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自己的幻境招數,乃至當初的毀滅之花,都是直接降臨,無法躲開,只能承受!

這次的四位混沌境九層魔頭,一位,擅長的是波動滅殺之術,也是瞬間及身,無法閃避!那『雷火』倒是有希望閃避,但是速度太快,自己這一具肉身還太弱,根本來不及移動就中招。可接下來兩位就好些了。

「轟。」「轟。」「轟。」

臣午統領戰陣和白雲魔主都近身搏殺,近身搏殺,招數千變萬化,且能彼此配合,令威脅大大提升。

然而東伯雪鷹身影鬼魅無比,並且一桿長槍舞動起來,有詭異的一道道虛空河流環繞長槍出現,長槍如河流,借力打力,以一敵二……打的卻是酣暢淋漓。

「束。」

臣午退去,換了一位陰冷青年統領戰陣。

轟。

頓時一條深綠色大蛇凝聚出現,欲要束縛住東伯雪鷹。

「不能被束縛。」東伯雪鷹明白這點,一旦被束縛住,白雲魔主一口吞吃掉自己,那就麻煩大了。

……

戰陣四位高手都有各自幾門殺招,此刻一招招殺招個個爆發出十層巔峰威力,和白雲魔主不斷配合著圍殺東伯雪鷹。

而在南雲國都,樊氏府邸內。

「這等實力,無可爭議是混沌境十層了。」樊天寵看著觀天鏡,心中讚歎。

十五億年,就掌握混沌境十層招數。

便是界心大陸強者無數,厲害法門眾多,培養弟子也厲害,也算得上絕世妖孽了,在夏風古國、眾界古國的無數絕世妖孽中或許還算好些,可在南雲國,卻是有史以來最逆天的一個了。

「他施展的的確是《赤雲戰法》,不過,不知道他參悟到什麼地步了。」樊天寵暗暗想道,他畢竟不是虛空一脈,僅僅通過觀天鏡,很難有太準確判斷。

他也將消息和家族內部進行傳遞。

很快,家族內有一份訊息傳來。

「應山雪鷹手中的那一桿長槍據推斷,應該就是赤雲尊主當年的那一桿赤雲魔槍,他應該是參悟赤雲魔槍,琢磨出了這些殺法,如今他已經施展出了《赤雲戰法》的四大殺法,既然悟出四種,以他的悟性怕是第五種殺法『合擊之術』也悟出了。和完整的《赤雲戰法》相比,只是缺少一門赤雲魔體。」

赤雲魔體,以萬劫不滅著稱。

「不過……他應該是將領域推演到極致,達到九層威力。靠赤雲魔槍發揮出十層威力。至於其他三大殺法,藉助赤雲魔槍也僅僅是九層巔峰。」

「以他的悟性,想必時間足夠,定能將《赤雲戰法》的五大殺法的混沌境部分盡皆悟出。」

「那一桿赤雲魔槍,對他而言,有些浪費了,天寵,你試試看,看能否從應山雪鷹那買下赤雲魔槍。」

樊天寵思索著家族內傳遞來的訊息。

家族並不是太在意。

因為整個界心大陸,決定勢力根本的,主要還是宇宙神們!所以《赤雲戰法》最珍貴的是宇宙神部分。

許多宇宙神,沒厲害絕學,甚至都只能有十層實力。和白雲魔主、東伯雪鷹一個級數。想要更強?強大絕學的宇宙神部分……想要學到,太難了。宇宙神們一般都被迫投靠一方方大勢力,比如投靠六大古國。

從此為六大古國征戰,如此,才能得到高深部分。

就像《十聖卷》的雲之卷,可以對外傳授,可也只是最高混沌境十層部分。想要更高深?給我『眾界古國』征戰殺戮吧,相當於賣身了。一旦投靠,都是有著種種秘術束縛,很難再背叛的。

「赤雲魔槍,給這應山雪鷹,是有些浪費了。」樊天寵暗道,「這等強大秘寶,完全可以給修行《赤雲戰法》的宇宙神去使用了。」

夏風古國內。

修行《赤雲戰法》的宇宙神,還是有幾個的。

當然修鍊到圓滿之境,實力不亞於當初赤雲尊主的,卻僅僅只有一位,是夏風古國三大家族之一的『蒼氏一族』的其中一位聖尊。嚴格說起來,這位聖尊,比當初的赤雲尊主還略微強些,畢竟經過了兩次古國戰爭,如今的絕學秘術也多多了,保命手段也更多。那位聖尊,倒也無需這赤雲魔槍,因為早就煉製出了適合他的強大秘寶了。

