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先吃着,我去看看情況。”葉南隨手拍了拍卡瓦的肩膀,帶着小黑向着卡布爾走去。

卡瓦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口,這個時候除了葉南這種擁有速度優勢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去了也沒用,畢竟騎兵的速度是很快的,普通人去偵查非常危險。萬一被發現,很難撤離。

而葉南卻擁有着速度優勢,儘管這種優勢來自小黑。


從峽谷口直到卡布爾還是有一段距離的,爲了節省體力,葉南並沒有讓小黑以瞬步移動,而是直接徒步走了過來。

直到深夜時分,才終於走到卡布爾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上,站在山頂往下看去,卡布爾依然燃燒着巨大的火焰,看上去高廬國的蠍子戰車的火油裏一定有什麼特殊的燃料,巨大的火焰直到現在還沒有熄滅。

這種情況讓葉南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爲什麼城裏的人沒有救火呢,看來唐納德的人要不就是離開了,要不就是全部戰死了,不管哪種結果,對於葉南和十三參來說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由於通訊工具的欠缺,如果唐納德的軍隊撤離的話,十三參將無法再有任何補助,所依靠的只能是先前從屯糧所裏收集到的一些軍餉而已。

雖然軍餉的數量足夠支撐一段時間,可是在此期間十三參的防禦和行軍路線將是一個致命的問題。

好在高廬國的騎兵已經撤退,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響,只有卡布爾的城牆裏燃燒的火焰分外可怖。

爲了以防萬一,葉南並沒有下去查看的意思,城裏靜悄悄的沒有人煙,想來一定不會有什麼信息。


葉南趁着夜色,再次回到了峽谷口。

峽谷口附近,卡瓦已經安排了不少士兵巡邏,士兵們的警惕性相當的高,葉南和小黑剛一接近就被發現了。

由於身邊沒有可以睡覺的東西,十三參的士兵們只能在附近的山坳裏休息,夜晚的風有些涼,士兵們蜷縮着的身體時不時的顫抖着。

“情況怎麼樣?”卡瓦來到葉南身邊,小聲的問。

“情況很糟糕,城裏的大火依然在燃燒着,可是沒有一個人去救援。高廬國的士兵已經撤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次衝過來。”葉南嘆了口氣,說道:“真沒想到,這次會出這種意外,想必唐納德已經領着人撤離了。”

卡瓦臉色一陣發青,同樣的體會到了自己將要遭遇的情況。

畢竟是正規軍,卡瓦所能想到的情況比葉南精確了不少,同樣的壓力也就大了不少。

“可惜身邊沒有什麼材料。”葉南低聲說道:“否則還可以做些帳篷出來。”

卡瓦彷彿沒有聽到葉南的話,鐵青着臉走回了自己睡覺的地方,縮成一團,心中在考慮着什麼。


葉南和小黑找了個比較避風的地方,像士兵們一樣蜷縮着,緩緩閉上了眼睛。

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當第二天天還沒亮的時候,卡瓦已經整頓好了軍隊,而葉南已經被聲音驚醒,茫然的看着他們。

“我們必須儘快的找到唐納德大將軍的隊伍。否則將很難生存下去。”卡瓦說道:“我覺得唐納德大將軍的軍隊一定是往後退的,所以,我們只要順着他們的撤退路線追下去,就會找到他們的。”

“可是事情不會那麼簡單的,畢竟想追唐納德的不光我們,還有高廬國的騎兵部隊。我們的速度完全不能和騎兵相比。”葉南依然縮成一團,並沒有絲毫起身的打算。

“那我們不能什麼都不做啊。”卡瓦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冷靜,現在只覺得腦子裏迷迷糊糊的。

事實上經過幾天的相處,葉南已經明白了卡瓦一直是副手的原因,就是他的情緒很不穩定,喜歡走些奇怪的路數,雖然有時候很有用,可是在大陣仗面前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

