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楚皇那胖胖的身體就在甄士隱的身後。

他們來此齊天飛的身前,直接跪在了地上。

「恭迎吾王!」甄士隱率先喊道,緊跟著後方的人也隨之喊個起來,哪怕是曾經的楚皇也苦著臉喊了出來。

他本以為這個所謂的秦國漢陽王定然是一位中年人,一位極其威嚴的存在,但是沒有想到卻僅僅是一個少年。

看樣子,應該不足二十歲。

一位不足二十歲的青年就被封為了王,他沒有想到自己要拜的王竟然這麼年輕。

「不過武者的樣貌很難分辨出真實的年齡,或許這青年已經四五十歲也說不定。」曾經的楚皇心中暗暗想到。

從墳墓中走出的殺神

那是他的七子,他又何嘗不知道。

看樣子,如今白刑已經真的成為了這漢陽王的手下了。

不過如果沒有白刑成為漢陽王的手下,他恐怕會直接被甄士隱殺掉吧,他們要的只是掌控這個國家,自己如果活下來對於他們應該說是一個很大的威脅,不過當他看到齊天飛身後跟著的趙子曰卻是徹底明白了。

楚皇之所以能夠做到這個位子,便是有著儒聖宗的支持。

而那趙子曰的身上,擁有著儒聖宗的標誌。

也就是說儒聖宗支持了這個漢陽王。

身為三大聖地之一的儒聖宗公然支持漢陽王,這個楚國早已是這個漢陽王的地盤了。

他再也沒有了翻身的機會。

「恐怕現在的我只能做一名臣子了,希望有白刑不會直接殺掉我。」現在楚皇已經只想著保命了,因為有宗門攙和了進來,宗門勢力對於這世俗界中的皇權來說,便是無法逾越的障礙。

而此刻齊天飛則是走到了甄士隱的身旁。

「你該給我個解釋吧。」齊天飛向甄士隱問道。


「這天下註定由您一統!故陛下封你為漢陽王,願你開疆擴土。」

「而如今,這楚皇宮,已經是您的了!」

「這丹陽城,已經是您的了!」

「這楚國,也已經是您的了!」 齊天飛聽到甄士隱的話后也慢慢的冷靜了下來,自己是齊家唯一的繼承人,這個天下理應由自己來繼承。

不過齊天飛卻不想管這些事情,他更崇尚自由,或者可以說嚮往那種無拘無束,他的路只有武道。

齊天飛這個時候悄悄的走到了甄士隱的身邊。

「我可以當這漢陽王,但是亂七八糟的事情我都不會管。」齊天飛向甄士隱說道。

甄士隱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他對齊天飛真的是太了解了,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些事情。

「屬下自然明白這一點。」

「我不喜歡吾王這個稱呼。」齊天飛道。

「那你看王上如何?」甄士隱笑著說道。

齊天飛輕輕皺起了眉頭。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我知道,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子,你也要給我點面子啊。」甄士隱小聲的向齊天飛說道。

齊天飛看著齊圍的人,最終只能無奈的接受了這一切,在這裡,他必須接受吾王這個稱呼,這樣才能讓甄士隱的的手下變得更加尊敬。

這樣的話,甄士隱的手下也都被打上了齊天飛的稱號,這一切都是齊天飛的,沒有辦法,誰讓這裡是等級十分嚴明的封建社會。

「也不知道如果我真的能夠一統天下的話,能不能將這裡改成地球那樣子。」齊天飛心中暗暗想到,至少不用自己整天做在那個位子上掌管天下,總之他不想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不過今天甄士隱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畢竟這個場面太大了,原楚國之中的皇帝大臣,還有一切秦國之中的絕對都在看著齊天飛,齊天飛這個時候不能失態。


