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學會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么?是媽媽!我學會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可是天知道有多可笑,學會了叫媽媽,卻永遠見不著媽媽!因為我的媽媽從來就沒有出現在我的生命當中!

小時候身體弱,我被同村的孩子打了,哭著喊著喊媽媽,你知道別人說什麼嗎?他們說,你媽早跑了,你媽不要你了!可是我不信,我不信自己沒有媽媽,我不信我媽媽不要我,所以,我就跟他們打架,往死里打!只要打不死我,我就要讓他改口!

可是隨著我慢慢長大,慢慢的懂事,我才知道,原來他們說的都是真的,我爸爸早就死了,在我爸爸死的那天我媽媽就跑了,就不要我了。所以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叫過一句媽媽,哪怕是被人打的快要死了,我也再不會叫一句媽媽!

呵呵,從小到大,我沒有吃過你做的一口飯,沒有穿過你縫的哪怕一個肚兜,沒有躺在懷裡一天,更沒有聽過你唱過一首安眠曲給我聽!甚至,有時候我做錯事了,想要讓你罵我一句都沒有,都是奢望! 總裁,吃完要認賬 可有的時候,我心底里還是希望,你能夠出現,你能夠在我做錯事,在我最無助,最傷心的時候出現,罵我一句,拍我一把,安慰我一句!

可是,你從來都沒有出現!即便是我故意做錯事,你也沒有出現!給了我生命?沒錯,你是給了我生命!可是那又怎樣?給了我生命,只是一個事實,證明你的確是我的母親。因為這份生命的恩情,我會照顧你,等你老了,如果是在都市,我會送你去敬老院,會為你請保姆,會用我全身的醫術來為你治療身體的病患,讓你長命百歲,來報答你生我的恩情!

但你拋棄了我,你永遠也不配得到我對於母親的那份情感那份愛,永遠也不配!」

越說越激動,越說越傷心,到了最後,蘇羽眼淚狂流,歇斯底里的吼著,傷心地跌坐在了床沿上,眼神如刀般的看著季嵐,看著自己的母親。

說這些話的時候,蘇羽真的是那麼狠心,那麼鐵石心腸么?不,不是的,其實看到母親流淚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已經開始痛了。但積壓在心裡那三十年的恨,那三十年的疑問,那三十年的怨憤,使得蘇羽幾乎是在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就沒有再停止過,也根本停不下來,將這些一字不差的全部都說了出來。

是恨?是怨?是愛?人的情感實在太過複雜,真的沒有辦法去用一個辭彙來解釋。

聽著蘇羽的質問,季嵐無言以對,只有哭泣,越來越厲害的哭泣。因為蘇羽說的這些,她的確是一樣都沒有給過,一樣都沒有!哪怕是一個擁抱,都沒有!

而蘇羽的質問,也讓在場的所有人眼眶紅潤,因為這樣沒有娘的童年,真的是很悲慘,很痛苦。眾人都知道,如果換做是他們,經歷了這樣的童年,恐怕也是刻骨銘心,也是不能夠原諒的。

所以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惟獨在幾秒鐘后,季賢忽的回味出了蘇羽的話里和他所知道的完全不同的一些線索,立刻開口追問。

「蘇羽,你的痛二舅能明白,也能夠理解。認親這種事,也不急於一時,反正你現在活得很好就是了。對了,剛剛你說,你是三個月的時候,父親從山崖上摔下來,而母親在那個時候離開你了么?這些都是你爺爺告訴你的么?還有,你住的地方是叫小溪村,是在華夏的西川?」

「是的,有什麼疑問么?」因為心痛,所以即便是對季賢,蘇羽也沒有什麼好臉色,只是冰冷的反問道。

「疑問,的確是有些疑問的。因為這些和你母親的記憶是有衝突的。」

「有衝突?有什麼衝突?記憶混亂了么?因為愧疚么?」蘇羽嗆聲。

「當然不是了。你身為修真高手,自然知道,但凡身具不俗修為的人,意志力都是極為穩固的,根本不會出現記憶混亂的。當然,我也只是在八年前,從非洲回來的時候向你母親說起你的時候,你母親哭泣的時候聽說的。」

季賢盡量以一種平和的像朋友一樣的語氣和蘇羽說著,因為他知道現在的蘇羽就是個炮筒子,一點就著,根本不能刺激。

「疑問?衝突,那你們倒是說說,是什麼樣的疑問,什麼樣的衝突?」蘇羽繼續嗆聲道。

嘆了口氣,季賢調整好語氣和心態,緩緩地說道:「在你母親的記憶力,當年你父親和你爺爺,是生活在閩南一帶的山村裡的。而你母親不得不離開你的時間,也不是在你三個月的時候,而是在你出生僅僅三個小時。那一天,神殿的人追殺你爺爺,追殺你們一家,可是你母親臨產,危機之下你爺爺和你父親抵擋著敵人,這才讓你母親生下了你。

