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換苦無,數量10,成功!”

“…………”

一番下來,秦守還剩下了近乎3000的信仰力,此時秦守算是躊躇滿志了,只等着積累到了一萬,一口氣把雷遁·千鳥給兌換出來,那樣的話,秦守有把握能幹掉上忍級別的高手。

一覺睡到大天亮,秦守徹底恢復了所有的精力,體能充沛,精神飽滿,確認自己達到了巔峯水平,於是一大早的就出門朝着滄南學院駐希望之城的招生地點出發。

“喵嗚~~主人加油!”喵喵揮着毛茸茸的小手綿嗲嗲的加油鼓勁。

秦守點點頭,瀟灑的出發了,然後……秦守在排隊。

明明已經是臨近月末,特招生都快要結束了,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好像跟秦守一樣的想法,做好充足準備之後纔過來,因此也都是卡着最後的時間點過來,兩個月的時間,足夠一些資源豐富,資金充足的貴族購買各種短時間迅速輔助修煉的藥劑,提升一個階位也不是不可能。

滄南學院的名頭擺在這裏了,那裏有人敢放肆的大吵大鬧?爲此整個隊伍和諧的很,全都是清一色的少男少女排着長長的隊伍,所有陪同的僕人或者是家長統統隔絕在了外圍,隊伍簡直就如同一條長龍,秦守深切的體會到了前世春運的痛苦,秦守這是提前在月末的一天來了,明天是最後的截止日期,但是似乎考覈的進程相當的緩慢,秦守等的是花兒都要謝了。

“喂!你!往後退,把位置留給我!”秦守正在閉目養神,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聲頤指氣使的呵斥聲。

睜眼一看,是一個打扮闊綽的貴族少爺正斜着眼指着秦守,趾高氣昂的呵斥他。

秦守不屑的哼了一聲:“你想插隊?”

“是又怎麼樣!告訴你,我可是卡特家族的布萊恩少爺,聽過我們家族的名頭吧!”布萊恩趾高氣昂的說道,天生的優越感十足的高高在上的樣子,周圍排隊的一羣少年紛紛譁然,臉色露出躲避和畏懼之色,顯然是對這個卡特家族諱莫如深。

秦守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同樣斜着眼看着布萊恩:“說話客氣點兒的話,我還是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你既然優越感這麼十足,那麼不好意思了,我不會後退的,你也別想插隊了!”

“你!”布萊恩頓時一張英俊的小臉漲成了豬肝色,顯然是氣的不輕,在希望之城竟然還有人敢不給卡特家族面子,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好!好!你給我等着,我記住你了!”

布萊恩顯然是不敢在這裏過分的有什麼舉動,因爲他面帶敬畏之色的看了一下正在考覈場地閉目養神的特招考覈老師,狠狠的甩了秦守一個兇狠的眼色,隨後用同樣的手段威脅其他人,最後在秦守的後面三四個人的位置找到了不錯的地方。

秦守對此頗爲不屑,都懶得理會這樣的二世祖了,以前見得還少麼,真當老子是軟柿子,想捏就能捏麼!

“這位童鞋,能不能讓個位置,我們想插一下!”秦守纔剛剛打算閉目養神來着,忽然旁邊又傳來一聲清脆的問候,秦守心頭鬱悶了,難不成哥們這裏是什麼風水寶地不成,怎麼是個人就想插隊呢?

不過等秦守睜開眼的時候,映入眼簾的兩位活色生香的美女讓秦守心頭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這是一對姐妹花,而且還是雙胞胎的樣子,墨綠色的長髮,深邃而又清澈的眼睛,筆挺的胸脯和圓潤的翹臀,同樣的是一身綠色的勁裝,她們長長的睫毛和尖尖的耳朵昭示着,這是一對精靈姐妹花。

周圍的少年們跟秦守一樣,統統看的眼珠子都直了,精靈族一向都是盛產美女帥哥的地方,這是公認的事情,大陸某些不法的商會販賣半精靈和捕獲的精靈女奴,拍賣價都是驚爲天人,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現在眼前就這麼出現了親近自然的絕美精靈女子,而且一下子就出來了兩位!還是雙胞胎的姐妹花!!頓時讓這些情竇初開的少年們怦然心動,有幾個都是臉龐紅撲撲的像個萬年小受。

說話的是妹妹,性格頗爲直爽,有些顛覆秦守對精靈的認知,剛纔說話的就是她。而那位姐姐則是有些靦腆,顯然是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兩個女孩白皙的雙手牽在一塊兒,一直沒有鬆開過,微微透漏着對陌生人類城市的危局和警覺,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想要好好抱在懷裏戀愛的衝動。

“你想插前面,還是後面?”秦守溫和的頗有風度,但是不懷好意的問道。

“前面!”精靈族妹妹率先說道。

“還是後面吧!”精靈族的姐姐小聲的湊在妹妹尖尖柔軟的耳旁說道,“要求不能太過分啊……”

妹妹有些不太滿意的憋了憋小巧的嘴巴,雖然不太滿意,但還是聽從了姐姐的話,對秦守說道:“那就插後面吧!”

