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迅速展開了戰鬥,馬人速度雖然很快,狼牙棒的殺傷力也很強大,但是,卻存在一個致命的弱點,手滑之後,馬人可以前後兼顧,但是,他的腰卻是致命弱點,羽季也正是清楚這一點,輕鬆戲耍馬人之後,拿下了一場勝利,頓時,古族子弟爆發出一陣強烈的歡呼之聲。

「下一站,誰來送死。」這時,影家的一個天才走了出來,一副高傲的模樣,掃視陌塵這邊。

「我來回你。」俞飛大笑一聲,站了出來。

「刺殺對刺殺,俞飛這小子,恐怕要吃大虧了。」陌塵無奈的搖了搖頭,果不其然,俞飛在影家手中,十個回合都沒有走過,就敗了,最後還是陌塵憑藉空間之力強行出手,救了俞飛的小命,不然的話,俞飛根本對抗不了影家天才的刺殺之術。

五戰下來,至尊閣雖然拿下了三個勝利場,但是,後面的比賽,必須在贏三場才行,溫旭王晨離殤都是學院的翹楚,但想要拿下勝利,很困難,陌塵就只有將希望寄托在夢軒身上。

只要夢軒拿下一場,自己拿下一場,那麼三大學院的人只要拚死拿下一場,陌塵一方,就能夠將所有古族子弟淘汰出局,這樣的話,他們的對手,就只剩下以六大超級勢力為首的團隊,儘管陌塵一方拼得死拼殘,也還有沙丘,藍楓,和小金三隻實力強大的坐騎啊,當然,陌塵還有著大紅,只不過,大紅已經進入沉睡狀態,按照魔獸的慣例額,沉睡,即是以為進化,也就是說,大紅還處於進化狀態,進入四階之後,實力就能夠大幅度提升了,當然,猩紅蝙蝠,還從來沒有出現過四階以上,陌塵也不知道,進化到四階之後,大紅會變成什麼樣子。

「這一場,我來吧。」離殤主動出擊,站了出來。

四大古族之中,是冰家的一個天才,也是斗王九重境,臉色及其冰冷,一副高傲的模樣,顯然,能夠代表古族出來的人,都不是善茬。

其實,古族子弟和外界的天才,並沒有太大的差距,聖地之外的天才面對古族天才的時候,很多時候,礙於古族的壓力,並不是因為修為不夠強大敗下陣來,而是因為這龐大的壓力,已經輸了一半。

顯然,離殤也是如此,頂著龐大的壓力和冰家天才戰鬥,越是戰到了後面,越是被動,最後只得認輸。

「對不起,陌塵,我輸了。」輸了之後,離殤走到陌塵面前,無奈的笑了笑,他的腰間有一道深深的傷口,而且身上各處都有著大大小小的十多處傷口,雖然輸了,但離殤已經儘力了。

「沒關係,後面還有我們。」

到了溫旭和王晨,兩人也是拼盡了最後一絲鬥氣,溫旭雖然輸了,但王晨憑藉著微弱的優勢,拿下一場。

這樣一來,雙方各贏了四場,也就是說,剩下的兩場,必須都要拿下,這樣才能夠贏得比賽,若是最後五五打平,那麼,雙方可在派出人戰鬥,對於古族來說,這可是好事,畢竟他們人多,而陌塵身邊,只有十人,若是最後只贏了五場,那麼十人之中,還要有人站出來繼續打,眾人消耗都很巨大,這對於他們來說,贏了五場,也跟輸了沒有什麼區別。

「陌塵,你放心,我一定給你贏下一場。」夢軒堅定的說道。

陌塵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你,但是,量力而為,後面還有我。」

夢軒朝著陌塵笑了笑,走了出去,看著夢軒的背影,陌塵眉頭一皺,這夢軒,今日為何如此自信?難道還有底牌沒用?

一時間,陌塵看著夢軒的眼神,不禁變了變,身為夢家唯一的嫡系,又豈會簡單呢?而且,當初寧願敗給陌塵,也不願意用出底牌,這足以說明夢軒的心智。

若是對付陌塵就將底牌用盡,那麼最後他拿什麼來爭取前十?

