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在這裏?”黃君怡瞪大着眼,對着唐顏怒瞪道。

“額,我如果說我是亂逛來到這裏的,你信麼”唐顏心裏流着冷汗說道,這種感覺只有面對黃君怡唐顏纔會有過。

“蝦扯蛋,給我過來”黃君怡對着唐顏罵道。

“好吧”唐顏平復了膽戰心驚的心情,對着黃君怡道了一聲。

在一旁的龔情雪看了直捂嘴偷笑,果然每一個英雄後面都有一個管英雄的超級老媽,尤其是看到了唐顏那種性格,更加的對唐顏有好感了,如果唐顏是她的,那該多好?

還沒有等龔情雪從着迷的狀態中迴轉過來,身子立馬就被唐顏的抓住,幾乎是被唐顏抗起,跑向那已經四分五裂的喪屍羣中。

“呼”唐顏嘆了一口氣,放下了龔情雪,總算衝了進來,這一路上斷頭殘手的滿地都是,看了就令人作嘔,好在跑得快沒有聞到那氣味,若不然他十天都不會有食慾了。

在黃君怡身旁的龔珊走了過來,來到了龔情雪的旁邊,她並沒有說話,依舊是那慈祥的面容,揉了揉龔情雪的頭髮,眼眸帶着濃厚的溺愛。

“呵呵,都來了啊”在屍羣后面,一道聲音響起,圍住唐顏四人的那喪屍羣聽到那聲音,立馬都退了下來,在屍羣鬆散的位置,那位穿着就如同魔術師的活死人緩緩的走了過來。

“你就是終結者?”黃君怡有點詫異的對那魔術師活死人說道。

“錯,你忘了加兩個字,處,女,我是處,女終結者”那活死人陰暗的臉上帶着絲絲笑容,齷齪的話語迴應那幾人。

“不過你們兩位看起來也不算處,女了,如果沒說錯那就是你們的兒女吧?那位小女生挺不錯,應該是處,女”那活死人舔了舔嘴角說道,眼睛火辣辣的盯着龔情雪,彷彿要將她吞了一般。

“我去,上輩子沒有做過?當鬼了還奢望這些”唐顏冷言冷語的說道,話語有點譏笑的意思,活着估計是個色比,死後成鬼了還不讓人放心。

“什麼?敢侮辱我,告訴你,其實我獵花無數”那活死人徹底被唐顏給激怒了,什麼叫做上輩子沒做過?不過回想一下他生前的經歷,的確是碰都沒有碰過女人。

“阿德,我研發你不是讓你過來鬥嘴的”在一棟大樓頂上,一位身穿西裝的胖男子對着下方的活死人說道,在他身旁還有着五六個大漢,一看就知道是這場陰謀的BOOS。

“好的老闆”那名爲阿德的活死人聽到胖老闆的話語,立馬迴應道,這人給了他一條不朽的生命,他對那胖老闆可是忠心耿耿。

阿德迴應完胖老闆後將頭扭向了唐顏幾人,搖動着那乾枯的脖子,咔咔聲不

不絕於耳,臉上帶着陰險的笑容,尤其是那雙眼眸,甚至還散發着綠光。

── 本章完【恭喜此文已經簽約了丶拖了兩個月丶慶祝下丶鮮花收藏狠狠砸下來吧】 “死吧”阿德吐出兩個字,隨後立馬衝向四人所在的位置,速度快得驚人,哪裏像行動笨拙的喪屍?這特麼簡直就是一個強化人啊。

“呼”黃君怡懸浮在空中,一翅膀快速的扇了出去,簡直如同光速,一瞬間就拍到了阿德,立馬將阿德拍飛,化成了一顆閃爍的流星。

“啊,你丫的趁我沒有注意偷襲我啊,你等着,我一定會回來的”流星處傳來一道聲音,那是阿德的慘叫聲,非常淒厲,這估計是最奇葩的一位活死人了。

“額,就這樣?接下來呢?”唐顏看着那流星消失在空中,有點愣住了的,半愣半醒的問向周圍的衆人,這丫的啥回事?

在樓頂上的胖男子看着阿德就這麼一下就被黃君怡給扇飛了,臉上微微抽搐,這可是他花了幾百萬投資出來唯一的一個有智商的高級活死人啊,怎麼那麼不堪一擊?

