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會倒黴的。”韓宇被氣得牙根癢癢。不過他也知道此刻不是和寧平胡鬧的時候,咬牙切齒的威脅寧平道。

“嘿嘿……我現在先痛快了再說。”寧平笑着答了一句,回頭一看,立刻衝韓宇喊道:“韓宇,再快點,那隻獨角仙又靠近了。”

“我靠!”因爲脖子被寧平抓住而沒法回頭的韓宇大罵一聲,雙手的火焰更加的巨大,速度也愈發的迅猛。

……

山坡下的樹林中,姍姍來遲的大獨角仙正在發泄着,用它巨大的觸角將自己四周圍的樹木連根拔起,拋到空中。只不過對於韓宇和寧平來說,只要不被這個大傢伙發現,它要發泄就發泄好了,說不定等它發泄累了以後還能幹掉它。不過這種想法也只是想想,隨着樹林的越來越少,韓宇和寧平的藏身之處也在不斷縮小,而那隻大獨角仙,就像是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還在不斷的毀樹找人,一副不找到人就絕不罷休的架勢。

“該死的,看來沒辦法了,只能跟那個大傢伙一戰了。”韓宇咬了咬牙,起身準備衝出去。一旁的寧平眼疾手快,伸手拉住韓宇道:“等等,你看那裏。”順着寧平手指的方向看去,韓宇的臉色頓時一喜,就在那隻大獨角仙肆虐過的樹林邊,山壁上突然露出了一個一人多高的洞口。之前因爲樹林茂密,韓宇和寧平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而現在,這無疑就是韓宇和寧平逃生的出路。

也顧不得考慮那個山洞內會有什麼在等待着自己,韓宇和寧平貓着腰,繞過那隻大獨角仙后,快速向着那個山洞奔去。

……

“安全到達。”韓宇隨着寧平衝進山洞以後,小聲的說了一句。

“還沒有安全呢。”寧平潑了韓宇一盆涼水,走到洞口向着外面望去,那隻大獨角仙還在進行着拆遷工作,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目標已經在它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望着黑漆漆的山洞內,韓宇手中火焰升起,權當一個火把走在前面,寧平緊隨起來。一路走下去,大約經過十分鐘的路程,韓宇和寧平突然發現原本是石塊的洞壁突然變成了金屬的牆壁。

“難道我們無意中找到了一個祕密基地?”韓宇低聲問寧平道。

“也或許是敵人的祕密基地呢。”寧平低聲反駁道。

“不管怎麼說,總還是有些希望的。”韓宇無所謂的聳聳肩,邁步繼續向下走去。山洞內的走勢是一直往下延伸,韓宇和寧平估計,自己此時所在的位置,可能已經是位於山坡的地下了。

愈發謹慎的往下又走了一段距離,一道鐵門攔住了韓宇和寧平的去路。上下打量了一下鐵門,韓宇回頭對寧平說道:“寧平,借你的秋水劍用用。”

“我的秋水劍不是撬棍!”寧平後退了一步,瞪着韓宇吼道。

“嘁,小氣。不借就不借,你吼什麼呀?”韓宇撇撇嘴,伸手摸了摸鐵門的縫隙,萬幸,兩扇鐵門的縫隙可以容得下一隻手豎着進出。

我的大佬人生 “退後一點。”韓宇對寧平說道。寧平依然後退了一步,把手放在了秋水劍的劍柄上,防備着一會隨時可能出現的襲擊。

“嘎啦~嘎啦~嘎啦~”伴隨着讓人牙酸的聲響,鐵門緩緩地打開了。沒有出現寧平料想中的襲擊,不過鐵門太重了,爲了推開鐵門,韓宇累得直喘氣。

“沒事吧?”寧平出聲問道。

“沒事,歇一會就好了。”韓宇隨口答應了一聲,站直身子在手中升起一團火焰。藉着火光,寧平看清了鐵門內的部分情況。他剛要湊近看一看,突然就感到眼前一亮,寧平心中一驚,猛地就拔出了秋水劍,眼神四顧。就見韓宇站在牆邊,左手還按在牆上。

見寧平看向自己,韓宇有些尷尬的說道:“那啥,看見有個開關,我就按了一下。”

“鏘~”寧平將秋水劍收回劍鞘,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別亂按,萬一啓動了這裏的自爆裝置怎麼辦?”