可古國內,還是有其他數位宇宙神需要的。

「得弄到手。」

「不過,不能明搶。」樊天寵思索著,「畢竟他有混沌境十層實力,南雲國主一定死命保他。」

南雲國,三位帝君、五位混沌境十層的封王,這些都是南雲國主麾下的最重要戰力,都是不惜一切保住的。根本不允許樊氏去搶。

若東伯雪鷹只是一個弱小的封侯,樊氏,悄無聲息就搶奪走了。

「得想想辦法。」樊天寵暗道。

……

溪水環繞的竹屋內。

原本在平靜繡花的紫袍女子『淺依曉』,愣愣在那,手中的繡花針都驚的跌落在地。

「什麼?」淺依曉不敢相信。

「混沌境十層實力?」淺依曉震撼,她淺依家族在南雲國都沒十層戰力,關鍵時都要從月花古國內調遣高手。

十層實力……

在整個黑魔四國、黑魔大澤,都是絕頂高手行列。像應山老母和他們淺依家族都敢撕破臉,尋常混沌境哪裡敢?

「那個應山雪鷹?這麼強了?」淺依曉蹙眉,應山氏如今有兩位混沌境十層,以後對待應山氏的策略都得改改了。

……

東伯雪鷹和白雲魔主、四位混沌境九層戰陣搏殺時,各方也根據戰鬥場景,仔細判定著東伯雪鷹的實力,不管怎樣,周邊一些國度都明白,又一位混沌境十層的絕世大高手誕生了。

**(未完待續。) 黑魔大澤一方圍攻東伯雪鷹,看似佔據優勢,實則心中發苦。

「魔主,他一直盯著我攻擊,那槍法太詭異了,我身體損傷已超過五成。」一位陰冷青年傳音急切道。

「呼。」

東伯雪鷹手中一桿長槍翻滾,猶如一條蛟龍,周圍虛空扭轉,長槍就彷彿神龍見首不見尾,時而槍頭就憑空出現在了某一位混沌境魔頭身前。

一槍刺去。

雖然體表有戰陣防護,可在陰冷青年胸口卻詭異的有漩渦階梯形成匯聚一點,這旋轉的『虛空漩渦』,實則是無數虛空碎片在旋轉,鑽進陰冷青年,也瘋狂旋轉切割著他的身體,即便他身體自行迅速恢復,可依舊損耗部分生命力。

「好詭異的槍法。」白雲魔主也氣急,「之前血幅他們四個組成戰陣,就是被這種詭異槍法,穿透戰陣輕易滅殺了三個弱些的混沌境。沒想到如今四個混沌境九層,戰陣威勢大大提升,他這槍法威勢依舊能夠強行滲透進去,還讓『陰夫』受傷。」

「去。」

東伯雪鷹身影鬼魅,長槍翻滾,一次次襲擊。

以他虛空扭轉的手段,想要離開輕而易舉,為何拼著被圍攻,都要繼續反擊?就是要真正逼退這些魔頭們。否則自己逃了,魔頭們就能夠肆意屠戮,肆意血祭了。

「陰夫老魔,是這四個混沌境九層中,身體最弱的一個!我根據赤雲神槍悟出的『穿虛空』這一招,雖有戰陣阻礙,也僅僅削弱了三成威力而已。剩下七成威力都讓陰夫老魔不斷受傷。」東伯雪鷹暗暗道,「他扛不住多久。」

可惜。

根據赤雲神槍悟出的五種招數,除了『赤雲領域』能發揮出混沌境十層戰力外,其他招數都是九層巔峰。

若是『穿虛空』這一招,也達到十層威力,怕是一槍下去,那陰夫老魔就得重傷,三槍,便足以滅其性命!這些老魔們怕是很快就逃了。

……

東伯雪鷹也不在乎敵人難纏,反而將這當做難得的機會,畢竟這種生死間的拼殺是很難得的,對槍法磨練也有幫助。

在拼殺時,才更能明悟槍法的種種奧妙。

「我身體損傷超過七成。」陰夫老魔急切傳音。

「殺不了他。」

「他的領域太難纏了,槍法也太厲害。」

其他老魔也急了。

他們也拼盡了手段,種種手段和白雲魔主聯合,想要在陰夫老魔撐不住之前,儘快解決了這應山雪鷹。

「難道要失敗了?」白雲魔主看著眼前身形變幻無窮的白衣少年,隱隱明白,有戰陣幫忙圍攻都贏不了,他單獨一個就更加贏不了了。

其實實力到了混沌境十層級數,一般都是我奈何不得你,你奈何不得我。

這時候,就得比絕學。

越厲害的絕學……手段就越加了得。

「本來看這應山雪鷹修行時間短,還欺負他實力沒完善,沒想到還是失敗了。」白雲魔主暗暗嘆息,一招混沌境十層的『赤雲領域』便讓東伯雪鷹立於不敗之地,赤雲尊主以『不懼群戰,虛空領域了得』出名,自然是有道理的。