但當時,敵人太多,你父親和你爺爺根本抵擋不住,況且你爺爺原本就是有傷在身,修為十不存一。無奈之下,一家人只好選擇逃跑,但敵人猛追不舍,而且對方的目標,就鎖定在你的身上,因為你剛剛出生,血脈血液最純凈!這意味著什麼,我想你是非常清楚的吧?後來,逃到一處山谷附近的時候,你母親又肚子痛,卻是腹中還有一個胎兒,於是你爺爺拼著性命,讓你父親保護你母親生產,這才生下了那個孩子,也就是你妹妹季瑤,或者說她應該叫做蘇瑤。」

聽到這樣的話語這樣的事實,蘇羽不由得震驚了! 聽到這句話,站在門口的季嵐渾身猛地一震,眼淚嘩嘩的流著,整個人不住地往後退著。

這就是自己盼了幾十年的兒子,盼來盼去,即便是站在自己面前,也只有一句,我沒有娘。傷心么?太傷心了,傷心透了!

可是這怪誰?怪兒子么?能怪兒子么?當年自己離開他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剛剛出生啊!那個時候他知道什麼是母親,母親是什麼?他吃過一口母親的奶水么?他有過哪怕一天躺在母親的懷抱里么?他吃過一口母親做的飯么,穿過一件母親親手縫製的衣服么?

沒有!這些統統都沒有!甚至連一張照片,都沒有給兒子留下!捫心自問,她配當一個母親么?賠這孩子叫她一聲媽,對她感激萬分么?

不配,真的不配!雖然給予了他生命,但卻未曾撫養過他哪怕一天,未曾留下過任何一絲一毫關於母親的信息,季嵐自己知道,自己根本不配當這個媽媽,不配當這個娘。

而當蘇羽說出那句沒有娘的時候,季嵐的心雖然劇痛無比,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當年,能夠待在孩子的身邊,能夠把孩子帶在身邊長大,能夠好好的照顧他的話,今天的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所以此刻,除了眼淚嘩嘩,心痛萬分,季嵐什麼都做不了。

看著季瑤痛哭失聲,季賢忍不住地說道:「蘇羽!你怎麼能這麼對待你娘!她可是你親娘,是她給了你生命!如果沒有他,你屁都不是一個!道歉,快給你娘道歉!」

「是啊,蘇羽,趕緊給你娘道歉吧。你娘找了你三十年了才見到你。你這麼做是不對的,給你娘道歉吧。」因為記憶中有蘇羽的部分記憶存在,蘇純更加能夠體會到蘇羽心裡到底有多苦悶,所以他沒有像季賢那樣生氣,只是說了自己能夠說到的,或者是他知道蘇羽能夠接受的極限的話語,再多,他是聽不進去的。

「道歉?我為什麼要道歉?有什麼理由來道歉?在我三個月的時候,我父親墜崖死了,她就消失,再也不見了!三個月,那時候我只有三個月大啊!別人家孩子三個月的時候,坐也不會坐,翻身都不會,還依偎在母親的懷裡,吮吸著奶水,可是我呢?只能跟著爺爺和米湯,就是那種大米熬成粥的湯水!」看著近在咫尺的終於得見的媽媽,蘇羽心中那積壓了幾十年的質問終於爆發了出來,渾身顫抖著,不斷地質問著。

「因為從小喝米湯,吃不上奶水,我的身體要比一般的孩子要弱的多!同村的孩子們,一歲已經基本上能學走路了,可是我呢,一歲八個月,整整一歲八個月才學會走路啊!可即便是這樣,我也感激我的爺爺,如果不是他,我連活都不會活著!

呵呵,你知道么?同村的孩子,周歲的時候總是會穿上媽媽給縫製的最好看的衣服,風風光光的過個滿月,可我呢,你知道我穿的第一件衣服是從哪裡來的么?那是同村一個比我大一歲的孩子穿剩下的,穿剩下的!那個時候,我沒有衣服穿,沒有飯吃,是同村的叔叔伯伯,嬸子大姨,你家一口飯,他家一口湯,就那麼接濟著我們長大的!

你知道我知道的第一口飯是什麼嗎?呵呵,你絕對想不到,烤土豆!呵呵,就是一個烤土豆!村子里的一個嬸子,家裡烤了幾個土豆,給爺爺送了過來,爺爺把土豆搗成土豆泥,用嘴吹涼了,喂著我吃!