“應該不會吧,我看這裏應該沒有那麼先進纔對。”韓宇一邊回答一邊四下打量起周圍的情況。

“小心無大錯。夢馨她們還在外面等着我們呢。”寧平耐心的勸道。

“好,好。”韓宇一邊敷衍着一邊向基地的中央走去。那裏架着一個行軍鍋,下面的火堆早已經熄滅,而行軍鍋也是鏽跡斑斑。當然引起韓宇注意的不是這些,而是散落在行軍鍋附近的骨頭,看形狀不太像人類的骨頭,也就是說,這裏至少不是自己在外面遇到的那些奇怪生物的巢穴。

“這裏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廚房。”韓宇擡頭對寧平說道。

寧平點頭答道:“嗯,分頭找找,說不定可以找到什麼祕密的入口。”

密室中的灰塵很大,韓宇和寧平早已戴上了在來之前韓夢馨爲他們準備的防毒口罩。經過一番查找,功夫不負有心人,總算是讓寧平找到了通往下一層的入口。

看着通往下層的通道,韓宇一馬當先的直接跳了下去,激起一層塵土,寧平揮了揮手,向韓宇抱怨道:“斯文點。”

“抱歉抱歉。”韓宇毫無誠意的道了歉,開始尋找這一層的照明開關。

“咔啪~”開關被打開,第二層內部的情況盡入韓宇和寧平的眼底。這並不是一個空間很大的地方,除了有幾張用樹木搭建的牀鋪之外,只有一具乾屍。

乾屍的表情是一臉的解脫,讓韓宇和寧平不由覺得有些奇怪。也更好奇眼前這個乾屍在生前是怎麼到達這裏的。

“四下找找吧。”寧平低聲對韓宇建議道。

韓宇聞言點點頭,和寧平分頭行動。第二層的空間不大,沒一會的工夫就被韓宇和寧平搜索完畢。除了一本放在乾屍旁邊的筆記本,韓宇和寧平一無所獲。

輕輕的打開筆記本,先頭數十張紙上的字跡已經模糊不可辨認,直到翻到中間部分,或許是因爲處在中間的位置,那上面的字跡還勉強可以看出來寫的是什麼。

“九月十八日,在這個只有白天沒有黑夜的鬼地方,距離我們進入這個該死的地方已經過去十八天了。通訊設施全部失靈,食物還在不斷減少,我估計再這樣過去三天,我們就只能靠喝西北風生存下去了。”

……

“九月二十日,又有三個同伴被那些該死的小矮人給抓走了,幾乎不用想就可以猜到他們的下場會像先前那些被抓走的同伴一樣,成爲那些小矮人的食物。或許明天,或許後天,我也會和那些倒黴的同伴一樣,成爲那些小矮人的食物吧。”

……

“九月二十二日,餓肚子的滋味很難受,爲了生存下去,我們吃了一個被我們抓住的小矮人。說實話,那味道真是糟糕透了。”

……

“九月二十八日,我已經逐漸習慣了小矮人肉中的那股子酸澀,又有兩個同伴在和小矮人的戰鬥中犧牲,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就是我。”

……

“十月三日,我成功的將一名犧牲的同伴帶回了這裏,願上帝可以寬恕我所犯下的罪惡。”

……

“十月十日,我終於也快要死了,我想念我的家鄉,希望下輩子還可以生活在那裏。”

日記寫到這裏就沒有了,想必是因爲眼前這個乾屍當時也快要死掉的緣故。

“你怎麼看?”韓宇將筆記本輕輕的放在乾屍的旁邊,問寧平道。

“先出去再說吧。”

兩個人來到上層,清理出一個可以休息的空地,席地而坐後,寧平開口說道:“從那本日記中可以看出,這些遇難者和我們一樣,星船在這裏出了事,然後這些人進入了這裏。或許他們和我們進來的通道是一樣的,所不同恐怕只是人數。”

“你說他們會不會和我們一樣,也是接收到了那個求救信號,然後才駕駛着星船降落到了這裏?”韓宇想了想,問寧平道。

“根據目前我們所知道的情況來看,十有八九是這樣。他們和我們一樣發現了那艘遇難星船船長座椅下的通道,然後順着那條通道來到了這裏,和生活在這裏的那些奇怪生物接觸,戰鬥,最後只剩下那具乾屍一個人躲在這裏,孤獨的死去。”

“如果,他們是沿着我們知道的那條通道進入了這裏,那爲什麼他們在發現情況不妙的時候,不順着那條通道原路返回呢。在這裏通訊設施會失靈,但是在外面,通信設施還是可以使用的。待在外面等待救援,不是更好的選擇嗎?”

