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樓。

戰火已經停歇了一段時間了,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交談的結果,除了頂層的那個小隊,他們和底下的小隊是分開的,互相的對講機也沒有通信,所以他們並不知道現在雇傭兵的團隊裡面只剩下他們自己在孤軍奮戰了……

「對面的夥計,聽著,上校閣下讓我跟你們說一聲,你們八樓的夥計已經打算撤出戰鬥了,你們還打算繼續戰鬥下去么?上校閣下說了,我們也不想與你們再爭鬥下去,沒有任何意義,你們如果想要退去只要不傷害人質,只管退去就可以了,我們保證不會傷害你們的性命,但是如果有其他人想要你們的性命,上校閣下就管不了了!」一位突擊隊員在得到了杜雷特示意之後就藏在一堵牆後面扯著嗓子大喊道。

只是他喊得內容,前面都很好理解,後面就有些令人摸不著頭腦了,不過人家讓自己這麼說就這麼說了,反正怎麼理解都是他們的事情。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雖然這個大喊大叫的突擊隊員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生了另外一番心思,結合之前他們反應過來似乎一開始這就是個圈套……於是他們理所當然的就想到了邀請他們來的塔拉勒殿下……難怪,這麼一個原本他們看起來如此簡單的人物會邀請這麼多團隊來,難怪他的出手會這麼大方……

原本他們以為這麼多隊伍出手必然萬無一失,原本在他們看來他們不會貪戀珠寶財物,也得到了塔拉勒的承諾只是戲耍一番不會害人性命,還有他們看來已經有了阿普杜拉在前面頂著他們不會有什麼危險……原來一切的行為似乎都在安他們的心……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卻產生了一點爭議,四隻雇傭兵隊伍有三隻的隊長認為此地不宜久留,應當立即撤退,以他們的身手,現在立即退走不會有人可以攔得住他們。但是還有一位雇傭兵隊長認為他們不應該立即走,而是應該在這裡等著,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再做決定!

於是產生了分歧,既然有了分歧那就各走各的路吧,反正他們本來就不是一起的,三支隊伍選擇了通過窗戶離開,還有一隻隊伍選擇了留下來,但是不會再動手了,只是等著戰鬥結束之後再決定什麼時候走。

對於這一點他們通告給了對面的突擊隊,突擊隊又告訴了杜雷特,杜雷特同意了這隻雇傭兵小隊的要求,只要他們不主動出手,他們不會對他們進行攻擊……

——

安排好一切之後,杜雷特深深的舒了一口氣,起碼這些人質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六樓有自己的突擊隊很安全,八樓有十名前特種部隊的士兵也會很安全,只剩下樓頂的一支隊伍和一樓正在交火的恐怖分子了……他們的武器威力很大,一時間攻擊有些不順利,不過六樓的事情解決了,突擊隊就能分出一部分人通過後面夾擊對手了……

杜雷特放下了對講機,前面監視的人員告訴他們,在酒店的背面,八樓還有六樓都垂下了一些繩索,看來他們已經準備離開了,這樣也好,只要不被群眾看到,離開就離開吧,他們本來就是一群倒霉鬼……只是那個沙蠍小隊卻是有些本事,離開了酒店之後就失去了蹤影,監視的人員也找不到他們的身影了……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沙蠍小隊從那個倒垃圾的通道落下去之後突擊隊的隊長就把這個情報報告給杜雷特之後杜雷特就派人暗中一直關注著那個出口……說實話杜雷特卻是挺佩服沙蠍小隊竟然如此果斷,更佩服他們竟然走那個垃圾的通道……反正杜雷特自己是沒有勇氣去走。

更令杜雷特感到驚奇的是,他們走出那個垃圾通道之後就消失了蹤跡,自己這邊也有跟蹤反跟蹤的高手,但是卻是找不到他們絲毫的痕迹……杜雷特對此有一些疑惑,不過想來想去也沒有什麼頭緒,只能暫時認為他們的隱匿手段比較高明,現在的重點不在這裡,只能一切都結束之後再去尋找……

