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駁見墨塵笑了,頓時有些奇怪的問道:「你笑什麼,我看你與那花御庭交情挺好的,如今他被他爹推上了死路,你不想辦法幫他一把?」

墨塵笑意漸濃:「幫一把?不用幫。」他說的肯定,臉上卻是笑的更開心了。

「所以我問你到底笑什麼?」玄駁摸不清墨塵的心思,頓時有些惱怒。

「我笑那花樂言未免將這一切看得太簡單了。」墨塵輕聲道,隨後向玄駁解釋道:「花樂言看得出來,神武門不將整個花家除名,因此花御庭也不會死,在他看來神武門頂多只會將花家的力量削弱一些,他在此時將家主之位傳給花御庭,為的便是讓花御庭背上這口黑鍋。」

墨塵緩緩而言,卻是將花樂言的心思猜了個七七八八。「而他則帶著花北郎暫時離開,等到一切結束之後,他再帶著花北郎重回伏龍城,到那時他便有借口將花北郎扶上家主之位了。」

說完花樂言的心思之後,他又笑著說:「可惜他沒有想清楚一點,那就是只要有他這個無量天境的存在,那花家便不可能被削弱多少。」

玄駁伸出爪子撓了撓腦袋:「你的意思是說那什麼神武門真正的目標不是在花家,而是在花樂言身上?」

墨塵點了點頭:「沒錯,除了他以外,恐怕還有百花樓上的花家老祖花越雲。只要花家的無量天境強者一日不除,神武門便無法削弱花家的真正實力。」

玄駁聽到這裡,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算了算了,你這些彎彎繞繞的,聽得我頭都大了,我還是安心調養自己的身體吧,前些日子給你的精血還沒補回來呢。」

說著他便散去眼前秘術,重新縮回龜殼之內修養去了。

沒了玄駁,墨塵也不再多言,他抬頭看著星空之上一閃一閃的群星,心中暗自有了決定、

黑夜轉白,轉眼間三日已過,當東方旭日初升之際,伏龍城內各處燃起了點點炊煙,街道上已經有不少早點攤子開始了叫賣。而在花府之內的白梅院內,墨塵一把推開了房門大步走了出來。

呼出了一口白霧,墨塵叫醒了花月兒讓她準備一份早餐等他回來吃,隨後便出了白梅院向著百花樓而去。

百花樓頂層之內,花越雲雙手翻轉不停,正以秘法催動天靈玉髓護持昏迷中的花凝雪。見到墨塵前來他長呼一口濁氣,停下了手中的秘術。

「今日來的甚早。」花越雲攏了攏有些凌亂的鬍鬚,笑著說道。

墨塵點點頭:「上次嘗試之後,我回去有所領悟,如今已經有十足把握解開凝雪身上的劍招了。」

「我

聽御庭說了,前日他一早前來。說是你的劍上造詣更上一層樓,若不是因為腿腳不便,老夫倒是要登門恭喜小友了。」花越雲笑著說道。

「老先生客氣了,我之進境還是拜凝雪姑娘所賜,若不是前兩次為凝雪姑娘破解身上劍招,真不知還得何時方能有所寸進。」

墨塵面色不變只是淡淡說道。

「三日期限已過,老先生可已經幫助凝雪姑娘穩定了傷勢?」

花越雲輕撫長須說道:「一切已經準備好了,你可再次出手一試。」

墨塵點了點頭,抬腳走向一旁昏睡的花凝雪,隨後深處手指輕輕按在她的眉心之處。

「寒獄劍勢,起!」墨塵暗運寒獄劍勢,隨即心神一動,再睜眼時已經來到了劍訣之境。

墨塵抬頭環顧四周,即便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來到劍訣之境,他還是忍不住好奇四處張望。

「你又來了?」此時一陣冷哼響起,白衣劍客也就是白虹已經悄然出現在墨塵身前十米。

墨塵面色不變,只是淡淡回應道:「我又來了,這一次你準備好了嗎?」

話音剛落,『白虹』仰天長笑道:「看來是前兩次你敗得不夠慘,這一次來依舊嘴硬。」

面對眼前劍客挑釁嘲笑,墨塵絲毫不怒而是面沉如水拔出了腰間墨劍。

「是不是嘴硬,你很快便會知道了。」墨塵輕聲道,隨即手中墨劍凌空刺出,寒獄三式之寒劍無生再次直殺而出!