你知道我學會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么?是媽媽!我學會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可是天知道有多可笑,學會了叫媽媽,卻永遠見不著媽媽!因為我的媽媽從來就沒有出現在我的生命當中!

小時候身體弱,我被同村的孩子打了,哭著喊著喊媽媽,你知道別人說什麼嗎?他們說,你媽早跑了,你媽不要你了!可是我不信,我不信自己沒有媽媽,我不信我媽媽不要我,所以,我就跟他們打架,往死里打!只要打不死我,我就要讓他改口!

可是隨著我慢慢長大,慢慢的懂事,我才知道,原來他們說的都是真的,我爸爸早就死了,在我爸爸死的那天我媽媽就跑了,就不要我了。所以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叫過一句媽媽,哪怕是被人打的快要死了,我也再不會叫一句媽媽!

呵呵,從小到大,我沒有吃過你做的一口飯,沒有穿過你縫的哪怕一個肚兜,沒有躺在懷裡一天,更沒有聽過你唱過一首安眠曲給我聽!甚至,有時候我做錯事了,想要讓你罵我一句都沒有,都是奢望!可有的時候,我心底里還是希望,你能夠出現,你能夠在我做錯事,在我最無助,最傷心的時候出現,罵我一句,拍我一把,安慰我一句!

可是,你從來都沒有出現!即便是我故意做錯事,你也沒有出現!給了我生命?沒錯,你是給了我生命!可是那又怎樣?給了我生命,只是一個事實,證明你的確是我的母親。因為這份生命的恩情,我會照顧你,等你老了,如果是在都市,我會送你去敬老院,會為你請保姆,會用我全身的醫術來為你治療身體的病患,讓你長命百歲,來報答你生我的恩情!

但你拋棄了我,你永遠也不配得到我對於母親的那份情感那份愛,永遠也不配!」

越說越激動,越說越傷心,到了最後,蘇羽眼淚狂流,歇斯底里的吼著,傷心地跌坐在了床沿上,眼神如刀般的看著季嵐,看著自己的母親。

說這些話的時候,蘇羽真的是那麼狠心,那麼鐵石心腸么?不,不是的,其實看到母親流淚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已經開始痛了。但積壓在心裡那三十年的恨,那三十年的疑問,那三十年的怨憤,使得蘇羽幾乎是在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就沒有再停止過,也根本停不下來,將這些一字不差的全部都說了出來。

是恨?是怨?是愛?人的情感實在太過複雜,真的沒有辦法去用一個辭彙來解釋。

聽著蘇羽的質問,季嵐無言以對,只有哭泣,越來越厲害的哭泣。因為蘇羽說的這些,她的確是一樣都沒有給過,一樣都沒有!哪怕是一個擁抱,都沒有!

而蘇羽的質問,也讓在場的所有人眼眶紅潤,因為這樣沒有娘的童年,真的是很悲慘,很痛苦。眾人都知道,如果換做是他們,經歷了這樣的童年,恐怕也是刻骨銘心,也是不能夠原諒的。

所以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惟獨在幾秒鐘后,季賢忽的回味出了蘇羽的話里和他所知道的完全不同的一些線索,立刻開口追問。

「蘇羽,你的痛二舅能明白,也能夠理解。認親這種事,也不急於一時,反正你現在活得很好就是了。對了,剛剛你說,你是三個月的時候,父親從山崖上摔下來,而母親在那個時候離開你了么?這些都是你爺爺告訴你的么?還有,你住的地方是叫小溪村,是在華夏的西川?」

「是的,有什麼疑問么?」因為心痛,所以即便是對季賢,蘇羽也沒有什麼好臉色,只是冰冷的反問道。

「疑問,的確是有些疑問的。因為這些和你母親的記憶是有衝突的。」

「有衝突?有什麼衝突?記憶混亂了么?因為愧疚么?」蘇羽嗆聲。

「當然不是了。你身為修真高手,自然知道,但凡身具不俗修為的人,意志力都是極為穩固的,根本不會出現記憶混亂的。當然,我也只是在八年前,從非洲回來的時候向你母親說起你的時候,你母親哭泣的時候聽說的。」

季賢盡量以一種平和的像朋友一樣的語氣和蘇羽說著,因為他知道現在的蘇羽就是個炮筒子,一點就著,根本不能刺激。

「疑問?衝突,那你們倒是說說,是什麼樣的疑問,什麼樣的衝突?」蘇羽繼續嗆聲道。

嘆了口氣,季賢調整好語氣和心態,緩緩地說道:「在你母親的記憶力,當年你父親和你爺爺,是生活在閩南一帶的山村裡的。而你母親不得不離開你的時間,也不是在你三個月的時候,而是在你出生僅僅三個小時。那一天,神殿的人追殺你爺爺,追殺你們一家,可是你母親臨產,危機之下你爺爺和你父親抵擋著敵人,這才讓你母親生下了你。

