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那一隻血鳥也是仍然在進行着躲閃,可是,畢竟,劉劍飛所激射出去的火球太密集了,看上去,那簡直就像是一陣陣的火球之雨一般。而且,在這樣的一種過程之中,劉劍飛已經對對方,造成了相當的殺傷了,最起碼來說,以劉劍飛最為保守的估量,自己至少已經擊中對方七八次之多了。

只是,儘管如此,此時此刻,那一隻血鳥,卻仍然並沒有被幹掉!其防禦能力之強,生命值之高,也是由此可見一斑了。不過,現在,劉劍飛卻是很清楚,那傢伙就算是再厲害,也不會再能夠撐多久了!

。 「師叔,你看,前面就是紫陽峰,因為紫陽峰一脈全是雷靈根,所以門下弟子多喜紫色的花草樹木,遠看整個山峰紫氣氤氳,非常漂亮。」

周雨薇眼前的紫陽峰,高聳入雲,山頭眾多,植被多為紫色,這就是師父的住的地方,呵呵,她終於能親眼來看看了。

師父肯定想不到,她會來紫陽峰,想到他吃驚的表情,惹不住開心的笑了。

紫嫣也不知道周雨薇在笑什麼,還以為她就是單純的見到紫陽峰開心。

「師叔,我們過去吧!」

紫嫣一催身下遁光,直接飛入紫陽峰,在一座如詩如畫的建筑前停下,這裏就是紫陽峰主,柳隨風平時居住之處,

其他山頭的房屋都是昔年紫陽峰弟子建築的,如今大部分都是荒蕪了,誰讓紫陽峰人太少,顧不過來。

兩人剛一落地,眼前的大門就打開了,裏面走出兩排身穿僕役服飾的男女,有老有少,在中間一名老者帶領下,深深施禮,齊聲說道:

「歡迎雨薇姑娘回紫陽峰。」

周雨薇先是被這場面震的愣住了,馬上反應過來笑道:「自己人,不必多禮。」

當前老者率先說道:

「雨薇姑娘,在下何天生,是重華真君的管家,知道姑娘回來的消息,早就準備好休息的院子。」

「師叔,我把你送到紫陽峰就回去了,我還有工作沒做完,明天早上我再來找你。」

「好,那我們明天見,」

紫嫣笑着揮揮手,離開了紫陽峰。

周雨薇隨着何天生進入庭院裏,沒來紫陽峰之前,她以為憑師父修鍊狂的天性,可能是住山洞的。

沒想到師父生活的地方不但有大片建築,還有不少僕役,真讓她很意外啊!!

而且這些僕役修為不低,大多為練氣大圓滿,何天生是築基初期的修為。

何天生給周雨薇單獨安排一個院子,就下去了,

修士和凡人不同,不需要有人伺候洗澡喝水吃飯哪些,隨意一個法術都能搞定,

清虛門很多僕役大多是打理各峰環境,除草種樹,種植靈藥,看守門戶的。

周雨薇從早上來到青嵐界,就一直繃緊精神,不是在山脈中警戒,就是對面很多修為高深的同門修士,各個一把年紀都是人精,騙過他們可不容易,幸好她說的大部分都實話。

她要儘快利用這段時間把自身的短板補上,在宗門裏系統的學習下,

雖然師父教導她很認真,但是並不全面,師父主修雷霆訣,對其他功法雖然也懂一些,畢竟不如專修之人精通。

周雨薇打算好好休息下,給房間佈置下禁止,才躺倒床上,作為修士任何時候都不能放鬆警惕。

這一覺周雨薇睡的很香甜,雖然在陌生的地方,但這裏是師父的家。

她睜開眼時,天色已經大亮,周雨薇起身收拾下,打開房門,周圍非常安靜。

修士不像凡人那樣,需要別人伺候,往往一閉關就幾十年,

所以也沒人過來叫她,整個建築群,只有在門口安排人看守門戶,其他人都有自己事情做。

周雨薇給自己泡杯茶,慢慢喝着,習慣的拿出帶來的飯菜,開始吃早飯。

正享受着,院裏人影一閃,清脆的聲音傳來:「周師叔,我來了。」

周雨薇笑着沖她招手,「紫嫣,快進來,吃飯沒有,嘗嘗我做的滷肉和包子。」

紫嫣一呆,她沒想到師叔在吃飯,作為金丹修士,平時最多喝點靈茶吃些靈果,極少吃飯,何況師叔吃的只是普通食物。

但是飯菜的味道好香,心裏想着拒絕,嘴上卻說道:

