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神箭手,那半禿頭的中年人一動喬斯克便已察覺,手中綠色的長弓張如滿月,「哧哧哧」就是連環三箭。

第一箭,半禿頭的中年人擋下了,只是身形連退三步,這一箭擋得極為勉強。第二箭,中年人手中的長劍斷為兩截,嘴裡噴血。第三箭,中年人已無能為力,只能用絕望的眼神眼睜睜的看著綠色的長箭在眼前變大,然後貫入自己的嘴裡,把整個人帶起,釘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半禿頭的中年人一死,八爺就心慌了,原本就招架不住洛里斯特的雷霆攻勢,這回再加上個喬斯克在一旁不時的張弓搭箭瞄準,更是讓八爺心驚肉跳。心神不定之下,手上慢了一拍,結果被洛里斯特強行從中路突進,劍光閃爍間,鷹嘴鷂目的八爺只發出一聲哀叫,頭顱便高高的飛起。洛里斯特身形連晃,閃開了八爺無頭脖頸噴出的一腔熱血……

「你準備在地上趴到什麼時候?塔格爾。快點起來把這幾個頭顱掛到陽台上去,順便宣布一下格爾多斯城已被我們佔領的消息。」洛里斯特對塔格爾吩咐道。

當這五個頭顱被掛在威廉密爾斯城堡主樓二樓的陽台上時,整個城堡的騷亂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尤其是七八個寇比利伯爵的死忠想要煽動守備兵對抗衝進城堡的槍騎兵時,被喬斯克一箭一個斃命在他的綠色長弓之下,更是加快了收編守備兵中隊的速度。將近黃昏時,洛里斯特帶的人馬已控制住了整個威廉密爾斯城堡。

「尤里,吃過晚飯後休息一個小時,我就帶著特爾曼的騎士小隊和喬斯可騎士先返回格爾多斯城。威廉密爾斯城堡就交給你負責了。你的輕騎兵斥候小隊要撒出去打探清楚周遍的動靜,對上那個貴族聯軍的時候先不要動手,除非是他們攻擊城堡再進行反擊。塔格爾,你留在這裡要注意安撫好那些守備兵的情緒,只要他們在這裡堅守到替換他們的部隊的到來就可以回格爾多斯城和家人團聚。放心,很快的,十天之內必定有信使到達。」洛里斯特拿著一個麵包邊啃邊說。

「大人,我明白,這裡就交給我吧。」尤里說,他也在吃喝。

塔格爾放下手裡的大骨頭,用袖子擦了下嘴說:「大人,我在這裡,你就放心吧,保管那些守備兵不會鬧事。」 第七十四章最後的衝鋒

寇比利伯爵大人在格爾多斯城下暴跳如雷……

自從兩天前派遣了一小隊的槍騎兵回格爾多斯城運糧運錢之後,伯爵大人總覺得心緒不寧,似乎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眼前的戰況很不如人意,附庸領主召集的兩千多農兵已戰死了五百餘人,差不多消耗了四分之一,倒是手下的守備兵大隊和五個槍騎兵中隊這兩天只損失了十幾個,還保持著戰力。

這兩天只攻下了三座營寨,擋在前面的還有五座,做為攻擊營寨主力的農兵現在已處在半公開違令狀態,損失大,見不到賞銀,農兵們牢騷極多。命令他們攻營時總是磨磨蹭蹭的拖時間,每次都要出動槍騎兵強行彈壓才能脅迫他們行動。

寇比利伯爵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連那幾個附庸領主派來統領農兵的騎士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彷彿相信了流言所說的自己想藉機消耗附庸領主實力的事實。

大營里剩下的糧食只夠三天了,讓寇比利伯爵感到不安的是這兩天自己沒接到任何來自格爾多斯城的消息。這很不應該啊!格爾多斯城離莫茲山崗這裡並不遠,信使一人雙馬的話七八個小時就能趕到。尤其是自己還派了一小隊的槍騎兵回去運送物資,那自己應該在第二天就接到格爾多斯城的回信,說明物資會在什麼時候出發,現在音信俱無,很可能是出了什麼變故。

寇比利伯爵大人坐不住了,思來想去,他決定回去一趟。把所有的糧食都留給守備兵大隊,又招來那幾個附庸領主派來統領農兵的騎士好言勉勵了一番,讓他們協助守備兵守住大營即可,所有事情都等自己回來后再說。

寇比利伯爵帶著五個半的槍騎兵中隊連夜前往格爾多斯城,他準備回去後補足這兩個槍騎兵中隊的名額。同一時間,在威廉密爾斯城堡的洛里斯特也剛剛整肅完畢,帶著特爾曼的騎士小隊和喬斯克踏上了返回格爾多斯城的道路。

黎明破曉時分,寇比利伯爵帶著槍騎兵來到了格爾多斯城的城門前,看到城上還懸挂著寇比利家族牛頭徽章的旗幟,心裡鬆了一口氣。於是命人前去叫門,奔波了一個晚上,人困馬乏,都迫切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一番。

