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雙手巨人不斷伸手想要將幻雷奴抓回來,可每一次抓握之下,滑不留手的幻雷奴總能逃掉,便在眨眼之間逃的乾乾淨淨

前後不到十個呼吸時間,這些五行靈奴們死了死,逃的逃,這冷獄周圍只剩下羅征,鳳女和李杯雪三人。

「我們也離開嗎?」

李杯雪輕聲問道,聲音有些顫抖。

她知道逃離是一種奢望,那一雙手沒那麼容易放過他們,但在高度緊張之下她內心還是有一絲奢望

這種提問,類似於極度恐懼時希望抓住一根救命繩索,而羅征是這根繩索。

「不,」羅征搖搖頭。

鳳女和李杯雪看不到,但羅征卻看的清清楚楚,光頭巨人正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盯著自己。

那眼神彷彿一隻貓盯著即將成為盤餐的獵物。

這個距離不可能逃得出去

唯一救命的稻草是此前的暗示!

自己與光頭巨人有著共同的敵人,他們站在同一個立場!

若現在做出逃遁的舉動,只會引來光頭巨人的攻擊。

「嗡」

冷獄內的光點再度躁動起來,光頭巨人揮舞著那雙手,再度朝羅征三人當頭拍來。

「啊!」

李杯雪的身體緊繃,長發飄散,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尖叫。

她雖然在彼岸內經歷了不少歷練,可終究太順了,面對生死存亡準備不足。

相之下,羅征和鳳女則平靜許多。

鳳女能夠成為神巢之主,也是從血與火拚出來的,走到這一步早已能將生死看淡,而羅征類似的經歷已經有許多次。

他心始終有一絲篤定,光頭巨人不蠢,如果光頭巨人還想獲得自由,只能求助於他們!

「呼!」

那雙巨手最終停留在元靈神火罩方兩三尺距離處,隨後慢慢的朝冷獄內收回去。

李杯雪的尖叫聲嘎然而止,胸脯不斷地喘息著。

靈魂自然不需要呼吸,李杯雪的反應完全是緊張后,自然而然的表露

「嗚嗚咕咕咕」

很快,冷獄傳遞出一道道有節奏的聲音,彷彿許多人的合唱。

「幫忙破譯,」羅征對綠色人影說道。

這綠色人影從天執核心內轉移到明之器后,便一直坐在明之器,密切關注著羅征的一舉一動,只要羅征下達指令,她便第一次時間啟動天執核心。

天執核心迅速開始破譯,破譯的內容便直接傳遞在羅征的腦海,「他再問你們和元靈一族是敵人么?」

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揚,聽到這個問題便已經知道,剛剛的策略奏效了。

羅征是想讓光頭巨人明白,自己是站在他那一邊的。

可現在的問題是,自己怎麼回回答巨人的話

身為混沌內的生靈,他即使知道表達方式,似乎也無法發出聲音,像發出類似的聲音,光頭巨人也根本聽不懂,此前已經試過了

「咚咚!」

在羅征猶豫之際,巨人從冷獄內深處一根手指頭,在冰面敲打了幾下。

隨後再度發出有節奏的歌聲,這歌聲與此前一模一樣。

「羅征,他是在問我們什麼,對吧?」鳳女說道,她也察覺到冷獄內的巨人有些不不耐煩了。

「恩,他問我們和元靈一族是不是敵人,」羅征回答道。

「可我們怎麼回答他」鳳女糾結的說道。

「我在想辦法,」羅征說道。

一直高度緊張的李杯雪,忽然說道:「魂城內的那些靈魂們,也並非是混沌外的生靈,可他們一樣能讀出梵的聲音!」

聽李杯雪這麼一說,羅征的眼睛猛然一亮,「對!它們是許多靈魂一起發出聲音,那聲音是複合的」

梵的讀音並非是單音節的,這光頭巨人說一句話,彷彿有幾十人同時開口說話,如多人合唱一首歌那般。

雖說綠色人影教授羅徵發音的方式,可他一個人根本沒辦法發出這複雜的聲音,但一個人不行,若是幾十個人呢?

羅征將自己的想法,迅速傳達給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本身也在想辦法,以他的智慧,被羅征這麼一提醒,瞬間反應過來!