“不是什麼也不做,而是先準備好了在做。”葉南打了個哈欠,說道:“現在我以將軍的身份命令你,解散士兵,讓他們好好休息。”

“可是….”卡瓦再次想要說什麼。

“這是命令….”葉南臉色突然寒了起來。

“那好吧。”卡瓦不得已只好應了下來。

解散之後的隊伍紛紛回到自己的休息地,再次蜷成一團,睡了過去。

昨天一天,所有士兵們都經歷了長途跋涉,原本就很疲勞,清晨的時候雖然勉強整隊,卻一個個面容睏乏,非常勞累。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中午的太陽曬在身上懶洋洋的,直讓人心裏都舒服起來。

“現在我們要怎麼做?”卡瓦的臉色有些蠟黃,不時的打着噴嚏,似乎感冒了一樣。

“我知道你心裏一定很上火,剛剛也沒有睡好,不過你要想開一些。”葉南稍微安慰了卡瓦幾句,說道:“現在召集部隊,吃些東西,等會我有安排。”

“你是長官,聽你的吧…”卡瓦哆哆嗦嗦的去傳令了。

吃過東西的士兵們表情明顯亢奮起來,再加上一個不錯的睡眠,此時的他們已經把昨夜的勞累一掃而光。

葉南滿意的看着眼前的士兵們,不管唐納德最初派遣葉南所做的打算是什麼,可至少所派的全部都是精銳,只要利用好手裏的這些士兵,打出一片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戰牛獸,有軍餉,有精銳的士兵。

“我們去搶地盤。”這是葉南站在最高處,所下達的一個命令。 吃過東西的士兵們表情明顯亢奮起來,再加上一個不錯的睡眠,此時的他們已經把昨夜的勞累一掃而光。

葉南滿意的看着眼前的士兵們,不管唐納德最初派遣葉南所做的打算是什麼,可至少所派的全部都是精銳,只要利用好手裏的這些士兵,打出一片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有戰牛獸,有軍餉,有精銳的士兵。

“我們去搶地盤。”這是葉南站在最高處,所下達的一個命令。

“搶地盤是什麼?”這是包括卡瓦在內的所有士兵心中的一個疑問。

可是葉南完全沒有解釋的打算,說了一句:“跟我來。”率先向着峽谷之內走去。

經過昨天的戰爭,峽谷之內的亂石已經被清空,原本崎嶇的小路已經被清理乾淨,葉南迴頭看了一眼長蛇一般的隊伍,嘴上升起一股淡淡的笑意。

領着隊伍一路向前,很直接的來到了屯糧所的村莊之外。

很遠的位置,葉南招出了戰牛獸,戰牛獸剛剛出現就低下身子露出背上的小型弩炮,爆炎彈帶着一縷紅光直接飛了過去。

轟隆一聲,在爆炎彈爆炸的地方,一連三處房子被炸的塌了下去,升起一股灰塵。

爆炸聲驚醒了村落裏進行防禦的騎兵,猛聽到村子裏一陣慌亂的金鐵聲響,聽起來彷彿是那些騎兵正在穿戴裝備一樣。

“現在,我們衝進去。”葉南大吼一聲,帶着十三參的士兵猛衝進了村莊。


此時的村子裏,原先防守的騎兵們彷彿之前在忙碌着什麼,此時正在慌亂的穿戴盔甲,只有寥寥幾個人穿戴整齊的衝向旁邊的戰馬。

“不要讓他們騎馬。”士兵羣裏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幾百個士兵已經衝了上去,把剛剛上馬的騎兵硬生生給揪了下來。

騎兵的鎧甲和戰馬雖然防禦力都很強悍,但是在被幾百人圍住的時候這種防禦卻完全無濟於事,士兵們把騎兵揪下來之後向葉南望去,只見葉南比了一個人殺的手勢,有士兵用手裏的武器對着騎兵一通亂砸,將其生生打死。

