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一切之後,方纔無奈的拍了拍手,同時對前方的那隻烈風虎投以同情的目光。而似乎感受到這名微胖老者的目光,那隻位於人座下的烈風虎,也是附和的發出嗚嗚聲,頓時再度引來一陣暴打。

“再叫,拿你燉了煲湯……”

就在兩名大獸使因爲意見不一進入冷戰狀態之際,窗外突然傳來一聲喧鬧的譁然聲。

聞聲,那名體態微胖的老者微微嘆了一口氣,還以爲又有弟子被寒冰蠶所凍傷,旋即站起身來朝屋外走去。然而剛一出屋門就看到了讓其頗爲疑惑的一幕。


原本圍在一起的少年們,突然四散分開。僅有一名少年茫然地站在原地,彷彿做了錯事一般一臉的驚慌失措。周圍傳出小聲地議論,指指點點的看着場中一動不動的少年。

“他竟然把它給弄死了。”

“大獸使不會饒了他的。”

小聲地議論在人羣之中傳開,自然而然的流傳到了這名體態微胖的老者的耳中。

聞言,更爲疑惑的大獸使緩步走到了場地中央。當看到一個發愣的少年手中沾着些許綠色的液體之後,先是有些疑惑。隨後目光瞥向地面之上,一個斷爲兩截的寒冰蠶屍體,頓時神色劇變!

總裁婚情告急

“誰幹的!”

震耳欲聾的大喝聲響徹整個院落,雜着極具威壓的偉力,嗡鳴四周。久久不絕,讓聞者心驚。 只是小白突然看到,來人是王猛將軍,他身後是幾百名甲士。

「王將軍來得正好,幫我斷後!」許風說道。

「你是誰,竟敢冒充公子小白。我奉大王子命令,追拿盜賊,弟兄們,殺啊!」王猛好像不認識小白,他揮劍沖了過來。

小白一驚,王猛是被大王子收買了的?這下咋辦呢?

這時盤人的箭射了過去。盤人不管那樣多了。雖然他知道以前王猛和公子交往很密,但是這個時候,王猛既然是奉了大王子命令,那就是敵人。

原本盤人沒打算能射中王猛,因為王猛的武功過人大家都知道的。可這箭真的射中了王猛胸口。王猛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提前授意,王猛的手下一陣驚呼,「王將軍死了,王將軍死了!」


王猛的手下一鬨而散,一部分對王猛忠實的武士紛紛抬起了王猛身體急忙跑了。

公子小白好像明白了些啥。「趕緊走!」他對車夫說道。

頂上,盤人還在不斷的對著後面追兵射箭。他感覺小白公子能逃出包圍圈了。

只是馬車剛剛跑了不久,前面上千甲士出現了。小白看到,領軍的正是公子怒人。

「大哥,有壞人追我,大哥幫我!」小白喊道。

不管如何,表面文章還是得做,小白就是這個意思。

「哈哈,你是何人?我接到報告有人冒充公子小白謀反。來人啊,大家上前殺了這個賊子!」怒人大喊。

上千甲士包圍了過來,他們手拿長戈,身穿鎧甲。盤人看過去,感覺眼前是一道道金屬的牆,無法逾越。

盤人在流汗,他的箭不斷在射,可是即使有人倒下,那些甲士也不後退。他們的箭也紛紛射向盤人,盤人只能下來和小白一起砍箭。

那些甲士很快圍了上來,他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們手裡的長戈已經雪亮在眼前。

公子小白手裡拿著劍,一陣緊張。

車夫也拿起劍,「公子,你逃吧,我掩護你!」

可是還能往哪裡逃呢,四處都是甲士了。

「逃不了了,我就在此最後一戰!」小白公子說道。

此時他突然解脫了,雖然有些遺憾,不能為楚國社稷謀劃了,不能讓楚國百姓過上平安生活了。

「哎!」他嘆息一聲。

「天佑楚國!」公子小白說了一句,他舉起了劍,準備衝過去。

可是這時,突然空中飛來兩個人影,她們站在了小白的車前。她們的劍寒光閃閃,高高舉起。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螳臂當車!」怒人說道。