足夠多的人在一起發出聲音,這些聲音疊加在一起,能得到相同的效果!

於是元始天尊迅速召集明之器的人族英傑,同時再讓天執核心將梵的讀音進行拆解,每一個多聲複合的發音都拆解成單音,而每一個單音由一名人族英傑負責。

「咚咚咚!」

光頭巨人再度以粗大的手指敲打冰面,冰屑四濺。

他更加不耐煩了,開口詢問了第三遍,原本臉還有一絲笑意,現在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李杯雪和鳳女齊齊望向羅征,她們也希望羅征拿出解決的辦法

這時羅征的頭頂忽然浮現出三十多個腦袋,女媧,伏羲,後裔等等,當真是一場合唱般,一起唱出了一句話:「對,元靈一族是我的敵人!」

光頭巨人顯然沒想到,羅征會用這種方法來回答他,愣了一下后后,那張圓臉浮現出一絲笑意,同時又問道:「元靈一族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天執核心瘋狂的運轉之下,綠色人影便將這句話轉告給了羅征。

「這個世界的主宰?不,它們不算,它們只是萎縮在這個世界內的懦夫而已,」羅征回答道。

在羅征眼,元靈明追求守序之道,不過是一種無奈的綏靖,想要真正解決混沌的危機,唯有終焉之道!

所以守序之道,本是一種懦夫行為。

羅征說完話后,綠色人影再度將這一段話翻譯成複雜的多音節,同時拆解給女媧,伏羲等人合唱。

這種溝通方式非常不方便,但至少可以溝通了。只是伏羲,後裔等人一邊唱這怪異的歌謠,一邊翻著白眼,看得出那是相當的無奈。 光頭巨人聽完人族英傑們的合唱后,隨即說道:「那確實是一幫懦夫,設下了可惡的陷阱,我才被抓來!」

他說完后,臉露出咬牙切齒之色。

「元靈一族的確詭計多端,狡詐卑鄙,」羅征又說道。

天執核心開始翻譯,諸多人族英傑繼續合唱

「對!是狡詐卑鄙!」光頭巨人點頭道。

「這個種族是我們混沌內明的恥辱」羅征一臉厭憎的罵道。

聽著羅征一直在罵元靈明,人族英傑臉都露出莫名其妙之色。

女媧笑著問道:「羅征,這般罵元靈明有什麼意義?」

元始天尊臉也露出一絲不妥之色。

其實他們更希望羅徵詢問這光頭男子的來歷,他是不是剎那明,他是否了解玄量世界內有什麼明等等。

可羅征一直叫罵著

大家都已修鍊到這般地步,討嘴便宜毫無意義。

羅征眨巴著眼睛道,「還是先順著這光頭巨人。」

從剛剛光頭巨人一連串的舉動來看,這傢伙也是完全由著自己性子而來。

別看光頭巨人繞過羅征他們三人的性命,若是問東問西惹惱的他,隨時都有可能翻臉。

羅征陪著這光頭巨人叫罵,依舊是為了博得他的認同!

這般倒是苦了人族的這些英傑,一直跟著天執核心翻譯的英傑,合唱著那些永遠也聽不懂的歌。

如此罵了差不多一段時間后,光頭巨人一腔怒火也發泄了差不多的,那等暴戾的氣息亦減少了許多。

他再望向羅征時,儼然是將羅征當做了知己一般,甚至反過來詢問羅征的一些狀況,「你與我的外形相似,好像同為龐浩族人,為何體型小了這麼多?」

龐浩族人

聽到這個詞,元始天尊,羅征等人暗暗在心記下。

通過這句話可以得知,光頭巨人背後是有族群的。

「我的體型也可變大變你且看!」

羅征等到英傑們翻譯之後,悄然運轉荒神之力,體型變得大了一圈,由八尺迅速漲到差不多兩丈高。

因為元靈神火罩的限制,羅征也不敢膨脹幾百倍

龐浩族人看到這一幕,眼露出驚之色,「我們龐浩族人也能變大變越是憤怒,體型便能漲的越大,莫非你我乃同族?這個世界有我的同族?」

羅征當然明白自己不是什麼龐浩族人。

但同樣的外表之下,人族與這龐浩族人必定是有關聯的。

羅征也不反駁他,而是說道:「也許有這個可能。」

在光頭巨人越來越激動時,羅征話鋒一轉,旋即問道:「據我所知,這些冷獄內關押生靈的時間可不短,有些冷獄內的生靈已經被關了無數個歲月了,這位朋友若是要被困相當漫長的歲月了」

