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只是御用在東皇胤軒手中,都能發揮出這等力量,那若是擱在神院院長那等無上人物手中,又能夠發揮出怎樣的威能?

而陳汐他……又能否擋下這一擊?

許多人的心都揪了起來,無法不為陳汐擔心。

……

嗡!


謫塵劍清吟,若龍嘯鳳啼,大道轟震。

當東皇胤軒悍然出動,施展出「鎮世引」那一剎,陳汐也是眼瞳驟然一眯,毫不遲疑出手。

這一剎那,陳汐渾身神輝如燃,衍化為億萬神秘符紋,熾盛耀眼,纏繞周身上下,神威睥睨。

而在他手中,不斷嗡鳴的謫塵劍揮動,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嘯音,劈殺而出。

玄心劍術——海崖式!

這最為浩瀚、磅礴的一招,甫一出現,直似星河落九天,牽引天地之力,轟隆隆碾碎時空,長驅而去。

嘭!


劍氣和那一片道文經書碰撞,產生驚世震動,這片天地都仿似被震動,欲要塌陷。

所產生的可怖力量,令冷星魂等人下意識便紛紛退避而去,唯恐被捲入其中。

嘭!嘭!嘭!……

這種碰撞,並未一瞬就分出勝負,而是像兩座十萬大山在持續對撞,每一次碰撞,都迸射出億萬光雨,飛灑天地,毀滅般的力量擴散十方,將一起都齏粉。

同樣,每一次碰撞,即便是在外界,也是令得那些修道者的心臟跟著狠狠不斷震動,倒吸涼氣不止。

這般對決之威,簡直都不像是祖神境強者應該擁有的力量!太過駭人聽聞,匪夷所思。

蹬蹬蹬!

最終,在一眾驚駭目光注視下,戰場中的陳汐,身軀不可控制地連續倒退出數步。

每一步退出,時空都崩碎為蛛網般的裂縫,不斷擴散,可以想象此刻的陳汐承受了何等強大的衝擊力。

雖然看似有些狼狽,可最終,陳汐擋下了這一擊!擋下了來自太玄神書第一頁道經中的「鎮世引」!

一瞬間,外界修道者眼瞳睜大,震動無比,似難以置信。

「這麼強?」

冷星魂等人卻是眼瞳一縮,同樣無法相信,陳汐戰鬥力竟如此強大,竟硬生生擋住了這一擊。

要知道,在之前數個時辰中,陳汐憑藉一己之力運轉那一座八極神陣,來抵禦他們的全力攻擊,必然是消耗極大。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下,他境依舊能辦到這一步,這讓冷星魂等人都感到一陣驚疑不定。

……

「還好,還好……」

歸元大殿中,聞葶喃喃,但心中的擔憂並未消減多少,因為這一場對決僅僅才剛開始。

而陳汐的對手,除了東皇胤軒之外,還有冷星魂等其他人。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僅僅在和東皇胤軒交手的第一回合,就明顯不佔據優勢,這讓聞葶如何不擔心?

唯我獨尊 ,這僅僅只是剛開始交手,試探的成分居多,誰也無法預料,最終結果會如何了。

「竟能擋下這一擊,倒也配得上神衍山傳人的身份,但看情況,也不過如此罷了。」

赤松子輕描淡寫的評價了一句,話里話外,充滿了勝券在握的優越感。

對於此,聞葶再次無視了。

她此刻擔憂陳汐處境,哪還有心思跟對方唇槍舌劍。

……

「看來,動用劍皇二重境的力量去應對,明顯要稍差一絲。」

這一刻,陳汐卻顯得極為平靜,若被其他人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只怕會更吃驚。

因為顯然,剛才在那一場交鋒中,陳汐並未動用他早已掌握的劍皇三重天的力量!

換而言之,之前的交鋒,對陳汐而言,就是一場試探。

「怪不得敢孤身前來,擁有這般力量已足可以讓你自傲了,但對我而言,卻依舊顯得太弱了。」


東皇胤軒明顯也有些意外陳汐能夠擋下自己一擊,但很快,他就淡漠一笑,恢復平靜。

「按照你這種表現,甚至不用一刻鐘,在三招之內,我便可以將你徹底驅逐出這道鼎世界。」

頓了頓,東皇胤軒目光如電,冷冷鎖定陳汐,道,「所以說,你已沒有任何機會!」

嗡!