“也許那些人有不得不留在這裏的理由吧?”寧平不確定的答道。

韓宇聞言搖搖頭,一臉肯定的說道:“不是也許,而是絕對。那些人一定是在這裏發現了什麼可以讓人瘋狂的東西,從而讓他們捨不得離開這裏,從而失去了離開這裏的絕佳機會。或許我們可以繼續尋找一下,說不定就可以找到那些人來這裏的通道。”

“你的意思是說,還有另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寧平皺眉問道。

“嗯,很有可能。從那個乾屍的日記中可以看出,他們在這裏和那些小矮人發生過戰鬥,如果是從我們知道的那條通道進入這裏,你覺得他們需要用什麼辦法可以把那樣的武器帶到這裏來。”

寧平順着韓宇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見牆角擺放着一排已經落滿了灰塵,幾乎已經和牆壁融爲一體的武器。

“這些是……槍支?”寧平不確定的問道。

“現在說是燒火棍都是擡舉它們了。”韓宇隨口答道。

“那我們下一步準備怎麼辦?”寧平又問道。

“先休息一下,然後再找找看這裏有什麼可以給我們提供一點線索的東西。”韓宇伸了個懶腰,往後一倒,就躺在了地上。寧平見狀皺了皺眉,起身說道:“我去下面再找找,說不定可以發現些什麼。”

“嗯,等等。”韓宇像是想起了什麼,叫住了寧平。

“怎麼了? 農場黑店 你發現了什麼?”寧平停下腳步,回頭問道。

“唔……”韓宇四下尋摸了一番,實在是找不到什麼東西以後,伸手將自己的衣服撕下一圈,用自己的火焰點燃後遞給了寧平。

“這是做什麼?”寧平接過後問道。

“條件有限,你就將就一下吧。一會你下去找線索的時候記得把這個放在那具乾屍的東北角方位。”

“爲什麼?”

韓宇有些驚訝的看着寧平問道:“你難道沒有聽說過鬼吹燈嗎?”

“……去死吧你!”寧平沒好氣的將腳邊的一塊碎石踢向韓宇,毫無準頭的碎石飛過韓宇的頭頂,落在了牆角。

雖然明知道韓宇是故意嚇唬自己,不過,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在進入放有乾屍的房間之後,寧平還是依言將燃燒着的布片放在了乾屍的東北角。

“啊~”韓宇百無聊賴的打了個哈欠,眼神無意中的向旁邊一掃,在看到剛纔寧平踢過來的碎石時,韓宇忍不住微微一笑,不過隨即韓宇的笑容就僵住了。

“寧平,寧平,快上來,我這裏有發現。”正在尋找線索的寧平聽到了外面傳來韓宇的大叫,便立刻停止了自己的搜索,順着樓梯爬了上去。才一上去,寧平就看到韓宇蹲在距離自己和他剛纔休息的空地不遠處,正用力的拿手擦拭着什麼。 “你確定這玩意還能使用嗎?”寧平看着在韓宇的擦拭下逐漸露出本來面目,唔,或許說是依稀可以看出眼前這個黑乎乎的東西應該是一部便攜式攝像機?十分不確定的問道。

“……看吧。”韓宇也十分不確定的答道。

寧平:“……”

經過一段時間的擺弄,在韓宇和寧平期待的眼神中,那臺已經基本上可以算作文物的便攜式攝像機的顯示器亮光一閃,一副黑白的畫面出現在顯示器中。

那是一個年輕的女孩,此刻正微笑着對着攝像機的攝像頭說着:“爸,媽,看到我了嗎?我現在正和同伴們一起進入一個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這裏很大,也很熱,不過領隊說習慣了就好。天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習慣。不過這次小困難對我來說只不過是毛毛雨,相比起這點困難,我更加的期待在隨後的發現。哦,不說了,領隊讓大家集合,我待會再跟你們說。”畫面到了這裏便黑了下來。

過了不久,還是那個女孩出現在畫面中,只不過那個女孩看起來精神很亢奮。“爸,媽,你們猜我發現了什麼?天吶,我相信你們一定不會相信,我們竟然在這裏發現了一個鑽石礦,那些拳頭大小的鑽石遍地都是,我們決定在這裏停留一段時間。等着我回來,我可愛的父母。”

……

第三次,女孩的精神開始有些頹廢,“爸,媽,事情變得有些糟糕了起來。在我們發現的鑽石礦附近,我們遭到了當地土着的襲擊。那些該死的,野蠻的,血腥的土着……我可憐的兩個朋友在被那些土着抓住以後,竟然都被吃掉了。”

……

第四次,女孩的精神很是頹廢,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恐懼,“爸,媽,我想你們,我想要回家,請來救救我吧。這裏的人都瘋了,他們的眼裏只剩下那些看起來值錢,但是卻一點實用價值都沒有的鑽石了,我的同伴又被那些土着抓走了十二個,我不想會成爲第十三個被抓走的人……”