但當時,敵人太多,你父親和你爺爺根本抵擋不住,況且你爺爺原本就是有傷在身,修為十不存一。無奈之下,一家人只好選擇逃跑,但敵人猛追不舍,而且對方的目標,就鎖定在你的身上,因為你剛剛出生,血脈血液最純凈!這意味著什麼,我想你是非常清楚的吧?後來,逃到一處山谷附近的時候,你母親又肚子痛,卻是腹中還有一個胎兒,於是你爺爺拼著性命,讓你父親保護你母親生產,這才生下了那個孩子,也就是你妹妹季瑤,或者說她應該叫做蘇瑤。」

聽到這樣的話語這樣的事實,蘇羽不由得震驚了! 看著蘇羽那極度震驚和狐疑的眼神,季賢嘆了口氣,話鋒一轉繼續說道:「當時群敵環視,寡不敵眾。你父親不願看到自己的父親死去,更不願意看著自己的妻子還有剛剛出生的兩個孩子死去,所以,他懷抱著你,以你為誘餌,纏著對方所有的強敵,讓你母親抱著瑤兒走。讓你爺爺抽身,然後,在斬殺了好幾個對手之後,你父親抱著最後的幾個對手,縱身跳下了懸崖。

在最後的時刻,你父親將你拋了出來,拋給了你爺爺,但你卻被最後一個敵人搶先接到手,你爺爺為了救你,跟那僅剩的一個敵人搶奪你的時候,一同跌落山崖。當時,你母親心痛萬分,以為你和你父親,你爺爺都死了。在那之後找了很多天,在山崖下找了很多天都沒有發現你們的屍體,甚至連敵人的屍體都沒有發現。那個時候,你母親唯一的想法就是,你還活著,你還沒有死。」

看了看自己那痛哭不止的姐姐,季賢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道:「哎……不是你母親不要你,而是當時的情況萬分兇險,她如果不走,你父親就會有更多的顧慮……後來,應該是你和你爺爺幸運的活了下來,把你父親的遺體帶走,把其他的屍體也處理了,然後隱姓埋名到了小溪村那個地方吧。

我可以理解你爺爺,換做當時是我,也會決定不告訴你真相的。因為當時你還小,萬一要是神殿的人再找來的話,你們的隱居就會被發現,你就再次陷入了危險當中。」

這些話,對於蘇羽的震驚可想而知,簡直顛覆了他這三十年的所有記憶,顛覆了自己所有的認知!一時間,蘇羽的腦子亂了,徹底的亂了。

「難道說,我的記憶是假的么,事實不是這樣的么?閩南,山谷,山崖?如果這是真的,難道真的是上次經過的那個山谷?為什麼在經過那個山谷的時候,我有一種心痛,有一種想流淚想哭的感覺?難道這些都是真的?」

半晌之後,蘇羽幾近歇斯底里的吼道:「季賢!二舅!我尊敬你是我的血親,所以我認你這個二舅,但用這樣的謊言來欺騙我,你覺得真的是對我好么?!」

看著蘇羽那明顯是記憶混亂了的表情和反應,季賢無奈地搖了搖頭,有些自嘲地說道:「雖說我是你二舅,比你大個幾歲,但我有自知之明,我就是個混球,二世祖而已。但我季賢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你拚命救我,為了我捨棄性命都可以,我怎麼可能會騙你?

我沒有為了任何人好,沒有為你,也沒有為我的姐姐,你的母親,我只是覺得,這裡面有誤會,而我知道這個誤會,我就有責任把它講述出來。至於這個誤會能不能解開,你能不能原諒你的母親,說實話,我不知道。在你們母子之間,我是個外人,雖然我是你舅舅,但你們的事情我沒有辦法插手。所以,凡事看你,如果能放下怒氣,和你母親好好聊聊吧。她真的思念了你三十多年,這些我都是看在眼裡的……」

季賢的話,讓蘇羽沉默了,徹底的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是相信?還是不信?是釋懷,感恩?還是繼續帶著怨憤?