「哼,我來會逆。」這時,羽家的羽然提著雙錘走了出來,張嘴露出一排牙齒。

看到羽家羽然,陌塵眉頭一皺,這羽然,也是極為強悍,是羽家唯一一個喜歡用武器的人。

「看來,這一場戰鬥,又是一場硬碰硬的戰鬥了。」台下,黃金巨龍王淡淡的說道。 「軒兒,是時候展現你的天賦的時候了。」夢傾城自信的看著夢軒在高台之上的身影,此時此刻,夢傾城一臉自信的微笑,上一次對陣陌塵,他確實並沒有用出全力,作為大陸之上力量型最完整的夢家,尤豈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呢?

「小子,別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我知道你是一個力量型斗師,而且是天生神力的那一種,但是,在我羽家面前,一切都是浮雲,我不介意用我的大鎚子,將你的身體砸成肉泥。」羽然不屑的看著夢軒說道。

夢軒微微一笑,鎚子握在手中,身體之中,一套史詩級的鎧甲破體而出,這套鎧甲,雖然達到了史詩級,但是,與無痕相比,在力量的加層上,還是弱了很多,夢軒的鎧甲,儘管出自神匠托破之手,但是,卻只能夠增幅百分之八至百分之九的力量加層,與無痕百分之二十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了。」夢軒嘴角冷笑,眨眼之間就沖了出去,凝重的氣勢,頓時爆發,讓羽然臉色一變,如此凝重的氣勢,就連陌塵不使用泰坦神力,也沒有這麼強啊。

不過,作為羽家第一天才,羽然可不懼怕,抬著手中一對流星錘,贏了上去。

「碰。」碰撞的瞬間,羽然臉色大變,從夢軒的史詩級鎚子之上爆發出來的那一股強大的力量,讓羽然臉色大變,這麼強大的力量,他只有在陌塵身上感受到過啊。

「好強大的力量。」羽然臉色大變,借力而退,有的時候,並不是裝備就能夠彌補的,羽然手中的鎚子雖然是頂級傳奇裝備,但是,羽然本身並非力量型斗師,羽家的人,大多數都是力量型斗師,但是,整個家族,並非都是力量型斗師,羽家,只是憑藉著身體的強大,但在力量之上,並不是很出眾,因此,硬碰硬之下,竟然還是夢軒佔據了上風。

夢軒嘴角上揚,趁勢而上,手中鎚子,爆發出象徵著史詩級的橘黃色光輝,只見夢軒猛然躍起,手中的鎚子高高舉起,朝著羽然猛然砸了下去。

羽然大驚,夢軒力量雖強,但是,身體方面,卻比夢軒強大得多。

「哼,硬拼,我怕你不成?」羽然冷哼一聲,雙錘在頭頂交錯,迎了上去。

「碰。」 名門寵婚 夢軒的鎚子,猛然落下,竟然被羽然的一對流星錘給阻擋住了,而且,羽然的身體,竟然紋絲不動。這足以顯示出羽家強者的身體素質有多麼強大。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不過,只見羽然腳下,以羽然為中心,方圓百米之內,竟然塌陷了下去,這比賽的擂台,可是古族用專門的材質製作而成的,竟然在夢軒強大的力量之下碎裂了,要知道,以往每次大賽,都沒有人能夠憑藉力量打碎。

「好強的力量,夢軒這小子和我打的時候,果然沒有用出全力。」看著夢軒表現出來的強大力量,陌塵也感覺到了震撼。

兩人僵持了十秒鐘左右,只見羽然猛然大喝,手中雙錘向上一定,頓時,夢軒被頂飛了出去,這時,羽然竟然毫髮未傷,趁著夢軒被頂飛出去的時候,一躍而起,飛身而出,雙錘高舉過頭頂,朝著夢軒砸了下來,這一次,輪到夢軒阻擋了。

夢軒沒有後退,面對羽然強盛的氣勢,嘴角冷笑,身上的鎧甲綻放出橘黃色光輝,抬起手中的雙錘,迎了上去。

「轟隆隆。」流星錘和夢軒的單手錘在一次碰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一陣強烈餘波,所有古族強者,都屏住了呼吸。

只見夢軒手中的鎚子,抵抗住了羽然的一對雙錘。

這一舉動,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震撼,羽然能夠抵抗下夢軒的攻擊,是因為羽家擁有著強大的體質,能夠承受巨大的力量,但是,夢軒顯然沒有這麼強大的體質,那他為什麼能夠承受羽然強大的力量呢?

