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姓高的不是牛比嗎,有本事你把教官揍一頓,只要你敢動一個手指頭,老子分分鐘讓你捲鋪蓋滾蛋。

「我也贊同!」杜宇這幾天用錢結交了不少班裡同學,見杜宇出頭,一個個紛紛站出來支持趙建,這些新生們的想法很簡單,剛到學校人生地不熟,沒有必要為了一個窮同學而得罪教官和背景不凡的杜宇。

隨著站出來的同學越來越多,趙建臉上的冷笑越來越濃,而低著頭孤零零站在一旁的毛小柱臉色卻是越來越蒼白,此時他心裡感到無比的屈辱,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上個大學想學會醫術回去給鄉親們看病,怎麼這麼難?

除了支持趙建的那些人外,更多的同學望著毛小柱的眼神里充滿了同情,但是卻無可奈何。

「教官,我不服!」孟濤走出,站在了毛小柱的身邊,眼中隱隱有怒意閃現,「你這是體罰!」

孟濤剛一站到毛小柱身邊,一直低著頭的毛小柱肩膀突然微微聳動了起來,孟濤見狀,用力的拍了拍毛小柱的肩膀,沒有說話。

「我也不服!」高猛站了出來。

「我……」「我反對!」馮浩剛說一個字,另一個清婉的聲音突然在他背後響起。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尤雅從樹蔭處站起,走出,來到孟濤身邊站住。

望著面色難看的趙建,尤雅蹙著眉說道:「教官,我不認為毛小柱有錯,我反對您對他的體罰!」

「我、我也反對!」見自己心中的女神都站出來了,小胖子馮浩激動得說話都不利索了,一路小跑著來到尤雅身邊站住,望著尤雅嘿嘿笑著伸出小胖手:「班長大美女你好,很榮幸能跟你站在同一個陣營並肩作戰!」

令馮浩失望的是,尤雅並沒有給他揩油的機會,沖他淡淡笑了下便把頭轉向了趙建,而馮浩絲毫不覺得尷尬,又嘿嘿笑著把手收了回去。

????最終,有八個同學支持毛小柱,而站在杜宇身邊的人則比毛小柱這邊多了三個,餘下的二十多個同學全部棄權。

「挑釁教官的權威、抗拒命令,擱在戰場上能給你崩了你信嗎?」趙建氣得兩眼噴火,盯著帶頭的孟濤咬牙切齒的問道。

「我信,但是教官,這裡並不是部隊,何況軍訓大會時您的上級也說了,我們有權利拒絕執行錯誤和有危險的指令,您可以動用您手中的權力把我們的軍訓成績打為不及格,但我們也保留投訴的權利。」面對趙建的怒火,孟濤毫不躲閃,不卑不亢的說道。

「好、好、好……」趙建見嚇不住孟濤,氣的直哆嗦,正當他準備下令連孟濤也一起懲罰時,一個年輕軍官帶著兩個士官走了過來,軍官三十左右,肩上一杠三星,上尉軍銜。

趙建一看到來人,立刻小跑著上前,然後立正,挺胸,大聲報告:「報告連長,下士趙建正在執行軍訓任務,請您指示!」

禮畢,上尉往孟濤等人這邊瞄了一眼,皺著眉頭問道:「聽說訓練中出點問題?彙報一下!」

「是!」趙建用陰冷的目光隱晦的掃了左側一個中士一眼,然後把剛才的情況給小聲上尉講了一遍,只不過他故意忽略了他剛才動手的事情。

聽罷趙建的彙報,上尉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部隊一向護犢子,趙建是上尉手下一個比較得意的兵,訓練考核成績不好他臉上也沒光,瞪了趙建一眼,轉身便朝著正往這邊張望的新生們走去。

趙建見狀心裡不由一喜,他知道連長要幫自己找場子了。

麻痹的,竟然敢打老子的小報告,看老子以後怎麼收拾你!趙建惡狠狠的瞪了跟在連長身後的那個中士一眼,然後拔步跟了上去。

「同學們,學校舉行軍訓是為了鍛煉你們的體魄、凝聚你們的團隊意識並增強你們的進取心,能夠考上大學,說明你們相比許多同齡人是優秀的。」

???說到這,上尉的語氣一轉,語氣陡然變得嚴肅起來:

??「但是,再優秀的士兵也要有團隊意識、也必須無條件服從和執行上級命令,不然,永遠打不了勝仗,紀律不只是部隊有用,你們在學校包括以後進入社會,同樣必須得遵守,如今你們違反紀律頂撞教官,拒不執行命令,你們說該怎麼辦?」

這個上尉肯定是搞政工的,一番話下來頓時就把許多同學給講懵了,剛才還覺得自己有理,為什麼被他一說,反倒覺得自己沒理了呢?