而就在這時,在原本哭泣的季嵐身邊,出現了一個臉龐剛毅的中年男子。嗯,或許說是老人更為合適吧,因為他雖然樣貌是四十多歲的樣子,但實際年齡早已有八十多了。這個人,自然就是蘇羽的外公,季賢和季嵐的父親季坤,也就是蘇羽的外公了。

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肩膀,將手帕遞給她之後,季坤嘆了口氣,轉頭看向蘇羽,心痛而無奈的說道:「孩子,你要恨,就恨我吧。」

「你是……?」抬起眼,看著那面容與季賢相似的老人,蘇羽不由得問道。其實他心裡大概已經猜到這是誰了,只是這會兒思緒混亂,才有此一問。

「我?呵呵,按照理論上來說,我應該是你的外公,不過這些年你很苦,心裡很難受,我這個外公也沒有照顧過你一絲一毫,所以你想認就認,不想認也沒關係。」老人有些愧疚的笑著說道。

「不,你是我外公,這是個事實。您並沒有撫養我照顧我的責任,也就不存在恨您不恨您,所以,外公我是會認的。只是讓我恨您,這句話我實在沒有聽懂。您應該知道,我的怨恨,更多的是怨而不是恨。」看著外公那慈祥的臉,蘇羽心情不由得平靜了不少。

「好孩子,正南兄果然教出了個好孫兒!明事理,講情義!當真是醫仙門之幸,蘇氏之幸!呵呵,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會叫你爺爺正南兄是么?其實我和你爺爺是多年的至交好友,當年我離開修真界外出遊歷,那會兒還很小,當時我被強敵打傷,是你爺爺用高超的醫術救了我。然後就認識了你爺爺,我們兩人差不多大,從那之後也就結伴行俠仗義救死扶傷。

後來,在偶然間,我知道了他是醫仙門的後人,他知道了我是昆崙山季家。雖然醫仙門和昆崙山之間很不愉快,或者說有仇也不為過,但你爺爺並沒有介意我的身份,依然和我成為了好友,而且是至交好友。那個時候,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不過在遊歷結束之後,迫於規定,我就回到了昆崙山。但誰知道,在那之後沒幾年,就傳來了醫仙門遭難。當時,我的修為也不低,想要率領家族中的高手前去支援,但是,呵呵,昆崙山不允許我們出去。於是一直僵持著,等到我們終於出去了之後,醫仙門……已經化為焦土了,所有人的屍首也被焚燒乾凈了。

當時我以為,你爺爺和她的妹妹也慘遭毒手了。但沒曾想在幾年之後,有一天我在江湖遊歷,突然間正南兄,也就是你爺爺,突然出現了,突然來到了我所住的客棧。當時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我的,但看到他還活著,我簡直快要高興死了!然後他就說讓我幫他個忙,幫他混入昆崙山,他要去找個東西。

再到後來,他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再次讓我幫他忙。因為他要為醫仙門報仇,所以即便是再瘋狂的舉動,我也會幫他的。於是,我用家族中的不少放在外面算得上是文物的東西換了不少的錢,幫他在非洲的山谷里建立了一個實驗室,還幫他雇傭了當時最尖端的科學家一起做研究。嗯,至於是什麼山谷,什麼研究,你去過那裡,你應該最清楚。」季坤一邊回憶著過往,一邊把自己和蘇正南的相識相交全部講述給了蘇羽聽。

可是即便是聽到了這裡,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蘇羽還是沒能明白一件事,「您說的這些事,跟我爺爺有關,但跟讓我恨您好像沒什麼關聯啊?」

微微一笑,拍了拍蘇羽的肩膀,季坤繼續說道:「不,是有關聯的。你應該知道,你父親和你二叔,都是你爺爺的研究成果。只不過當時你爸爸順利出生,而你二叔這邊出現了一些問題,當時你爺爺以為沒戲了,所以帶著你父親回到了華夏,隱居起來準備報仇。但後來你父親的純陽之體出了問題,開始退化了,你爺爺就想著看看能不能有第三代人生出來,具有純陽之體。

而且當時你爺爺都已經算好了在那之後的某一年某一天恰好是陽年陽時陽刻,有很大幾率能生出純陽之體。不過,當時你爺爺一門心思想要報仇,離瘋了也不遠,我這麼說你別介意,只是說當時你爺爺對孕育第三代的母體要求特別高,世俗之中很難找到體質合適的,所以這主意就又打到我的頭上來了。因為當時你母親剛剛十七歲,也到了出嫁的年紀。」

說著,季坤有些歉意的看著女兒,繼續說道:「雖然這事兒聽起來不怎麼好,也不怎麼光彩,但沒有辦法,醫仙門的滅亡我原本能趕得上救援,但卻最終沒有去成,也是心中有愧。所以就同意了你爺爺的想法。不過我們也不願意搞那種包辦的事兒,就讓兩個人在一個地方工作,然後相戀,自然而然的孕育出了孩子,也就是你和瑤兒。