女將軍現代生活錄 很顯然,聰明人都知道,是因為夢軒身上的鎧甲,碰撞的時候,夢軒身上的鎧甲,黑光閃現,為夢軒御下很大的力量,夢軒的鎧甲,可不一般,雖然只有史詩級的層次,對於力量的加成也不大,但是,卻能夠御力,因為,夢軒所承受的壓力就要小很多。

「小子,你還挺結實的嘛,我到要看看,你還能擋住我的幾次攻擊。」話落,羽然在次躍起,雙錘猛然砸下。

「碰。」

又一次野蠻的碰撞,夢軒臉色一沉,腳下的石塊,出現了一片裂紋,顯然,羽然的力量,也增加了。

禕葉洛知天下秋 「小子,你還挺硬的啊。」羽然冷哼一聲,在一次躍起,雙錘猛然砸下。

「碰。」第三次碰撞,夢軒顯然很吃力,但是,依舊擋下了他的進攻。

「那小子,怎麼不還手?」虎人站在陌塵身邊,疑惑的問道。

「不,他不是不還手,而是,在蓄力。」身為力量型斗師的陌塵,自然看得出,夢軒不還手,可不正是在蓄力嗎?蓄力準備下一次攻擊。

或許,下一次夢軒的攻擊,就是決定勝負的時刻。

「來了,這小子,終於要來了,在給他三十秒的時間,羽家那小子,必死。」夢傾城站在告他之下,看著夢軒的身影,即自信,又興奮。

「小子,居然接下了我的三次錘擊,我倒要看看,你還能不能在接下我的一擊。」羽然大喝一聲,這一次,他高高躍起,手中鎚子,高舉過頭頂,這一擊,羽然顯然是想要一擊搞定夢軒。

「夢軒這小子,隱藏得夠深。」感受著夢軒身上的氣勢,陌塵臉色凝重,因為,此時此刻,夢軒體內的氣血,異常活躍,陌塵知道,夢軒接下來的一擊,足以石破天驚。

「哼,你進攻了三次,現在,該我進攻了。」猛然突然爆喝一聲,身上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悄然升起,給人一種浩瀚的感覺。

「不對,那小子,有詭異,小心。」這時,古族子弟似乎意識到了不對,趕忙大聲提醒道,但是,此時羽然身處半空,舉著雙錘已經落了下來,他根本來不及撤退。 羽然自己也意識到了不對勁,可想要移開身體,已經不可能了,只能硬著頭皮,鬥氣爆發,用出全身的力氣,朝著夢軒猛然砸了下來。

「讓你嘗嘗我夢家的天級戰技,暴雨拳。」夢軒大喝一聲,拳頭之上,龐大的力量一瞬間爆發,頓時,那種凝重的氣勢,如同雷雨一般,延綿不絕。

「碰。」只見夢軒一拳轟出,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就算是陌塵,也感覺到了震撼,碰撞的那一瞬間,所有高台上的參賽者,都感覺得到一股強大的氣勢,宛如當頭一棒,轟在了他們的腦袋之上,光是氣勢,就有如此影響力,他們不知道,那暴雨拳落若是換他們的抵抗的話,會是什麼樣子。

夢軒一拳轟在了羽然的一隻流星錘之上,頓時,流星錘直接被轟成了粉末,那顆是極品傳奇級別的裝備啊,居然被轟成了粉末,可想而知夢軒這一拳是有多麼的強大?