見學生們開始交頭議論,上尉暗暗一笑,知道自己這番話已經瓦解了大部分學生的抵觸情緒,於是語氣也緩和了下來:「犯了錯就得受到懲罰,當然,念你們是新生,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說到這,上尉一指旁邊的趙建,「如果你們對他有意見或是覺得他不配訓練你們,你們可以在軍訓科目中隨意挑出一個科目來挑戰他,如果你們贏了,我馬上撤回他並且全部給你們及格,但是,如果輸了,全體都有,男生一百個俯卧撐,女生三十個,聽明白了嗎?」

這下子大家都聽明白了,原來人家壓根就沒打算向自己這幫學生低頭,怪不得那個教官笑的這麼冷,讓十七八歲的新生挑戰在部隊摸爬滾打了幾年的兵油子,還能再無恥點嗎?一眾學生紛紛在心裡鄙視上尉。

「我靠,果然是蛇鼠一窩,這孫子說的冠冕堂皇,原來也是一肚子壞水!」站在高猛身後的馮浩小聲嘀咕道。

「那個小胖子,你說什麼?出來!」上尉的耳朵很尖,一下子就聽到了馮浩的話,指著他厲聲吼道:「你,一百個俯卧撐,現在就做,否則軍訓成績不及格!」

「我靠,這下完蛋了!」馮浩哀嚎一聲,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他的強項是腦子而不是運動,別說一百個,就是十個都能要了他的命。

「教官,你太過分了!」高猛看不下去了,站出來指責上尉。

「你喊報告了嗎?我讓你說話了嗎?無組織無紀律,你,一百五十個,現在做!「斥完高猛,上尉朝著一眾學生掃視了一眼,聲音森然冷冽:」還有誰站出來?」 「罰的好,該!」見高猛終於受到懲罰,杜宇忍不住幸災樂禍的叫道。誰知上尉一瞪眼,指著杜宇吼道:「你,一百五十個,馬上做!」杜宇一聽,馬上哭喪著臉把脖子縮了回去,暗罵自己嘴欠。

見上尉動了真怒,一眾學生全都不敢吱聲了,那個下士教官說讓大家軍訓不及格也許只是嚇唬一下,但是這可是個連長啊,據說還是這次軍訓的領隊,要想整自己一個新生蛋子還不是手拿把掐?

還沒正式開學就背個處分,那以後評優秀、入黨、獎學金什麼的怕真要跟自己絕緣了,值得嗎?這些新生腦子一轉,全都低下了頭。

上尉掃了戰戰兢兢的眾新生一眼,嘴角微微浮起一抹得意,正當他想轉過身整治被自己點名的三個人時,一個清雅的聲音在他左側突然響起:「報告教官!」

上尉轉頭,見喊報告的是一個容貌清麗的女生,也許是高溫下站久的了原因,女生的臉色竟然有些蒼白。

當上尉看到尤雅的時候,眼中不禁掠過一抹驚艷,但很快被陰冷取代,厲聲說道:「說!」

尤雅絲毫不畏懼上尉,盯著他倔強的說道:「還是剛才那句話,我不認為我的同學有錯,即便是你們要懲罰他們的不敬,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一百個俯卧撐也太多了!」

「多嗎?」見一個小女生也敢出來挑釁自己的威嚴,早已失去耐心的上尉勃然大怒,沖著眾新生吼道:「注意了,除了剛才我點名的三個學生外,全體都有,運動場三圈,趙建,由你負責監督,誰中途掉隊,這次軍訓成績記為不及格!」

「保證完成任務!」趙建大聲喊道,盯著垂頭喪氣的新生們,趙建臉上掠過一抹獰色,敢跟老子較勁,這回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們。

見自己不但沒有幫同學減免處罰,反而把全班同學都搭了進去,尤雅小臉氣的煞白,她沒想到這個上尉和教官一樣混蛋不講理。

眼看處罰已不可避免,新生們臉上一片絕望,大熱天在身體即將透支的情況下跑三圈,即便跑下來半條命也沒了,可如果不跑的話,這個該死的上尉就會讓自己不及格,怎麼辦?