雖然不知道你是否是純陽之體,但當年的事情,你要恨的話,真的只應該恨我。因為方才你二舅所說的是真的,而當時你母親不得不帶著瑤兒逃走,可逃了沒多遠之後就暈倒了。之後她也滿世界的找你們,但一直找不到,想來是你爺爺當天晚上便拖著受傷的身軀把你和你父親的遺骸逃走了。這之後你母親找好幾天,當時算著該到你們出生的日子了,我就趕了過去,然後就遇到了你母親,知道了這個噩耗。

當時我們也找了你很久,但一直沒有找到。後來我看你母親的身體實在熬不住了,才不顧她的苦苦哀求,強行將她帶回了昆崙山。所以,你應該恨我,是我把她帶回來的,是我沒有讓她繼續找你。雖然這些年我也派人在找,可是一直沒有消息……」說到這裡,季坤臉上帶著歉意,便再也不做聲了。

而這種情況,這種顛覆自己幾十年記憶和怨恨的事實擺在眼前,直接讓蘇羽快要崩潰了!因為就在剛才外公進來,對著自己訴說的時候,為了證明真相,蘇羽不惜對母親和外公,動用了神識,一邊聽著訴說,一邊查看了他們的識海,確認到了這些,完完全全都是真的,沒有半點摻假!

知道了這樣的事實,蘇羽真的有些無地自容了,因為就在剛才,他居然沖著母親一頓吼,吼的是那麼傷人!明白了事實之後的他知道,當年自己不是被遺棄,被拋棄的,而是沒有找到,找了,沒有找到!

雖然後果是一樣的,但卻是有著根本的區別!如果是被遺棄,那就證明她的心裡沒有自己這個兒子,證明她是狠心的。可是,因為不可抗拒的意外失散,那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這一瞬間,蘇羽忽的明明白白的體會到了母親這些年的苦悶與痛苦,還有那日夜的思念!正是因為這種長久的思念與愧疚,讓她的身體思念成疾,經常心中鬱結。

明了了所有的事情,明了了是自己這麼多年來誤會了,蘇羽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嘩啦嘩啦的狂流了下來。大步走向了母親,一把將她抱在懷中,想要叫一聲媽,但卻歉意萬分,不由得脫口而出了一句。

「媽!我想吃紅燒肉!想吃糖醋排骨!想吃紅燒魚!想吃紅燒茄子!想吃一切一切你會做的菜!」 看著蘇羽那極度震驚和狐疑的眼神,季賢嘆了口氣,話鋒一轉繼續說道:「當時群敵環視,寡不敵眾。你父親不願看到自己的父親死去,更不願意看著自己的妻子還有剛剛出生的兩個孩子死去,所以,他懷抱著你,以你為誘餌,纏著對方所有的強敵,讓你母親抱著瑤兒走。讓你爺爺抽身,然後,在斬殺了好幾個對手之後,你父親抱著最後的幾個對手,縱身跳下了懸崖。

在最後的時刻,你父親將你拋了出來,拋給了你爺爺,但你卻被最後一個敵人搶先接到手,你爺爺為了救你,跟那僅剩的一個敵人搶奪你的時候,一同跌落山崖。當時,你母親心痛萬分,以為你和你父親,你爺爺都死了。在那之後找了很多天,在山崖下找了很多天都沒有發現你們的屍體,甚至連敵人的屍體都沒有發現。那個時候,你母親唯一的想法就是,你還活著,你還沒有死。」

看了看自己那痛哭不止的姐姐,季賢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道:「哎……不是你母親不要你,而是當時的情況萬分兇險,她如果不走,你父親就會有更多的顧慮……後來,應該是你和你爺爺幸運的活了下來,把你父親的遺體帶走,把其他的屍體也處理了,然後隱姓埋名到了小溪村那個地方吧。

我可以理解你爺爺,換做當時是我,也會決定不告訴你真相的。因為當時你還小,萬一要是神殿的人再找來的話,你們的隱居就會被發現,你就再次陷入了危險當中。」

這些話,對於蘇羽的震驚可想而知,簡直顛覆了他這三十年的所有記憶,顛覆了自己所有的認知!一時間,蘇羽的腦子亂了,徹底的亂了。

「難道說,我的記憶是假的么,事實不是這樣的么?閩南,山谷,山崖?如果這是真的,難道真的是上次經過的那個山谷?為什麼在經過那個山谷的時候,我有一種心痛,有一種想流淚想哭的感覺?難道這些都是真的?」

半晌之後,蘇羽幾近歇斯底里的吼道:「季賢!二舅!我尊敬你是我的血親,所以我認你這個二舅,但用這樣的謊言來欺騙我,你覺得真的是對我好么?!」

看著蘇羽那明顯是記憶混亂了的表情和反應,季賢無奈地搖了搖頭,有些自嘲地說道:「雖說我是你二舅,比你大個幾歲,但我有自知之明,我就是個混球,二世祖而已。但我季賢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你拚命救我,為了我捨棄性命都可以,我怎麼可能會騙你?