也不能怪杜雷特的思想有局限,一者是他本身就是普通人,雖然知道修鍊者但是卻是很少接觸修鍊者,思考的角度也是按照普通人的角度,二來他想不到一個雇傭兵會和修鍊者有什麼瓜葛……

——

相對於放下心來的杜雷特,守得明月盼日出的八樓人質還有已經開始準備離開的各層的雇傭兵們,塔拉勒此刻的心情無疑是最差的,從一開始自己的計劃就不太順利,那個該死的沙蠍小隊就一直在陽奉陰違……

之後這群人質竟然拉出了一直隊伍,還幹掉了兩隻雇傭兵小隊,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原本想把這個燙手的山芋扔給阿普杜拉的人,結果更令塔拉勒驚訝的是除了這一隻十多人的隊伍,在別的地方竟然還有反抗的力量……

緊接著讓塔拉勒大吃一驚的是杜雷特,在他和阿普杜拉溝通無果之後,竟然不顧人質的安危悍然進攻,最後讓塔拉勒極度憤怒的是阿普杜拉的逃走還有雇傭兵們的叛逃,這些都是讓塔拉勒極為憤怒。

可以說,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如果沒有那位修鍊者主動釋放源氣,將維也納的修鍊者吸引了過來,那基本就可以說塔拉勒的全盤計劃已經失敗了……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快呀……

塔拉勒在八樓剩下的唯一一個攝像頭告訴了塔拉勒他們談判的結果之後,塔拉勒就憤怒的將對講機扔在了牆上,之後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小石頭,輕輕點擊了一下上面的突起,小石頭忽然綻放開來,一個頭顱包裹在黑色兜帽裡面的頭部虛影出現在小石頭上面。

「修士大人……」這個虛影出現之後,塔拉勒嘴裡操著生硬的漢語,直接將事情的全部經過跟這個虛影說了一遍,黑色的虛影沒有任何的言語,只是靜靜的聽著塔拉勒的描述,彷彿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影響到他。

「修士大人,那些雇傭兵已經在離開了,我這裡可以看到他們已經在順著窗戶離開酒店了。現在怎麼辦?」塔拉勒最後問完問題,就緊張的看著那個虛影。

「殺!」一陣蒼老嘶啞的聲音從虛影中傳了出來,緊接著虛影一晃便消失了,整個過程這個人只是說出了這一個字而已。

塔拉勒聽到這個字之後開心的笑了一下,將這個黑色的小石頭小心的放回了自己的兜裡面,接著從胸口的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亮晶晶的銀片,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銀片之後狠狠的將銀片擺成了兩段。

「殿下,我們現在做什麼?」普爾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此時插嘴問道。

「頂層的那隻雇傭兵小隊還在戰鬥是么?」塔拉勒隨意的問道。

「是的!」普爾魯點了點頭說道:「上面的戰鬥很謹慎,現在還沒有任何的傷亡出現。」

「嘿嘿……我們去幫幫他們……」塔拉勒笑了笑,把自己這邊剩下的幾個人召集了一下,開始往頂層走去……

——

八樓的賓客們此時已經是鬆了一口氣,他們聽到了布魯和杜雷特的交談,明白了現在他們暫時終於安全了,現在只要等著他們自動退走他們就可以鬆一口氣了,只是那個義大利黑手黨的伊萬老大還被那個人勒著脖子,似乎看起來很憤怒的樣子,大兄弟一定要忍住,千萬別在引起戰鬥了,如果是個別人被挾持他們不會這麼緊張,最主要的是有些人是知道的,這個伊萬老大剛剛被塞了一把手槍……

不過現在這群人想起來塔拉勒了,這群人看起來並不是塔拉勒的人,有相熟的人認出了他們是幾位珠寶商的保鏢……塔拉勒哪去了?現在很多人都在疑惑!

