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對視一眼,不客氣的坐在了張玄的對面,王子珊說道:「找我們有什麼事情嗎,軍團長。」

「歐文剛才傳來情報,那個被我們打死了老大的軍閥組織,又開始行動了。」

「這麼快?」姜小雨吃驚。

他們昨天才幹掉了這個組織的老大,挫敗了他們的陰謀,還以為可以放鬆幾天,結果卻沒有想到對方今天竟然就開始行動了。

「目標是我們嗎,你確定不是內訌?」王子珊問道。

「基本上可以確定是我們了,因為他們在昨天已經選舉出了新的將軍,叫做糯達。」張玄回應道。

姜小雨頗為吃驚,「舊老大剛死,新老大就繼位了,這也太快了吧。」

王子珊臉色一沉,似乎想到了什麼,徑直說道:「按理說,一個組織想要選出新的老大,不可能這麼倉促,舊老大屍骨未涼,新老大就繼位,很不正常,但如果背後有人插手的話,那就不奇怪了。」

「你的意思是,赤血會指定了一個新的老大。」張玄也想到了這一點。

「很有可能。」王子珊說道:「這個軍閥顯然是赤血會旗下的組織,赤血會為了不讓這個組織脫離自己的掌控,指定一個新老大,這是常有的手段。」

張玄敲了敲桌子,淡然說道:「好了,糾結這些沒有什麼用,我們目前最主要的是如何對付這個新老大派遣過來,攻打我們的士兵。」

「他們派遣了多少人?」王子珊問道。

「不知道,具體的數量還沒有傳遞迴來,不過我猜測,人數不會太多,畢竟在對方的眼睛里,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小組織而已。」

姜小雨說道:「乾脆我們再讓歐文開著武裝直升機,把這個新老大也炸死。」

王子珊搖了搖頭,不贊同這個決定,「你想的太簡單了,吃一斤長一智,有了舊老大的前車之鑒,我相信新老大隻要不傻,就不會離開他們的基地。」

頓了頓,她又說道:「而且我相信,他們這一次前進,必然會帶上可以擊毀武裝直升機的武器,如果再讓歐文來一次,折損的很有可能是歐文。」

張玄點了點頭,同意這個看法。

哪怕敵人並不知道,襲擊他們的人是超人軍團,但為了避免前車之鑒,一定會有所準備。

歐文的突襲,只能在一,不能在二。

王子珊說道:「目前為止,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儘快查明對方會派遣出多少人,領頭的是誰,從什麼路線進攻,只有知道這些,我們才能夠安排針對的方案。」

張玄說道:「這些不用擔心,歐文會搞定的。」

哪怕是歐文搞不定,張玄也可以向遊戲商城裡面購買相印的情報。

結果等歐文再一次聯繫張玄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

這個時候,林凜已經把兩千支超人血清,以及兩個醫生接到了羅阿那普拉,護送到了基地,成功和谷川靜匯合。

「BOSS,我打聽出來了,這一次糯達派遣了三千兩百多名士兵,剛剛出發,帶著重型火力,地對空導彈……」 三千多名士兵,重型火力,趁著夜色出發,預計會在天亮前,從九點鐘方向抵達羅阿那普拉……情報傳遞迴來之後,張玄和王子珊等人開始商量起來。

王子珊在思考了一會之後,堅持在天亮之前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她的看法很簡單,「一夜行動之後,這群人絕對疲倦不堪,所以在天亮之前動手最好,應該是他們最放鬆的時候。」

「未必。」姜小雨卻又有不同的看法,「我覺得應該在半路上截擊他們,最好在他們前進的路上布滿炸彈,等他們進入地雷區后,瞬間將他們送上天。」

「這個主意雖然不錯,但很可惜的是,必須有兩個前提,第一,是我們要有充足的地雷,第二是我們必須連夜把這些地雷埋在地下。」

王子珊輕描淡寫的推翻了姜小雨的想法,「第一個條件我相信軍團長大人,但第二個條件……我們沒有足夠的人口和時間完成這件事情。」

先不說地雷的事情,光是帶著人離開羅阿那普拉,趕往半路上埋地雷這件事情,就要耗費大量的時間。

也許還沒有等地雷埋好,敵人就已經疾馳而來了。

聽到王子珊的話,姜小雨也覺得自己似乎想的太簡單了,眉頭不由皺在一起,說道:「那就按照你說的,在黎明的時候,打大方一個措手不及。」

「不,你剛才那個想法到是提醒了我。」王子珊嫵媚的笑了起來,宛如一隻劇毒的蠍子,露出了猙獰的尾后針。

「我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當她把自己的想法說完之後,張玄臉色一喜,立即拍著桌子說道:「好,就用這個辦法。」

