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沙漠之影」這樣的法師組織,大概都是靠著壟斷知識維持的——附近的法師想學咒語和冥想法則,就只能聽他的話,不然無法謀求發展。

然而,《自由魔法宣言》的出現,則是打破了這種壟斷,法師可以自己學習魔法,不用聽從任何人的命令,當然引起了這種壟斷頭目的不滿。

想到這裡,本傑明發出了一聲冷笑,略帶嘲諷的道:「你的話要是有道理,為什麼別人不聽?你自己胡言亂語,別人不願意聽你的話,難道不是很正常?」

身後的法師們發出笑聲,也順著他的話,朝對方甩出一片戲謔的目光。

「你……」老人一時語塞,頓時也動了火氣,「一個瘋子,我勸你趕緊從邊漠城滾出去,否則,我們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聽著老人威脅的話,本傑明內心毫無波動,反而忽然將目光投向了老人身後的那些法師。

仔細想來,對方會做出燒書這種舉動,說明《自由魔法宣言》在邊漠城已經引起了一定反響。「沙漠之影」的壟斷性受到威脅,所以老人才會急著把書都燒掉。

那麼……這些「沙漠之影」的其他成員,他們有沒有受到影響呢?

「喂,不管是咒語還是冥想法則,《自由魔法宣言》裡面都有,你們為什麼還要聽從這個老傢伙的命令,把這些書燒掉?」本傑明對著老人身後的那些法師喊道。

沒錯,他不止要挖牆腳,還要當面挖牆腳。

然而,來自對面法師的反饋,卻沒有他想象中那麼好。

「省省你的口水吧!首領一直對我們很好,我們絕對不會背叛『沙漠之影』的。」一個法師立刻這麼喊道。

本傑明有些失望。

看樣子,雄踞整個邊漠城,可以到處作威作福,這些法師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他們早就成為這個壟斷組織的一份子,只要老大不倒台,是肯定不會叛出來的。

《自由魔法宣言》中,不論是魔法知識還是抗爭的精神,對他們都不再有吸引力。

「聽見了嗎?沒有人吃你那一套東西。你最好趕緊離開,不然,我不敢保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老人也發出一聲冷笑,不屑地看向了本傑明,眼神中卻能感受到一股深深的敵意。

很顯然,如果不是忌憚本傑明此刻身後跟了不少人,他大概早就動手了。

然而,就在此刻,邊漠城中忽然又飛起幾個法師。他們人數不多,也就五六個人,從那些偏僻的房屋中飛出來,很快就來到了市中心的上空。

本傑明見狀,也不由得皺了皺眉。

這些也是「沙漠之影」的人?

不過,再看對面,那些法師的態度似乎也好不到哪去。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老人瞪著那幾個突然出現的法師,兇巴巴地問道。

被這麼一瞪,那幾個法師露出有些畏懼的神情。不過,他們又往本傑明這邊看了一眼,忽然壯起膽子,反駁道:「我們本來就是邊漠城的人,憑什麼不能留在這裡?」

「你……」

旁觀著這一幕,本傑明也意識到這些人的身份。

是邊漠城的本土法師?

荒漠法師們也給他介紹過「沙漠之影」的行事風格,幾乎是無法無天,連市政廳都被他們占著。而本土這些不願意加入他們的法師,自然也被欺負得很慘。

大部分人都受不了這種氣,離開邊漠城另謀出路,但也總有人因為一些原因,不得不留在這裡,只好忍氣吞聲,平日里甚至都很少現身,與不會魔法的普通人無異。

在這一刻,本傑明意識到,這些身份自由的本土法師,才是他應該拉攏的對象。

「你……真的就是編寫了《自由魔法宣言》的法師嗎?」這時,那群本土法師,也朝著本傑明飛過來,弱弱地問道。

本傑明點了點頭。

頓時,幾個法師都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

「魔法是自由的。它應當成為反抗壓迫的有力武器,而不是法師們用來被人攻擊的污點。」一個法師開口,這麼說道,「這位大人,雖然他們把我們的書都搶走了,但是我還記得上面這句話。」