最重要的是這些人此刻都在跪著,齊天飛也不讓這些人一直跪下去。

齊天飛很像揉一繞自己的臉,但是最終只能放棄這個顯得有些不尊重的動作,臉上也帶著一絲笑容。

「諸位請起吧。」齊天飛裝出一副仁君的樣子,雖然裝的很累,但是也沒辦法,誰讓這些人只吃這一套呢。

不過也不得不說這一套也很有效果,跪在地上的人都站了起來。

「甄先生,我們入殿吧。」齊天飛向甄士隱說道。

只要進入到楚皇宮的正殿之中,就不會有外面這種人山人海的景象了,這樣齊天飛看起來也會感覺到舒服很多。

進入到這大殿之中,齊天飛自然而然的就看到了那擺放在正位之上那華麗的黑色盔甲以及血紅色的披風。

「這是為我準備的?」齊天飛見獵心喜,他還從來沒有嘗試穿這種盔甲。

「自然是為王上準備的。」甄士隱向齊天飛說道。

齊天飛知道這附近還有一些大臣以及重要的將領,齊天飛也只能捏著鼻子接受了王上這個稱呼。

再著這身戰甲太酷了,讓齊天飛有一種想要迫不及待的想要穿上去試一試的感覺。

齊天飛沒有一絲猶豫,直接走到了那戰甲之前,而後抓起了頭盔,仔細打量起這副戰甲。

「我要將這戰甲換上試試。」齊天飛向甄士隱說道。

而甄士隱嘴角則是露出了老狐狸一般的笑容。

這一副戰甲可就是為你準備的,只要你穿上就算是長勾了。

只要你穿著這一副戰甲,今後我便可以帶著這一副戰甲借著你的名義征戰天下了。

雖然甄士隱並不需要如此的麻煩,但是這麼做可以迅速的累計起齊天飛的聲望,甚至在一些比較迷信的地方可以借著這一副戰甲搞出一些諸如戰甲發威殺敵十萬的傳說來,這樣無疑會提升齊天飛的名望。

所以這些東西還是有很大的用處的,甄士隱自然要好好利用這一切,今天齊天飛穿上這戰甲展示在世人的面前就是非常關鍵的一步。

而齊天飛又何嘗不知道這一點,所以他這也算是主動配合甄士隱的計劃,他清楚做了這一點今後會少了很多的麻煩。

甄士隱則是轉過了頭,示意所有人退下,而後走上來兩位宮女,為齊天飛換上了那一身戰甲,而後與甄士隱一起走出了那座大殿,看到了外面的軍隊以及各位大臣。

此刻的身穿鎧甲的齊天飛看起來十分威武,再加上其自身悄然間運轉起了天地無敵一柱擎天大法,那股衝突的氣勢籠罩整座楚皇宮,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種極為強烈的壓抑感。

如今齊天飛已經達到了煉骨境四層,所散發出的威勢自然十分強大,並且原本楚皇宮之上原本有一道雲遮蔽了太陽,而隨著齊天飛這種滔天氣勢之下,那一朵雲直接慢慢遠去,陽光照耀在整座楚皇宮之上。

撥雲見日,對於整個楚國還說將是一個非常好的兆頭,這個時候將沒有人能夠阻止秦國統一楚國。

一旁的甄士隱不由感覺到暗暗震驚,心想自己真的沒有選錯人,這才過去了多久,如今的齊天飛已經成為了煉骨境四層的高手。

而當初自己投靠他的時候他才通玄境吧,如今一年已經過去了,兩人都有了不同的變化。

這種發展可謂是極其迅速,甚至讓他有一種開掛的感覺。

而甄士隱也僅僅用了一年時間從一個普通人成為了凌駕與世俗界之上的存在,大秦宰相,手下掌控著這天下接近二分之一的土地,這種權勢可謂滔天。

當然他清楚這一切都來源自齊天飛,如果沒有齊天飛的氣運,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這一點。

不過如今卻由不得他想太多,今天太還有更多的事情,昭告天下這楚地已歸秦。

甄士隱直接拿出了一道聖旨,這是他從齊天飛老爹齊平川那裡帶出來的,皆是沒有文字的,並且這種聖旨他手中還有十幾件。

而今日他便用上了這一道聖旨,上面的旨意則是完全是他自己寫的。

身為皇帝,一般人很難允許手下的臣子擁有如此大的權利,但是齊家不同,他給予了自己齊家大部分軍隊調動的權利,有些地方的位置等同他就是這大秦的皇帝。

這是他與齊家一起患難與共的結果,如果不是如此,他也不能得到齊家如此的信任,而正是因為齊家的這種信任,齊天飛這種信任,讓他有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他可以為了齊天飛赴湯蹈火,他只會為了齊天飛的利益而去拼搏。

他知道雖然齊天飛的目標想要走上武道的巔峰,但是身為一個獨行者,沒有龐大的資源之下又如何擁有走的更遠的能力。

所以他要為齊天飛弄到更多的資源,讓齊天飛的武道之路走的更遠。

齊天飛又何嘗不知道這一點,在自己與甄士隱悄悄說話的時候,甄士隱已經將一枚空間戒指交給了齊天飛,齊天飛知道這裡面是楚皇宮之中儲存的靈草,這些靈草加上原本得到的,足夠自己的實力達到煉骨境八層。

而隨著自己的境界慢慢提升,所需要的靈草數量也會變的更加的恐怖,往往不是這一個小小國家能夠消耗的起的。

或許只有統一個整個蒼靈大陸,齊天飛才能夠擁有踏入到靈體境的並且慢慢成長的資源。

修習武道,本身就是一件很浪費金錢的事情。

所以這也是齊天飛雖然對這王為不感興趣,但是依舊配合甄士隱,眼下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飄渺不可及的武道。