說話時,他掌中太玄神書發出奇異古老的波動,道光氤氳,飄灑出一縷縷燦然生輝的道文。

這些道文宛如有生命,透著神聖原始的宏大氣息,不斷匯聚、組合、衍化……

很快,隱隱已可以看見一頁新的道經正在凝聚成形。

這一剎,天地重新歸於沉寂,一切聲音消失,天地間唯有那一頁道經在釋放無量神威。

相較於之前的「鎮世引」,這一擊明顯要更可怖,讓得這片區域充斥上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氣息。

就好像下一刻,這天、這地、這萬事萬物都會被一舉打破,徹底滅亡一般。

這便是太玄神書第二頁道經「殞世光」的力量!

目睹這一幕,所有人再次震撼,因為他們都清楚,其實按照之前那一擊所展現的力量,東皇胤軒完全可以御用「鎮世引」,便足可以在戰鬥中佔據優勢。

可偏偏地,他沒有用,而是動用了比「鎮世引」更為強大的「殞世光」!

不言而喻,正如東皇胤軒自己所言,他明顯要在三招之內,就將陳汐徹底解決,再不給他任何掙扎的機會!

這一剎,陳汐黑眸中涌動著幽邃的冷冽光澤,衣衫獵獵,長發飛揚,並無流露任何畏懼。

相反,當察覺到東皇胤軒這一擊的力量時,他反而認為這是理所當然,若是對方僅僅只有剛才那一擊所展現出的威能,那才會讓陳汐感到失望。

嗡!

陳汐扣指,在謫塵劍上彈了一下,整個人劍意凌霄,氣勢也是原發盛大凌厲,攪動十方風雲。

這一次,他已打算主動出擊。

被動挨打,可不是他陳汐的風格!

大戰一觸即發。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氣氛的緊張和可怖,壓抑得直讓人喘不過氣來,呼吸為之停滯。

然而,就在這萬眾矚目,緊張無比的關頭,異變陡發——

「啊——!」

一聲凄厲慘叫,從極遠處傳達而來,顯得如此之突兀,一下子就讓冷星魂等人齊齊色變。

「不好,有人偷襲!」

「快躲!」

噪雜的驚呼聲響起,就看見太上教、神院那些傳人,宛如受驚似的,發出憤怒的大喝聲,紛紛閃避起來。

那裡一片混亂,讓得東皇胤軒的臉色變得冷漠陰沉之極,根本沒想到,在這等關鍵時刻,竟會被人破壞了局勢。

可就讓他如此放棄這等淘汰陳汐的機會,心中有極為不甘,心中簡直糾結憤怒到了極致。

轟!

只是讓東皇胤軒沒想到的是,在這一刻,陳汐竟是抓住這個機會,主動出擊,一劍斬殺而至。

時空驟然被切開,猶如一張薄紙被一把鋒利無比的剪刀切割,這一抹劍氣實在太過凌厲,凌厲到了極致、也肅殺、精準到了極致。

就好像在這一劍下,日月山河、天地萬物、大道經緯都會被一舉斬開,無法攖其鋒芒!

這就是玄心劍術——解牛式!

是動用了陳汐劍皇三重境之力量的強力一擊!

猝不及防之下,東皇胤軒下意識動手,施展出早已蓄勢已久的太玄神書第二頁道經「殞世光」。

嘭!

可怖震天的碰撞聲爆發,天崩地裂,光雨如飛,難以形容的可怖洪流席捲四周。

這一次對決的聲勢之大,甚至將遠處發生的一場混亂都掩蓋下去,可怖到了極致。

蹬蹬蹬!


這一次,東皇胤軒臉色變幻,被震得身軀倒退出數步,臉色變幻不定。

外界頓時嘩然。

這可是比「鎮世引」都強大不知多少的「殞世光」,可卻非但沒能奈何陳汐,東皇胤軒反而被震退!

這在之前,誰敢相信?

而這豈不是意味著,陳汐並不像之前表現得那般不濟,而眼下這一擊才是他真正的戰鬥力?

「劍皇三重天的力量,看來,所有人都小覷了你的力量。」

東皇胤軒神色冷漠到了極致,凝視陳汐片刻,最終抿了抿嘴唇,轉身而去。

陳汐所爆發出的戰鬥力,讓他意外和震驚,但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短時間內已根本奈何不得陳汐。

原因就在於,遠處那一場混亂兀自在上演,且越演越烈!

見此,陳汐並未追擊,目光同樣望向了那一場混亂。

不止是他們兩人,這時候,外界許多修道者的目光,也都被那一場混亂所牽引。


混亂的源頭來自一名太上教弟子突然遭受偷襲,被一瞬間淘汰出局。

而偷襲那名太上教弟子的,赫然是夜辰、雨九岳等一眾道院弟子!