都市超級神尊 聞言,本傑明有些驚喜。

他編寫這本小冊子,只是為了激起法師反抗教會的鬥志,沒想到還啟發了這些內部被壓迫的底層法師。

這麼想著,他的目光再次回到了「沙漠之影」的法師身上。

「厲害,找到靠山了?」老人死死盯著那幾個本土法師,道,「行啊,你們趕緊跟著他們滾,想幹嘛幹嘛。但是在邊漠城,你們別想動那些心思。」

「邊漠城不是屬於你的地方,而是屬於所有人的。」 妃色撩人︰王爺,請接招 本傑明毫不客氣地開口,「不過是仗著沒人重視這裡,所以你們才能一直霸佔下去,還真以為自己有多厲害?」

「今天,會從這裡滾出去的人只有你們。」

說著,他一拍手,天空中便忽然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冰刺。

「沙漠之影」的法師見狀,臉上都不由得露出了愕然的神情。

本傑明不念咒語、不發出任何魔力波動就能把魔法用出來,對於他們而言,還是一件非常令人吃驚的事情。就連本傑明身後的法師都嚇了一跳,更別說他們了。

老人看著本傑明的眼神,也漸漸變得凝重起來。不過,大概是身為邊漠城地頭蛇的尊嚴,讓他沒有露出退縮的姿態。

「嚇唬人的小把戲……」他搖了搖頭,跟個打群架的土匪似的,發號施令道,「上!給我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伴隨著他的話,那邊四十多個法師,也在此刻齊齊地念起了咒語。

感受到那股龐大的元素波動,本傑明心中還是多了一分慎重。他這邊雖然也有不少人,但畢竟剛加入,毫無配合,水平怎麼樣也不知道。

還是要靠自己啊……

於是,趁著對面還在吟唱,他毫不猶豫地出了手!

天空中,數量暴增至近千根的冰刺,彷彿驟然墜落的流星雨,朝著「沙漠之影」的法師們直接砸了過去!

不過對手的吟唱也很快,這時,已經有一半的人完成了吟唱。二十多層元素護罩相繼撐開,擋在他們的面前。轉眼間,冰刺撞上去,在半空中爆發出煙花般的飛濺冰霧。

本傑明也不由得挑了挑眉。

這時他第一次試圖單挑多名法師,儘管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但……還是不好說。

他做得到嗎?

轉眼間,冰霧散去。本傑明也可以看到,自己這一輪近千冰刺的攻擊,卻沒有傷到對手分毫。二十多個人撐開的護盾,把他的所有攻擊都擋了下來,此刻,甚至還有幾個沒被打破的,堅挺地保護在他們身前。

有點棘手。

他也意識到,想要靠個人實力來碾壓群體,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也許……更高一個層次的人能做到,但是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四十多個平庸的法師都能成為一塊難啃的骨頭,說不定,還有可能會翻車,就更不用說那些想象中以一敵百的壯舉了。

只能說,幸好,他們這邊不只他一個人。

在本傑明出手的同時,荒漠法師和本土法師都沒有閑著。他們本來就看不順眼「沙漠之影」這些人,早就想幹上一架了。現在本傑明把他們聚到一起,擁有了對抗的能力,他們自然也不會再忍氣吞聲。

伴隨著低吟的咒語聲,先是十多層護罩出現,保護在他們身前。緊接著,一系列火球、冰箭之類的東西也被召喚出來,氣勢洶洶地朝著對方打了過去!

「嘶……」

本傑明見狀,卻皺了皺眉。

這群法師好像……沒什麼配合。

他們的魔法都是擠在一起的,就連火球和冰箭都是這樣,搞得反而削弱了相互的威力,不能百分之百地發揮出來。

幾十個人還好,練一練,就能像喬安娜他們那樣配合得不錯了,但……如果有上百個法師呢?更進一步地去想,如果有上千人呢?

