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個人耐著性子說道:「先生,這兒真的不是您的住處,您不能隨便進入的。」

李泉沒有任何要退縮的意思,反而挑釁道:「不是我的住處,難道就是你們的住處?」

說著李泉掏出一把鑰匙:「這裡是我的住處,你們在這裡守著我,難不成是我和你們有什麼恩怨?」

兩個人聽到李泉說這話的時候,都不由得相視看了一眼。

怎麼會,這可是老爺子給他們的地址,絕對不會出錯的,這個人是從哪冒出來的,居然還有他們家小姐的鑰匙。

「是不是你把我們小姐給劫持了!她已經一晚上沒有回來了,看來你是來這找死的!」

說完其中一個人不由分說的就開始向李泉動起手來。

李泉還沒有先找他們算賬,他們兩個就開始惡人先告狀了,那也好,省得他費那些口舌。

想著他掄起拳頭,一拳就砸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臉上,李泉的大衍拳法現在已經被他練得有些出神入畫了,每一個動作和他非常熟練的配合。

這一躲一閃讓眼前的兩個男人一時間犯了難。

他們明明就看著李泉在眼前,可是拳頭打過去的時候,李泉竟然能瞬間移動。

除非是他們眼花了,不然就憑眼前這毛頭小子怎麼可能會打得過他們!

三個人爭著起來,本來信心滿滿的兩個男人在過招幾拳之下竟然被李泉打倒在了地上。

李泉一隻腳踩在一個人的頭上,還低頭看了他一眼:「說吧,是誰讓你們來的?你們昨天對秦思雨做了什麼?不說的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兩個男人看到是他們小瞧了李泉,頓時心裡有些慌了。

他們不是秦重複派來的心腹人,因為他們秦重複覺得對付秦思雨這麼一個小丫頭,隨隨便便兩個人就夠了。

只是秦重複我怎麼也想不到李泉竟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把他派來的兩個人給打傷了。

「我們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呀,我們就是奉命來這裡給秦小姐一點教訓,讓他乖乖的妥協而已。」

妥協什麼當然是妥協,按照秦重複的安排去走,不要忤逆他的意思。

李泉一拳打在那個人的後腦勺上,那個人直接暈了過去。

另外一個男人看到自己的同伴暈了過去,頓時臉色嚇得有些慘白,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的同伴竟然就被打倒了。

眼看著李泉的眼神瞟向了自己,那個男人嚇的腿都開始都哆嗦:「真的不是我,我們也是聽命行事,更何況昨天我們連秦小姐的一根頭髮絲都被碰到,大哥你放了我吧……」

李泉一步一步的向他逼近,讓那個人心臟都有的驟停了幾分,彷彿死神在慢慢的靠近自己一樣。

「大哥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李泉並沒有想要把他給暴揍一頓的打算,他蹲下來下來輕聲細語的說道:

那你好好的跟我解釋一下,昨天你們都怎麼傷害秦小姐了,要是讓我知道你說的有一點不對,那我就扒了你的皮!」

那個人哪裡敢撒謊,他總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一種莫名的力量,似乎能洞悉他所說的一切。

「昨天昨天我就是追著秦小姐進了一個衚衕,然後我就找不到她了,我真的連她的一根頭髮絲都沒有碰到,就是……就是打了一直護著秦小傑的那個人而已,但是我敢保證他受的都是皮外傷,我並沒有往死打他。」

李泉不想聽他說夏博輝的事情,反而還覺得他們打了夏博輝自己心裡有點高興,只要下不會趁著自己不在的時候往秦思雨身邊湊,那都是他活該。

「好,那我今天也不對你下死手,你回去稟告你們家的老爺子,不要讓他再對秦思雨下手,不然的話我不會放過他!」

說完李泉一起手就領起那個男人扔到了台階下面,兩個人一直趴在秦思雨公寓門前,讓你全覺得噁心,只想讓他們滾得越遠越好。

其中一個人暈倒了,再加上被重重摔了一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知覺。

可是他的另一個同伴根本就不管他的死活,直接拍拍屁股就走了,再在這裡和李泉多待一分鐘,他都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就會魂歸天處,他可不敢在這裡繼續挑戰李泉的威嚴。

李泉進去之後找到了秦思雨的一些衣服給她打包好,順便找出了秦思雨的護照和身份證。

。 第961章

顧東,一張類國字臉。

本來挺帥,還特別白。

但!

現在,臉拉長了,垮成了驢臉。

臉色,變紅,變黑,都快綠了

高大的身板,坐那裏,一陣陣乏力感。

坐不住!

內心驚狂,絕望,打死也不願意相信!

宋三喜,又贏了!

他,期盼了多日的事情,市辦公大樓和體育館,佔地北部新城,竟然被否決了!

看着宋三喜一臉淡定的微笑,他顧東,要瘋了!