「我說過了,單憑寒劍無生你是贏不了我的。」『白虹』冷笑一聲,同時挺劍而上,手中長劍同運寒劍無生,與墨塵戰在一起。

叮叮噹噹幾十下,墨塵與白虹各自後退數步,挺身而立。

「寒劍無生之強,在於其劍上的無限承載,只可惜此地並非真實世界,你我皆無法運使內元。」墨塵緩緩道。

「沒錯,劍訣之境乃是我以一道先天符籙所創造的空間,在這裡沒有力量之差,只有劍上造詣深淺之別。」

『白虹』應聲道,同時他周邊劍勢再攀頂峰。

「既然如此,要想真的分出勝負,便只能以劍鎖天河敗你。」墨塵喃喃道,手中墨劍微微顫抖,周身劍勢同時攀高。

「道理很簡單,但你卻做不到,你對劍鎖天河的了解太低了,根本無法勝過我。」白虹咧嘴笑道,隨即他抬劍,向著墨塵直刺而去。手中劍刺出同時,他口中輕喝道:「劍鎖天河!」

『白虹』出劍迅速,心中自信非常,前兩次墨塵前來此地都是敗在劍鎖天河之上,此招他已經領悟了十年之久,早已經領悟了這一武學深意,

因此在他看來墨塵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白虹』想著,手中利劍已經劃破空間,直直刺向了墨塵胸口。再看墨塵毫無反應,就這麼直直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哼,不吃教訓,又被我鎖在原地了嗎?」

『白虹』心中冷哼,手中利劍再添三分力,這一次他要直接刺穿墨塵,徹底破去他之劍勢。 墨唐 他是這樣打算的,可下一秒他卻猛然發現,自己所執利劍突然停了下來,無論自己如何添力,都無法動彈分毫。

見此情景,『白虹』冷笑一聲,口中輕呼道:「破!」

可這一聲「破」字卻並沒有如他所想的一般響亮,不光不響亮,他根本就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白虹』就這麼保持挺劍姿勢,在墨塵身前一丈之處靜止不動,任憑他如何催動劍勢,都再也無法破開周身禁錮。

「劍鎖天河。」此時墨塵方才輕輕抬頭,開口說道:「這才是真正的劍鎖天河。」

(本章完)「不可能,他的寒獄劍勢已經超越我了?」』

『白虹』身雖不動,但心中卻是無比驚駭。

十年之前,他本是一名天賦尚可的尋常武者,只是在遊歷地海域時無意之間得到了早已衰敗的聽海閣之傳。

而在聽海閣傳承之中最為珍貴的便是這寒獄三式劍譜,只可惜他手中的寒獄三式只有前兩式,第三式寒獄天下已經隨著聽海道人的失蹤而失傳若久。

得到聽海閣之傳承之後,他苦修數年後前往九龍皇朝,一人一劍……

《劍伐諸天》第一百四十四章花凝雪蘇醒百花樓下,墨塵大步邁出一眼便看到不遠處正在焦急等待的花月兒。

「啊,公子。」花月兒看到墨塵立刻奔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墨塵的手臂,眼圈泛紅道:「公子,求求你救救鳶姬姐姐吧!」

墨塵聞聲一怔,這才想起幾日前鳶姬離去之時曾說隔日便會帶她母親前來治療手疾,但之後卻再無音訊。自己忙於練劍,只道是她回到家鄉被俗事耽擱了,沒有及時趕回罷了,是以一直沒有放在心上。