想到這裡,齊天飛不由想起那一名畫中仙。

他也跟著望向了那天,想知道有一天能不能突破枯槁登臨那新的領域,也就如同甄士隱所說的那般化龍升天。

不過他很想試一試。

此刻的齊天飛心中已經充斥起無數的豪情。

於此同時甄士隱展開了那一道聖旨。

「秦楚本一家,今日起楚歸秦,成漢陽王之領地,分為漢中郡、南陽郡、南郡三郡,望自此天下大安,我大秦定然一統天下!」此刻的甄士隱也展現出了秦國的氣勢。

這一道聖旨是秦國收服楚國的聖旨,也是對天下宣戰的聖旨。

此刻的秦國沒有絲毫掩飾這種心思,已經向天下所有的國家宣戰。

事實上秦國在得到楚國之後便會來自其他國家的聯手壓制,這無論如何放低姿態都不行。

既然如此,何不將這一切全部擺到檯面上來,一切都堂堂正正,如今秦國已經擁有了蒼靈大陸兩大帝國接近二分之一的土地,還會懼怕那個齊國以及那些自身本就要不保的幾個小國?

「赳赳老秦,無畏一切!」甄士隱緊緊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而後高舉到自己的拳頭。

於此同時在下方的軍人這個時候不由整齊的舉起了自己的拳頭。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赳赳老秦,無畏一切!」

「赳赳老秦,無畏一切!」

「赳赳老秦,無畏一切!」

這種整齊劃一的聲音響徹整座楚皇宮,大半個丹陽城都聽到了這種聲音。

當人的力量合到一處,會形成一種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這種力量在有的時候比達到巔峰的武者還要讓人感覺到有些恐怖。

這聲音已經成為了秦國對世界的宣言,讓人感覺到熱血沸騰。

此刻哪怕是齊天飛也忍不住舉起了自己拳頭伴隨著喊了起來,甚至他有一種披著這一身戰甲去征戰沙場的衝動。

棋逢對手:高冷上司晚上好

他何嘗不想擁有強大的軍隊,但是楚國的絕對雖然裝備優良,但是根本無法與秦國的軍隊抗衡。

因為秦國的軍隊都是齊家齊望山培養出來了,每一個軍人都鐵血至極,甚至這些軍人凝聚到一起根本無懼煉骨境九層的強者。

武者的實力已經超脫出了凡人的區別,但是齊望山那以普通人的軍隊卻殺死過煉骨巔峰的存在,軍隊戰鬥力的強大讓人感覺到恐怖,這也是為什麼秦國的軍隊為什麼一直都被稱之為最強大的原因。

而今天,楚皇也終於明白了這一切,原來這是一種強大的精神以及強大的意志在支撐著這一切,無畏一切的強大意志。。 那強大的聲音是秦國對這個世界的宣言,哪怕是曾經的楚人也不由被這種秦國的強大所洗腦,變得更加的嚮往,於此同時哪怕是身在三大聖地儒聖宗的趙子曰也不由對這有了一種新的認知。

「子曰:眾志成城,古人誠不欺我。」趙子曰不由發出了一聲感嘆。

而雪女則是一臉崇拜的齊天飛。

雖然她知道她這輩子都不會與白刑再分開了,但是她依舊難以掩飾對齊天飛的崇拜。

只有傳說中的王,才能夠做到眾志成城。

秦人的強大,不由讓他想起了上古時期,人族的團結戰勝了其他的異族,凌駕於眾生之上。

而如今,秦國終究能夠戰勝他國,一統天下,雪女有這個信心。

白刑則是依舊那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彷彿這些事情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齊天飛能夠幫助他找到自己的師傅這非常的厲害,當然自己老大這裡發生一切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

那怕天下間所有人都在喊著這一句話,那也沒有什麼不對的事情。

這很正常嘛。

而齊天飛心中也不由感覺到一絲激動,如果真的有人敢阻擋秦國統一天下的腳步,那他將會成為最鋒銳的劍,將一切的對手都將碾碎。

「如今自己的境界才是煉骨境第四層,不足以鎮壓那些武道強者,我要快一點修鍊到煉骨境巔峰才行,那一天才能夠登臨血海宗,救出我的爺爺。」

「不過現在我是該找個時間解決一下那些礙眼的存在了。」齊天飛想起了鄭家。

他感覺到是時候去鄭家將他們徹底的解決掉了。

「如今自己的境界是煉骨四層,我還需要一段時間修鍊,讓自己的境界徹底的達到煉骨境五層才行。」齊天飛心中已經做了決定。


不過接下來卻是要面臨一些繁雜的流程,上一次開國的時候自己可以躲掉,但是這一次卻不行了,因為如今他才是這裡的一切。

不過還好更多事情都是甄士隱在做,這讓齊天飛省去了很多麻煩。

並且這個時候開始有很多探子開始去告知楚人關於楚國的新消息。

當然這件事情更多的是在武者之間率先流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