誰知前去叫門的槍騎兵不管怎麼大聲的宣稱伯爵大人回城,快點放弔橋開城門迎接。城頭守衛的幾個守備兵卻無動於衷,反而沖著下面的人馬指指點點,甚至還張弓搭箭,作好了防禦的準備。

剛開始寇比利伯爵還滿心歡喜,認為這幾個守城的守備兵警惕性很高值得獎賞。可在城下呆了半小時伯爵大人覺得不對勁了,然後就看見城上來了一大群的人,為首的竟然是那個一直被囚禁在苦役營不肯為自己效力的黃金傭兵法雷亞。

當法雷亞站在城頭沖著寇比利伯爵和槍騎兵們大聲宣布,格爾多斯城已在他的掌控之中時,寇比利伯爵如墜夢中,他怎麼也想象不出作為一名囚徒,法雷亞是怎麼奪去格爾多斯城的。怒氣沖沖的伯爵大人指著城頭懸挂的牛頭旗幟問法雷亞,既然他說已奪去格爾多斯城,那為何還懸挂寇比利家族牛頭徽章的旗幟?

法雷亞不好意思的沖著伯爵大人笑笑,說事情太多了,自己忙不過來,忘了把這些寇比利家族牛頭徽章的旗幟拿去擦屁股,很抱歉。說著就命人把這些旗幟撤下來放到廁所備用。

寇比利伯爵被氣得差點就當場噴血,在他旁邊的一個黃金階的私生子破口大罵法雷亞,說伯爵大人這般器重你善待你,你卻趁伯爵大人不在之際奪取了格爾多斯城,實在是忘恩負義,狼心狗肺之徒……

法雷亞大怒,殺了我養母,囚禁了我全家一年多這叫器重?這叫善待?顛倒黑白無恥之至,懶得廢話揮手命人放箭,一百多張長弓攢射之下那個正信口開河罵的起勁的傢伙猝不及防中了三箭,若不是槍騎兵捨命掩護著他和寇比利伯爵退了下去,說不定命就沒了。

城門前留下了十幾具槍騎兵人馬的屍首,寇比利伯爵退到一箭之地外氣得火冒三丈,命令槍騎兵們就地伐木做梯,準備攻城。

寇比利伯爵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隨同他返回的這個槍騎兵中隊是剛剛組建的,並不是哪些多年來跟隨他打劫商旅參與內戰的老槍騎兵。這些從苦役營出來不到半年的傢伙發現城牆上呆著的都是自己在苦役營相識的老朋友,一時之間呼朋號友,三言兩語之間就弄清楚了格爾多斯城已被人佔領的事實。

這邊是寇比利伯爵怒氣沖沖的要攻打格爾多斯城,那邊是槍騎兵們得知自己的家眷平安無事而歡天喜地,慶幸不已。於是伯爵大人發布的攻城命令得到了無形的抵制,慢吞吞的槍騎兵們慢吞吞的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才弄好了三架攻城梯。

被怒火沖昏了頭腦的寇比利伯爵狠狠的鞭打了幾個他認為是在怠工的傢伙,又命令十幾個不服從命令的槍騎兵作為第一波攻城的先鋒。

結果寇比利伯爵被氣得真的吐了血,那十幾個槍騎兵杠著一架剛做好的攻城長梯往城牆跑去,城上竟然沒放箭,讓他們搭好了梯子往上爬。於是這些槍騎兵快要爬到城牆上面時把手中的武器給扔了,赤手空拳的爬上去和上面守衛的人擁抱在一起,還衝著寇比利伯爵這邊做鬼臉,大聲叫罵。

轉眼之間這十幾個槍騎兵在眾目睽睽之下就投了敵,尤其過分的是,他們還匯同城牆上的人把那架剛做好的攻城長梯給拉了上去。看見這一幕的寇比利伯爵氣得兩眼圓瞪,滿臉通紅,嘴一張,就吐血了。

這回隨寇比利伯爵回城的還有一位黃金階的私生子,這位比那個罵街罵得自己連中三箭身負重傷的靠譜的多。眼見伯爵大人吐血昏迷過去,槍騎兵中隊似有不穩跡象,忙召集了自己的幾個白銀階的私生子兄弟,先是把那十幾個投敵的槍騎兵的坐騎給殺了,把馬肉分發下去命令就地埋鍋煮肉,先吃點東西墊下肚子,折騰了一個晚上一個上午大家都粒米未盡,個個飢腸轆轆疲憊不堪。

這邊又和自己的兄弟們商議怎麼安撫好下面的槍騎兵中隊,說來可憐,現在手下六百多個槍騎兵真正死忠於寇比利伯爵的還不到五十餘個,還都是跟隨伯爵大人多年的老槍騎兵。

等寇比利伯爵清醒過來的時候,擺在前面的只剩下兩條路。想攻城那是別想了,說不定槍騎兵中隊會當場嘩變,不敢冒這樣的風險。那麼剩下的兩個選擇一是返回大營和守備兵大隊會合,再帶大隊人馬回來攻城。這個方案的最大缺陷就是那個守備兵大隊快沒糧食了,等帶隊回到格爾多斯城也就是糧盡之時。別說攻城,就怕會引發大規模兵變那樣更糟糕。