……

第五次,女孩的眼神中流露出了絕望,“爸,媽,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和你們說話了,對不起,我想念你們。”說到這裏,女孩已經泣不成聲,再也說不下去。

……

第六次,女孩不見了,出現在畫面中的是個男孩,“不管最後是誰撿到了這個攝像機,請幫我一個忙,請將這個攝像機交給聯盟軍方,同時請替我拜託聯盟軍方,把我以及我同伴的死訊告訴我們的家人。”隨後便是一長串的人名和家庭住址。在說完了所有人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以後,畫面中的男孩突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也許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應該理會那個來歷不明的求救信號。”

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攝像機裏記載的內容就那麼多,韓宇和寧平對望一眼,二人都有些失望。攝像機裏的內容對韓宇和寧平來說,並沒有什麼有用的情報。唯一有用的或許就是第六次出現的那個男孩所說的最後一句話。那些倒黴的遇難者也是被一個來歷不明的求救信號引來這裏的。

輕輕的將攝像機收起來,韓宇問寧平道:“現在怎麼辦?”

“涼拌,我們現在除了從那條狹窄的通道原路返回以外,還有別的出路嗎?”寧平聞言沒好氣的答道。

韓宇面露難色的反對道:“可是那裏太窄了,萬一在我們進入以後不久那些小矮人襲擊我們,到時候我們不是死的很鬱悶。”

雖然心裏很清楚韓宇的擔心是有道理的,但是對於眼下的困境,按照原路返回好像已經成爲了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一時間兩個人都沉默了下來,誰也沒有說話。

“要不然我們一個一個進……”寧平想了想,提議道。

韓宇不等寧平把話說話,頭搖的就跟撥浪鼓一樣的反對道:“不行,誰知道那些小矮人現在會不會已經在那條通道里佈置了埋伏,我們現在去,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那你說怎麼辦?”被打斷話的寧平一臉不爽的問韓宇道。

“唔……既然沒有退路,那我們就唯有向前了。”韓宇沉思了片刻,一臉堅決的對寧平說道。

“……你不會是想?”寧平有些驚訝的問道。和韓宇相處時間長了,寧平知道,每當韓宇露出這個表情的時候,就代表着韓宇要蠻幹了。

“嘿嘿……你陪不陪我瘋?”韓宇咧嘴一笑,看着寧平問道。

寧平聞言聳聳肩,“你是團長,只要你衝在前面,我就會保護好你的後背。”

“……嘿嘿。”對於寧平的回答,韓宇最終只是咧嘴笑了笑。這種時候,任何言語都是多餘的。

兩個已經決定大幹一場的傢伙當即開始進行戰前的準備工作。提前做完準備工作的韓宇拿出那架攝像老爺機,再次打開看了起來。

“別看了,省得出現故障,把裏面的內容給毀了。”也做好準備的寧平見狀說道。

“哦。”韓宇答應一聲,眼睛盯着攝像機中的畫面對寧平說道:“寧平,你過來看看,那個女孩背後所站的地方,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

聽到這話,寧平立刻湊了過來,被定格的畫面顯示的是女孩的第二次出現。“韓宇,你剛纔說的是哪裏?”寧平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名堂,乾脆直接問韓宇道。

“背景,那個女孩的背景,像不像我們之前所在的綠洲?”韓宇聞言提醒道。

“你的意思是說,可以讓我們安全通過的出口就藏在沙漠中的綠洲裏?”

“很有這個可能。”韓宇一臉肯定的答道。

“可是你不要忘了,你已經毀掉六個綠洲了。”

“厄……這不是還剩下一個嗎?”韓宇有些尷尬的辯解道。

寧平沒有心情和韓宇鬥嘴,白了韓宇一眼後繼續說道:“那我們的下一個目標是不是就去哪個綠洲看看?”