不止是他們,連女媧宮孔悠然、石禹他們一行人竟是也悉數抵達,如今正在和神院那些弟子對決。

的確很混亂!

夜辰他們和太上教冷星魂交手,孔悠然他們則在和神院那些弟子交手,場面混亂到了極致。

當看到他們時,陳汐也不禁有些意外,並非是因為孔悠然等人,而是因為那些道院弟子。

他們在這等時刻,竟是和太上教廝殺起來,這就顯得太不尋常了!

——

ps:今晚三更,第二更10點左右。 好在,那器靈搗鼓了好一陣,總算是找到了一個沾滿了灰塵的丹藥瓶子。一臉笑容的說道:“還好,沒有碎,估計裏面的丹藥還可以繼續用。”

說着,器靈剛要轉身交給羅羽,只見手一鬆,手上的那瓶丹藥,已經被羅羽拿到了手上,視作珍寶一般,小心的打開了瓶塞。

“好香,好濃郁的靈氣!”羅羽感受着瓶子中散逸出來的香氣,仔細一看,裏面裝有足足近百顆紅色的丹藥。

器靈看到羅羽那一臉沒出息的樣子,心中鄙視道:“我靠,這還是我家主人的孩子?這也太沒出息了,一瓶廢棄的垃圾而已,居然也這麼興奮。”

不過,器靈轉念一想,在這源大陸,能有如此作用的丹藥,絕對是稱得上難得一見的靈丹了。心中不由感嘆道:“唉,偏偏來到了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連廢棄的築靈丹也會這麼珍貴!看來,以後這第一層的寶物要換一換了,用這堆垃圾,也一樣可以吸引那些星主以下的武者。”

羅羽則直接拿出了一顆紅色的丹藥,入嘴即化,一股清涼瞬間流遍全身。藥效很溫和,羅羽感覺自己丹田內的玄氣,一瞬間快速的旋轉了起來。

隨着丹田內的玄氣不斷的旋轉,那紅色丹藥化作的氣流,快速的摻雜了進來。原本乳白色的玄氣,頓時漸漸的發生了變化,一點一點的朝着金色轉變。

當藥效完全發揮之後,羅羽的丹田一瞬間變得飽滿了起來,金色的玄氣,給予了羅羽無窮的力量。羅羽腦海一種詭異的感覺出現,似乎,這個時候,正是他衝擊星主級的大好時機。

“難道這丹藥,真的可以將我直接提升到星主級?”想到這裏,羅羽不由的變得興奮了起來,集中意念,開始衝擊星主級。

星主級強者,之所以可以飛天遁地,可以排山倒海,擁有無邊的神通。最主要的便是體內玄氣有了本質的改變,從玄氣的質量,直接轉化成爲了元力。

羅羽試着讓自己丹田內的金色玄氣發生本質的變化,調動着幾乎完全充滿丹田的金色玄氣,想要由量變引起質變。隨着時間的流逝, 三國之大漢崛起

看着體內平靜的金色玄氣,羅羽不由嘆了口氣。玄氣沒有了暴動力,自然無法產生質變,這也宣告了羅羽晉級星主級失敗了。

不過,轉念一想,羅羽如今憑藉着一顆丹藥,便成爲武尊巔峯強者。或許對於羅羽來說,這幫助並不是很大,要不了多久,羅羽肯定也可以突破武聖境界,達到武尊級別。

可是,這也說明了這丹藥的能力,絕對是可以將人提升到武尊境界的靈藥。有了這近百顆靈藥,羅羽無疑能夠憑空創造出來近百位武尊巔峯強者。武尊巔峯強者,可以說是帝國之間戰鬥的最強大的力量。一個帝國,這種巔峯戰力,也只有個位數,而且個個都珍貴無比。

源大陸的戰爭,是絕對不會讓星主級強者出馬的。畢竟,一個星主級強者,動輒排山倒海,能夠輕易的滅到一座城池,戰爭對於星主級強者而言,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除非是帝國生死存亡,星主級纔會被迫出手。平常,武尊巔峯戰力,絕對是最強戰力,一般的戰爭都還不會出手的存在。

羅羽有了這近百顆的紅色丹藥,無疑讓羅羽可以擁有近百名的武尊巔峯強者。這樣一來,羅羽如果有心要建立一個帝國,也真不是難事。當然,前提是羅羽可以保護這些武尊強者,不被對方的星主級強者出手直接滅了。

羅羽滿意的收起這瓶丹藥,雙眼看向一旁堆積的‘垃圾’,雙眼卻是放光,剛纔這瓶丹藥,正是從這裏面找出來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