而且,羽然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捂住被夢軒轟碎的流星錘的手臂,整條手臂,都聳拉了下來,顯然是骨骼都碎掉了,羽然的臉色,蒼白如紙,僅僅是這一下,就已經受到了重創,若不是羽家身體素質強悍,恐怕羽然根本扛不住夢軒的進攻,當然,這還是夢軒的拳頭沒有直接轟在他的身上,否則的話,就算他的身體在強大,又怎麼能夠扛得住這天級戰技?

「呼,這小子,居然學會了天級戰技,這暴雨拳,好強,能夠將力量壓縮到手臂拳頭之上,好戰技,只可惜,那是夢家的東西。」陌塵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贏了,我們贏了。」離殤等人紛紛為夢軒喝彩。

使用了天級戰技,夢軒也是要付出代價的,那就是,全身的鬥氣,此時此刻,夢軒消耗殆盡,在加上硬抗羽然三次攻擊,體內或多或少受到一定的震蕩,顯然,已經沒有了戰鬥力了。

「接下來的比賽,就交給你了。」夢軒臉色蒼白,虛弱的對著陌塵說道。

「放心吧,這最後一場,我一定拿下。」陌塵朝著夢軒認真的點了點頭,經過這麼一會的休息,陌塵已經恢復了差不多六層的鬥氣,體內受到震蕩的經脈和內臟,在陌塵龐大的生命之力的治癒之下,也恢復了原樣。

陌塵走了出去,掃視一眼古族子弟,厲害都沒有幾個了,陌塵都不把他們放在眼中。

「你們,誰來。」陌塵淡淡的說道。

古族子弟之中,竟然沒有人敢上前應戰的,顯然是被陌塵鐵血的手段給震住了。

「這一場,我來。」這時,只見一個陌塵熟悉的身影走了出來。

影子面帶微笑的看著陌塵,朝著陌塵輕輕的點了點頭。

陌塵疑惑的看著影子。

「之前對你說的話,是認真的,但是,我也想領教一下你的實力,不管輸贏如何,我們先前的約定,都是真實的。」影子微笑著對陌塵說道。

「好,不管輸贏如何,我答應你的事情,都會做到,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陌塵微笑道。

影子,一個看上去只是影家的普通子弟,但是,當他站出來說要跟陌塵打的時候,古族子弟竟然沒有一個反對的,這足以說明影子在這些天才之中的地位了。

要知道,這最後一戰,若是古族一方輸了,那麼,所有古族子弟,都要被淘汰,因為,這最後一戰,肯定還沒有打過的人之中最強的一個,影子的出現,並沒有出現任何反對之聲,這是對影子實力的肯定。

「影老大,打死那小子。」

「對,影老大,打死他,為我冰家前輩報仇。」

「打死他,不然我們就要被淘汰了啊。」

「影老大?看來你在古族之中的地位,並不低。」陌塵面帶微笑,內心之中卻極為震驚,一句影老大,足以說明影子在這些古族子弟之中的地位啊,而且,就連羽季和火力,都稱呼影子為影老大,這足以說明一些東西。

「斗王九重境,就能夠讓火家和羽家的第一天才都稱呼其為老大,這其中,有貓膩,這影子,隱藏得好深。」陌塵不禁想起剛剛進入極北之地遇到影子的情況,那個時候的影子,跟一個普通的天才也沒有什麼區別啊,現在看來,完全不是,若是沒有手段,沒有實力,又怎麼會讓羽季和火力甘心稱他為影老大呢?

「我在古族之中的地位,很尷尬,所以,我想要迫切離開古族,你,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來吧,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說著,影子動了,只見他身體一閃,竟然憑空消失了,在次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悄無聲息的到了陌塵身後,鋒利的匕首,悄無聲息的駕到了陌塵的脖子之上。

「你輸了。」影子的聲音,在陌塵耳邊響起。

「哦?是嗎?那你看看你的腳下?」陌塵微笑著說道。

影子低下頭一看,頓時臉色一變,只見幾根荊棘藤竟然瘋狂的生長起來,還沒有等影子下手,荊棘藤就已經纏繞到了影子腰部。

趁著影子愣神的功夫,陌塵抽身而退,不斷的在周圍撒出荊棘藤的種子,體內鬥氣轉化為生命之力,淡淡的臉色的光芒從陌塵的身體之中爆發,嗡,金語嗡鳴一聲,落入陌塵的手中。

「那是,生命之力,那小子,居然是生命之子。」這時,所有古族強者都震撼的看著陌塵,驚訝的合不攏嘴巴,也只有生命之子,才能夠擁有純凈的生命之力啊。

「那小子,只是一個人類,怎麼可能是生命之子,這不可能的,嗎的。」古族強者臉色大變。

虛空之中,火家老祖臉色大變,生命之子,只會出現在精靈族之中啊,怎麼會出現在一個人類身上呢?