……

深夜,

一支龐大的車隊正在疾行,數十輛汽車排成了一隻長長的車龍,馬達轟隆隆的發動聲音在空曠的地面傳出去了很遠。

這一隻前往羅阿那普拉的車隊,散發出了無盡的殺意。

昨天的他們被一輛武裝直升機打的屁滾尿流,幾乎每一個人都被嚇破了膽子,抱頭鼠竄,然而今天,他們卻捲土重來。

這一次,他們早已經有了應對,地對空導彈就放在身後的一輛車上,一旦發現武裝直升機,隨時都可以發動攻擊。

即便是深夜,大部分都繃緊了自己的精神,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生怕敵人會在剎那間出現。

然而一直到了凌晨三點左右,任何異狀都沒有發生。

沒有敵人,沒有戰鬥,更沒有武裝直升機。而長時間的警戒,讓大家的精神有些疲倦,於是開始換班,輪流警戒。

然而就在此時,轟隆一聲爆炸傳來,一輛汽車被炸上了天,車上的士兵在剎那間死亡,甚至連參加都沒有發出來。

所有人都被震驚了。

但如同連鎖反應一樣,一輛由一輛的汽車炸開了,澎湃的火焰從汽車的底盤升起,巨大的衝擊力輕輕鬆鬆的擊碎了汽車的底盤,將汽車炸成了兩截,飛在半空,不停的反轉。

黑暗中,一朵又一朵的火焰之花綻放。

每一朵火焰之花都是死神的親吻,輕而易舉的收割了一條又一條的生命。

短短十幾秒之間,至少有三十多輛汽車被炸開,而蹲在車上的士兵,則被死神大手一揮,帶入了地獄,活下來的人,寥寥無幾。

一時間,整個車隊都沸騰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擊。每一個人都懵逼了,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殘存下來的士兵紛紛從汽車上跳了下來,但還沒有來得及跑遠,汽車爆炸,衝擊波席捲而出,巨大的衝擊力震碎了他們的內臟。

不少人飛出去的時候,就已經死掉了。

還有一些倒霉蛋被汽車炸碎之後的碎片擊中了身體,甚至被攔腰斬斷,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一刻,戰爭忽然降臨了。

當指揮官幸運的躲過一劫,從車上逃出來的時候,看到的是一輛由一輛燃燒的汽車,一朵又一朵璀璨的死亡之花。

不少被點燃的士兵們瘋狂奔跑,哀嚎,打滾,歇斯底里,撕心裂肺。

但這並不能夠保佑他們,最終難逃一死。

指揮官幾乎呆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慘烈了,比上一次發生的事情還要慘烈。

上一次雖然被武裝直升機襲擊了,但一輛武裝直升機可以消滅多少人?

幾顆炮彈,一門大炮,就算是打光是所有的子彈,消滅幾百人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但今天呢?

一朵朵火焰之花綻放,一輛輛汽車燃燒,彷彿一條歪七扭八的火焰長龍,輕而易舉吞噬了無數人的生命。

火焰在燃燒,士兵在哀嚎,死神在狂笑。

指揮官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為什麼忽然間,自己的隊伍就崩潰了,這些炸彈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出現的。

難不成自己進入了地雷區?

