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趕緊將她趕出去,她說她是北燕的,那就將她趕回北燕去。」

宗政翊冷了臉:「想不到堂堂大周太后的待客之道,是這樣的。

既然大周不歡迎,那看來本王特意帶長公主過來給司馬將軍看病,實在多此一舉了,那我們就告辭了。」

他說着就要帶蘇錦離開,凌斯晏立刻阻攔:「燕太子跟長公主不要誤會。

太后是太久沒回宮了,認錯了人一時情緒過於激動了,沒有針對二位的意思。

朕替太后給二位賠個不是,二位要不先回自己宮裏,改天再來吧。」

宗政翊冷呵了一聲,帶着蘇錦離開。

太后還想去追:「不能讓她就這麼走了,這個女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快把她趕出宮裏去!」

凌斯晏耐心告罄,等蘇錦跟宗政翊離開了,身邊沒了外人,聲音也徹底冷了下來。

「母后但凡當年沒那樣傷害過她,又何至於今天不過是見到一張相似的臉,就被嚇成這樣?

如果回來的人真的是蘇錦,朕更不可能讓她離開這裏,朕會讓她好好留下來,給她想要的一切,好好補償她。」

他走近了一步,居高臨下冷眼凝視着太后:「可是母后,她回不來了,朕的心頭肉,被母后親手剜走了。

兩年的寺廟悔過,看來對母后並沒有起什麼作用,時至今日,母后竟還覺得,錯在蘇錦的身上。」

太後面色煞白:「晏兒啊,母后才是你的親人。

那個女人已經死了,都過去了,相似的臉帶到宮裏來也是晦氣,你聽母后的話……」

「夠了!」凌斯晏動了怒,高聲打斷了她的話。

「朕只說最後一遍,從今往後再有人敢說蘇錦半個字的不是,哪怕那個人是母后,朕也絕不姑息。

母后,你欠蘇錦的那一切,是你頭上那頂太后的名頭,保住了你一命。」

太后還想說什麼,凌斯晏已經鐵青著面色直接往外面走:

「太后情緒不穩定,不適合多出去走動,先留在長樂宮修養十來天,身體養好了再出宮殿吧。」

宗政翊跟蘇錦站在長樂宮外面,看向凌斯晏從宮裏出來,走了另一邊怒氣沖沖地離開。

宗政翊低笑出聲:「看來藥效還不錯,不愧是你親手制出來的藥丸。」。 整個山谷之中,地精的身影隨處可見,基本上都是黑鐵級,還有一些青銅級,數量大概有百萬之多,這還是林衛看到的,至於在一些角落的,想必也不會太少。

當然,這些都是幹活的,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作為監工的白銀級地精,它們手拿木棍,不斷的巡視,如有發現偷懶的,上去就是一頓招呼。

除此之外,林衛還看到了一些魔獸的身影,基本上都是體型龐大,身上掛着許多獸皮製成的袋子,顯然都是用來搬運那些灰色石頭的。

並且,林衛更是看到了不少人類的身影,男女都有,一個個衣衫襤褸,眼神麻木,數量足有兩三萬,有許多人身上的衣物,林衛還能夠分辨出,是天心谷弟子特有的。

對此,林衛卻沒有要出手救援的念頭,別說他對天心谷沒有什麼好感,就算有,他也不會為了這些不認識的人去冒險,林衛向來都是奉行一句話,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只有這樣,才能走的更遠,活的更久,因為,最容易死的,都是那些愛管閑事,亂逞英雄的人。

光明正大的從一些地精的身旁走過,林衛來到了整個山谷,最中心的位置,這裏的地勢,跟最外圍相比,足足相差了數百米,在這裏勞作的,正是那些拿着礦鎬的人族修士。

跟其它地方比起來,中心的位置,材質顯然更加堅硬,那些人族修士奮力敲打許久,也難以有所收穫。

「交給你了!」林衛對小白傳音說道。

「小意思!」聽到林衛的話,小白一臉自信的揮了揮爪子,而後猶如切豆腐一樣,一抓刺入地面,轉眼之間,林衛面前的地面,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小白的身影,依舊消失在孔洞之中。