秦守快要笑噴了,尤其是身後一個滿臉雀斑的小胖子,笑的那叫一個猥瑣啊,顯然是知道了前面和後面的深邃內涵,我擦,沒想道異界也有這麼早熟的傢伙,失敬失敬啊,改天一定要把酒言談一番才行。

秦守乾咳一聲,儒雅的說道:“算了,兩位這麼美麗的小姐,插後面的話,會沒有感覺的,還是插前面吧!那樣好歹有潤滑……咳咳……”後面的話越說越離譜了,秦守識趣的閉上了嘴巴,後面那個小胖子笑的直接撲在地上打滾。

不過單純的精靈族姐妹花顯然不知道深刻內涵是什麼,那位妹妹眼睛一亮,得意的對姐姐甩了個驕傲的眼神,姐姐苦笑一聲,兩個人對秦守的好感大增,高興的說道:“那太好了!就插前面吧!你這個人真是夠意思!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就好了!”

“那就提前多謝了……”秦守也快笑得不行了。

“我叫希芙蓮,她是我妹妹,莉莉絲,我們來自迷失森林的精靈族部落……”精靈族的姐姐自我介紹,姐妹花的雙手始終沒有鬆開過。

“在下秦守,請多關照。”秦守簡單的介紹自己。

“噗……”後面那個一直咧着嘴不停的笑的小胖子直接忍不住噴了出來,笑的肚子疼,秦守嘴角抽抽個不停,秦守一腦門的黑線轉過頭來看着他,小胖子連連擺手,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大哥,你真是我的偶像啊,大哥求你收下小弟吧,您不光是內涵豐富,深謀遠慮,而且名字都這麼霸氣威武,將來一定是封王拜相,所向披靡啊!”

“我叫金三胖,家裏都稱呼我叫金小胖,你叫我小胖就行了!”小胖子自我介紹說道。 難不成,我喜歡這樣?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不是那種冷漠的傢伙。

可是,如果不是那樣的話,我又為什麼會一直懷有如此殘酷的幻想呢?

不僅如此,我明明陷入了危機之中,可我為什麼不會感到慌張?

難道說,我也期待自己像這樣倒地不起嗎?

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究竟想要什麼?

蝶這麼想著,她的思緒就如一團亂麻,根本找不出這其中的答案。

不過,蝶卻有種奇怪的感覺,她總覺得,自己知道關於這一切的答案。

蝶把手掌放在了同伴的軀體上,感受著那份還未散盡的體溫。

就在此時,一股暖流從蝶的手心自下而上湧入了蝶的大腦,讓蝶的臉頰發燙起來。

蝶不知道,這股暖流是因為何種情緒而起的。

但這暖流卻沖開了她的思維,讓她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是啊,以前的我,因為和大家住在一起,所以,一直在逃避現實。

明明總是幻想著那些殘酷的事情,但卻沒有意識到,那些幻想真正代表著什麼。

我知道了,原來,我就是那種冷漠無情的人,我就是喜歡看著別人痛苦的人。

既然大家都不存在了,那我還需要繼續逃避嗎,還需要繼續隱藏自己嗎?

蝶的嘴角因為這種想法而微微上揚了幾度,她笑了,她看清了自己真正的面貌。

蝶覺醒某種不得了的東西,現在的她和之前的她根本就判若兩人。

當隱藏的假象被撕開后,會有這種反差實屬正常。

所以,蝶沒有再顧忌什麼,而是大膽的擺弄著同伴的傷口,放肆的笑出聲來。

毫無疑問,蝶的這般變化都被男人看在眼裡,這讓男人微微皺了下眉頭。

沒想到,這個異類居然在這時候接受真正的自己了,真是有趣。

不過,這並不能成為她留在世間的理由。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不能因為這點有趣的事情就對異類產生憐憫,

所有異類都必須被清除掉,只有這樣,世界才會真正的平靜下來。

男人這麼想著,他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來你想明白了,異類,那你現在也能死而無憾了吧。」

男人這麼說著,而他此時竟產生了一個極為冒險而有趣的想法。

只不過,男人很理智,即便他認為那種想法有98%的可行性,他也要為了那2%的風險而放棄那種能產生很多樂趣的想法。

男人知道,組織經不起折騰。

本來組織目前就一直被賢者們打壓,一旦出了意外,組織就將不復存在了。

所以,為了組織的存續,男人不能以身犯險。

「我…不想死,我好不容易才看清了真正的自己,怎麼甘願就此從世界上消失。」

蝶這麼回應著男人,她站起身來,直勾勾的盯著男人。

「我記得你剛才已經認命了,怎麼,又不肯認命了嗎?