如今看花月兒如此模樣,墨……

《劍伐諸天》第一百四十五章武道聯盟面紗掉落一刻,墨塵以手掩面,轉身一把抱起床上的鳶姬便順著屋頂破開的洞口跳上了房頂。

而在屋外的潑皮武者見他離開,這才壯起膽子一涌而入。

看著被釘在牆上的馬海,在場眾人各自戰慄同時,嘴裡還不忘假惺惺的嚎叫兩聲,更有甚者探頭探腦的站在房頂破開的洞口之下出聲叫罵了幾聲。

只是他們罵的雖狠但聲音卻曉得可憐,大概也只有屋裡的人能夠聽得到,顯然是被墨塵一劍釘死馬海的實力嚇破了膽子。

……

《劍伐諸天》第一百四十六章嫁禍白虹「三弟,你說的有理,但無論如何他是你二哥,是我二弟,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襲殺在咱們聯盟總部,難道咱們還能坐視不管嗎?」

馬騰伸手撿起地上衣物,一揮手蓋在了馬海的屍體上,隨後拍了拍手似乎髒了自己的手一般。

「大哥,咱們自然不能坐視不管,如若不管,那我們武道聯盟豈不成了軟蛋聯盟?」

馬龍聽了點點頭,隨後又輕聲問道:「可這白衣白虹的實力著實不弱,他能夠以一己之力獨挑整個九龍皇朝……

《劍伐諸天》第一百四十七章引狼入室花月兒接過衣物,乖巧的去了偏房找了些乾燥之物點燃,將手中衣物盡數焚燒殆盡。

看著花月兒忙活著,墨塵轉身進了自己的屋子盤膝運起元皇無極功繼續壓縮自身內元。

元皇無極功不愧奇功之名,雖然並不完整但卻依舊強於尋常玄級功法,但只要運轉此功便會如巨鯨吞水一般將天地靈氣吸入體內。

在墨塵自天十三樓得到它之後的這段時間裡,不僅將自身內元壓縮到極點,甚至還將空出的氣府重新充盈了不少。

……

《劍伐諸天》第一百四十八章萬鬼千喪門再現馬騰聞聲心中一驚,聽主上的意思,門內似乎已經決定對整個瀚海皇朝下手了?

「您的意思是……瀚海皇朝已經成為了門主大人的獵物?」馬騰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小心翼翼的問道。

恕不料這話剛剛問出口,他便自靈台之上感到了一股莫大壓力,同時一股陰森恐怖的力量彷彿充斥了整個靈堂之內。

明白自己說錯了話,馬騰額頭冒出了陣陣冷汗,他趕忙說道:「吾主息怒,是小人我多嘴了。」

「哼,不該……

《劍伐諸天》第一百四十九章枯骨道人花府之內,墨塵盤膝而坐,專心凝練自身內元。

自他獨闖武道聯盟之後已有三日之久,這三日里武道聯盟看似有了不少動作,但白虹彷彿人間消失了一般,任憑武道聯盟如何搜尋都尋不到他。

這也不怪武道聯盟,馬騰帶著『齊木真人』回到武道聯盟之後,馬龍可是親自前往玉女閣,花重金買到了白虹藏身之處。

隨後馬龍又帶上了在聯盟內靜修的兩名凝元境客卿,一行五名凝元強者氣勢洶洶的前往白虹藏身之地,卻發……

《劍伐諸天》第一百五十章綬君錢無極錢無極嘿嘿一笑,轉頭看向一旁面沉如水始終沉默的大統領:「花家上代家主嗎,沒想到伏龍城除了你赤龍之外,竟然還有兩名塵世頂峰,怪不得還需我親自趕來一趟。」

赤龍依舊沉默不語,好似沒有聽到錢無極的話,周馳見狀連忙開口道:「赤龍統領,我知道你與綬君之間有些誤會,但此次我需要你與綬君摒棄前嫌通力合作,如此方能一舉打滅花家的勢頭,否則的話這伏龍城根本無法回到朝廷的控制之中。」

