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聽的出來,葉浪是真的生氣,同時也敲醒了兩人,是真的有些飄了,而葉浪所抓的這三點,人員編製,組織紀律,戰鬥力,正是誅神組織,第一步要抓的事情,也是最重要的!

聽到葉浪的話語,在想起剛才的陣仗,兩人都不覺得有些臉紅!

「行了,言歸正傳,今天晚上的戰鬥,六隊,我,楚歡,劉拓,余天,我們十個人,拿下郊區的這個兩個廢棄工廠……」 「少主!」

龍魂第一個出聲,葉浪順著聲音望去「怎麼了?」

「少主,晚上的行動,有我們幾個就好,您不必親自出馬!」

葉浪揉了揉額頭,輕輕的敲了敲桌面「你們是不是聽不懂我的話?我說的是今天晚上,我們十個人,行動?明白?」

龍魂一愣,猶豫片刻道「是!」

妖孽王爺蛇蠍妃 「命令就是如此,不需要在這上面討論,楚歡,你調查的情報,劉拓你勘察的地形,說一說情況吧!」

葉浪抽出一根煙點燃,吐出一縷青煙,對著楚歡說道!

楚歡楞了楞,急忙站起身形「是,現在的情況是這樣……」

楚歡揮了揮手,葉浪身後的牆壁瞬間變成了投影儀,調取的監控錄像紛紛出現在牆壁上,葉浪頓時一愣,我去,搞得還挺專業!

見到葉浪的表情,楚歡與劉拓相視一眼,總算在葉少臉上看出來點欣慰,旋即兩人皆是很嫌棄的翻了翻白眼,將椅子拉了拉,爭取離對方遠一點!

「這夥人是一個星期前出現在紫禁市,來路不明,但是戰鬥力極為強悍,這段視頻是我從一個酒吧調出來的!」

楚歡變動手裡的遙控器,另一個視頻便出現在大家眼前,七八人在西區的酒吧一條街,與人發生衝突,人越聚越多,最後這七八個人竟然干翻了將近一百人!

劉拓與楚歡面色同時凝重了起來,而龍魂六隊眾人,並沒有什麼表情波動!

「葉少,我建議我們先不要輕舉妄動,在沒有動用熱武器的情況下,這些人戰鬥力都如此強悍,而且他們目前表面上的人數在三十多人,如果算上他們隱藏的人數,跟熱武器,那戰鬥力不可同日而語啊!」

楚歡將自己的顧慮說了出來,葉浪面無表情,單手敲著桌子,對著劉拓說道「說說那裡的地形!」

「是,葉少!」

劉拓站起身形,對著投影儀撥弄了幾下,照片瞬間浮現在上面「大家看,從郊區這裡,到達這兩處廢棄工廠,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這座廢棄的大橋,通過這座廢棄大橋之後,是一片平原,雜草叢生的平原,大概有二百多米的距離,才能到達工廠,這兩個工廠基本已經廢棄,坍塌的地方也有很多,兩處相隔一個馬路,大概二三十米左右,工廠高兩層,佔地面積很廣!」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易守難攻,這是眾人腦海中的詞語!

葉浪輕輕的敲打著桌面,思索著說道「所以,我們要想辦法通過這座橋,然而突進二百多米的平原,在接近這兩個工廠!」

「是的,葉少!」

劉拓認真的回答道,葉浪閉上了眼睛,揉了揉額頭,緩聲說道「龍魂,你怎麼看!」

龍魂看著投影儀,對著劉拓說道「兄弟,麻煩你讓這段視頻自動播放兩次!」

「好,沒問題!」

劉拓應了一聲,開始讓投影儀自動播放!

視頻開始自動播放,龍魂看著眼前的視頻,眼中閃爍著精光,兩遍之後,龍魂閉上了眼睛,開始沉思!

葉浪也不著急,深吸了一口煙,安靜的等待著,周圍眾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龍魂身上!

「少主,因為我們是在晚上突襲,人數又少,所以比較方便,而最麻煩的,最可能暴露的應該是在這個橋上,因為後面雖然是一片平原,但是這雜草基本都處於一米高以上,在黑夜潛伏下是很難被發現的,最關鍵的是,穿過平原,如何發起進攻,如果對一處廢舊廠房發起進攻,那另一邊一旦驚動了,對我們進行聯合攻擊,我們就被包了餃子了!」

到底是戰鬥經驗豐富的六隊,分析起來很是透徹,葉浪跟著點了點頭,楚歡與劉拓聽的一愣一愣的,可以啊,葉少的人就是牛啊!

在播放的兩遍視頻中,葉浪也在算計,其他的根本不是問題,問題是同時進攻兩處,葉浪觀察著視頻,大腦也在快速運轉著「這樣,既然我們的人數不夠分開兩組為戰,那就先把外面的明哨,暗哨全部都解決掉,放放心心的去戰鬥!」

「葉少,以對方的警覺跟身手,想要不聲不響的解決掉他們的人,這太難了!」

劉拓皺著眉頭,搖著頭說道!