雖然冥老告訴他,神格碎片在最中心位置下方,但林衛可沒有傻到,在那開闊的位置,當着數萬人族修士,以及那些地精的面,在地面挖洞,雖然那些人跟地精看不見他,但地面突然多出一個孔洞,時間長了,卻是很容易被發現。

所以,林衛在確定神格碎片所在的準確位置之後,卻是跑到了山谷的邊緣位置,而後讓小白開始打洞,準備直接挖出一條,通往神格碎片所在的地下通道,雖然這很費時間,但卻是最安全的辦法。

而且,他以前的那座小山,也是讓小白幫忙切割的,自然知道,這些堅硬如鐵的灰色石頭,在小白的爪下,猶如豆腐一般。

半個月時間很快過去,一條深入地底千米,長達十數萬米,從邊緣通往核心位置的地底通道,被小白挖了出來。

邁步走了進去,林衛的身體,一直下降了近一分鐘,這才見底,而後便是一條筆直的通道,大小剛好合適林衛一人行走,而這自然是小白根據林衛的身形,專門挖出來的,如果不是為了能夠讓林衛方便行走,時間根本用不了半個月之久。

一路全速奔走,林衛只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便已經抵達了通道的盡頭。

「林衛!讓那隻小白鼠從你的腳下繼續挖。」冥老那有些顫抖的聲音響起,顯然對於馬上就要獲得的神格碎片,十分的激動。

「好!」

林衛回應了一聲,而後讓小白繼續往下挖掘,沒過多久,再次挖掘了百米左右,小白便傳信告訴林衛,它找到了一枚不規則的晶石,林衛聽到之後,急忙讓它帶了上來。

伸手接過小白帶回來的晶石,林衛還為來得及仔細打量,那晶石便從他的手中消失不見。

彷彿有過經驗,看到晶石消失不見,林衛頓時把心神沉入識海之中,只見冥老下方的黑色晶石旁邊,多出一枚體積要小一些的黑色晶石。

「這麼大?」看着那枚剛剛出現的晶石,林衛的臉上,頓時浮現一抹驚喜之色。

眼前這多出來的一枚晶石,體積比之他最初獲得的那一枚,也是不逞多讓,甚至還要大上一點點,如此大的晶石,林衛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能夠讓他的骷髏復生術,以及次元空間,提升多少個等級。

「林衛!為了感謝你幫老夫找到這枚碎片,就讓老夫助你一臂之力,吸收了上面那些石頭裏面的能量。」找到這麼一大塊神格碎片,冥老顯然十分高興,表示要給林衛一些好處。

「多謝!只不過,我現在在地下,距離上面足有一千多米,沒有問題嗎?」林衛急忙道謝,而後則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當然!這些能量本就是屬於老夫的,雖然只有一絲,並且還被消耗了許多,但對你來說,也是極為龐大的,說不定能夠讓你的靈力以及精神力,都邁入暗金之境。」冥老的聲音緩緩響起。

「那麻煩您了!」

林衛點了點頭,而後直接盤膝坐下,心中隱隱升起一股期待之意。

「嗯!你準備好!老夫要開始了,過程會有些痛苦。」

冥老提醒了一句,片刻之後,一絲絲的奇異能量,便從四面八方,朝着林衛匯聚而來,尤其以林衛頭頂的方向,數量最為龐大。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林衛的氣息越發的強大,並且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暴漲許多,這是因為他的靈力修為,不斷的突破所導致的。

林衛位於地下深處,在地面勞作的修士,以及地精,都沒發現,地下多了一個人,並且,他們也沒有發現,那些灰色的石頭,雖然顏色沒有什麼變化,但其內部的能量,已經被林衛吸收的差不多了,尤其是最外圍,已經有大面積的灰色石頭,裏面的能量只剩下極其微軟的一絲。

