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說着話,就走出了廠區,後來在大門口的花壇邊上坐下,又聊了一會。

秦光榮發現,章景家應該來搞D品開發。至於爲什麼要選這樣一個人,他一時說不上來所以然。

第二天上班後,遠峯正好到攻關小組來,秦光榮就將自己的這個想法對遠峯說了。

秦光榮說:“他是新進公司不久的大學生,學的是營銷。在車間裏實習。我和他談了一些問題。他的想法有些獨特。”

“學營銷的?”遠峯一時沒有明白過來。

“我認爲吧,這個人,可以到D品攻關組來。”

遠峯看了秦光榮。難不成,秦光榮這是急了。但也不至於把不相關的人弄進攻關組吧。這樣想過,他就有問了。

“你這裏,需要有專業知識,需要畫圖搞設計的。”

秦光榮說:“最近,我在思考這樣的問題。這裏缺的不是設計人才。這方面人手不夠,可以從其他小組借,也可以請技術部支持。”

遠峯這就有了理解,明白秦光榮要有這樣的想法了。

“好。我明白了。把他調進來。”遠峯拍了板,支持秦光榮的這個思路。

章景家到了攻關小組後,有些怪論。他的怪論竟然是當着總經理遠峯的面說的。

“我倒不認爲新產品一定要有多長的使用壽命。”

“你這觀點,我不贊成。使用壽命短,誰會買呀,除非他的腦子有病。”也是才進攻關組,有着機械製造研究生學歷的華誠持反對意見。

“不盡然吧。你現在買手機,考慮它的使用壽命嗎?”

這時候,手機已經不再是稀罕貨。而且,一代又一代的新機型問世。給人的感覺,永遠是新出來的機型最好。

華誠在一開始就是章景家觀點的反方。這時,不好回答了。如果承認,就是認同了章景家的觀點。

章景家又問:“你現在買電視考慮它的使用壽命嗎?”

華誠被問住了。

“你會嗎?” 章景家在自問自答:“你不會考慮這些。這是肯定的。除非你是一個老土,一個消費落伍者。產品的更新換代這麼快。這些東西幾乎等同於快速消費品了。”

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可以說是一個不錯的思路。新產品的開發在於一定要拓寬設計者的思路。

遠峯笑笑地,點頭。他認同了章景家的說法。

“繼續。說下去。”遠峯給了章景家一個鼓勵。

即便是遠峯的思路比較開放,也還沒有把手機和電視當成快銷品看。

章景家竟然羞澀地用手撓了頭,問:“我剛纔說到哪了?”

“手機和電視等同於快速消費品。”遠峯提示。

“對。就是這個意思。”章景家接上剛纔的思路,說:“現在設計的新產品,我認爲,不在於壽命多長,而在於比以前的更好用,更實在。”

“你是說,不要質量?”華誠又以反方的身份發出質疑。

說不清什麼原因和心理,華誠和章景家幾乎是同時進的D品攻關小組,卻在一開始時,就成了問題和觀點上的對立派。

章景家說:“不是這個意思。質量是最起碼的要求,現在不應該成爲我們考慮問題的核心。”

華誠笑了。他以爲章景家說的話自我矛盾,退卻了。

章景家說:“我是說,我們現在設計的東西,一上市,就要有震驚的效應。它甚至可以在工作時給人帶來娛樂的感覺。”

華誠笑了,說:“你是說,我們在設計一款玩具。”

“有這樣一個思想在裏面。但不是真的要設計玩具。是要有這樣一個思路。” 章景家一副思索狀。

他一時興起的說法,在腦子裏還是一個比較模糊的想法,要想清晰的表述出來,還是有些困難。

“如果循着這樣的思路走下去,那會很有意思。不斷的好玩,不斷的更新,不斷的刺激購買。你想想,這個市場的空間該是多麼的大?”

遠峯不得不佩服章景家這種天馬行空的想法。

他這時的腦子裏竟然也有了些奇怪的想法,是因爲剛纔那些支離破碎的談話。


華誠愣愣地盯着章景家的臉。

秦光榮若有所思地用手上的筆在幾個圖形中游走,似乎想把這幾個圖形聯繫起來,卻又無法聯繫。 D品攻關,沒有取得關鍵性的突破,竟然被竊賊盯上了。

攻關小組的辦公室失竊。鋪在乒乓球檯面上的幾張圖紙不見了。

是誰在這個時候,攀上五樓,就是爲了偷這幾張並不能派上用處的圖紙?

在總設計師兼新產品開發部部長柏堅強的辦公室裏,幾個人在討論這個失竊案。

柏堅強認爲有可能是那兩個走掉的人乾的。秦光榮不這樣認爲。秦光榮和這兩個人共事有幾年了,憑他對這兩個人的瞭解,這事,不會是他們乾的。

“他們要想拿走圖紙,根本就用不着這樣。可以說,圖紙就在他們的腦子裏。”