怒火騰騰,好想撲過去,一拳砸碎他的臉啊!

而那時,王文洪已經無視了麻拐子和顧東了,直接舉了手,對同事們道:

「那,諸位,關於新辦公大樓和體育館的拆遷搬址,我們就表決吧!我同意,遷往南海區鬼石場。」

然後,崔大海等現任的大佬,齊刷刷的舉了手。

「我同意!」

「我同意。」

「我同意」

「」

全票通過!

崔老和一眾老頭老太太,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這一聲聲同意,把顧東打的內心遍體鱗傷,整個人都要死了似的。

他是做商業的。

自然知道,宋三喜的生態農業,未來會是多麼高的價值!

太嚇人了!!!

他媽的,又輸給了宋三喜。

就連做陰陽風水,也是輸了。

畢竟,顧東的領悟力有限,水平根本不及師傅麻拐子。

而麻拐子,投降了,封盤不幹了。

這簡直就是他顧東,回歸中海來,最失意的一天。

也就在那時,王文洪看向了顧東,平靜道:「顧總,這裏老大樓和體育館,以及天星製藥那邊,就拜託你拆遷了。你的項目,還沒做出來啊!」

顧東如喪父母,都快哭了。

他腰身都要塌了,「我正在謀划中」

但就在這時,崔大海舉手發言了。

他,系統的闡述了顧東手上的地塊的地理結構。

最後,表示,中海經濟在發展,城市人口在不斷增加。

但,市民的休閑生活場地太少了,沒有大型的公園,連野生動物園也沒有。這城市,光有經濟沒有綠,也不行啊!

不如,將天星製藥那一片,以及這老大樓、體育館一帶,連成片,打造成生·態·濕·地公園,形成景區,帶生態保護、動物參觀、市民休閑一體功能。

其性質,純私營公益性質,市上就不拿錢出來了。

畢竟這老大樓和老體育館的地盤,也可以免費讓紅日·中海使用,產權期加到七十年,到期自動延續就是了。

這就相當於,市上也很支持這個項目和事業嘛!

營收,還是由紅日·中海公司獲利,五年免稅。盡量把地方的優惠政策,擴大化,對得起紅日中海顧總嘛!

崔大海這提議,馬上得到大佬們的紛紛響應。

顧東,卻聽的想一頭撞死在當場。

做公園,哪裏有做地產商業賺錢啊?

買天星,就上了宋三喜和王霞的當,多花了十個億。

這他媽現在,還要做公益公園,那點營收,能值幾個錢?

前期開發,又得投多少錢?

他,簡直無法想像和承受了。 「說!你們領主是誰?」

擊敗了對手惡魔后,這一次劉逸飛沒有下死手將其直接斬殺,而是在砸斷了對方的手腳后,在惡魔督軍的哀嚎怒罵聲中將其帶離了原地,躲到一處僻靜地帶嚴刑審問起來。

對於一個「人類」的「刑訊」,那惡魔起先是並不以為意的——相比於人類,他們惡魔才是真正殘忍的「代名詞」。

和惡魔相比,人類那點施加於肉體上的小小折磨簡直不值一提……

只不過這想法挺好的,卻是在劉逸飛拿出他準備的第一樣「小禮物」之後就讓那惡魔嚇得變了臉色……

不是旁物,正是先前劉逸飛用以充饑的地熄蟲!

這些在枯寂之地可以說是「魔力生物」中最底層的存在,平時哪怕對於小惡魔而言也不過就是塞牙縫的零食而已,對於督軍一級的上位惡魔而言就更是真正的螻蟻了……

不過那也得是在「正常」情況下才行~

到了眼下,這些同樣能夠吸食魔力的可憐小蟲子卻成了失去行動能力的惡魔督軍眼中真正的可怕之物——因為這些小傢伙會從周圍的環境中緩慢的吸食魔力!

這裡的「環境」不僅僅只是針對自然環境而言,其實也同樣作用於其他魔力生物!

只不過由於地熄蟲幾乎沒有任何戰鬥力,體型上也不具備任何優勢,所以它們一般情況下幾乎不可能主動「獵食」其他的魔力生物。

甚至哪怕有死亡的其他魔力生物的屍體,也會被比它們更強大的多的其他獵手佔據……地熄蟲,幾乎就是火系魔力生物的最下層。

可眼下……

偏偏惡魔督軍被劉逸飛戰敗俘虜,直接廢去了他的手腳看押在一旁。

有這位凶星在,顯然是不可能給這位惡魔督軍什麼自然恢復的機會了……

而且如果僅僅只有一條地熄蟲的話,那點微末的魔力吸食能力倒也不被惡魔督軍放在眼中……可那可惡的人類,竟似好像十分了解惡魔的痛腳一般,一把就抓住來十多條肥碩巨大的地熄蟲!

這個傢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