可是這兩人一言不發,揮劍就刺向了怒人。

怒人大驚,「攔住他們!」

他身邊武士沖了上來,攔住了兩個人。這兩人正是冰兒和夢兒,她們看到局勢危急,急忙沖了下來。

看到那些武士攔阻自己,她們兩個冷笑一聲,不斷砍殺著。她們劍法都很好,那些武士不是對手。怒人見勢不對,馬上扭頭就跑。

夢兒看到怒人想逃,想追上去,可是無數武士衝上來,夢兒嘆息一聲。這時,還是有些武士往公子小白那裡衝去。

夢兒只能回撤保護公子。

她們在砍殺著,盤人在不斷放箭。箭放完了,他拔出劍,衝到了這些武士中。可是武士太多,也不乏好手,他們漸漸吃不消了。

怒人在後面不斷驅動,一些高手圍攻了上來,有人的劍還是刺到了小白附近。

小白冷冷地也在用劍對敵,但是針對他的殺招越來跨越多了。看著眼前的屍山血海,小白知道今日自己和怒人必須只有一個人活著。

他們正砍殺中,突然,一個人從空中飛來。那正是許風。許風看到這個樣子,他的手指向了空中。

很快,一陣雷霆閃電打向了怒人的武士。雷電轟鳴聲中,那些武士紛紛被閃電打中,倒在了地上。

怒人大驚,他的人已經倒了一半,餘下的也都眼裡露出了恐懼。

「殺上去,不顧一切殺上去,誰殺了奸賊,賞千金!」怒人知道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今晚不能殺了小白,自己明日一定難逃父王的追查。

那些怒人的武士開始振作精神,為了千金,他們沖了上來,生死都不顧了。許風嘆息一聲,他不斷使出法術。雷電之後就是無數火團飛過去,那些武士紛紛起火。

許風知道自己使出了這樣多法術之後,一定要留些自己的能量。他拔出了劍衝進了對方軍隊。他左砍右殺,銳不可當。

怒人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小白到哪裡找到這樣多的高手?怒人一陣絕望。他想起自己從小就協助父王管理軍隊,如今竟然會輸!

這輸得莫名其妙。自己明明是穩操勝券的啊!小白勢力在軍中實在太淺!自己輕鬆就可以調動上千軍隊消滅他。小白以為的援軍王猛也是自己在軍中時候提攜的!

怒人這時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辦!如果今日輸了,明日父王追查,自己一定會下獄的。

怒人嘆息一聲,他拔出了劍。

「我們和他們拼了!「怒人喊道。

怒人飛奔了過去,想殺死小白。許風冷冷一笑,只是看著他,等他快接近小白的時候,突然飛身一劍砍了過去。

怒人一個不提防,他無限狼狽的躲避了這招,可是許風的招數還是很多。許風在幾招之後,突然一劍砍下。

怒人這次無法防備了,他的一隻手臂被砍了下來。怒人大吼一聲,那是極度的痛苦。

突然許風眼前出現一道白光。許風知道這是一個魔法高手趕來了。

許風急忙揮劍一迎。白光消失,可是怒人也消失了。許風知道是有人將怒人救走。

「怒人已重傷逃竄,你們這些被逼著反叛的武士,趕緊放下武器,就地投降!」小白站在馬車上大聲喊道。

那些武士看到怒人消失了,他們都嘆息著放下了武器。他們知道,主子不在了,殺了小白已沒有任何意義。

現場一片武器落地的聲音。

一陣車馬聲音傳來,又來了上千的武士。許風冷冷看去,小白也很緊張看著。

可是當對方前面大將出現后,小白露出了笑容。

「劉將軍,是你!」小白說道。

來人是王宮羽林軍總管劉峰將軍。

「小白公子,我奉大王之命來保護公子。今晚大王子行動很秘密,大王在他身邊的眼線一直到最後時刻才知道。那人趕緊向大王報告。大王命令我馬上出宮保護你!幸好還來得及!「劉峰說道。