“老大,怎麼辦”在胖男子的旁邊,一位壯碩男子問道,他們聽從胖男子的,胖男子不讓他們撤,他們絕對不會後退一步。

“你說得對,我應該讓你做實驗品的,唉,還能怎麼辦?撤吧”那胖男子失敗的捂住了額頭說道,顯然是對阿德的表現失望到了極致。

“等等”胖男子剛剛轉身,一道聲音在樓下響起,那被扇飛的阿德,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跑了回來,此時正在搓着手掌在樓下,堆着滿臉的笑容。

“嗯?竟然回來了?”胖男子好奇的轉身看向樓下,當看到阿德竟然回來了,忍不住說道,完全搞不懂,那麼遠的距離他是怎麼回來的。

此時的阿德身上的西裝已經完全破碎了,只剩下一條條黑布掛在肩上啊啥的,甚至那西裝都已經變成類似草裙的了,如果拿去跳草裙舞,恐怕會無比受到歡迎。

“我擦,這樣都沒有死”唐顏剛剛從無語的狀態中迴轉,又看到阿德的身影,尤其是它此時的模樣,這不免的讓他更加無語了,這是要參加聚會的趕腳?舞林大會?貌似丐幫失落了好久了吧?

“哈哈,想不到吧,哥就是命大,你丫的繼續扇啊,就是丫的扇不死我”阿德得瑟的笑道,甚至還跳起了舞步,誰看過喪屍跳舞?恐怕唐顏那夥人是第一批。

“我去,哥們你這裝扮,送你一個鐵碗都比現在這職業賺錢得多”唐顏無語的說道。

“嗯?爲什麼要鐵碗?”阿德有點不解的說道,自身的裝扮怎麼了?他還感覺自己好像帥了許多。

“去火車站乞討啊,傻X”唐顏對着阿德罵道,這都不知道,活死人領頭人稱在他身上簡直就是浪費了。

“臥槽,竟然敢罵我像乞丐” 廢材逆天:最強王妃 ,但也不用那麼直接吧?這多傷他的自尊啊?

“完了,這母體靠不住了,我們還是坐直升機跑吧”胖男子看着地上阿德跟唐顏爭執的模樣,有點嘆息對着周圍的壯碩保鏢說道。

“老闆,老闆,別走,我不說話了,我打死他們”古德聽到胖男子的聲音急忙的說道,笑話,他現在可是喪屍類型的強化人,怎麼可能聽不到胖男子的話音。

“小子,告訴你,你死定了,我要先把你殺了”阿德說完後轉頭對着唐顏說道,自己口舌上完全就被唐顏給完虐了,但實力總不能輸。

阿德朝着唐顏衝了過去,速度非常快,不過黃君怡早有防備,揮動着翅膀扇向阿德奔來的位置,速度依舊是快如初。

不過這次阿德卻有所防備,沒有讓黃君怡扇中,一個側身躲了過去,腳步並沒有停止,依舊是快速的衝向唐顏所在的位置,手臂擡起,手掌成爪狀勢要掐住唐顏的脖子。

唐顏就在他面前,越來越近,阿德也越來越興奮,終於準備將這坑爹的貨給殺了,但是還沒抓到唐顏,身子卻僵硬在了原處,在他的身旁,出現一個全身碧藍色的女子,身上散發着寒氣。

那女子手上拿着一條類似冰權杖的棍子,權杖另一邊點向阿德,將阿德整個人定成了一個冰塊,只有眼睛可以轉動,非常逗比。


救下唐顏的那女子並非是龔珊,而是龔情雪,除了身上的衣服不是碧藍色外,其餘的地方都是一片藍,即便是那鬃長髮都是碧藍色的,與皮膚的顏色一致,眼眸中的黑色也變成了碧藍色,格外美麗。

“我去”唐顏看着龔情雪此時的模樣,忍不住的吐槽道,這也太打擊他了吧?

龔情雪此時已經突破了,急中突破,成爲了貨真價實的修真者,她突破時的那股感覺被她抓住了,化爲了她的力量,立馬將阿德定成了一塊冰雕,唐顏則是納悶,他爲什麼不可以?

“竟然突破了”黃君怡看着龔情雪這個模樣,有點震撼的說道,突破得真是時候,而且還控制得那麼好,難道冰族的人控制力都是那麼變態?不過想想龔情雪可是冰族千年難得一遇的純血天才,就如同唐顏一般,她便沒有了任何脾氣。

“老大,阿德又失敗了”在樓頂上,那壯年男子又對着胖男子說道。

“瑪德,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拿走資料,走,不理他了,死了就死了”那胖男子恨恨的說道,這麼下去又浪費了幾百萬,誰特麼承受得了。

幾百萬還是例外,那成功率可是低得嚇人,正因爲如此,他纔不讓他最得力的手下壯虎去嘗試,死了他可就沒有得力的手下了,難道叫阿德去幫他辦事?不搞砸他都謝天謝地了。

“這人,哦不,這半人半屍的生物,怎麼處理?”唐顏對着黃君怡龔珊說道,如果這冰融了,對方一跑出來那就完了。

“燒死吧,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黃君怡回答唐顏道,這種玩意只能燒死了,就算殺了也不敢保證生化病毒會不會流出,還有這裏的所有喪屍,都是需要處理的。