和這幾個珠寶商比起來,最應該來救他們的不應該是塔拉勒的隊伍么?他們有人有槍,應該是最有實力來救他們的,但是現在來救他們的反而是沒有想到的人,再加上一開始這群雇傭兵可是塔拉勒帶來的……這群人很容易胡思亂想,或者說很多人有多疑的習慣……於是他們開始亂想了……

「霍伊,走了,都談好了,放下人質我們走吧……」布魯隊長把電話放在了旁邊的櫃檯上面,沒有多看旁邊價值連城的珠寶,這些東西要是拿了他們根本就別想走出去,拍了拍身邊的夥伴,之後招呼霍伊說道。

霍伊思考了一下,貼在伊萬的耳邊輕聲說道:「伊萬先生,我知道你,剛剛要是迫於無奈,等這件事情徹底完結,我會親自登門道歉。」

伊萬一怔,抿了抿嘴唇,輕輕點了點頭,緊握著手槍的手此刻也輕輕的鬆了一松,現在基本上所有人的希望都是和平解決,自己雖然很憤怒,恨不得直接將他殺掉,不過還是不能逆轉全體人的意志,這個人給了自己一個台階,自己也就下了台階。跟著霍伊一起慢慢的往窗檯那邊移動。

布魯和身邊的隊友拿出了三條繩子,綁在了房間裡面的柱子上面,使勁的拽了拽,輕輕的點了點頭將繩子從窗口垂了下去,之後布魯拍了拍一直警戒著的霍伊。霍伊輕輕的拍了拍伊萬的肩膀,一翻身跟著兩名隊友一起離開了八樓,從窗口翻了下去。

伊萬走到了窗口,看著這一面牆上除了布魯三人以外還有很多人都垂著繩子在往外走去,頭頂直升機在盤旋,不過離得比較遠……看到這裡伊萬輕輕鬆了一口氣,顛了顛自己手中的手槍,雖然自己沒有用上這個手機,不過看樣子現在自己暫時應該是安全了,只是一樓還是槍聲不斷……貌似頂層也在發生戰鬥?不來窗口還真不知道現在這麼多地方在發生戰鬥……

伊萬望著正在不斷快速下降的雇傭兵們怔怔出神,忽然伊萬的瞳孔一縮,他忽然發現一個小小的黑影從草叢中躥了出來,在雇傭兵降落的這一面牆上逆流而上……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碰……碰碰……」頂層還在進行著戰鬥,只是戰鬥並不太激烈,雇傭兵方向的人不多,空降的兵力也不多,因為之前檢查到對方埋了不少地雷,所以空降部隊打的很謹慎……

塔拉勒帶著他的人手中拿著長槍往頂層的通道走去,那裡有一個小樓梯,樓梯盡頭有一扇門,那扇門現在還把持在雇傭兵小隊的人手裡,他現在的目的就是要去「支援」雇傭兵小隊!

塔拉勒走的很快,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結束這場鬧劇了,反正計劃的最終目標不會變,這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就無所謂了。

守在門口還有兩個雇傭兵,他們本來一直在關注著頂層的戰鬥,看到塔拉勒帶人走了過來以為他們真的是來支援自己的,看到塔拉勒親自帶人來一瞬間還有些感動……

不過這個感動沒有持續太久,他看到塔拉勒帶人面帶微笑的走了過來,剛要打招呼,就發現塔拉勒竟然抬起了手中的槍,將槍口對準了自己……其中一個人一驚,還以為自己身後來了敵人,猛地回頭看,身子卻在槍聲中飛了起來……

那個人還保持著回頭的姿勢,沒有看到身後有人了,自己卻在槍聲中感覺到了劇痛……原來他們的目標本來就是我們……可是他為什麼要殺我們?不是他雇傭我們來戰鬥的么?士兵帶著深深的疑惑倒下了,他的同伴也沒有走脫這個命運,在無數個子彈中倒下了……也許他們到死都不會想到,為什麼他們的僱主會向他們開槍……

「老三老四,發生了什麼?」槍聲沒有掩蓋,在頂層戰鬥的雇傭兵隊長大聲喊道……但是他的喊聲並沒有得到回應,一陣不詳的預感在雇傭兵隊長的心中響起,他沒有回去看,那邊已經無力回天了,出口被堵死了,前後都有追兵,那麼只有戰鬥了!只有殺掉敵人才能有一線生機!