看來你想了很多,異類,那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戰鬥了?」

蝶的話讓男人露出了輕蔑的笑容,他打量著蝶,並不認為蝶有實力擊敗自己。

「在你們人類眼中,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就只有戰鬥嗎?」

「不然呢,對於你們這種隨時都會傷人的怪物,也只有通過戰鬥消滅你們了。」

男人這麼說著,他朝蝶走來,準備對蝶發動攻擊。

他很清楚,自己只需要一招,就能清除掉這個異類。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即便我陷入暴走,我也會被你秒殺。

所以,我不想和你戰鬥,我只是想求你繞我一命。」

蝶的話讓男人愣了一下,他沒想到這個異類居然會求饒。

如果其他異類說出這種話,那男人根本不會理會。

但男人從來沒有見過像蝶這樣的異類,所以,男人愣住了,他想聽聽蝶為什麼會求饒。

「那麼,你來說說,我憑什麼要饒你一命。」

「因為我啊,喜歡殘酷的事情,喜歡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正因如此,當其他人都顯露出暴走跡象時,我卻一點事都沒有。

所以,我不會暴走,我本來就是個殘暴的人,也自然沒有暴走的理由。

而這,只是其一。」

蝶這麼說著,她停頓了一下。

「如果你肯讓我活下來,我能答應你的任何條件,我可以跟著你一起清除我的同類。

你也看到了,我喜歡這種殘酷的事情,我不會對同類留有太多感情。」

聽了蝶的話后,男人愣了一下,但隨後他就笑了。

「聽你這意思,你是要背叛自己的同類了?」

「同類這種東西,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你也看到了,我的同伴在我眼前倒下,但我卻沒有一點反應。

你要知道,這傢伙從小就和我是朋友,對我來說,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可是,即便最重要的人離去了,我都沒有一點暴走的跡象。

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會像同類一樣,輕易陷入暴走的。」

蝶知道,如果男人不想繞過自己,那自己下一秒就會感受到痛苦。

所以,她就閉上了眼睛,等待著男人的回答。

「原來如此,在身體層面上,你是異類,而在心理層面上,你仍然是異類。

你真是太特殊了,我以前還從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為了活著而背叛同類的存在。

不過,也許這樣的你也有特殊的利用價值吧。」

男人這麼說著,他放棄了攻擊蝶的念頭。

男人陷入了思考之中,權衡著繞過這異類性命的利弊。

所有異類,都必須被清除,即便是像她這樣特別的存在。

不過,目前看來,像她這樣的異類,說不定還有利用的價值。

她願意合作,願意和我們一起清除異類。

那麼,組織也許可以利用她異類的身份來做一些我們做不到的事情。

如此一來,組織現在面臨的壓迫就會少很多。

在經過一番思考之後,男人決定,暫時繞過蝶了。

「睜開眼睛吧,異類,我答應饒你一命了,但你也要做到你剛才說的一切事情。

對了,你的存在,目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會為你構造一個新身份的。

那麼,你現在就跟著我回去吧。」

男人這麼說著,他嘆了口氣,從衣服中掏出了面具,遮住了自己的臉。

「見過我面目還活著的異類,你還是第一個呢。」 這個時候,那位一直都閉目養神的考覈老師睜開了眼,緩緩的站了起來,秦守等人這纔看到,他身材魁梧高大,體型健碩的如同一隻暴熊,健碩的肌肉鋼鐵一般的塊塊墳起,極具力量感的人魚線勾勒出了健壯的身材,七階的大地戰士的氣勢猛然間澎湃而出,雄渾的鬥氣化作一股股的罡風劈頭蓋臉的就朝着猝不及防的排隊的少年少女們壓了過來。

這種感覺,就如同是一座山峯一樣壓落,讓人喘不過來,不少學生臉色大變的紛紛跌倒在地,狼狽不堪,秦守雙腳吸附查克拉,牢不可動的吸附在了地上,任由身體左右搖擺,但是始終不曾移動過,前方的精靈姐妹花身上瀰漫着淡淡的藍光,彷彿是一層屏障,擋住了撲面而來的鬥氣壓迫。

這勁風來得快,去得也快,摸不着頭腦的排隊少年們剛剛站起來,就聽到了主考官恍若晴天霹靂的話語。

“但凡是跌倒的人,統統取消考覈的資格,你們回家吧,等明年再來。”主考官聲音不大,但是聲音渾厚,所有人聽得都是如同晴天霹靂炸響,紛紛臉色大變。

就這麼被淘汰了,這根本就是偷襲啊!誰特麼來得及準備啊?而且再等一年,他們大多都是十三四歲了,再等上一年,一旦骨齡上了十五歲,滄南學院就不會繼續招收了,他們也等於大好前途就這麼廢了。

有人哀求,有人不滿抗議,但是統統都沒有用,主考官淡淡的說道:“你們是自己離開,還是讓我動手送你們離開?”