葉浪微微一笑「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很難,但是對於我……們來說,或許很簡單!」

「額,簡單?」

楚歡與力拓滿臉錯楞的看著葉浪,葉浪微微一笑,不語,深吸了一口煙,將煙頭泯滅道「散會!」

眾人紛紛離去,葉浪依舊在觀察著視頻,一遍一遍的,葉浪從來不打無準備的仗!

楚歡,余天,劉拓,三人來到三樓,楚歡尋思著「靠,我們就十個人,敵人戰鬥力這麼強悍,怎麼可能完成!」

「葉少自然有自己的安排,這些不是你能操心的!」

劉拓翻了翻白眼,對著楚歡說道!

楚歡當即一瞪眼「罵的,老子問你了么,用你多嘴!」

「如果你想找事,想打架,我奉陪,手下敗將!」

劉拓眼睛微微一眯,冷聲道,楚歡頓時怒了「好呀,上次正好老子有傷在身,讓你小子有了可乘之機,來,今個看老子不把你打趴下!」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嘴跟你的拳頭,是不是這麼硬?」

劉拓針鋒相對道,兩人本就彼此看著對方不順眼,一點火就著,作勢兩人就動手!

余天在旁揉了揉額頭,急忙道「兩位老大,你們能不吵吵了么?」

「沒你的事……」

兩人同時偏過頭,對著余天大喝一聲,余天被嚇了一跳,一臉委屈的走到一旁……

葉浪還在會議室思索著情況,便聽到吵鬧聲,讓葉浪眉頭微微一皺,對著門口說道「怎麼回事?」

「嘎吱!」

門被推開,龍魂快步走了進來「少主,那兩位兄弟好像是打起來了!」

葉浪楞了楞,揉了揉額頭「你去看一看!」

「是!」

龍魂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

楚歡與劉拓相聚四五米,兩人面色同時陰沉的的看著對方,而劉拓帶來的人,與楚歡的人在也推推搡搡,罵罵咧咧!

「干……」

隨著楚歡一聲怒吼,整個場面瞬間沸騰了,兵對兵,將對將! 余天在一旁看著,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整個諸神俱樂部都大亂不已,表面看著戰鬥時異常的激烈!

楚歡與劉拓之間的磨合,肯定是沒那麼簡單的,畢竟是曾經的生死敵人,當著葉浪的面還好說,一旦兩人單獨在一起,現在才動手已經很難得了!

「喝!」

楚歡大喝一聲,作出攻擊形態,向著劉拓衝去,劉拓反應也不慢,身形微微躬身,一拳向著楚歡迎去!

「嘭!」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人影出現,竄到了楚歡與劉拓中間,同時接住了兩人的拳頭,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龍魂!

兩人同時一愣,龍魂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兩人根本沒時間防守,這若是敵人,恐怕兩人的命都已經沒了!

「都是自家兄弟,有什麼事情好好說,何必動手呢?」

龍魂微微一笑,對著兩人說道,兩人此時皆是怒火衝天,哪裡有功夫聽龍魂說什麼,楚歡大喝一聲,抽出拳頭饒過龍魂,一拳向著劉拓砸去,劉拓也不含糊,抽身一退,一腳向著楚歡踹去!

「嘭!」

然而,兩人的攻擊再一次被龍魂接住,同時讓兩人的攻擊落空,兩人皆是一愣,楚歡當即大怒「你閃開,在不閃開連你一塊打!」

話落,楚歡便再次進攻,劉拓的拳腳也未閑著,然而,兩人每次避開龍魂,龍魂都能想辦法出現在兩人中間,將兩人的攻擊攔住!

於是乎,一副怪異的場面形成了,兩人拳腳相向,打了半天竟然連對方的衣角都沒碰上!

同時,眾人也發現了,龍魂真的是一個大高手,雖然處於楚歡與劉拓中間,卻遊刃有餘,不僅讓對方的攻擊無法傷害到對方,還能每次接下兩人的同時攻擊!

「我曹!」

片刻后,楚歡大吼一聲,憤怒不已,兩人累了一個氣喘吁吁,楞是連根毛都沒碰到對方,無論兩人怎麼躲開龍魂,龍魂都能出現在兩人中間!

「我就不信了!」

楚歡大吼一聲,幾個箭步,在眾人震驚的表情中,一把保護劉拓,指著龍魂大喝道「來,來,來,你不是牛筆么,你在往我倆中間插一個看看?」

劉拓冷不提放被楚歡來了一個熊抱,劉拓面色當即陰沉到了極點「把你的臭手拿開!」

「我曹,你以為我願意碰你啊,干你!」

兩人轉瞬之時,又打在了一起,龍魂眉頭一皺,一個健步上前「夠了!」

就在這一瞬間,龍魂再一次出現在兩人中央,這一次的龍魂並沒有阻止兩人戰鬥,而是伸出雙拳,打在兩人的身上,兩人同時悶哼一聲,腳步連連後退,震驚的看著龍魂!