——

黑色的影子從草叢中猛地竄出來,影子閃的太快,一眾雇傭兵並沒有發現,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雇傭兵身上的直升機上面的士兵也沒有注意到這個一閃而逝的黑影。但是一直盯著下方的伊萬發現,或許是伊萬的角度比較刁鑽,所以伊萬一下就看到了那個一閃而逝的黑影。

不過看到了也沒有什麼作用,那身影速度太快了,伊萬隻是看到掠過一道黑影,或許伊萬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眼睛看到了但是腦袋裡面的神經還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接下來伊萬就反應過來了,因為他看到那些不斷的向下攀爬的雇傭兵們開始出現異常,下的最快的雇傭兵毫無徵兆的鬆開了抓著繩子的手,像一個破麻袋一樣直接摔在了地面上……

其他的雇傭兵沒有任何反應,或者說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和之前那個雇傭兵一樣摔了下去,那道黑影的速度極快,抓著繩子的雇傭兵們彷彿下餃子一樣,紛紛的掉落……

布魯小隊三人是剛剛下去的,霍伊更是剛剛翻身,他們發現了似乎有些不對,但是布魯剛剛轉頭向下看去猛然感覺心臟一陣劇痛,緊接著渾身失去了力量,還來不及思考思維便陷入了一片混沌當中……

霍伊驚恐的看著一個一個雇傭兵全部摔了下去,他想不到發生了什麼,如果一個兩個還有可能是個人身體出現了意外,但是一群人都這樣摔下去就肯定不對了……抬頭看了看上面的直升機,並沒有看到他們有開槍的跡象,更何況如果開槍了怎麼會沒有任何的響聲?

霍伊蹲在八樓窗戶的下沿,猛然看到一個身著一套黑色衣服的小孩子的笑臉……小孩子?那個孩子沖自己「天真」的笑了笑,緊接著霍伊緩緩閉上了眼睛,雙手鬆開了繩子,順著牆面掉落了下去……

最後一個雇傭兵霍伊追隨者眾多雇傭兵們掉落在地面上,十多具屍體安靜的躺在下面的草坪上,似乎只是一群玩累了的士兵們躺在草地上曬著太陽酣然入睡,只是他們再也醒不過來了……

伊萬顫抖著手緊緊的窩著手中的槍,他距離霍伊太近了,霍伊還沒走太遠,霍伊死掉之後那個小孩微笑著歪著腦袋在打量著自己,而且伊萬明顯感覺到他在看著自己持槍縮在袖子裡面的手……想了想那個小孩子一翻身離開了。

伊萬彷彿虛脫了一般坐在了地面上,那憑空出現在空中穿梭,轉瞬之間殺掉十餘名雇傭兵的小孩子簡直不是人類,他……他是神仙么?

「伊萬,發生了什麼?」看到雇傭兵全部從樓梯下去,珠寶商們在前特種部隊的保護下小心的進入這裡,懷特看到伊萬跌坐在地面上,高聲喊道。

懷特這一喊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向了伊萬,伊萬頭上冒出了一些汗珠,沒有回答懷特所說的話。到最後他還是沒有勇氣拿起手中的槍進行攻擊,他有預感,一旦他進攻了,他也會想那些雇傭兵一樣,在一瞬間死亡……

「伊萬,他們走了么?」這次喊話的不是懷特,而是一個賓客……伊萬的兩個手下看到伊萬似乎有些不對勁,趕緊跑了過去發現伊萬嘴裡正在念叨著什麼……一個手下貼近了耳朵……

「死了……都死了……」

另外在六樓躲在角落裡面的雇傭兵們也在注意著那些準備離開的雇傭兵……一個士兵躲在窗檯邊上關注著他們的情況,這是他們老大吩咐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照做就好了……

過了一會,那名在監視的士兵一臉驚恐的走了回來,還沒有等他開口,那個靠在牆角低著腦袋的雇傭兵隊長擺了擺手問道:「都死了?」

「是……是的……都死了……」士兵有點結巴:「不應該呀,沒看到維也納軍方出手的跡象,而且他們既然答應了我們不會食言的……」

「既然他們都死了,那麼你們也應該去死了……」雇傭兵隊長的聲音忽然變得十分的稚嫩,還有一絲哭腔……

其他四個人倏然一驚,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的隊長,而他們的隊長緩緩的抬起了頭……四個人猛地瞪大了眼睛,他們看到的並不是他們的隊長的臉,而是一個小孩子的臉,那個小孩子的臉似乎在哭泣?