我沒有為了任何人好,沒有為你,也沒有為我的姐姐,你的母親,我只是覺得,這裡面有誤會,而我知道這個誤會,我就有責任把它講述出來。至於這個誤會能不能解開,你能不能原諒你的母親,說實話,我不知道。在你們母子之間,我是個外人,雖然我是你舅舅,但你們的事情我沒有辦法插手。所以,凡事看你,如果能放下怒氣,和你母親好好聊聊吧。她真的思念了你三十多年,這些我都是看在眼裡的……」

季賢的話,讓蘇羽沉默了,徹底的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是相信?還是不信?是釋懷,感恩?還是繼續帶著怨憤?

而就在這時,在原本哭泣的季嵐身邊,出現了一個臉龐剛毅的中年男子。嗯,或許說是老人更為合適吧,因為他雖然樣貌是四十多歲的樣子,但實際年齡早已有八十多了。這個人,自然就是蘇羽的外公,季賢和季嵐的父親季坤,也就是蘇羽的外公了。

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肩膀,將手帕遞給她之後,季坤嘆了口氣,轉頭看向蘇羽,心痛而無奈的說道:「孩子,你要恨,就恨我吧。」

「你是……?」抬起眼,看著那面容與季賢相似的老人,蘇羽不由得問道。其實他心裡大概已經猜到這是誰了,只是這會兒思緒混亂,才有此一問。

「我?呵呵,按照理論上來說,我應該是你的外公,不過這些年你很苦,心裡很難受,我這個外公也沒有照顧過你一絲一毫,所以你想認就認,不想認也沒關係。」老人有些愧疚的笑著說道。

「不,你是我外公,這是個事實。您並沒有撫養我照顧我的責任,也就不存在恨您不恨您,所以,外公我是會認的。只是讓我恨您,這句話我實在沒有聽懂。您應該知道,我的怨恨,更多的是怨而不是恨。」看著外公那慈祥的臉,蘇羽心情不由得平靜了不少。

「好孩子,正南兄果然教出了個好孫兒!明事理,講情義!當真是醫仙門之幸,蘇氏之幸!呵呵,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會叫你爺爺正南兄是么?其實我和你爺爺是多年的至交好友,當年我離開修真界外出遊歷,那會兒還很小,當時我被強敵打傷,是你爺爺用高超的醫術救了我。然後就認識了你爺爺,我們兩人差不多大,從那之後也就結伴行俠仗義救死扶傷。

後來,在偶然間,我知道了他是醫仙門的後人,他知道了我是昆崙山季家。雖然醫仙門和昆崙山之間很不愉快,或者說有仇也不為過,但你爺爺並沒有介意我的身份,依然和我成為了好友,而且是至交好友。那個時候,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不過在遊歷結束之後,迫於規定,我就回到了昆崙山。但誰知道,在那之後沒幾年,就傳來了醫仙門遭難。當時,我的修為也不低,想要率領家族中的高手前去支援,但是,呵呵,昆崙山不允許我們出去。於是一直僵持著,等到我們終於出去了之後,醫仙門……已經化為焦土了,所有人的屍首也被焚燒乾凈了。

當時我以為,你爺爺和她的妹妹也慘遭毒手了。但沒曾想在幾年之後,有一天我在江湖遊歷,突然間正南兄,也就是你爺爺,突然出現了,突然來到了我所住的客棧。當時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我的,但看到他還活著,我簡直快要高興死了!然後他就說讓我幫他個忙,幫他混入昆崙山,他要去找個東西。

再到後來,他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再次讓我幫他忙。因為他要為醫仙門報仇,所以即便是再瘋狂的舉動,我也會幫他的。於是,我用家族中的不少放在外面算得上是文物的東西換了不少的錢,幫他在非洲的山谷里建立了一個實驗室,還幫他雇傭了當時最尖端的科學家一起做研究。嗯,至於是什麼山谷,什麼研究,你去過那裡,你應該最清楚。」季坤一邊回憶著過往,一邊把自己和蘇正南的相識相交全部講述給了蘇羽聽。