「報告!」正當一眾新生陷入絕望之際,一道怒吼傳來,在新生們驚訝的目光里,高猛不等上尉同意,徑直衝他大步走去。?

來到上尉面前,高猛兩眼死死盯著一臉驚訝的上尉,喘著粗氣問道:「你剛才說的話算話?」

高猛此話一出,處於絕望中的新生們猶如冷水澆身般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全都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高猛,他竟然要挑戰教官?開玩笑吧?

望著高猛,孟濤急聲叫道:「老大,別逞強,快回來,你比不過他!」

「老大!」楚帥也是一臉焦急。

「老、老大,我、我沒問題,我能做,你別去!」馮浩結巴著說道,他覺得高猛挑戰教官比自己做一百個俯卧撐的成功率還要低,對方可是練過的呀。

再說了,法不責眾,即便完不成上尉所說的數目,馮浩也不相信這個上尉真敢把班裡所有人的軍訓成績都打成不及格,但是如果高猛單挑教官的話性質就不一樣了,輸了,鐵定背處分,至於贏的可能,馮浩壓根不去想。

望著兩眼通紅的高猛,上尉和趙建兩人對視一眼,忍不住笑出聲來。

趙建的能力上尉最為了解,在整個連里武力值絕對能擠進前五,可現在這個新生蛋子竟然要向趙建挑戰,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

一直低著頭的毛小柱此時也把頭抬了起來,望著高猛,泛紅的眼裡滿滿的全是感激和擔憂。

「又一個裝比的,乾脆,咱把402改成裝-逼宿捨得了!」見高猛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挑戰趙建,記吃不記打的杜宇頓時忘了身上還背著一個處罰,又開始冷嘲熱諷起來,杜宇這一起鬨,他身邊的幾個狗腿子也紛紛跟著攻擊高猛。

「沒看尤大美女在嗎,這小子肯定是想表現一下!」

「靠,這樣泡妞代價有點大,容易被人打死啊!」

「真是不自量力,咱們班怎麼這麼多腦殘玩意?」

……

眾人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但絕大多數都不看好高猛。

這時趙建說話了:「別說我以大欺小,你可以再找一個人,如果你們能讓我退三步,算你贏!」

當著一眾同學的面被人如此輕視,高猛氣的兩眼噴火,低吼一聲,弓著身子便朝趙建衝去,以他的打算,憑著自己一米八的大塊頭,即便打不過趙建,把他逼退三步應該沒什麼問題。

見高猛如瘋牛般朝自己衝來,趙建眼中掠過一抹嘲諷,身子往旁邊一閃,右腳一勾,高猛撲通一聲便摔在了地上,乾淨利索。

望著趴在地上的高猛,趙建嘴撇了撇:「就你這熊樣的,我輕鬆打五個!」

「王八蛋!」高猛脖子上青筋暴起,從地上竄起,狂吼一聲,揮著拳頭再次朝趙建發起衝鋒。

「不自量力!」趙建眼中閃過一抹猙獰,不退反進,兩步竄到衝過來的高猛面前,身子一側,膝蓋重重撞在了高猛小腹上,猶如被野牛撞了一下似的,高猛只感到腹部傳來一陣劇痛,弓著身子便撲倒在地上,身子縮成一團,豆大的汗滴瞬間便布滿了整個額頭。

「老大!」大驚失色的孟濤三人大叫一聲,然後同時離隊向前衝去,只不過楚帥和馮浩是奔向倒在地上的高猛,而孟濤則是沖向趙建。

見趙建竟然敢下這麼重的手,孟濤血往上涌,此時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替高猛報仇!

孟濤所習的八極拳和現在市面上所見的八極拳不同,現在的八極拳只是形似,表演意義大於實用意義,而孟濤所用的八極拳則屬於古武序列,拳法剛猛,講究短打快打、勇往無前。

含怒出手的孟濤速度快到極致,還沒等趙建反應過來,孟濤已衝到近前,在趙建驚駭的目光里,孟濤高高跳起,右前膝屈起,重重撞在趙建左肩胛處,撞的趙建噔噔噔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

過程太快,現場頓時呈現死一般的寂靜,新生們個個眼睛睜的老大,滿臉的不信,孟濤竟然把教官給擊退了,這、這怎麼可能?就連上尉臉上也寫滿了不可思議,這小子速度怎麼這麼快?