——

頂層,六具雇傭兵的屍體被橫放在中央,另外還有三具維也納士兵的屍體放在旁邊,在雇傭兵隊長的狗急跳牆之後,維也納的空降突擊隊也遭受到了很嚴重的打擊,不過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戰爭都會死人……

而此時塔拉勒正親切的握著這隻隊伍主官的手笑道:「你好,我是塔拉勒!」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林軒此刻身在七樓,在林軒發現八樓自己有能力解決問題之後就退了下來,站在七樓的窗口注意著遠方……那裡有四個修鍊者正在試探性的戰鬥……其中有兩個就是維也納派出的兩名修鍊者——帕洛以及格蕾。

這個帕洛竟然是一位精神力修鍊者,而且還是一位音律的修鍊者,不過他的武器並不是什麼樂器,而是自己的喉嚨!用唱歌來戰鬥確實不多見,不過作為一個精神力者,歌曲只是一個媒介,而帕洛的攻擊手段自然是精神力的攻擊……精神力的戰鬥林軒曾經經歷過,之前如果不是道元在關鍵出手,恐怕林軒早就已經死翹翹了……

那位女性修鍊者格蕾竟然是一位火系的修鍊者,看樣子也是掌握了火系天道的修鍊者,只是林軒的火系只是略通,連天道都沒有領悟,所以也沒看出格蕾的火焰是什麼火焰,不過這都無所謂,他們現在正在互相試探,並沒有貿然出手。

本來他倆是打算來了就直接消滅掉那個敢於進犯的修鍊者的,不過格蕾和帕洛到了才發現他們竟然有兩個人,而且和他們的實力差不多……最令他們吃驚的倒不是這個,而是他們竟然沒有發現還有另外一個高手,之前他們一直認為只有一個人而已……

林軒同樣是吃了一驚,之前他探查到的這兩個人確實是那個幾個人之中的,但是之前他探查的這兩個人並沒有領悟天道的實力,但是此刻他們明顯擁有比林軒探測的實力更加強勁……這說明他們竟然有可以天境精神力探測的手段……林軒略微一沉吟,這個組織實在是太神秘了,就連張明的老爸也查看不到線索……

就在林軒思索的時候,忽然在林軒左側的那一面牆上忽然爆發了一股源氣的能量,林軒飛快的跑出了所在的房間,朝走廊的盡頭跑去,剛一到便發現原本沿著牆面不斷降落的雇傭兵們已經全部躺在了地面上……

那人的速度太快了,林軒一直在注意著遠處的戰鬥而沒有注意到這裡竟然被他直接殺掉了這些雇傭兵……不過林軒倒是沒有為這群雇傭兵報仇的意思,本來林軒就沒有在乎這些雇傭兵的生命,林軒也出手保下了沙蠍小隊也是因為他們向自己效忠,而林軒也確實有需要他們的地方……

林軒在乎的是那個驟然出手速度極快的小孩……林軒也看到那個身材嬌小的小孩了……運起了陰陽眼仔細觀察,沒有用精神力純粹的感應,除了給個的事情林軒已經注意到他們確實有干擾精神力探測的能力……

「陰陽遁術!」林軒發現這個小孩子並沒有太高的修為,只是物鏡十三品左右的樣子,但是他的速度極快,應該是十一品的時候領悟的天賦技能,而且這個技能具有陰陽兩面,在這一體中有機的結合……

林軒本身就領悟了陰陽天道,這個小孩的陰陽彷彿天生一般,十分的協調沒有一絲的矛盾……即使現在這個小孩只有物鏡十三品,但是等閑物鏡十六品以下的修鍊者不會是他的對手,這是一個天才,可以越級挑戰的存在……他們的組織裡面竟然有這樣的天才?他還是這個小孩?