這一刻,本傑明忽然意識到,法師打群架,真的是一門他以後必須得去研究的學問。 ?本傑明很想開口指揮一下團戰什麼,不過箭在弦上,他也沒心思做那麼多事情了。

轉眼間,自己這邊法師的攻擊,被對面緊接著撐下來的一波護盾盡數擋下。而「沙漠之影」那邊,吟唱了比較久的老人,也在此刻猛然睜開眼睛,停止了吟唱。

強大的魔力波動散發出來,這一帶的元素都彷彿為之一窒。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變了臉色。

雖然他們沒聽出對方的咒語,但看這個架勢,起碼也是個高級魔法,說不定還是高級魔法里比較厲害的那種。

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所有法師一起放護盾,為自己拖延吟唱的時間,然後利用威力強大的高級魔法來打擊對手——這應該就是「沙漠之影」的慣用套路了。

只見老人頭頂的天空,忽然像是探出了一個火山口似的,藍色的天幕中間卻多了一圈滾燙熾熱的紅。那一小圈紅色的天空內部,猶如岩漿一樣地翻滾,附近的溫度都被連帶著上升了幾度。

卧槽……

本傑明見狀,連忙念出咒語,召喚出一道又一道的冰牆,像層層疊疊的冰川似的,擋在己方身前。他身後的法師們,也紛紛吟唱,準備召喚出護盾來幫助抵擋對方的攻勢。

——他是真沒聽說過這個魔法,但是能引起這種程度的異象,已經足夠驚出一身的雞皮疙瘩了。

怪不得能一直霸佔著邊漠城……原來還有這種實力。

整個邊漠城的民眾,也都紛紛走出來,抬起頭,帶著各異的神情,望向天空中這一輪驚人的法師對拼。

「小子,現在知道後悔了吧?」老人發出一陣冷笑,「不過,你們現在想走也晚了。我要讓你們知道,邊漠城到底是誰的地盤!」

說著,他舉起雙手,對準了天空。

天空之中,馬上傳出一陣雷鳴般的轟響。緊接著,像是醞釀到了極致,那團被燙紅的部分驟然炸開。伴隨著巨響和狂風,數之不盡熾熱火彈從那個口子里沖了出來,猶如墜落的火流星,朝著本傑明一行人直衝而去!

「天啊……」

街道上的圍觀群眾被嚇了一跳,像逃難似的開始往外跑。

至於本傑明這邊,火流星還沒衝到,他們就已經感受到一陣陣灼熱的風,穿透那些冰牆撲面而來,吹得他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不過,事已至此,除了硬抗,他們也沒有別的選擇。

帶著決然的眼神,一層又一層顏色各異的元素護盾,被他們召喚出來,擋在前方,如霓虹燈般閃爍,卻在無數下落的火流星面前那麼微不足道。

只有本傑明召喚出來的重重冰牆,迅速累積成一定的規模,帶給了他們少許安全感。

然而,就在火流星快要撞上來的時候,本傑明卻忽然一咬牙,控制著身前超過三百面的冰牆,忽然向前飛去,朝著那些火流星直接撞了過去。

老人見狀,都不由得挑了挑眉。

「居然還敢反攻……真對自己的精神力這麼自信?不怕被撞成個傻子嗎?」

可本傑明卻沒有半分猶豫。

很簡單的道理,他必須自己一個人扛住這一擊。否則,就算把冰牆和護罩疊在一起,勉強撐過去,自己這邊的法師們也會被打得精神力萎靡。而到那個時候,「沙漠之影」的其他法師再出手,還有誰能來抵擋?

這是一場團戰,他的目的是贏,而不是擋下這一招。

就在冰牆與火流星對撞的那一瞬間,本傑明眼神一冷,張開的雙手忽然握拳。天空中的那些冰牆,也在這一刻自行爆開。元素結構崩解產生的強大衝擊力,裹挾著無數的冰屑碎片,猛地爆發出來。

轟!