主考官的霸氣讓這些沒經歷過多少風浪的少年們紛紛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原本準備充分要技驚四座的貴族少年們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篩下去了,可以說要多悲劇就多悲劇,而留下來的人也不過只有十分之一了,一下子前方排列的隊伍少了這麼多,剩下的考生們內心慶幸的同時有些竊喜,競爭對手少了這麼多,他們成功的機率也就更大了。

“魔法師考覈左邊走,魔法元素感知力要達到95以上才能算是特招生水準,而戰士考覈右邊走,我來當你們的主考官,具體規則我會告訴你們的,不過我先說明白了,一旦失敗,以後也沒有機會參加了,因爲這是終生淘汰!”主考官高大的身影居高臨下的說道,聲如洪鐘。

“我去右邊參加戰士考覈吧!”秦守暗暗想道。

小胖子剛纔也堅持了下來,而出乎意料的是,那位囂張的貴族布萊恩竟然也堅持了下來,剛纔竟然沒有被淘汰,精靈族姐妹花她們四個選擇了左邊魔法途徑。

放眼望去,包括秦守在內的戰士少年加起來前後一共是三十多人,這次特招生相當的嚴苛,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考覈標準,主考官一張棺材臉看不出喜怒哀樂,這讓考生們內心惴惴不安,有幾個緊張的手心有些冒汗,很快主考官帶領考生們來到了特定的白玉石擂臺上,四周亮起了魔法陣,四名魔法袍的魔法師分立在四處,等到所有人到齊之後,主考官居高臨下的看着三十多人,朗聲說道。

“從現在開始,你們的考覈就開始了,我說一下規則,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的在我手上堅持一炷香的時間,最後能堅持下來的,就是合格的考生!主動放棄或者是重傷失去戰鬥能力,那麼會被傳送出去。如果能夠傷到我,那麼我會讓你們立刻及格!”主考官一邊說着,一邊褪下了衣袍,露出了健壯的肌肉,鋼鐵澆築一般在陽光下閃爍着油光,看的一羣細胳膊嫩腿的少年們雙腿有些發軟。

秦守眉頭一挑,自從主考官開始脫上衣的時候,就看到幾個機靈的少年提前撤走,遠離了中心場地,他也意識到了什麼,腳底抹油的躲閃,果不其然,主考官就是不喜歡按照常理出牌,剛剛把衣袍扔到地上,轉身對着擂臺的中央就是一拳,重重的轟擊在了地上。

“碰!”

這是實打實的力量的碰撞,不摻雜多餘的鬥氣,但是力量同樣是可怕的厲害,碎石塊飛濺,原本平整的白玉石地面迅速裂開了大片的裂痕,蜘蛛網似的裂痕蔓延開來,砂鍋那麼大的鐵拳在半空中的殘影還沒消失,幾個受到震*及的考生來不及躲閃,被碎石塊狠狠的擊中了,不一會兒就有人口噴鮮血的被白光包裹着傳送出去了。

場中裂出了一個大坑,更多的考生四散分佈,避免被一網打盡,修爲最高的也只是三階,直面七階高手,哪怕對方不用全力,他們也沒有多少勝算,而且一炷香的時間,說的那是大陸上的冥思香,點燃之後有凝神效果,可以促進冥想的效率提高一成,全部燃燒那可是需要一個小時的! 嬌妻出逃:總裁前夫太難纏 沙漏在不斷的往下流着,但是太緩慢了!

一個小時的時間……五分鐘他們就統統都被幹掉了,怎麼可能堅持過一個小時,也就是說,主考官的意思明確,就是讓他們正面對上七階高手,考驗他們的真正實力!

“各位,趁着現在我們人數夠多,趕緊把壓箱底的絕招全用出來吧!要不然我們不會有勝算的!”一個高個子的戰士高聲喊道。

其他人也同樣是打算團結起來,聯合集體的力量,這樣纔有取勝的可能性,爲此所有人都準備出了自己的武器,遠程試探性的攻擊接連而至,這下子秦守算是徹底開了眼界,三階的劍士已經可是釋放出鬥氣,化作劍氣使用鬥技來遠程攻擊了,一時間彷彿魔法師的手段,看得人眼花繚亂,五顏六色的鬥氣,數之不盡的鬥技傾瀉而下,彷彿一陣暴雨梨花,但是這些劍氣也好,鬥技攻擊也好,落在主考官的體表,傳來叮叮噹噹的打鐵的聲音,儘管是火星四濺,但是毫髮無傷。 悍妻當嫁:便宜老公滾出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