「三哥,你太牛比了!」興奮的馮浩一聲狂嚎,衝過來猛地一跳一下子掛在了孟濤身上,「啵!」在猝不及防的孟濤臉上親了一口,「英雄,愛死你了!」

「老三,威武!」扶著高猛站起來的楚帥沖著孟濤叫道。

放下小胖子,沖著高猛和楚帥揮了下手,孟濤轉過身來,指著地上的趙建衝上尉冷聲問道:「教官,他可是說過可以兩個人一起上的,我們這關算過了吧?」

「過你媽……」還沒等上尉說話,趙建腿一用力,面色猙獰的沖孟濤衝來,在一幫學生和自己上級前面丟了這麼大人,趙建恨死了孟濤,不好好教訓一頓這該死的小子實在出不了心中惡氣。

孟濤眼中厲色一閃,正欲還擊,趙建卻被上尉伸手攔住:「站住,丟不丟人?」

趙建不敢和上尉頂撞,只得恨恨的站在一起,怨毒的目光如刀子般盯著孟濤。

攔住趙建后,上尉轉過身,沖孟濤冷聲說道:「這次不算,你這是偷襲,如果你能正面把他擊敗,我保證你們這次軍訓成績全部通過,敢不敢?」 「我草,讓一個學生打敗訓練過幾年的大兵,要不要臉?」

「就是,剛才還說擊退三步,現在卻是要打敗,你們還能再無恥點嗎?」

「太不公平了吧,咱們應該向學校反映!」

……

面對學生們的嘲諷,上尉充耳不聞,只是冷冷望著孟濤,而趙建則站在上尉身後,磨拳擦掌,一臉獰笑。

「老三,算了,回來!」高猛和楚帥叫孟濤回去,這時傻子也能看出上尉偏袒趙建,如果再接著比,恨死了孟濤的趙建肯定會下毒手。

高猛他們和場內其他人一樣,都認為孟濤剛才只是運氣好,沒有一個人相信他會打過教官。

「三哥,咱不比了,他如果真敢公報私仇讓你背處分,我保證他們這身皮保不住!」這時,一向笑眯眯的馮浩突然變臉,一手拉著孟濤的胳膊,而森然的目光透過厚厚的鏡片直射向冷笑著的上尉。

正等著看好戲的上尉被馮浩的目光一瞄,身上禁不住打了個冷顫,臉上的笑意不由一滯,靠,這小胖子的眼神怎麼這麼毒?

看到三個室友這麼擔心自己,孟濤心裡不由一暖,回頭沖三人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心裡有數!」

見孟濤意已決,高猛三人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擔憂和無奈,最後,楚帥走過來小聲對孟濤說道:「那老三你小心點,實在不行咱哥幾個一起上,干他!」

「你的教官可是有著四年軍齡的戰士,你確定還要繼續挑戰嗎?」上尉之所以提醒孟濤並不是出於好心,他這是在為自己找退路,他知道趙建一會兒動手時肯定要好好的教訓一頓這個狂妄的小子,到時難免有個摔傷擦傷什麼的,自己事先警告了孟濤,如果孟濤執意要挑戰的話出了事就和自己無關了。

「我也提醒你一句,記著你剛才的話,如果我贏了,不許再為難我的同學,並且讓他給我的同學道歉!」孟濤指著趙建對上尉說道。

「沒問題,我說話算話,如果你贏了,我會讓你們全部通過軍訓考核!」上尉笑著說道,和所有人一樣,他壓根沒有想過孟濤會贏,一隻羔羊面對一隻狼,他怎麼贏?他拿什麼贏?至於剛才,那絕對是一個意外。

「全部通過就不必了!」孟濤一指旁邊的杜宇和另外幾個剛才起鬨的同學,冷聲說道:「我的賭約不包括他們!」

「我草,你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老子還要你幫?有沒有搞錯?如果你能撐過半分鐘,我賠你五千塊錢!」杜宇狂笑著叫囂道。