極為可怕的一聲巨響,別說天空中的法師們,就連地上靠得近的普通人,都差點被震暈過去,一個個跌倒在地,耳朵裡面嗡嗡作響。

狂風從對撞的地點爆發出來,混雜的數不清的碎冰和火星,彷彿給腳下的邊漠城廣場下了一場兩色交加的暴風雨。

只見,兩方一經對撞,便像是在半空中引爆了一顆導彈,驚人的煙塵席捲而來。如果不是兩方都是護罩保護,此刻甚至可能連飛行術都沒辦法維持下去。

然而……似乎卻沒有火流星能夠穿透那些自爆的冰牆,來到本傑明他們面前。

那一刻,老人的臉色終於變了。

「他、他擋住了?」

在所有人緊張地注視下,煙塵漸漸散去。

對撞的中心,什麼都沒有剩下。

兩邊人的表情都有些愣。只見冰牆、火流星……剛才那些驚人的場面,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就彼此抵消,一同消失,空蕩蕩的半空中彷彿無事發生過。

「這是什麼魔法?」一個法師愕然地自言自語道,「冰爆術嗎?可是……完全不像,冰爆術也不可能有這種威力?」

至於本傑明,則是收回手,掃了掃自己的肩膀衣袖,露出了一個輕佻的冷笑。

「所以……也沒有很難擋住啊。」他的語氣似乎有些失望,「看那個架勢,我還以為會很厲害。但是現在看來,高級魔法,好像也就那麼回事?」

「也就那麼回事?」老人聞言,發出一聲冷哼,伸出手,指了指自己頭頂的天空。

只見天空中,那個噴吐出無數火彈的赤紅口子沒有消失,只是看上去平息了不少。火元素圍繞著它一陣一陣地盤旋,漸漸地,它內部又開始傳出些許雷鳴般的響聲。

……還來啊?

本傑明身後的法師們見狀,剛剛放下的一顆心,又馬上懸了起來。

高級魔法果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存在。

然而,面對此情此景,本傑明卻沒有露出半分驚訝。

「那就再來吧。」他一拍手,再次召喚出一道又一道的冰牆,「你來一次,我就給你打回去一次。你想來多少次都沒問題,看看誰能撐到最後。」

老人似乎也被激怒了:「好,那就看看誰能撐到最後!」說著,他把手伸向天空,再次加速下一波火流星的醞釀速度。

很顯然,他怎麼可能相信,自己學習魔法這麼多年,在精神力的深厚程度上會比不過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年輕人?

因此,雖然在臉上擺出了生氣的樣子,但在心中,他卻露出一個冷笑,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

這個忽然出現在邊漠城的年輕法師,他的手段讓老人感到有些詭異。那些沒有波動的魔法,那種聞所未聞的操控手段……也因此,哪怕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也不得不提起幾分慎重。

就看對手那些不斷累積的冰牆,居然能擋下天穹之怒的第一波攻勢。這他甚至感覺有些匪夷所思。

不過……天穹之怒,已經是接近與禁咒的存在了,又怎麼會是那麼容易被擋下來的?

看著對方的樣子,老人也在心中暗自點了點頭。

那小子被激得腦子發熱,準備和他硬剛,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再有利不過的條件。天穹之怒已經成型,再醞釀一波火彈不會太費精神力,但那些冰牆,還有那種爆裂的手段……對方應該用不了幾次。

天賦高又何如?跟他斗,這幫人還嫩著呢!

很快,第二波火彈就被他醞釀出來。伴隨著又一次的巨響,空中那個發紅的口子爆開,無數的火流星飛奔而出。而在本傑明那邊,也像剛才一樣,層層疊疊的冰牆被召喚出來,準備好了抵擋這一波攻勢。

兩方法師看著這一幕,大概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神情沒那麼緊張。就連邊漠城的百姓,都不再往外逃,三三兩兩地聚在街頭,提前捂著耳朵,一臉期待地看著天空。

轉眼間,冰牆和火流星再次撞到了一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