可是即便是聽到了這裡,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蘇羽還是沒能明白一件事,「您說的這些事,跟我爺爺有關,但跟讓我恨您好像沒什麼關聯啊?」

微微一笑,拍了拍蘇羽的肩膀,季坤繼續說道:「不,是有關聯的。你應該知道,你父親和你二叔,都是你爺爺的研究成果。只不過當時你爸爸順利出生,而你二叔這邊出現了一些問題,當時你爺爺以為沒戲了,所以帶著你父親回到了華夏,隱居起來準備報仇。但後來你父親的純陽之體出了問題,開始退化了,你爺爺就想著看看能不能有第三代人生出來,具有純陽之體。

而且當時你爺爺都已經算好了在那之後的某一年某一天恰好是陽年陽時陽刻,有很大幾率能生出純陽之體。不過,當時你爺爺一門心思想要報仇,離瘋了也不遠,我這麼說你別介意,只是說當時你爺爺對孕育第三代的母體要求特別高,世俗之中很難找到體質合適的,所以這主意就又打到我的頭上來了。因為當時你母親剛剛十七歲,也到了出嫁的年紀。」

說著,季坤有些歉意的看著女兒,繼續說道:「雖然這事兒聽起來不怎麼好,也不怎麼光彩,但沒有辦法,醫仙門的滅亡我原本能趕得上救援,但卻最終沒有去成,也是心中有愧。所以就同意了你爺爺的想法。不過我們也不願意搞那種包辦的事兒,就讓兩個人在一個地方工作,然後相戀,自然而然的孕育出了孩子,也就是你和瑤兒。

雖然不知道你是否是純陽之體,但當年的事情,你要恨的話,真的只應該恨我。因為方才你二舅所說的是真的,而當時你母親不得不帶著瑤兒逃走,可逃了沒多遠之後就暈倒了。之後她也滿世界的找你們,但一直找不到,想來是你爺爺當天晚上便拖著受傷的身軀把你和你父親的遺骸逃走了。這之後你母親找好幾天,當時算著該到你們出生的日子了,我就趕了過去,然後就遇到了你母親,知道了這個噩耗。

當時我們也找了你很久,但一直沒有找到。後來我看你母親的身體實在熬不住了,才不顧她的苦苦哀求,強行將她帶回了昆崙山。所以,你應該恨我,是我把她帶回來的,是我沒有讓她繼續找你。雖然這些年我也派人在找,可是一直沒有消息……」說到這裡,季坤臉上帶著歉意,便再也不做聲了。

而這種情況,這種顛覆自己幾十年記憶和怨恨的事實擺在眼前,直接讓蘇羽快要崩潰了!因為就在剛才外公進來,對著自己訴說的時候,為了證明真相,蘇羽不惜對母親和外公,動用了神識,一邊聽著訴說,一邊查看了他們的識海,確認到了這些,完完全全都是真的,沒有半點摻假!

知道了這樣的事實,蘇羽真的有些無地自容了,因為就在剛才,他居然沖著母親一頓吼,吼的是那麼傷人!明白了事實之後的他知道,當年自己不是被遺棄,被拋棄的,而是沒有找到,找了,沒有找到!

雖然後果是一樣的,但卻是有著根本的區別!如果是被遺棄,那就證明她的心裡沒有自己這個兒子,證明她是狠心的。可是,因為不可抗拒的意外失散,那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這一瞬間,蘇羽忽的明明白白的體會到了母親這些年的苦悶與痛苦,還有那日夜的思念!正是因為這種長久的思念與愧疚,讓她的身體思念成疾,經常心中鬱結。

明了了所有的事情,明了了是自己這麼多年來誤會了,蘇羽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嘩啦嘩啦的狂流了下來。大步走向了母親,一把將她抱在懷中,想要叫一聲媽,但卻歉意萬分,不由得脫口而出了一句。

「媽!我想吃紅燒肉!想吃糖醋排骨!想吃紅燒魚!想吃紅燒茄子!想吃一切一切你會做的菜!」 雖然蘇羽嘴上沒有承認自己錯怪了母親,但這一句話卻足以表達他的心意。一聲媽,勝過千言萬語。而一句我想吃紅燒肉,則是比到達了一個很清晰的意思,從前的虧欠,今後要用對我更好來補償。

這種事情,說是沒有辦法說的,因為一說出來之後就變了味道,成了要求了。但這並不是要求,只是蘇羽的一個願望而已。

所謂母子連心,季嵐自然能聽得出蘇羽的想法,而且就算蘇羽不說,就算蘇羽依舊不認她這個母親,季嵐也一定會把曾經虧欠的加倍補償給兒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