“嗯,當然沿途也要看看那些被燒燬的綠洲,說不定我們要找的通道入口被我一把火這麼一燒,反而變得容易發現了。”韓宇點頭答道。

寧平聞言白了韓宇一眼,對於韓宇的無恥又有了新的認識。

綠洲的大火還在繼續燃燒,所產生的熱量即便是擁有火焰能力的韓宇也不願意靠近。雖然不會傷到自己,但是渾身上下溼漉漉的,還是會叫人感覺很難受的。爲此,韓宇和寧平做了一下商量,二人決定先不去管那六個已經被毀的綠洲,先去看看那個唯一倖存下來的綠洲。

二個人走在沙漠中,原先那隻大獨角仙此刻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不過韓宇和寧平並沒有因此而放鬆警惕,隨時做好了大獨角仙一出現,自己就撒腿跑路的準備。

之後,大獨角仙沒有迎來,卻迎來了那些小矮人的襲擊。這些小矮人比起之前那些小矮人看上去要強壯了一些,手裏更是多出了一件或者兩件“武器”,一塊被磨得一頭的尖尖金屬片。不要小看這種武器,如果被這種武器紮在身上,相信是會很疼的。

韓宇沒有受虐傾向,所以在面對這些勇敢的小矮人時,他總是大手一揮,發出一片火海,然後看着那些小矮人在地上跳着踢踏舞的逃走。如果有那不怕死的,那等待它們的就是在奔跑的途中被活活燒死。

“這些小矮人一定是在保護着什麼。”韓宇一臉肯定的對寧平說道。一旁的寧平贊同的點點頭:“沒有錯,他們一定是在守護着什麼。”

二人一路前行,終於靠近了綠洲的邊緣。那些守衛在這附近的小矮人也在這時突然消失了。韓宇和寧平沒有去想那些小矮人跑到哪去了,因爲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們去探索。

爲了彼此間能有個照應,韓宇和寧平選擇了一起行動。兩個人先是繞着綠洲的外圍轉了一圈,在確定沒有危險之後,韓宇和寧平開始向綠洲內部深入。

和外面的六個綠洲比起來,此刻韓宇和寧平腳下的這個綠洲,面積很明顯要大上許多。兩個人一路無阻的向着綠洲內的湖邊走去。按照寧平的猜測,這個綠洲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小矮人的聚集地。否則他們不會在自己和韓宇要來這個綠洲的時候發起那麼不計生死的進攻。雖然在韓宇和自己到達這個綠洲以後停止了襲擊,但是也有可能是那些小矮人發現無法和眼前這兩個入侵者抗衡之後,選擇了戰略性後退也不一定。只要能找到小矮人的部落,那就說明自己先前的判斷沒錯。

小矮人的部落的確就建在湖邊,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部落,韓宇可以想得出那些小矮人在離開的時候有多匆忙。不過找到了小矮人的部落,這顯然不是韓宇和寧平想要的答案。沒有去管那些低矮的草棚,韓宇和寧平準備穿過眼前這個小矮人的部落,去綠洲的樹林深處看看。

不料等韓宇和寧平走到小矮人部落的中央位置,就見在那個空地上,堆放着一座小山似的風乾人頭。所有的人頭全部都是一副痛苦恐懼的表情,讓韓宇和寧平見了頓時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也直到這時,韓宇和寧平才完全相信了自己先前在那個山洞裏找到的那本筆記以及攝像機裏所講述的事。這裏,的的確確就是一個食人部落!

人頭山高兩米左右,大約有一千顆風乾的人頭,這也就是說,在那些被韓宇發現的遇難者乾屍之前,還有不少人在這裏被害。

“韓宇,燒了這些人頭吧。”寧平低聲對韓宇建議道。韓宇聞言默默的點點頭,手中火焰一起,這座千顆人頭組成的人頭山便在火焰中化爲了灰燼。

霸愛虐戀:總裁的殘愛 做完了這一切,韓宇看着寧平說道:“寧平,爲了不成爲那座人頭山中的一員,我們在接下里的戰鬥可不能再留手了。”

“嗯,我明白。”寧平微微點了點頭。食人這種事,已經超過了寧平心裏的道德底限,原本對於和那些小矮人戰鬥,寧平的心中還抱有一絲顧慮,不想要倚強凌弱。但是現在,寧平覺得,這種食人的部落,還是在這世上少一些的好。

順着一條相對來說比較平坦的林中小路,韓宇和寧平進入了樹林。行不多久,便來到了樹林的深處,也是那條比較平坦的林中小路的盡頭。看着眼前散發着耀眼光芒的鑽石,韓宇和寧平明白,他們這是走到攝像機裏那個女孩曾經提到過的那個鑽石礦了。

順手撿起一顆有自己拳頭大小的鑽石,韓宇嘆息了一聲,“爲了這些死物把命搭上,值得嗎?” 第一竹馬:嬌寵小青梅 一旁的寧平沒有答話,相反,他是滿腦的疑惑。聯盟內最大的鑽石據說也只有嬰兒的腦袋大小,現在就存放在聯盟總部所在的迪蘭戴爾博物館裏,而眼前的這些鑽石如果都是真的,那存放在迪蘭戴爾博物館裏的那顆鑽石就變得和大白菜一樣不值錢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