而這一點,也是冥老為了林衛考慮,特地留下來的,畢竟,如果把能量全部耗盡,那麼這些石頭的顏色,就會改變,肯定會引起那些地精的騷亂,甚至是引起半神的關注。

畢竟,這裏的石頭,怎麼都不像是給這些普通地精使用的,這一點,從之前妖魅要奴役天心谷的那些修士可以看出。

而半神級別的高手,對林衛來說,根本沒有一絲取勝的希望,就算是逃都逃不掉。

許久之後,可能是十天,也可能是半個月,甚至是更久,位於地下的林衛,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一開始,入目一片漆黑,但當他重新激活鷹眼之鏈后,周圍一切,頓時再次變得清晰起來。

林衛之所以蘇醒過來,是因為已經沒有那奇異能量讓他吸收。

起身原路返回,當林衛離開地洞之後,發現山谷之中,跟他來的時候,並沒有什麼變化,所有地精都忙着開採,沒有一隻地精發現,那些石頭之中的能量已經耗盡,它們現在做的,不過是無用功而已。

在地底下待了這麼久,此時林衛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走吧!等你小子安全離開這處空間之後,老夫就要開始融合了。」冥老對林衛催促道。

聽到冥老的話,林衛點了點頭,而後朝着入口的位置,匆匆趕去,他此刻,只想快點完成剩下的一些任務,而後趕回天心谷,去問心塔修鍊一番。

同樣,為了保證自身的安全,林衛一路,隱藏身形跟氣息。

…………

天心谷,賞金殿。

任務大廳內,林衛正在排隊交任務。

他今天剛剛返回天心谷,便直接來了任務大廳。

同樣的,任務大廳內,依舊人聲鼎沸,進進出出的修士,不知凡幾。

至從跟天心谷的修士大軍,在地下世界分開,已經過去半年之久,這其中,他在那處山谷的地底,待的時間最長,足足三個多月,而後為了完成剩下的一些任務,林衛同樣花費了一個多月,而剩下的一個多月,則是全部都花費在趕路上。

片刻之後,終於輪到了林衛,只見林衛拿出自己的身份玉佩,以及一枚空間戒指,放在櫃枱之上,而後對站在櫃枱後面的青年說道:「麻煩你了!我要交任務!」

「好!請稍等!」青年點點頭,而後伸手拿起林衛的身份玉佩,放入一塊晶石上的凹槽之中,緊接着,便有無數信息從身份玉佩之中,湧現出來。

「怎麼會有這麼多?你在十年前,居然一口氣接了一萬多個任務?」青年一臉震驚的看着林衛。

「嗯!」林衛點了點頭,卻是沒有開口說話。

「這麼多的任務,難道你已經全部都完成了?並且只用了十年的時間嗎?」青年皺眉看着林衛,語氣之中,充滿了懷疑之色。

「任務物品就在你手中的空間戒指之中,你可以自己比對一下。」林衛伸手指了指櫃枱上的空間戒指,淡笑着說道。

「哦!好!」

聽到林衛的話,青年急忙點點頭,而後便開始察看空間戒指之中的東西。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空間戒指之中,魔獸身上的材料,或者乾脆就是完整的魔獸屍體,數量非常的多,看到這些,青年雖然還沒有比對,但已經相信了林衛的話。。 「蘇總,童先生來了,他說跟您預約了。」劉萍走了進來彙報。

