姥自然明白對方安得什麼心,斷然拒絕了,太昊山主便將當年欠的人情拿出來說事,為此還產生了一些爭端。

這些爭端雖然平息了,但這事依舊不曾了解,這也是為何凌霜碰到徐有為時反應過度。

聽凌霜將此事大概說了一遍,羅征也是微微搖頭道:「這太昊山之人行事作風未免太現實,即使是救命之恩,也是一碼歸一碼,只能將你的婚事混為一談?」

「所以我都懶得理會此人,」凌霜想到徐有為就有一股厭惡的情緒在心中蔓延。

「好了,不理會便不理會,霜兒也不要往心裡去,先將彼岸信物融合在說,」羅征微笑道。

「好,」凌霜聽羅征這般稱呼自己,心情沒由來的好了幾分,選擇了一間房間踏入其中。

羅征站在房間的門口,眼睛微微一眯。

他經歷的遠比凌霜多了許多,對於這種人的心態,大約也能摸一個透徹,這件事情恐怕沒這麼容易了結。

而且這徐有為與莫一劍不同。

莫一劍不過是少年心性,高傲而好戰,但知分寸,他與莫一劍終將有一戰,但那屬於正名之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