突然,火家老祖想到了精靈女王先前說的話,陌塵,是他們的精靈王。

「呼,這小子,足以對得起精靈王三個字。」火家老祖不敢相信的說道。

「陌塵,想不到你竟然還有這麼一手,生命之子,看來,想要打敗你,似乎很難,但是,我是不用輕易認輸的。」影子掙扎了幾下,發現這荊棘藤根本掙不開,索性用手中鋒利的匕首將其隔斷。 看著影子開心的笑容,陌塵內心之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想要打敗影子,光靠這些荊棘藤,顯然是還不夠的,不過,這些荊棘藤,卻能夠很好的限制影子的移動。

「用出你的全力吧。」陌塵淡淡的說道。

影子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身體在一次消失了。

陌塵眉頭一皺,影子不僅消失了,他的氣息,也跟著消失了啊。

陌塵不敢怠慢,生命之力爆發,在所有人還處於驚呼的時候,只見擂台之上,荊棘藤瘋狂的生長起來,陌塵身處其中,仔細的觀察四周,只要哪裡的荊棘藤一有動靜,陌塵就會做出第一時間做出反應,顯然,荊棘藤雖然困不住影子,但是,卻能夠很好的判斷出影子所在的位置。

「在這邊。」只見在陌塵左右不到十米的地方,荊棘藤被觸動一下,雖然很輕微,但這些荊棘藤本就是陌塵催發的,又怎麼能夠逃脫他的感知呢?

判斷出影子的具體位置之後,陌塵絲毫不慢,朝著左側一拳轟出。

「轟隆隆。」拳頭帶起一陣強大的氣勁,左側的荊棘藤,被陌塵一拳轟碎,可是,並沒有發現影子的蹤跡,顯然,他躲過了陌塵的拳頭。

「這邊。」陌塵全神貫注,發現影子又到了自己的正前方,趕忙一拳轟出。

「碰。」這一拳,還是落空了,就這樣,陌塵不斷的一拳一拳的轟出,但是,卻始終打不過影子的身體。

其實,影子的修為,雖然沒有羽季火力他們那般強大,但是,論綜合實力,影子的一身刺殺之術,在影家之中,才是最強的,影霜雖然號稱影家第一天才,但知青人都知道,所謂的贏家第一天才,其實是影子。

別看影子只有斗王九重境,手中的匕首,也不是好裝備,但是,他的刺殺之術,是最頂級的。

影子在影家,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是有一個流傳,說影子是贏家老祖的私人子,輩分比影家族長還要高,因此,影子在影家並不受待見,影家族長,也很排斥影子,久而久之處處刁難影子,因此,影子才有想要離開古族的想法。

不過,影家雖然排斥影子,但是,影子卻靠著自己過人的天賦,悟出了自己的刺殺之術,憑藉著強硬的手段,在古族天才之中,有著影老大的稱號。

當陌塵將周圍所有荊棘藤轟碎之後,依舊沒有捕捉到影子的身影。

「噗呲。」就當陌塵疑惑的時候,影子的聲影從陌塵身邊一閃而過,在陌塵腰間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緊接著,影子字啊一次掠過,又是一道傷口。