赤龍默默……

《劍伐諸天》第一百五十一章萬全準備白梅院內,墨塵盤膝默默淬鍊自身內元,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扣門聲。

墨塵收功下床,打開房門便看到花月兒手持一張飛羽信正站在門外。

「墨公子,這封飛羽信不知何時插在了院中的白梅樹上。」她伸手將飛羽信遞給墨塵。

墨塵點點頭接過,輕輕抽去飛羽,將信紙展開。信紙展開一瞬,一股熟悉的清香傳入鼻中。

「玉女回春?」

墨塵眼中一亮,信紙帶有淡淡的玉女回春之味,顯然這是來自竊天閣……

《劍伐諸天》第一百五十二章買大買小見墨塵繼續押小,四周賭徒只當他運氣好,紛紛將手中錢財投到了大點之上。

莊家心中暗喜,他確定自己已經將骰盅內的點數搖成了大,如今看墨塵再次押小,心下頓時也鬆了一口氣。

他浸淫此技已有十年,搖出來的點數早已能隨心操控,即使是先前被墨塵押對了點數,他也只當是盅內機關出了問題,絲毫沒有懷疑自己的手法。

這一次他將骰子搖成了大點,墨塵依舊壓了小點,如此他便無需機關改變點數,自然也就……

《劍伐諸天》第一百五十三章再見陳米「萬鬼千喪門不愧是千年之前的鬼道第一門,如今沉寂千年再次入世。其野心不可謂不大。」陳米捏了捏自己粘在臉上的白須說道。

「哼。」墨塵眼神凜冽,一股滔天殺意自他體內隱隱散發。

陳米意味深長的拍了拍墨塵的肩膀,卸去了他滿身的殺意。

「莫要把萬鬼千喪門看得低了,他們千年之前便能夠暗中控制北洲皇朝,如今有膽量再次出現,恐怕比之前更加恐怖。」

墨塵輕輕點頭,喃喃道:「我明白,魯莽之事我……

《劍伐諸天》第一百五十四章孫劍舞,慧采心墨塵讚歎道:「好縝密的心思,掌門為了保護她確實是煞費苦心,有了如此安排怪不得門內少有人知道此事。」

陳米翻了個白眼道:「這如意紗一旦使用,即便是我都無法看出端倪來,自是天衣無縫。」

墨塵突然盯著陳米一動不動,頓時將他看得有些發毛:「怎麼了,幹嘛這樣看著我?」

「從剛才開始你好像就對這慧采心有很重的成見啊。」墨塵笑道。

「哼,你懂什麼,若不是為了這她,掌門他早已經……哼」說到……

《劍伐諸天》第一百五十五章暗中交易赤龍將頭盔隨手丟在地上,大喇喇的找了塊石頭坐下。

他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花北郎,隨後嘴角勾出一抹冷笑道:「沒錯,之前你我確實已經談好了條件,而且每每想到咱們這筆交易,我都不由的感慨花大家主的用心之狠毒啊,竟然連自己父親的性命都可以當做交易的棋子。」

一旁的花北郎不可置信的看著父親與眼前赤龍,原來父親之所以帶著自己離開伏龍城竟是如此原因。

聽到赤龍毫不留情的譏諷,花樂言面色難……

《劍伐諸天》第一百五十六章逼殺花樂言 「頌神,小娘子她又死了。」一個長得清秀還有些稚嫩的書生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他撐著案角,大口地喘著氣,臉上紅撲撲的,甚是可愛。

案邊,一位身著紫黑色錦繡華的男子,他本在認真地審閱著三界送上來的卷宗,他本要怪罪葉炎的魯莽,可當聽到「小娘子她又死的時候」這幾個字的時候,心中所有怪罪頓時化為了烏有,只剩下哀傷。這是已經是蘇婉在人間的第四世了,每次都死於非命。