「幸好有很多朋友相助,才能倖免,真不容易!」小白說道。

「對了,密報說京城衛戍將軍王猛也帶兵參與對付公子的行動,公子如何處理?」劉峰說道。

「王將軍也算是幫了我,暫時將他去職,聽候發落。眼前這些一般從眾登記在錄,發配使用。大王子主要黨羽必須全部收監審訊。這事我也會馬上處理。劉將軍護送我去兵署吧。我要調兵!」小白說道。

「是,公子!」劉峰說道。

小白回頭看許風他們,他們已經消失了。小白知道他們三個是誰,他微微一笑。

「英雄!」小白嘴裡念道。

現場放下武器的士兵紛紛被劉峰的士兵押送著,往兵營而去。

劉峰親自帶兵護送著小白往兵署而去。小白還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包圍大王子府邸,追捕核心黨羽,審問重要骨幹,等等。

最關鍵是得查出軍中哪些人是大王子的死黨,及早行動,或者誅殺或者調動,不要引起額外的變故。

許風和冰兒夢兒已經回到了小白府邸里。他們在花園裡分開。


「你們好好休息,今晚辛苦了!」許風說道。

「沒事的,這樣的生活還是很充實!」冰兒說道。

「嗯,好的啊,以後我們估計時常都是這樣的生活。你們的身手很好,會是我很好的幫手!」許風說道。

「好呀,我們會一直跟著你的!」夢兒說了。

許風點點頭。

分開之後,許風想起了那個約定,他回到自己房間,準備稍稍打坐之後就去城外。

他靜靜坐著,一邊坐一邊想今晚的遭遇。今晚也算是做了一件大事。如果自己不趕到,也許公子小白就被刺死了。

神秘老公求放過 。一切都是定數。以後荊楚的天下會太平的。只是大王子去了哪裡?需要自己去找尋嗎?不找到,始終會是一個隱患。

許風安靜打坐,那些內丹的能量都在體內,許風知道自己的武力已經很厲害了。自己已經過了武靈的階段,估計正在向武霸級別靠近。許風知道等自己到了那個階段,更是一種新的感受。

只是一切都需要戰鬥,許風知道戰鬥對於自己能力提升是最快的。他知道自己法力已經更加厲害了,同樣的法術,自己如今技巧更好,威力更大。

戰鬥中自己的力量也更加強大了。許風運轉了全身周天,他感到全身真氣能量都充盈。他情不自禁發出了一聲嘯聲。

那嘯聲是一個人能量達到了很足時候自然發出的。夢兒和冰兒都聽到了,她們都笑了。她們都為許風高興。 上一章可能算是開拖拉機了,因為開的有點慢所以被和諧妖帝給正面**了。因此六十七章羞澀的躲在小黑屋希望你們去度娘那裡找她玩……

……順便說一下,妖帝又吃掉了幾個月的時間,灰原誠都已經是一個男人了…..

「不行!不能去!」灰原誠板著臉拒絕了十六夜。而後說道:

「你現在還太小了,等在過過幾年,哥哥就准你參軍。」

「可是…..」十六夜此刻小臉紅撲撲的看上去很是著急,好像有什麼話想說的樣子。只不過卻是支支吾吾了半天,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兄長這個大笨蛋!什麼都不知道!那種事情叫她怎麼說的出口嘛!

「沒有什麼可是,小幺乖哦!要聽話哦!」灰原誠本想將十六夜抱在自己的懷裡,好好勸導。只是看著一旁的翠子,灰原誠放棄了這個想法,轉而掏出了一打棒棒糖遞到了十六夜的手裡。雖說已經解釋過無數次,但翠子卻總是用看著人渣的眼神嫌棄的看著自己。嘿!還別說,那眼神超棒的說!

如果翠子知道灰原誠此時的想法,只會kuapui一聲,而後確定秋之國大名是個大變態的事實。

雖說收到了一打棒棒糖,十六夜的心情小小開心一下就又垮下臉來。她是真的受不了啊!哥哥和嫂嫂簡直!簡直!嗚哇,怎麼辦啊?

可憐兮兮的十六夜看向了她的師傅,大祭司翠子。只見平日里的冰山美人罕見的羞紅了臉。翠子表示她沒有收過這樣的弟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