龍魂表情淡然,眉頭微微挑起著「想打?跟我打!」

楚歡,劉拓,哪一個不是心高氣傲的,被人如此挑釁,還能受得住,當著自己的這麼多兄弟,若是不敢應戰,以後怎麼混!

「找死!」

「喝!」

兩人並沒有做太多猶豫,紛紛低喝了一聲,竄向了龍魂,然而,兩人竄出去的快,回來的更快,只是一個瞬間,兩人便同時倒飛了出來,撞倒一片桌椅!

所有人,在這一刻,無聲,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劉拓與楚歡的身手是出了名的,尤其是劉拓,以戰力鐵血文明,居然,連人家一招都抵不過?

無論是楚歡,還是劉拓,都沒辦法接受這個結果,差的太多了,這還是龍魂留手的緣故,否則恐怕兩人現在已經站不起來了!

這時,龍魂六隊快步走了下來,排成兩列,保護著葉浪,葉浪緩步走了下來,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劉拓與楚歡急忙站起神身形!

「沒事,當我不存在,你們繼續打,使勁打,打死一個少一個!」

葉浪語氣淡然,叼著煙捲坐在一張椅子上,嘿嘿一笑!

「不敢!」

劉拓急忙低頭,態度誠懇的數道,楚歡很是不服,瓮聲瓮氣的也隨著說道「不敢!」

「放屁!」

葉浪大喝一聲,怒拍桌案,竄起身形「我看你們膽大的很,身為誅神組織的老大,你們真是起了好作用啊,看看你們的樣子,丟人,可恥,我簡直是沒辦法怎麼形容你們!」

兩人見葉浪動了真怒,紛紛低著頭,一言不發,周圍眾人也是靜悄悄的,自己的老大的老大都在被訓,更別說自己了,一個個都跟辦錯事的小孩子似得,等著老師來訓話!

「我最後問你們一變,想不想留在誅神,不想,現在,立刻,滾蛋,我看見你們就煩!」

葉浪指著兩人說道,兩人身心一顫,急忙抬起頭,異口同聲的說道「葉少,我錯了,對不起!」

「你們沒錯,我錯了!」

葉浪指著自己,對著兩人喝道「想不想!」

「想!」

兩人絲毫未猶豫的應道,葉浪點了點頭,揮了揮手「余天,余天呢?滾過來!」

「葉少,葉少,我在這!」

余天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走到葉浪面前「浪爺,歡哥跟拓哥不是故意的,您老別生氣了!」

「得得得,別跟我扯淡,你們倆,滾過來!」

葉浪指著楚歡與劉拓,兩人低著頭,一臉委屈的走了過來,葉浪緩聲說道「從今天開始,免除你倆之前的位置,現在開始,余天就是你們的老大!」

「啊?」

余天差點從台階上掉下去,嘴巴顫抖個不停「葉葉葉……浪爺,葉少……我我我我,我不行啊,我怎麼能行……」

「還愣著幹嘛?表示啊?」

葉浪翻著白眼,對著楚歡與劉拓喝道!

兩人一臉糾結,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中儘是後悔,劉拓咬了咬牙「天,天哥!」

「別,別,拓哥,我不行!」

余天受寵若驚,急忙擺手,葉浪一瞪眼,對著余天喝道「你行不行?」

余天吞了一下口水「行,行,行!」

葉浪轉頭看向楚歡,楚歡一張臉漲紅,低著頭「天哥!」

「沒吃飯啊?」

葉浪對著兩人大喝,兩人同時一哆嗦,急忙大聲喊道「天哥!」

「認真點!」

「天哥……」

「哎……哎……」

余天不知所措,最終還是應了聲,葉浪轉身對著余天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誅神組織的老大,他們就是你的小弟,不聽話就是罵,罵不過癮就動手,但是你若是管不好兩人,你就滾蛋,從誅神組織裡面消失……」

「是!」

余天面色發苦,聽到葉浪最後的話語,急忙站起身形大聲的應道! 「滾滾滾……消失,看見你們就煩!」

葉浪擺擺手,很是不耐煩的說道,兩人一縮脖子灰溜溜的離開!

鬧劇結束,眾人終於明白了葉浪身邊的人有多恐怖,劉拓與楚歡,從老大,變成了小弟,莫名其妙的余天成了大哥,還多了兩個這麼強悍的小弟!

……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瞬黑至,似乎知曉了今日的不尋常,明月已然避之,蒼茫星空,黑暗吞噬,一絲星光都沒有!

威風吹拂,天空不作美,下起了絲絲小雨,啪嗒啪嗒的落在地面上!

深夜,十二點三十分!

西區,郊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