「好啊,我陪師叔吃一點吧,我有很久沒正經吃頓飯了。」

周雨薇拿出一副碗筷給她,紫嫣先吃了一快滷肉,頓時眼睛一亮,好好吃,肯定是大廚做的,明明是最低階的靈獸肉,吃到嘴裏卻味道絕美。

又拿起一個包子,學着師叔的吃法,沾上一點香醋,咬上一口,嗚嗚,紫嫣感覺自己靈魂都在顫抖,原來吃飯也是一種享受。

「師叔,你那裏買的這些吃食,太好吃了,清虛門可沒人會做出這樣絕美的味道。」

「都是我自己做的,材料很一般,主要是調料全,等晚上我們一起吃火鍋,那才是美食中的精華。讓你嘗嘗我家鄉的特殊美食。」

「好啊,不如把擎宇師兄他們都找來,我們聚會下。」

周雨薇年紀輕卻輩分大,讓她跟峰主那輩人聊天特拘束,紫嫣這輩年紀比她大,卻還帶有年輕人的朝氣,應該合得來,所以凌霄掌門才讓紫嫣帶她了解清虛門。

紫嫣提議大家聚會,也是讓師叔跟大家多熟悉下,讓周雨薇更快融入清虛門。

紫嫣的提議正中周雨薇下懷,她馬上點頭同意了。

吃完飯收拾下,兩人離開了紫陽峰,開始瀏覽清虛門。

從執事堂,執法堂,任務堂,傳功閣,藏書閣,靈藥田,靈獸園,九大主峰,開始參觀。

周雨薇臉上一直帶着驚訝神色,原來修真大派是這樣的,地球上的崑崙派跟人家根本沒有可比性。

內門看完,周雨薇想去趟外門,看下趙明月他們,最主要想問下李沉舟怎麼樣,畢竟曾經認識,她兩次住的客棧都是李家開的,也算有點關係。

「好啊,那我們就去趟外門,師叔心地也太好了,幾個小弟子能遇到你是他們的福分。」

紫嫣雖然面對周雨薇一直都是笑語盈盈,看着和藹可親,有種鄰家妹妹的感覺,對外卻是清虛門赫赫有名紫嫣仙子,

在修真界也是闖蕩歷練過,能在一百來歲進入金丹期的人,都不是善茬,修士間的殘酷沒少經歷,早就沒了年輕時的單純善良,

聽到師叔說起救人的事情,就知道她被師叔祖保護的太好了,根本不知道修真界的殘酷,就算同門,不熟悉的人也不能輕易去救。

「看到了,能幫忙就幫下,紫嫣你放心吧,我沒有那種聖母心,什麼人都要管,肯定量力而行。」

紫嫣點點頭,周師叔腦子還算清醒,就是經歷太少。

兩人到了外門弟子的住宿之處,這裏密密麻麻一大片房子,每個院子都要住好幾個人,每人都有獨立的房間,方便修鍊。

紫嫣找到這裏的管事,跟周雨薇說道:「師叔,你要找誰問她,她肯定清楚。」 她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她媽總是拐彎抹角地問她和左卿的事,套路之深,稍不注意就要被問進去。

「我和左卿現在相處不錯,你到底想問我什麼?」

鑒於劉瀟瀟女士在她二十不到就開始催戀催婚,在她大四就開始給她介紹相親的經歷來看,這事不太對啊!

還好左卿和她一樣敢怒不敢言,於是一拍即合,決定在兩家家長面前做做樣子。

這些年,一直沒出過錯。

但劉女士的語氣,讓她有種這事暴露了的預感。

「音音啊。」楚媽在電話那頭清咳一聲,「我看你們感情挺穩定的,該考慮結婚了。」

楚音一口氣沒提上來,咳個不停。

「結婚?」

沈在洲想幫忙拍背的手一頓。

小黎立馬接上了這個工作,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沒發現他們的小動作,楚音繼續表示自己的驚訝。

那邊顯然不意外她的反應,但驚訝中的楚音也沒聽出來。

情緒激動就容易放鬆警惕,差點被她媽套出左卿的瓜。

「劇組叫我拍戲呢,掛了哈。」

深深吐出一口氣,還好她聰明,不然就慘了。

等會還是再給左卿打個電話,確認是怎麼回事。

沈在洲一路沒說話,靠着座椅思索地看着外面。

蘭姐半途叫小黎去公司一趟,最後只有他們兩人回了酒店。

「你公司車都沒給你配置嗎?」楚音突然想起這件事,「經紀人和助理也沒有。」

「我不用車。」星娛對他還是不錯的,「也用不着助理,所以拒絕了,經紀人偶爾會來。」

連個車都沒有?這行收入這麼高,這麼多錢去哪兒了?

楚音抿了抿嘴,臉頰上的梨渦隨着動作若隱若現。

算了,沒必要問。

沈在洲低頭看她,眼中慢慢浮現出期待的神情。

你繼續問,我就全部坦白。

電梯叮的一聲打破安靜,兩人前後腳進了電梯,沉重的門緩緩關上。

走廊的燈光明亮,照在柔軟的地毯上,細細的絨毛上散發着冷冷的光芒。

「對了。」楚音突然想問,轉身看向他。

正拿房卡開門的人動作一頓,背着她偷偷呼了口氣:要問了。

收斂笑意轉頭看向她,眼神示意她繼續說。

「剛才就想問你了。」楚音小心翼翼地看向他,「你是,同嗎?」

「……你說什麼?」沈在洲不雅地掏了掏耳朵,皺着眉頭讓她再說一遍。

楚音像是情商盡失般,舔了舔嘴唇,小心看着他又重複了一遍。

剛說完,就聽到一聲冷笑。

「楚音!」他生生被氣笑了,怪不得最近她的眼神很奇怪,「我的性取向你不知道?」

楚音嚇得聳了聳肩,撇著嘴小聲反駁他。

但看他這反應,那應該就不是了。

不是就好,那些準備好的矯正招數也就不用了唄。

剛好還省事了。

「你腦子都裝的什麼?」沈在洲想上手敲敲她的腦袋,那裏面是發酵了嗎?

楚音皺了皺鼻子,「反正不是你!」

沈在洲心頭難受,不高興地看了她一眼,高冷地哼了一聲,轉身進了房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