陌塵站在原地,根本抓不住影子的具體方位,不過,陌塵發現,伴隨著每一次攻擊,影子距離自己的距離,都不會超過三十米這個範圍。

摸清楚了這一些,陌塵笑了起來,既然你在這個範圍之中,那麼,陌塵就有辦法對付他,眨眼的功夫,陌塵身上已經多了十多處傷口了,但是,這種傷口對於陌塵來說,並不算什麼。

綠色光芒退去,陌塵將生命之力轉換成了鬥氣,伴隨著影子的進攻一閃而過,陌塵抬起了右腳,算準時間,猛然踏下。

「轟隆隆。」碎山踏發動,頓時,整個擂台,都搖晃起來,以陌塵為中心的百米範圍之內,更是塌陷了下去。

這時,伴隨著地面塌陷,影子腳下一滑,在距離陌塵不到十米的地方,終於顯露出了身體。

「不好。」影子大呼一聲不好,想要閃開,發現已經晚了,因為陌塵第一時間發動了空間橫移,金語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另外一隻手,扣住了影子的肩頭,讓他無法逃脫。

「嘿嘿,你輸了。」陌塵嘿嘿笑道,這碎山踏雖然殺傷力不強,但是,對於陌塵來說,作用很大,數次幫助陌塵反敗為勝,制住敵人。

「對,我輸了,按照先前的約定,我們古族子弟,將會被淘汰。」影子無奈地說道。

陌塵放開影子,其實,影子之所以輸了,是因為他手中並沒有一件與那些天才一般像樣一點的武器,若是他手中有一把傳奇級別的匕首的話,說不定,陌塵早就是他的刀下亡魂了。

陌塵身上的十多處傷口,都不深,並不是影子沒有下狠手,而且,他的匕首,根本無法對陌塵變態身體造成更大的傷害。

「我們,輸了。」影老大都沒有奈何得了陌塵,他們這些古族弟子,紛紛無奈的搖了搖頭,跳下了擂台。

這一舉動,讓那些古族之人臉色難看,以往每年,前十之中,古族幾乎佔據七個到八個,可是,今年,為了對付至尊閣,進行團戰,古族子弟,竟然全部被淘汰。

他們都感覺很丟面子,可是,這又是事實。

「呼,贏了,我們竟然贏了,太好了。」溫旭和王晨兩人高興的都快跳了起來,所有人之中,也只有三個獸人和陌塵還有一些戰鬥力,風雲池等人,紛紛用盡了全力,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了,可是,還有一個以六大超級實力為首的十人團隊在一邊護虎視眈眈,要知道,他們可都還沒有出手過,一個個精神飽滿,戰鬥力十足。

「贏了?你們贏了古族,難道還能夠贏我們不成?」這時,六大超級實力為首的十人走了上來,不屑的看著陌塵幾人。在他們眼中,陌塵等人已經是瓮中之鱉,根本沒有能力在和他們戰鬥了。

「哼,你們這些人,就知道坐收漁翁之利,我們力戰古族子弟的時候,你們在哪裡?現在又跑出來和我們打,好不要臉。」王晨指著六大超級門派的人說道。

六大超級門派培養出來的弟子,一點也不比古族子弟的差,相反,他們並不像古族那樣家大業大,作為一個門派,只需要精心培養一個兩個天賦最好的弟子,而古族,是全面培養,因此,六大超級勢力培養出來的弟子,也不是善茬。

「這是比賽,就如同戰場一樣,只有笑道最後的人,才能算勝利者,你們,最多只是戰場之中衝鋒陷陣的勇士而已,想要成為勝利者,還要擊敗我們。」六大超級實力的人不屑的看著陌塵幾人說道。 「哼,你們真夠陰險的,現在,我們還哪什麼跟你們打?」離殤憤憤不平,說道。

「如果你們覺得打不贏我們,那就請離開擂台,若是站在這擂台之上,我們只會將你們當敵人。」這時,春秋學院的人說道。

「離開,不可能,除非,打敗我們。」風雲池傲然道,雖然鬥氣耗盡,但是,風雲池還有小藍,還有那一隻在至尊閣受到圍攻時發威的小藍。

「兄弟們,你們願意認輸么?」這時,陌塵掃視一眼身邊的夥伴,說道。

「不,我們絕不認輸,是我們拚死將古族的人淘汰出局,現在,他們又想讓我們出局額,我們絕不答應。」王晨怒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