在此之前,一萬多名士兵已經衝進村子裏,見房子就進,遇到房門就硬給踹開,只聽到房子裏一陣嘈雜,數不清的戰鬥聲響接連響起,在倉促之間沒有任何防禦的騎兵和滿身武裝的士兵們打的不可開交。

葉南和小黑在人羣中左右穿梭,雖然葉南並不是很擅長武力戰鬥,但是在旁邊幫手的事情還是能夠勝任的,而小黑畢竟伸手非常,往往只是一個照面就解決掉了對手,有空隙的時候甚至還能幫身邊的隊友解決一下麻煩。

戰鬥解決的異常順利,幾乎沒有折損多少人手就已經殺光了村子裏的騎兵。

說來也夠湊巧,原本這座村莊駐軍足有兩萬,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只留下了不到五千人進行防禦,而且這五千人似乎正在忙尋找着什麼,在屋裏的地板上挖了不下幾千個大洞,看起來異常的奇怪。

葉南並沒有去詢問這些洞有什麼特殊,猜測着可能是他們看到了廣場上的倉庫,想要搜索一下村子裏還有沒有別的倉庫吧,可惜事情有些湊巧,葉南來的時候正趕上這些人正在挖掘,而沒有進行有效的防禦。

畢竟昨天才剛剛離開,一般人也不會想到葉南會在今天就殺回來。而且唐納德的卡布爾小鎮剛剛失守,騎兵們也真的是大意了。

看到沒有多少損失,葉南對此非常滿意,招呼手下的士兵們把村子給翻了個底朝天,把所有的軍餉物資全部收拾了個乾乾淨淨。

由於這裏是兩軍交戰的前線,所以存糧並不是很多,五千人的村落裏只找到了不到半個月的糧食,由於這裏的駐軍在此之前是兩萬多名,如果把這些人數都考慮進去,差不多隻有兩三天而已。

算算自己有將近兩萬名士兵,此次共搶到了大約能夠吃三天的糧食,葉南還是非常滿意,畢竟這些糧食並不是主要物品。

沒錯,葉南所想要的是這裏的裝備,騎兵們的裝備。

騎兵制式鎧甲共計五千多套,當然,這都是從騎兵的身上扒下來的。

戰馬同樣的是五千多匹,初步已經能夠讓五千多人擁有了快速移動的能力。

葉南只留下了三十二匹戰馬,其餘的全部分給了十三參的士兵。

可惜的是十三參的士兵沒有一個是騎兵,儘管騎上了戰馬卻不能像正規騎兵一樣保持着高度的戰鬥力,只能讓戰馬馱着自己快速移動,至於衝鋒之類的強勢能力,完全學不來。

“也只能慢慢練了。”這種打擊讓葉南頗爲無奈,擡頭看看天色,已經接近下午,馬上安排士兵們清理各種物資,其中就包括大量被褥牀鋪和門板鍋竈等等雜物。

直到最後一名步兵消失在視線之內,葉南迴頭盯着將近五千的新進騎兵,臉上的神色越發興奮起來。

“現在我們埋伏在這裏,等等看會不會有人接近。”葉南手撫下頜,低聲下了命令。

由於卡瓦比較能夠統帥軍隊,葉南就把卡瓦派去跟步兵一起回到了峽谷裏,由於峽谷的地勢特殊,騎兵們一般都不會進入內部,即便進入了也會因爲地形原因而不能發起大規模的騎兵衝鋒,不過爲了預防萬一,葉南還是把卡瓦派了過去。關鍵時候還能有個指揮。

夜幕從等待之中降臨了,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

這種時間一直從深夜持續到了凌晨,此時天已經接近深秋,清晨裏第一次出現了晨霧。

四周白花花的看不遠,葉南爲了預防萬一只好把自己的嫡系全部派了出去,因爲有意識聯繫的存在,可以第一時間發現接近的部隊。


直到濃霧消散,還沒有任何騎兵出現的跡象。

“莫非他們已經從這裏撤退了?”葉南仔細回想,思索着這個問題的答案。

種種情況都在預示着這裏已經被遺棄,想到先前士兵臨走所挖掘的大坑,葉南不由的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招手讓一名騎兵來到自己身邊,葉南說道:“你去峽谷裏找卡瓦,讓他們回到村子裏來,我猜測他們應該是被調去卡布爾了,這裏估計會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高廬國的士兵。”