風華頌眉頭緊皺,眼眶之中立馬溢出了悲傷的淚水,帶著哀怨又無奈的語氣問道:「唉,怎麼又死了?」

「小娘子她昨夜出門賞花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頭直接砸在了地上,當場就死亡了,大夫連救的機會都沒有。可憐小娘子,只要再過兩個時辰,她就二十歲了。」葉炎嘆息,他拍了拍胸口,一口氣說完了。

「這應該是小娘子活得最久的一世了。第一世,還沒有出生就死。第二世,十歲時候,做夢時候被夢嚇死了。第三世,十五歲時候喝水嗆死了。這一世,差兩小時,摔死了。 風水大師是網紅 還是很有進步的。說不定小娘子第五世的時候,就可以活到二十歲了,那樣小娘子就可以恢復神籍了。」一隻躺在卷宗上的精靈樂哉樂哉地說著。它像一個白色人生果,卻有手有腳,有對圓圓的眼鏡,還有一條細縫小嘴和一對散著七彩光的翅膀。

「小團圓,你可閉嘴吧。你只是一個果子,你又不懂得什麼是相思之苦。」葉炎有些生氣,他用力地拍了一下小團圓的嬌小而又圓鼓鼓的腦袋瓜。

「你打我,嗚嗚嗚,你不愛我了。我不跟你玩了。」小團圓從白色變成了紅色,它一氣之下,直接藏在了卷宗的文字里了,任憑葉炎怎麼哄騙,它都不願意出來。

「葉炎,你把閻王給我叫來,我要親自問問他。」風華頌語氣有些憤恨,他定要好好質問閻王。

葉炎連忙應下,便又立刻跑出了頌神殿。

風華頌一個人呆坐殿中,回憶著過往……

在蘇婉與風華頌出生不久后,神帝神后便與蘇婉之母星宿神定下了二人的婚約。

在一次神魔大戰之中,星宿神不幸慘死,蘇婉理所當然地承襲其母之位,成為了掌管星雲變化的星宿之神。再加上,蘇婉從小就有修鍊神法的天賦,很快她便成為了神界歷史上最年輕的守護神。蘇婉帶領十萬神兵南征北戰,替神界和人界平定了魔界。從此之後,她成為了四海八荒之內最至高無上的神靈,連神帝神后都要敬她三分。

但她只想一心守護神界,陪伴風華頌。

可惜好景不長,蘇婉便神界中魔界的姦細所暗害,神法聚散。從此以後,她成為了一位沒有神法的神。很快,她守護神的位置就被別的神取代了。曾經受萬人尊敬,如今受盡了冷嘲熱諷。但,風華頌一直都沒有放棄她,一直記得他與她之間的千年婚約。在眾神的反對下,風華頌依然是義無反顧地娶了她。

無奈,她還是屢次被眾神針對。蘇婉在別人的構陷下,弄丟了自己的配劍紫淵劍。按照神法,蘇婉將淪落人界,歷劫受苦,只有她在人界活到二十歲,才重返神界。

「拜見頌神。」宮殿之外飄來一個黑悠悠的影子,直愣愣地落在了風華頌面前。影子一哆嗦,現出了一位身穿黑紅衣服,留著大黑鬍子的老頭。老頭雖然是閻王,卻看著很是面善。

「閻王,你怎麼解釋?」

「冤枉啊,頌神。我跟你保證,蘇婉她前三世都是我害的,但是這一世絕對不對我害的。不,我那不是害,那是再幫她。頌神,你想想看,即便蘇婉她活到了二十歲,回了神界,那又能怎麼樣呢?她依然是一個沒有神法的神。沒有神法的神,還沒有神器,這多麼可笑!天上哪個神,會看得起她?最多頌神你一點面子,在你的面前尊敬她些。所以說呀,她即便回神界也是痛苦萬分的。何必呢!頌神你還不如讓她就留在人間,享受人界些許快樂。」閻王苦口婆心地勸導著。

風華頌沉默不語。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