——

杜雷特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他現在有些頭疼了……剛剛答應了人家讓他們可以離開,沒想到一轉眼就躺了一地……那一瞬間直升機那裡看到了,但是等到所有的雇傭兵全部死亡掉在了地上之後他們才反應了過來,匆匆的報告給了杜雷特……

杜雷特先是吃了一驚,緊接著就皺起了眉頭……他可以肯定還有修鍊者存在,而且就埋伏著樓的旁邊,他的目的也許就是為了殺掉這群雇傭兵而不讓他們泄密……一開始杜雷特還是猜測,後來聽到六樓的報告,那一個留在樓內的小隊也全軍覆沒之後,杜雷特就確定了,他們就是為了殺掉這群雇傭兵而來的……

事到如今,杜雷特已經不擔心樓內的情況了,根據樓頂空降部隊傳回來的訊息,樓頂的雇傭兵小隊也被消滅了,而且是在塔拉勒親自帶人支援之下在很短的時間內結束了戰鬥……事到如今已經很明朗了,但是杜雷特不能去直接抓塔拉勒,塔拉勒王子的身份很敏感,一旦處理不好就會涉及到政治的問題,這個是杜雷特不想看到的……

所以現在杜雷特想要完成的就是把人質完整的救出來,之後把一樓以及二樓的恐怖分子全部消滅掉,這樣給上級一個交代,也給外面的公民和媒體一個交代,反正對於公民和媒體來說,只要有合理的解釋就好,更何況這次沒有人質的死亡,只有受傷,這樣一來就更好解決了……很快就是音樂會了,到時候用音樂會的新聞衝擊,很快人們就會忘掉這次襲擊……

對於恐怖分子杜雷特的想法是不要俘虜……而且在杜雷特看來他們也不回成為俘虜……就在剛剛,杜雷特將雇傭兵全部死亡,修鍊者出手報告了上去,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觀點……不過還是沒有那麼容易,他們堅信帕洛和格蕾可以完美的完成任務……

對此杜雷特也愛莫能助了,只能祈禱帕洛和格蕾不要出什麼事情吧……畢竟他們兩個對於維也納來說太重要了……

這個是下一步要思考的事情,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這群恐怖分子……也是最後的這群人……他們都瘋了……之前的戰鬥雖然激烈,但是軍方,警方的損失不大,頂多是一些被流彈擊中受傷的,死亡的很少,但是現在一樓那邊竟然說他們支持不住了……現在已經有恐怖分子在其他恐怖分子的掩護之下唱著歌衝過來和他們同歸於盡了……

人體炸彈出現了,這也是說明他們正式回歸了恐怖分子的角色,已經不會再拘泥於其他的約束了……杜雷特知道這是阿普杜拉的決定……他們想幹什麼?難道他們要正面衝出來?

想了想杜雷特拿起了對講機:「六樓的突擊隊還有頂層的突擊隊注意,立刻前往二樓支援戰鬥,一定不要讓他們衝擊到樓上的人質。」

說完之後杜雷特將對講機的頻道接駁到全體的官兵那裡:「全體維也納的警察,軍人,我是杜雷特上校,這次戰鬥的總指揮官!現在戰鬥已經進行到了最後的時刻,現在是恐怖分子最後的掙扎,這是他們最後的瘋狂……一定不要讓一個恐怖分子活著走出酒店!全面的消滅他們,完整的消滅他們!」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轟轟轟轟……」一連串的爆炸牽動著每一個關注著這裡的普通人以及那些記者們的心弦,記者們已經不止一次的申請進入採訪裡面的具體情況,但是都被拒絕了……不過裡面的一些情況還是允許被傳出來的。

比如六樓的人質已經被解救,八樓的人質被解救,十一樓的雇傭兵被消滅……這些當然都是正面的新聞,至於犧牲了多少士兵,這些是暫時不會透露的……

現在是戰鬥的最後時刻,這個時候就算塔拉勒有問題他也不會跳出來和杜雷特作對了,除非他想要放棄他現在所得的的一切……如果他肯放棄的話,他一開始就不會讓阿普杜拉來替他出頭。杜雷特也強迫自己暫時忘掉修鍊者那邊的事情,他實在是無能為力,專心消滅掉眼前的那些恐怖分子。

「報告酒店樓體情況。」杜雷特敲擊著桌面輕聲說道。現在酒店的樓體已經不是那麼穩定了,這個酒店經過那麼多的爆炸已經是搖搖欲墜了,這場戰鬥結束,這個酒店也報廢了……那些可憐的酒店的股東們現在估計已經心疼的暈過去了吧……