提到這件事,光頭巨人頓時激動起來,鼻孔都漲大了,「它們關不住我的,它們一定會為此付出代價!」

說罷光頭巨人從身後拔出了一根巨大的鐵栓。元靈一族本來是用這根鐵栓將光頭巨人固定在冷獄央,光頭巨人根本無法動彈,可元靈一族也沒有料到,光頭巨人在不斷地掙扎之下,竟將這根鐵栓拔了出來,所以光頭巨人能夠在冷獄的範圍內活動。

不過因為有三根鐵鏈施加在身,光頭巨人無法從冷獄內脫離。

光頭巨人所想,自己弄斷這三根鐵鏈是遲早的事。

「可現在發生了這件事,元靈一族肯定會捲土重來,並且重新將你束縛住,屆時你恐怕沒有逃脫的機會了,」羅征又說道。

光頭巨人能夠在冷獄內自由活動,完全是元靈一族的一次疏忽。

羅征這一說,光頭巨人頓時反應過來!

他雖然擊殺擊退了五行靈奴,可元靈一族的實力還是不容小看,萬一再用次的手段,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那,那我現在要脫離這鬼地方!」

光頭巨人是急躁性子,說完之後便猛的撕扯著手的鐵鏈。

這鐵鏈內不知蘊藏著何種物質,即使光頭巨人的蠻力極其巨大,一張臉憋的通紅,鐵鏈依舊巋然不動

「哐」

光頭巨人將鐵鏈砸在地面,胖胖的臉露出無可奈何之色,氣喘吁吁的說道:「我斷不開!」

「可否將鐵鏈拋出冷獄外讓我一觀?」羅征問道。

斷開鐵鏈的辦法,恐怕需要元始天尊來想了。

羅征心打的主意,是將光頭巨人放出來,讓光頭巨人碾壓三十重天的五行靈奴

「你可以斷開這鎖鏈?」

光頭巨人說著已伸出了雙手,將一雙巨手放在羅征面前。

那一條鐵鏈大約有人的軀幹粗細,呈暗銅色,一節一節糾纏在一起。

元始天尊的虛影飄了下來后,伸手在鐵鏈摸索著,隨著他輕輕一抹之下,烏黑的鐵鏈表面呈現出一連串緻密的符!

這些符兩兩糾纏,看去很獨特。

元始天尊當即露出笑容,「果然是子午活結!這些鐵鏈施展這等符后,每一節鏈環都有一個子午活結陣,若憑蠻力拉扯,只會越拉越緊!」

「可否破陣呢?」羅征連忙問道。

「簡單,」元始天尊肯定的說道。

子午活結陣並不破解,但元靈一族肯定想不到,有人會跑到冷獄附近幫光頭巨人來解開此陣!

羅征告訴光頭巨人,這鐵鏈可以解開后,光頭巨人臉也露出興奮之色,連忙將身體伏低了,雙手彈開,乖乖的放在元始天尊面前。

元始天尊伸手在其一截鏈環輕輕摩挲,不一會兒功夫,一道淡淡的綠光綻放出來。

這綠色的光芒如粘稠的水,朝著子午活結陣流淌而去。

子午活結陣原本閃爍著淡金色光芒,但沾染綠光之後,那淡金色光芒迅速黯淡下去,直至消失!

元始天尊退後一些,朝著冷獄內的光頭巨人點點頭。

光頭巨人的兩隻手輕輕一拉,「咔」的一聲響,那一節鏈環當即被拉斷。

「嗡」

在李杯雪和鳳女的視線,冷獄內的光點嘩的一下舞動起來。在羅征的視線,光頭巨人挺起了身體,雙手擂在自己胸口顯得無興奮。 剩下的兩條鐵鏈被元始天尊解開后,光頭巨人終於直立起身體,一步從冷獄中跨越出來。

光滑的冰原泛著光芒映照在他身上,散發著原始而強大的氣息!

光頭巨人蹲下來后,朝羅征攤開了手掌,同時說道:「我的朋友,是時候找那些傢伙們清算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