「讓他進來吧。」蘇沐雪打起精神,站起了身。

一身白色西裝的童西風,手裡捧著白玫瑰瀟洒的走了進來:「蘇小姐,今天的你真漂亮,簡直比我手中的鮮花還要美上百倍。」

自從上次見到蘇沐雪后,甭說這位童總還真有些念念不忘。

「蘇總,送你的,祝你每天都能美麗燦爛。」童西風頗是溫情的雙手獻了過去。

「謝謝。」

「不過我對玫瑰過敏,讓童總費心了。」蘇沐雪很有禮貌的微笑拒絕。

「哦,那蘇總喜歡什麼,下次我換一種。」童西風有些不死心問道。

「我們蘇總的孩子喜歡牽牛花,要不童總下次來送這個?」劉萍在一旁不著痕迹的打了個諢。

童西風臉上很無恥的現出了一絲欣喜之色:「蘇總,你有孩子?有孩子好啊。本少一直認為,只有生了孩子的女人,才是最有風韻的。」

劉萍在一旁尷尬的沖蘇沐雪撇了撇嘴。

原本她是好心,想讓這個童西風別打蘇沐雪的主意,現在好了,這貨居然好這一口。

「蘇總,聽說你先生也過來了,他是做什麼生意的?」童西風眼珠子一轉,開始盤算著怎麼撬蘇沐雪。

「我先生不是生意人,童總,咱們還是談生意吧。」蘇沐雪打斷了這個話題,開門見山道。

「好說,好說。」

「你看看,咱倆那可是天作之合啊。我有錢、有市場,你有口碑、藥物,只要咱們在一塊,這雲海的整個醫藥市場那都是咱們的,你說是吧。」

童西風坐了下來,話里話外的暗示著,那一雙泛青的桃花眼,更是明目張胆的在蘇沐雪身上遊走著,絲毫不掩飾濃烈的「興趣。」

「童先生,咱們還是說具體合作項目吧。」蘇沐雪很平淡的提醒了一句。

她久經商場,對於男人這種暗示和目光雖然厭惡,但基本上也早就「百毒不侵」了。

「好啊,這一次我們想購買貴公司一款補鈣產品,就那個江正牌的吧。」

童西風調查過,哪個品牌口碑好、好賣,他就收購哪一個,這樣能以最快的速度把錦繡的招牌葯全都給吃光了。

「如果沒問題的話,還是老規矩,我們比其他代理商高出百分之三的價格。」

說著,童西風把合約遞了過來。

蘇沐雪並沒有立即簽,她有些做不了主。

「你等等。」她掏出手機,準備聯繫江寒。

她現在是明白了,有啥大事還得指望孩子爹,別看他一天弔兒郎當,但通過這幾次事來,甭管用什麼手段吧,人家還真能扛事。

「不用打了,我來了。」電話被掛了,江寒神采奕奕的走了進來。

「你來的正好,童先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愛人江寒,公司里的大事,一般由他做主。」蘇沐雪溫柔的介紹道。

童西風一看江寒的顏值、身形,已然自行慚穢了幾分。

這傢伙長的也太帥了,尤其是皮膚細嫩、白皙的跟玉石一樣,輪廓也是俊美的恰到好處,幾乎他能想象到的所有頂級明星帥哥的模樣,似乎都能從這張臉上找到痕迹。

作為一個男人,童西風這一刻是真的酸了。

他自認為顏值還算不錯,可是跟江寒一比,怎麼都要差那麼一截子。

原本還信誓旦旦挖牆腳的信心,此刻已經破碎了七成。

「江寒,童先生準備買咱們的江正牌鈣片,價值一個億,除了抽空庫存,可能還得再補上三千萬的貨。」

「你看咱們能簽嗎?」蘇沐雪指著合約說的很清楚。

「一個億,嗯,價格稍微低了點。」

「你也知道,我們雲海沒現貨,得從東州出貨,現在運費飛漲,童少怎麼也得漲點吧。」江寒坐了下來,笑盈盈道。

「可以,你想漲多少?」童西風問。

他是做過預估的,一旦藥物炒起來,哪怕是兩個億買進,也是不虧的。

「三個億吧。」

「上次那個荷花牌,你們幾個億買走,結果賺了好幾倍的錢。這回怎麼著,也得讓我賺點吧。」江寒點了根香煙,氣場拿捏的死死的,令童西風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三個億,吃了仍然有賺。

而且,吃進去了這個口碑、市場前景都還算不錯的牌子,就是他童家的了,這種隱形利益不是明面上的賬目能算的。

「你們稍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