遠峯支持了秦光榮的看法。

保衛部在第一時間介入,拍照,取證,弄的煞有其事的樣子。

緊接着,保衛部長李飛又成立一個專案組。前面的幾個案子還沒全部了結,這就又來了新的。他現在,直管幾個專案組。

他發牢騷,說他成了遠程公司最忙的人。

早先,公司效益好的時候,保衛部反倒沒有多少事好忙,生產一線人手緊張時,曾經有人要削減保衛部的人員。

現在,倒好。效益不好,保衛部反倒忙起來,人手明顯緊張。


“今年要是評勞動模範,如果只有一個名額,就應該給我李飛。”保衛部長對分管的紀檢主政官關曉雲如是說。

他並不是邀功,意思是說他最忙活,有事忙。

按說,在遠程公司不應該出現東西失竊的事。遠程公司是綜合治理先進單位,保衛部也因此多次受到表彰。

不知是因爲李飛的管理能力下降,還是經警隊的人員素質下降,最近接連出了幾件事。

精密計量室的一臺微型車牀被盜。

專案組剛成立,盜賊像是向保衛部示威,能源動力部倉庫裏的一臺電機被偷。

之後,配件三分廠一批刀架量具丟失。

這次,開發部D品攻關小組放在“試驗重地”裏的幾張圖紙被盜。

接連出事,李飛的頭都大了。這些天,他的臉陰沉着,不見一個笑臉。

“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都是豬,一羣豬。”李飛把經警隊長常小強叫到保衛部辦公室狠狠一頓訓。

常小強苦着臉,說:“隊裏的人手太少。公司又是這樣大的範圍,根本就照顧不過來。”

李飛責問:“以前、以前你是怎麼弄的?人跟以前的人一樣多,公司跟以前一樣大。以前沒出多少事。現在呢,接二連三出事。你要是管理到位,你的人要是巡邏勤一點,會出事?”


常小強說:“現在,公司效益不好,所以才……”

李飛打斷經警隊長的要陳述的理由,說:“彆強調客觀。你先從主觀上找原因。”

在遠程公司,保衛部給經警隊圈出了幾處重點巡邏的點。

油庫分爲地下油罐和地上油庫,儲有大量的柴油和航空用高標號汽油,以及一些特種油品。油庫必須要重點防範。

化工倉庫有熱加工用的一種輔料,屬於巨毒品。這裏也必須要重點防範。

倉庫區的1號和2號庫。

1號庫有上千平方米,放的是等待出廠的成品。2號庫也是上千平方米,擺放的是採購進來的生產物資,目前這個庫裏的東西已經不多。這兩個庫也要重點防範。

與倉庫區相鄰的幾間爲獨立平房,是財務部的幾間辦公室。

辦公樓新樓也是重點防範區,這裏有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辦公室。

至於辦公樓舊樓,是技術部門和工會等亂七八糟的部門所在地,在保衛部長李飛的心目中,無足輕重。

李大部長萬萬沒有想到,辦公樓舊樓竟然也出了事。

當有事情出來,不管案值大小,對於他來說,就是工作失職。

李飛也曾聽人說,產品開發部有個攻關組。攻關組有一間獨特的辦公室,屬於黑庫性質,機要重地,外人不允許進入。

聽說有這樣一處時,他先是竊笑,認爲是故弄玄虛,一個搞新產品開發的,一個如清水樣的部門,能有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現在出了事,他才知道,D品攻關組的辦公室也是非同小可。

調查展開後,李飛感到攻關組裏發生的這個案子真不好破。

接連幾個案子,使李飛對自己有了些質疑。

他讀過福爾摩斯探案全集,聊天時說起來可以說得眉飛色舞,唾沫四賤。

這部探案集,他看過幾遍。沒案子實習時,他怨英雄無用武之地,也就希望公司裏出幾件案子讓他也過一把破案的癮。

現在,真的有案子在手中時,這才發現,福爾摩斯探案全集是白看了,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

到了這個時候,李飛甚至懷疑福爾摩斯的智慧是不是對他有用。

自詡不要太看重學歷,要重在工作經驗和能力的李飛這時說:“我懷疑,柯南道爾是不是在胡編亂造。”

“那是小說,李大部長。”

“小說也要以事實爲依據,是不是?不然,看過的人作何感想,是要誤人子弟的。”李飛在部下面前說話時,居然也能說出這種有份量有質量的話。

爲此,他先在心裏自詡了一回。

李飛又一次到了攻關小組,到了犯罪分子作案的現場。他一支香菸、一支香菸的接着抽,眉頭緊鎖,來回踱步,看看窗戶,看看門。

從窗戶向下看,這個高度,爬上來,有危險。

頭伸到窗戶外,扭轉身子,仰起臉向上看,犯罪分子從樓頂上下來,也有危險。

排除從窗戶進來的可能性,他又到了門口。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一串鑰匙,一把一把的往門鎖裏插,就像是犯罪分子用了他這一串鑰匙中的一把直接開的門。


李飛問秦光榮,“秦組長,依你看,離開的兩個人,會不會在走的時候配了鑰匙?”

秦光榮翻了眼,帶點蔑視的搖頭,詰問:“你認爲選來搞D品開發的人,就這個智商?”

李飛看見了秦光榮的表情,說:“我只是做例行的詢問。在我們搞破案工作的人來看,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高智商的人,往往會做弱智的事。”

秦光榮的鼻腔裏哼了一下,離開了辦公室。

“甚玩藝?”李飛衝着秦光榮的背影嘀咕了一句。

再一次打開裏面一間辦公室的門。李飛很是費解。“試驗重地”也就是這副模樣。 因爲這間辦公室被坊間添油加醋傳說成黑庫,說裏面有寶貝。李飛就特別留意了。他把裏面所有的東西,都要過目。

他要在這裏面發現蛛絲馬跡。

其實,裏面擺的是些與開發新產品風馬牛不相關的東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