「半分鐘?杜老大你太抬舉他了,十秒鐘我跪下叫他爺爺!」

「吹牛B也看看天氣,別讓大風閃了舌頭!」

……

「我草尼媽,你再敢**一句信不信老子抽死你!」高猛眼一瞪,指著杜宇等人罵道,而馮浩也不甘示弱,往周圍地上掃了幾眼,然後從一棵樹邊扣起一塊磚頭,一摔兩半,回來遞給楚帥半塊,三人眯著眼睛望著杜宇一方,大有一言不合就衝上去的勢頭。

見有學生竟然敢挑戰教官,其他班的教官全都宣布暫時休息,一起來到上尉身後站立,望著孟濤的目光里充滿了憐憫和嘲諷。這個新生瘋了!這是全場所有人此時的想法。

「開始吧,趙建,點到為止!」

「沒問題,我保證讓他不會缺胳膊少腿!」趙建盯著孟濤獰笑道,雖然不敢把這個新生給打殘了,但是暴揍一頓應該問題不大,在部隊呆了四年,趙建有的是方法讓孟濤身上看不到外傷的情況下嘗嘗什麼是生不如死。

說罷,趙建不再耽誤時間,朝著孟濤象一輛坦克般衝撞了過來,對於一個新生蛋子,用制敵招數太丟人,但憑力量趙建就有信心碾壓孟濤。

武功這門手藝,練是一回事,戰又是一回事,趙建畢竟是經過系統訓練的人,實戰經驗豐富,而孟濤卻從未和人對戰過,面對氣勢洶洶衝過來的趙建,孟濤有點心慌,一時間不知道該躲閃還是對攻。

這一猶豫,趙建已衝到面前,一拳砸向孟濤的胸口,剛才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擊退,這對趙建是天大的恥辱,回去被戰友笑話是小事,丟了部隊的面子事大,惱羞成怒的趙建那裡還記得掌控力道,腦子一熱用上了全力……

「趙建住手!」上尉面色大變,這一拳若擊實,孟濤不丟命也得重傷,學生若是出了意外,自己這個領隊肯定難辭其咎。

這時學生們也看出了情況不對,一個個不由自主的摒住呼吸,而有的女生甚至因為驚恐而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看似時間長但其實這一過程只是一瞬間,當趙建的拳頭離孟濤的胸口只有十公分的時候,躲閃已來不及,本能使然,孟濤身子一晃避開了要害,趙建的拳頭重重的擊在了孟濤的左肩窩處。

孟濤身子急轉,足足轉出三四米遠才一個跟蹌摔在地上,雖然缷掉了多半的力,但肩窩處仍是傳來一陣鑽心的痛。

「老三!」「老三!」「三哥你沒事吧?」高猛三人急忙竄到孟濤身邊,急聲問道,就連班長尤雅也跑了過來,一臉擔心的望向躺在地上的孟濤。

稍微活動了一下肩膀,發現並沒有什麼大礙,「沒事!」孟濤深吸一口氣,扶著高猛的胳膊站了起來,揉著酸痛的肩窩轉身朝數米外的趙建走去。

「老三,別打了!」楚帥一把拉住孟濤的胳膊不讓他上去。

輕輕推開楚帥的手,孟濤盯著不遠處的趙建說道:「我再試一次!」

高猛見勸不住,怒聲道:「老三,咱倆一起上,干他娘的!」

「不用!」孟濤一口拒絕,有高猛在,自己的八極拳根本施展不開。

「孟濤,」站在一旁的尤雅這時說話了,「你打不過他的,別上去了!」

「打過打不過再試一次就知道了!」孟濤腳步沒停,徑直朝趙建走去。

「你……」見孟濤這麼倔,一抹怒意從尤雅的眼中閃過,恨恨的跺了跺腳,不識好歹的傢伙,你要想挨揍你儘管去。

尤雅旁邊,馮浩望了一眼手中的半截磚頭,跟楚帥嘀咕:「香帥,一會兒看情況不對,咱倆對這孫子進行遠程打擊!」

「行,一會兒小心點,別誤傷了老三!」

「你倆扔完磚頭,咱仨一起往上沖,不能讓老三孤軍奮戰,背處分一起背!」

尤雅在一旁聽得直翻白眼,這402宿舍里住的都是什麼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