騎兵收到命令驅策戰馬飛快離開,雖然他們並不是騎兵,可經過一夜的摸索已經有了門道,騎着戰馬已經像模像樣了。

“這些精英果然不是一般人。”看到士兵消失在眼前,葉南低聲的誇了一句。 這種時間一直從深夜持續到了凌晨,此時天已經接近深秋,清晨裏第一次出現了晨霧。

四周白花花的看不遠,葉南爲了預防萬一只好把自己的嫡系全部派了出去,因爲有意識聯繫的存在,可以第一時間發現接近的部隊。

直到濃霧消散,還沒有任何騎兵出現的跡象。

“莫非他們已經從這裏撤退了?”葉南仔細回想,思索着這個問題的答案。

種種情況都在預示着這裏已經被遺棄,想到先前士兵臨走所挖掘的大坑,葉南不由的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招手讓一名騎兵來到自己身邊,葉南說道:“你去峽谷裏找卡瓦,讓他們回到村子裏來,我猜測他們應該是被調去卡布爾了,這裏估計會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高廬國的士兵。”

騎兵收到命令驅策戰馬飛快離開,雖然他們並不是騎兵,可經過一夜的摸索已經有了門道,騎着戰馬已經像模像樣了。

“這些精英果然不是一般人。”看到士兵消失在眼前,葉南低聲的誇了一句。

等離開的騎兵消失在濃霧之中,葉南迴頭仔細盤查了一下村子的地形。

這裏是一個很典型的北方村莊,由於北方的民風比較彪悍,往往會有強盜悍匪之類的騷擾村民,所以在村子外圍修築了一圈木質的柵欄牆,不過由於戰爭已經順壞,只有稀稀拉拉的幾根木板插@在原地,顯得很是蕭條。

在柵欄牆裏面,所有房子都背向外圍,只留下一個小窗可以看到籬笆外面,而且這種窗戶看上去似乎是特意留下的,窗戶小而密集,這種窗戶在自由之城的塔樓上同樣存在着,這些小而密集的窗戶除了透光之外更是留給弓箭手的射擊位置。

在往裏面,房屋成環形圍着一個小廣場。所有的房門都是面向小廣場的方向,在小廣場上,一根殘破的旗杆矗立着,代表各種信號的旗子已經殘破不堪,再也沒有了往日的那種靈動。

廣場的空地上因爲先前的挖掘,已經留下了一個很大的坑洞,埋藏在下方的全部軍餉已經被取出,有稀稀拉拉的碎磚碎石散落在地。

一番視察用了不少時間,等葉南迴到廣場時太陽已經出來了。

在陽光的照射下,濃霧逐漸消散,被濃霧遮擋的視野也終於恢復了正常。

一溜部隊從峽谷的方向遠遠的走了過來,葉南極目遠眺,看清楚最前面有幾個騎兵,後方是長長的蛇形部隊,算算時間,這些也正好是十三參的部隊。

部隊行進速度很快,看上去有些急衝衝的感覺,葉南心中有些驚訝,如今和唐納德的部隊已經走散,四周全部都是高廬國的騎兵部隊,這種急躁的行進方式似乎是出了什麼意外一樣。

“所有人注意防禦。”葉南一聲大吼,率先騎上了自己的戰馬。

原本休整的騎兵馬上反映過來,儘管騎術還不是很嫺熟,可還是以自己最快的方式構建了一道簡易的防禦陣形。

兩支部隊終於走到一起,遠遠的就看到卡瓦的胸口有着一團血漬,原本已經蒼白的臉色越發難看,更加有一種接近慘白的感覺。

“怎麼了?”葉南緊皺眉頭,問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