那已經成冰雕卻沒有失去知覺的阿德聽到黃君怡這句話,立馬就急了,可是卻動彈不得,只有兩個眼睛在快速的轉動。

“嘭嘭嘭”直升機螺旋槳聲音響起,一輛直升機快速的飛上空中,這輛直升機看起來可比普通的直升機炫多了。

“我擦,他們跑了,追”唐顏看到那直升機飛起,立馬扇動着翅膀,以最快的速度飛到天上,目的就是將直升機給打落。

但沒有等唐顏接觸到直升機,整個直升機就已經消失了,堪比瞬移,不過並不是瞬移,這是速度太快了,快到連唐顏都無法追上,這壓根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觸到的東西。

“坑爹,這直升機竟然裝上了推進器”唐顏對着直升機消失的方向罵道,這推進器可不是一般的推進器,這種高科技是不會出現在社會上的,就如同隱蔽器那種玩意。

── 本章完 追也追不到了,唐顏也沒有任何辦法了,不過這事必須要阻止,若不然生化病毒泄露出去死的只有那這無辜的市民,也不曉得那幫人是什麼來歷,竟然真的能製造出生化病毒。

“跑了?”黃君怡對着唐顏問道,臉上的表情並不驚訝,顯然是早在意料之中。

“嗯”唐顏點了點頭,剛剛追上去便讓他們跑了。

“他們就是這樣,碰到危險溜得比兔子還快,如果不是那飛船,前幾次我們也不用空手而歸了。”龔珊對着唐顏說道,已經習慣了。

“你們以前跟他們打交道過?”唐顏瞪大眼睛說道,顯然是被龔珊這句話給弄糊塗了。

“阻止過四次了,每次都讓他們跑了,這次是第五次”在一旁的黃君怡無奈的擺了擺手,果斷承認了她們曾經阻止過那羣人,不過僅僅是阻止,卻沒有找到任何線索關於他們的。

“那你們知道他們是誰麼,爲什麼要製造這種危險的東西”唐顏對着黃君怡問道,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東西,如果讓這玩意流出去,恐怕免不了世界末日般的外貌。

“不知道,不過沒關係,現在不是抓到一個了麼”黃君怡用下巴撇向阿德的位置,這次行動可以說有了一點收穫。

“好吧”唐顏無奈的點了點頭,手上真元涌起,朝着已經被凍成冰雕的阿德射出一道火焰,直接射向阿德的頭部。

阿德看到唐顏如此果斷,說殺就殺,心裏想着,完了,這下要去見阿門了。


真元火焰射到阿德的頭部,火焰瞬間就將冰給解融了,露出了阿德的頭顱,就在準備燒到阿德的時候,火焰的溫度詭異的停了下來,慢慢的在空氣中消散。

“嗯?”阿德感覺那股火辣辣的溫度消失的,不由的轉了轉眼珠,視線中的那股炫光慢慢的平復下來方可看到原來自己沒死,甚至還可以呼吸這股新鮮的空氣,不由的感到興奮。

“哈哈,竟然沒死”阿德大笑道,他就說嘛他怎麼可能死,動了動身子,卻發現無法動彈,就如同陷入了沼澤中,仔細一看,他的身子依舊是被那層厚厚的冰霜給凍結了。

“呵呵,沒死你就開始得瑟了?”唐顏對着阿德淡淡笑道,他一直沒有走開原地,就在阿德的身旁,阿德的身前則是一人都沒有,之所以如此阿德一恢復視線沒有一人便得瑟了起來。

“呃”阿德聽到這聲音,搖了搖僵硬的脖子,看到了他身旁的四人,那高興的心情立馬變成了恐懼,剛剛他太興奮了,竟然忘記了身旁還有他的敵人。

“大,大哥,放了我把,我們井水不犯海水,額,不,是井水不犯湖水”阿德堅硬着嘴脣說道,模樣非常滑稽。


唐顏聽到阿德的話語,有點無語,這是神馬詞句,難道他的語文老師是體育老師教的?立馬糾正了阿德的話語,“是井水不犯河水”

“呃”阿德聽到唐顏的糾正,即便是臉皮厚如城牆的他也不由的感到尷尬,本來現在這個模樣已經夠尷尬了,現在又來一次失誤,這讓他情何以堪?