當然想要破『赤雲領域』的秘術也是有的,卻不是白雲魔主有資格學到了。

「我撐不住了,不抗了。」陰夫老魔傳音急切道。

「好吧。」

其他三位魔頭也沒反對。

白雲魔主更是上前一揮手,巨大的雲霧大手籠罩了他們四個,他們四個也沒反抗,直接被收入了洞天寶物內。

「教主,怎麼辦?」

白雲魔主直接聯繫黑魔大澤排行第三的教主『血魔教主』。

黑魔大澤分三大派系,三位教主,個個都是名震界心大陸的恐怖大魔頭,六大古國都難以剷除,白雲魔主就是『血魔教主』這一派系。

「這應山雪鷹虛空操縱極為厲害,他完全能纏住我本尊!我可降下化身,四處屠戮……可他也會降下化身四處迅速將無數子民收入洞天寶物,並且那火烈侯等人肯定也會被放出收無數子民。並且我帶領的那些合一境隊伍怕也會被殺掉大半。」

「若是撤,那應山雪鷹應該知道進退,不會逼迫我等。」

白雲魔主詢問教主。

因為此刻無法操縱血祭魔瓶,就算屠戮,也只是為了『泄憤』而已。可因為應山雪鷹虛空操縱更厲害,他怕是只能屠戮小半個城池的子民。

「撤。」血魔教主給了答案。

「是。」

白雲魔主當即領命。

「撤!」

一聲令下,傳音所有手下。

「是。」

分散在火烈城各處的一支支合一境魔頭隊伍立即開始瞬移撤退,這些合一境魔頭隊伍瞬移距離較短,撤退自然慢一些。

白雲魔主停手。

東伯雪鷹也停手,持著長槍站在一片狼藉的廢墟上。

「應山雪鷹,真沒想到我主持的這次血祭,敗在你手。」白雲魔主一笑,「有一位混沌境十層高手插手,血祭失敗倒也不冤。」

歷史上,黑魔大澤一次次屠戮血祭一些城池。

次數多了,偶爾還是會碰到麻煩的。比如某個混沌境十層高手剛好就在這城內暫居,又或者六大古國的某個宇宙神恰好在這路過,為了臉面也不容許自身低頭,自然插手。

所以偶爾血祭也會有失敗。

「你是黑魔四國的,我是黑魔大澤的,以後有的機會交手。」白雲魔主笑道。

嘩。

他身體陡然消散。

跟著在遠處火烈城的城牆上無數雲霧陡然凝聚,又出現了白雲魔主的身影,一支支合一境魔頭隊伍也迅速去那匯聚。

東伯雪鷹遙遙看著,旁邊南雲聖殿殘存的最主要殿廳也開啟,從中走出來了淳御衛一等一眾人等,他們也有些后怕遠遠眺望。

「還好,沒發瘋。」東伯雪鷹暗道。

如果對方泄憤般的屠戮,火烈城怕得死掉近半子民,雖然自己也能殺死許多合一境魔頭隊伍,可東伯雪鷹顯然不喜歡這結果。

……

黑魔大澤,一座恢弘宮殿內。

三位教主高坐其上。

「哈哈,三弟,你負責的血祭可是失敗了。」黑袍中年男子輕聲笑道,以他們的身份,倒也不在乎這一點得失,畢竟有一位混沌境十層高手插手才導致失敗,也不算太丟臉。

「三弟,脾氣挺好啊,竟然沒讓手下進行屠戮?」左邊的笑眯眯老者也笑道。

「大哥,二哥。」

病態蒼白的青袍男子也淡然笑道,「既然敗了,也不必做那屠戮之舉。」

「三弟仁慈。」黑袍中年男子說了句,他明白自己三弟的仁慈,針對的不是那些無數修行者,而是那一批批合一境魔頭隊伍。

他們三位教主雖都護短,畢竟護短,手下們才甘心追隨。

可護短程度也有不同,三教主『血魔教主』是最護短的。

「這應山雪鷹好厲害的領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