不可能,自己走的是水泥路,怎麼可能有人挖開水泥路,從下面邁入地雷。

哧……

就在此時,一個輕微的生意在耳邊響起,似乎有什麼東西撞了自己的右腳,指揮官低下頭后,看到的是一輛玩具汽車。

一時間,指揮官什麼都知道了。

「不……」

轟隆,撞擊在他腳下的汽車忽然炸開,化作了一朵璀璨而又美麗的火焰之花,可怕的火焰瞬間吞噬了指揮官,讓他屍骨無存。

……

距離車隊大約數百米遠的地方,停放著一輛大型汽車。

林凜站在汽車的頂部,面無表情的看著火焰綻放的車隊,放下手裡的遙控器,露出了一個冰冷而又美麗的笑容。

遙控汽車炸彈!這就是王子珊的計謀。

既然沒有時間在他們前進的路上埋下地雷,那就乾脆用這種東西摧毀敵人好了。當然,這隻不過是她的戰術,沒有遙控汽車炸彈,一切都是白搭。

但是,對於擁有遊戲商城的張玄而言,遙控汽車炸彈真心不算什麼。

雖然價格貴了一點,價值十個遊戲幣,但為了擊敗敵人,張玄只好花費了三百個遊戲幣,兌換了三十個遙控汽車炸彈,交給了林凜。

果然,效果拔群。

在林凜的指揮下,三十個遙控汽車炸彈從四面八方進入了敵人車隊的下面,起爆的剎那,輕而易舉的擊潰了所有的敵人。

這些汽車炸彈的威力很強,比普通的C4炸彈還要厲害,可以輕而易舉的摧毀一輛重型卡車,有些炸彈甚至還一連破壞了兩輛汽車。

現代戰爭,打的就是高科技。

比拼人多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只有高科技才能夠讓人屹立在世界的頂端。

二戰時期,德國為什麼可以吊打西半球,就是因為德國掌握著強大的科技,以一個國家的力量,讓整個歐洲,乃至於西半球在他的進攻下,瑟瑟發抖。

這一次,赤血會旗下的軍閥,派遣出了三千兩百人,兵強馬壯,但那又如何?

還不是被張玄兌換出來的遙控汽車炸彈給打崩了。

尤其是現在是黑夜,想要用肉眼看到遙控汽車炸彈這種東西,基本上不太可能,尤其是黑夜對於這種小東西而言,就是最好的保護色。

雖然敵人有雷達車,但問題是,像是軍閥這種私人武裝,先要買到先進的雷達車是不可能的。

普通的雷達車,根本就發現不了張玄從遊戲商場裡面的兌換出來的……遙控汽車炸彈。

兩者在科技上而言,不是同一個級別的。

這一場戰鬥比上一次更加悲慘,連敵人都沒有看到,就已經全軍覆沒了。

當消息傳遞迴去之後,糯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派遣出去的隊伍,竟然又一次遭到了襲擊?而且還近乎全軍覆沒?甚至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這怎麼可能?

糯達當即就想要破口大罵,廢物,都是一群廢物!

糯達無法想像,這群人到底要廢物到什麼地方,才能夠打出這樣的戰爭,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就被消滅了。

但事情已經發生了,糯達知道自己根本無法逃避。

在對殘存的士兵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之後,他懷著沉痛而又忐忑的心情,撥通了一個人的電話。

伯文!

自己頂頭上司的心腹,也是把這個軍閥交給自己的男人。

「你說什麼,你派遣出的隊伍被人消滅了?」

最初,伯文被人深夜打擾,滿懷不悅,但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頓時清醒了過來,眉頭情不自禁的皺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他不是聽到壞消息就破口大罵的人,相反,相當的有城府,不會輕易的動怒。

糯達心底一寒,越是這樣不喜形於色的人,越是難以對付,於是他連忙把自己得到的情報說了一遍。

「遙控炸彈汽車?」

伯文聽到了之後,越發冷靜,這種東西曾經在二戰時期大放異彩,就是哥利亞炸彈車,不過因為種種原因,在現代戰爭之中出場的次數並不多。

畢竟比起所謂的炸彈車,無人轟炸機,無人戰鬥機才是主流。

但這種東西並沒有徹底的推出戰爭,很多恐怖分子都在使用這種東西,原因很簡單……威力大,而且價格便宜。 無人轟炸機,戰鬥機之類的造價,動不動就是數千萬美元,甚至上億美元,恐怖分子哪裡用的起這樣的東西。

就算是有錢,也未必可以買到這種東西。

比如赤血會,有錢,每一年的收入高達數百億美元,但無人轟炸機什麼的,根本買不到。

所以遙控炸彈車這種便宜,科技含量低,威力大的東西,就成為了很多恐怖分子的最愛,就好像RPG這種東西一樣。

掛掉了電話之後,伯文坐在椅子上給自己到了一杯咖啡,冷靜的思考起來。

說實話,在聽到了這個消息時,伯文的第一反應就是……超人軍團出手了。

畢竟遙控炸彈汽車這種東西並不難搞,甚至可以自制。簡陋一點的,只要在一輛玩具車上面放上一顆C4炸彈就行。

不過在思考了一番之後,伯文有強行壓下了這個想法。

未必是超人軍團出手。

也許是那群隱藏在暗中敵人也說不定。畢竟連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都可以搞到,在搞到一些遙控炸彈車,不要太輕鬆了。

所以哪怕是伯文,一時間也不確定,襲擊了他們的人,到底是同一伙人,還是兩撥人。

一時間,他也頭疼起來。

想到自己在姐夫面前誇下海口,三天之內消滅超人軍團,現在已經過了兩天,三天的期限馬上就到了,讓伯文越發警惕。

如果自己做不到的話,必然會在姐夫的面前丟臉,甚至會落下一個無能的烙印。

這是伯文不能夠忍受的。

他從小舅子的身份,一步步走到今天,花費了大量的精力,才讓身為理事的姐夫對自己刮目相看,成為了姐夫的心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