「百分之十的可能會直接下陷,百分之四十七的可能會向東倒塌,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會向北倒塌,百分之五的可能會向南倒塌,百分之八的可能會心西倒塌……如果一樓繼續遭到轟炸,百分之百會倒塌。」士兵敲擊著電腦回答道。

杜雷特皺了皺眉,往東倒塌會砸到來圍觀的群眾和記者,往北倒塌就直接砸到自己了,而且不管往哪裡倒塌樓內的人質都會受到損傷。

「所有的士兵,特警全部加入戰鬥,突擊隊加快速度,狙擊手點殺恐怖分子,不要讓他們繼續製造人肉炸彈,也不要讓他們繼續釋放大威力武器。」杜雷特想了想接著說道:「讓警察疏散酒店周圍的群眾還有記者。」

做了很長時間觀察員的狙擊手在戰鬥的最後時刻終於等到了出手的機會……他們不管是誰,只要看到了人便扣動扳機……他們佔了很大的便宜,他們手中的狙擊槍射程比恐怖分子手中的槍要遠很多,而且他們還在周邊另外的樓裡面,於是他們可以打到恐怖分子,但是恐怖分子打不到他們……

——

「首領,我們現在怎麼辦?還剩不到六十個兄弟了……」此刻阿普杜拉身處在二樓,一樓已經被軍方佔領了大部分了,只有少部分恐怖分子還在一樓狙擊,剩下的人已經撤到了二樓,而阿普杜拉也躲藏在角落裡面,之前的狙擊手差點就殺掉了他,幸好其他人剛好走到了他的身前替他擋了一槍……

阿普杜拉笑了笑,用右手摸了摸左胳膊上面的彈痕,又將手指放到了自己的最裡面,品嘗著自己的鮮血……貧窮了半生,爭鬥了半生,此刻終於要走到生命的盡頭了,阿普杜拉感覺到了一種解脫,不過在他解脫的時候他一定要做一些大事!

「地下室埋了炸藥么?」阿普杜拉問道。

「埋了,埋了很多炸藥……」阿普杜拉身旁的恐怖分子說道,然後講一個遙控機遞給了阿普杜拉,阿普杜拉點了點頭,從胸口的兜裡面又拿出了一個遙控器,兩個遙控器攥在手裡,眼睛望著天花板,似乎要透過這層層阻隔看到最頂層的塔拉勒,很多很多年前,在他要死掉的時候是那個男人救了他……這麼多年來,也是那個男人多次的資助他們……

這個恩情很重,所以阿普杜拉決定在這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裡面將恩報了,他要帶著塔拉勒一起走,這樣一來在地獄裡面他也會繼續報答塔拉勒……

阿普杜拉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會上天堂,雖然他們一直在宣揚著天堂,不過阿普杜拉覺得如果自己這樣的人都能夠上天堂的話,一定是上帝那個老頭瞎了眼睛,默罕默德做了噩夢……

既然都註定要下地獄,那麼就做一件轟動的大事情,管他什麼計劃不計劃,讓這群高高在上的成功人士,還有這群士兵,還有那些所謂的公民,大家一起死,都為了我阿普杜拉陪葬,如此也不負我阿普杜拉之名……

阿普杜拉很喜歡法國歷史上的某位皇帝說的話:「我死後管他洪水滔天……」他本來性格裡面就有極端的一部分存在,儘管之前在塔拉勒的強壓之下按下了性子沒有對那些賓客動手……

這也是他的性格之一,要鬧就鬧大的,如果一開始就跟賓客動手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塔拉勒跳出來給殺掉,而且當時塔拉勒也不想就這麼結束了……現在很好,引出了賓客,引來了警察和軍隊,引來了更多的民眾……如果一下子死掉了這麼多人,這絕對是轟動世界的恐怖襲擊了吧……

阿普杜拉知道,他可以製造恐怖襲擊,但是一定要控制在一定的度之下,一旦超過了就會有覆滅的危險,此刻他即將要死掉了,那麼他就不用再去在乎那個度了……死要死的轟轟烈烈,那個總想要站在自己頭上指手畫腳的塔拉勒也要跟著自己一起走才好,自己可是要報恩來著……

想到這裡,阿普杜拉嘴角揚起一陣殘酷的微笑,他來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所以他要轟動世界!讓世界好好看看他們的力量,他們聲音!讓那些生活在安逸之中腐朽的人們看看,他們的生活並沒有那麼安全,他們的政府沒有能力保護住他們的生命!