“對對對,大哥說得對,井水不犯河水,井水不犯河水”阿德恨不得點頭哈腰說道,現在小命最重要,管他什麼面子不面子的呢。

霸道總裁的獨寵嬌妻 ?”唐顏對着阿德問道。

“呃,這不能告訴你啊”阿德聽到唐顏這句話,有點爲難的說道,顯然是被對方下了通殺令,

“嗯?怕什麼?”唐顏對着阿德問道,現在阿德的性命就在他的手上了,只要他一個不樂意,隨時可以滅掉他。

“會死的”阿德皺着那人不人鬼不鬼的臉迴應道。

“你不說現在我就殺死你,信麼?”唐顏對着阿德威脅道,真元從手中浮起,就架在阿德的頭上,只需要唐顏輕輕一動,阿德就瞬間被燒成灰。

“別,別,我說”阿德看到唐顏的舉動,大如牛睛的眼眸帶着恐懼,好死不如賴活,立馬妥協了下來。

“說吧”唐顏聽到阿德同意了,收回了真元說道,有時候威脅比什麼都管用。


“他們,他們要……”阿德支支吾吾的說道,剛剛說到要字的時候,眼睛立馬瞪着無比巨大,彷彿要凸出眼眸一般,皮膚漸漸的開裂了起來。

“完了,要死了”阿德感覺着這股疼痛說道,尤其是看着皮膚一點一點的破裂,立馬就知道了緣由,他活不下去了。

唐顏看着阿德突如其來的這舉動,心立馬提了起來,想阻止阿德皮膚的破碎,伸出雙手想去觸摸,卻被黃君怡一把抓住了。

“別碰他,有毒” 農家異能妃:世子爺,不限寵 ,就在黃君怡話音剛落,阿德立馬就有了反應,身上一片片皮膚脫落下來,伴隨着皮膚脫落的還有綠色的液體。


液體滴落在阿德身上的冰霜上,冰霜瞬間被融化,阿德也恢復了自由。

“吼”阿德大吼了一聲,現在他的臉完全毀容了,如果說曾經是人不人鬼不鬼,那如今便是完全變成鬼了,如果不是唐顏親眼看到這脫變的過程,恐怕打死他也不會相信這玩意是阿德。

“瑪德,這玩意更加的厲害了”唐顏破口大罵了一聲,現在阿德已經完全自由了,從身上的氣勢上可以感受出來,阿德此時比原先還有牛掰了不下兩倍。

“怎麼了?”龔珊跟龔情雪從遠處奔來,在她們原先的位置,留下了許多破碎的冰雕,冰雕散落的一塊塊都是那羣普通的活死人殘手斷肢,剛纔兩人消失便是對付活死人了,尤其是龔情雪,剛剛突破還需要熟練一下真元。

“狂化了”黃君怡面無表情的看着那正在發狂的阿德,也只有這個道理可以解釋得通。

“不會吧?吃了猛藥了?”龔珊迴應黃君怡道,剛纔還挺好的,這下卻變成這模樣了,這如何打?

“吼”阿德大吼了一聲,全身的皮膚都已經脫落,化成了一個血人,這血的顏色並不是紅色,而是綠色,綠色血液帶着強烈的腐蝕性,隨便一腳都可以讓地面出現一個凹着的腳印。

阿德那綠色的眼眸轉了轉,看向了唐顏所在的位置,似乎有些思想,憤怒的大吼了一聲,衝向了唐顏的位置,勢要將唐顏給殺了,這次可不是上次那種雞毛蒜皮了。

“唐顏,不要與它發生接觸”黃君怡看到阿德竟然朝着唐顏的位置奔去,立馬對着唐顏大叫一聲,唐顏聽到後點了點頭,眼神凝重,身後的那雙翅膀展開。

── 本章完 “吼”阿德怒吼了一聲,快速的跑向唐顏所在的位置,伸出雙手想要將唐顏抱住,那綠色的血液滴在地上地上立馬就冒起白煙,可以看出如果唐顏被抱住了,那後果多慘。

唐顏並沒有傻X到與阿德硬碰硬的地步,身後翅膀一扇,整個人飛向了上空,讓地下的阿德瞬間撲了一個空,差一點摔倒了。

“呼,還好能飛”唐顏深呼吸一口氣說道,心裏暗暗僥倖自己有翅膀。

“吼”阿德頭部擡上對着唐顏大吼一聲,跳了幾下,最多也就是跳高一米左右,怎麼可能碰到十幾米高的唐顏,但他還是不死心,一直在地上蹦來蹦去,就是抓不到唐顏。

“阿珊,你有沒有感覺到,它雖然變厲害了,但是智商卻沒有了,就等於普通強大一點的魔獸”在遠處的黃君怡一直關注唐顏這邊的戰局,但她並不擔心,甚至還跟龔珊聊了起來。

“嗯”龔珊點了點頭,她自然也感覺了出來,如果阿德如今有智慧,也不用跳來跳去了,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發現十幾米高度是根本夠不到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