此刻槍聲漸漸停歇了,剩下的四十餘名恐怖分子集中在了二樓,一樓的警察和士兵在短暫的修整沒有立刻衝上來,但是還是不斷有狙擊手狙殺他們的同伴,另外六樓的突擊隊已經到達了二樓開始謹慎的搜索前進,他們不在意恐怖分子的軍事素質,跟他們比起來恐怖分子就差的太遠了……但是他們擔心的是恐怖分子手中的大威力武器……

「呼……」阿普杜拉長舒了一口氣,身邊的同伴們都在默默的看著他,看著他們這位首領,在即將奔赴死亡的這一刻,阿普杜拉也開始回想,想象他最開始只是一個人,後來慢慢的聚攏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而現在他們終於不負那死在一起的誓言了!

「你們,怕死么?」阿普杜拉忽然問道。

沒有人回答,此刻除了阿普杜拉再也沒有其他人開口說話了……不過阿普杜拉從他們的眼中看出了他們的堅持……

「不虧,有那麼多大人物陪著我們一起送死,我們不虧,我們這次的行為一定會震驚世界,讓世界看到我們的存在!」

「吼吼……」四十多人忽然大聲的吼叫讓突進到二樓的突擊隊嚇了一跳……

阿普杜拉嘴角帶著微笑,輕輕地躺了下來,之後兩隻手一手拿了一個遙控器,輕輕的按了下去……

「轟轟轟轟轟……」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轟轟轟……」最先爆炸的是頂層十一樓,鋪天蓋地的灰塵伴隨著無數的碎片從十一層的窗戶噴洒了出來,緊接著一樓彷彿地震了一般,巨大的衝擊力頂破了一樓的地面……這次的爆炸可不是塔拉勒為了威脅恐嚇所按下的威力極弱的聲音很響的玩具,而是真正大威力的炸彈。

阿普杜拉這次是真的打定了主意要帶著一群人轟轟烈烈的死亡,他帶了幾乎全部的家底,百多命恐怖分子,這已經是他幾乎全部的力量了,基地那邊還留有一些人,不過等他們死掉之後那些人也很快就星散而去。

威力巨大的炸藥已經被引爆,在爆炸的瞬間一樓的很多士兵就被炸飛了,整個酒店已經陷入一片搖搖欲墜的境地,之前經過那一陣爆炸酒店就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創傷。雖然那些炸彈的威力不大,但是架不住多呀,如此多的炸彈已經把整個酒店炸成了危房,加上無數的戰鬥昔日金碧輝煌的大酒店此刻已經滿目瘡痍……

——

幾位酒店的股東先是經歷了塔拉勒和阿普杜拉的小小的槍戰,其中一個人掛了點彩,之後另外一個人又幸運的和阿普杜拉玩起了遊戲,大腿上被扎了兩道,幾個人現在完全沒有了一開始的意氣風發,只想著這次風波過後如何善後……

不過劇烈的轟鳴聲還有搖晃的樓體讓他們最後的一點希望也徹底被打碎了,他們知道這個酒店已經徹底的完蛋了,等待著這個酒店的結果就是被拆除……幾個人趴在地上不由悲從心來,不斷的啜泣起來。

而其他的賓客此時也開始變得慌亂了起來,原本阿普杜拉跑了,留下看守的雇傭兵也死的死走得走,他們已經開始準備收拾現場,開始為這次事件過後做什麼開始做打算了,卻沒想到沒過多久便再次經歷了巨大的爆炸,不用說,這一定是那個該死的阿普杜拉乾的……果然恐怖分子雖然跑了,但是他還是沒有放棄,他竟然打算著同歸於盡?此刻八樓除了絕望,倉皇,只剩下了無盡的咒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