第二個選擇就是前往威廉密爾斯城堡,把那裡先當作存身之所。只是這樣一來就意味著放棄還在莫茲山崗的那隻守備兵大隊和眼前的格爾多斯城。不過只要等到或聯繫上那支前往西部山區的掃蕩部隊,寇比利伯爵依然有翻本的希望。

就在寇比利伯爵猶豫不定該選擇那條路之時,遠處傳來了隆隆的馬蹄聲,通向威廉密爾斯城堡方向的道路上來了一隊人馬。正是洛里斯特帶著特爾曼的騎士小隊和喬斯克趕了回來,把寇比利伯爵堵在了格爾多斯城下。

喬斯克策馬向前,來到距離槍騎兵三四十米遠的地方扔過來三個人頭,人頭在地上滾到了寇比利伯爵的身前,伯爵大人一看如中雷擊,這三個人頭就是他那三個坐鎮威廉密爾斯城堡的私生子。這麼說來,威廉密爾斯城堡也已經落入了敵人的掌控之中。

眼看著那個神箭喬斯克撥馬迴轉到洛里斯特的身後站定,寇比利伯爵大人挺起了身子,走到洛里斯特馬前十多米遠的距離才停下腳步,怨毒的盯著喬斯克,隨後又把目光轉向了洛里斯特:「你是誰?為什麼要和我做對?」

洛里斯特坐在馬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這個身材壯碩,兩鬢蒼白的六十多歲的老頭,名鎮西北地區的寇比利伯爵,冷冷的開了口:「我該稱你為寇比利伯爵呢?還是名震波多奧爾格省的馬匪頭子紅鬍子?」

寇比利伯爵渾身一震,眼中流露出驚慌的神色,隨即又冷靜下來,並沒否認洛里斯特的指控:「你到底是誰?這一切是不是你設計的陰謀?害得我們寇比利家族落到現在的這般處境……」

伯爵大人指了指格爾多斯城,又指了指那三個人頭。

「設計陰謀對付你,你以為你是誰啊?你自己做的孽你不會都忘記了吧,你冒充紅鬍子扮馬賊在波多奧爾格省劫掠商旅,不留活口,連婦孺老幼都不放過,無惡不作。你以為你回復伯爵身份就能逍遙一世?你以為你所做的惡事能隱瞞的了一輩子?今天,我來了,就表示你的路走到盡頭了。我要把你寇比利家族連根拔起,就象你對其他領主所做的一樣,男的斬盡殺絕……」

洛里斯特的言語中充滿了深深的仇恨,他揮手示意特爾曼策馬上前,指著特爾曼胸前的怒熊徽章說:「或許伯爵大人沒忘記這個徽章吧,在你卧室里就擺放著銘刻這個徽章的兩個紅木箱子。那是我三叔要送給他心愛的女人的禮物,只是我三叔率領的家族商隊遇上了紅鬍子,全員戰死。多年來。我們家族一直在尋找紅鬍子馬匪。卻想不到在我率領家族車隊返回北地之時途經貴地竟然碰上了襲擊我們車隊的槍騎兵……」

「伯爵大人你想不到吧,你的那隻掃蕩部隊想打我們家族車隊的主意,結果反而被我們殲滅。然後俘虜供出了你多年前在波多奧爾格省冒充紅鬍子馬匪打劫的經過,最重要的是,他在你的房間里見過那兩個銘刻著我們家族徽章的箱子。所以我們就找你來了……」

「你們是北地的諾頓家族……」寇比利伯爵喃喃的說道,他當然記得這個怒熊徽章代表的是哪個家族,也就是那次打劫這個諾頓家族的商隊,他失去了一個黃金階,一個白銀階的私生子,那個北地的家族商隊每個人都是奮戰至死,以命博命,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才保存了那兩個箱子以做紀念。

寇比利伯爵很光棍,現在苦主找上門來,而且證據確鑿,人贓俱獲。自己已沒什麼可否認的了。他盯著洛里斯特笑著說:「是本伯爵做的又能怎樣,多年前被我劫掠的商旅多著呢。既然你找上門來,那就給你個交代,看看誰的劍厲害。」

伯爵大人轉身就走,洛里斯特也不阻擋,就這麼看著寇比利伯爵回到槍騎兵那裡,然後披甲上馬,拿著一根騎槍轉過馬頭,對著自己這邊,他身後,那些黃金階白銀階的私生子和死忠於寇比利伯爵的老槍騎兵也紛紛上馬,在伯爵大人的身後排好隊形,擺開衝鋒的架勢。

洛里斯特揮手,淡淡的下令:「白銀以下退後列隊,白銀以上隨我之後,準備沖陣。」

喬斯克和特爾曼率先策馬而出,在洛里斯特身後站好位置,特爾曼還遞給洛里斯特一根長矛。一個個白銀階的騎士在特爾曼和喬斯克的身後站好位置,同樣做好衝鋒的準備。

加上洛里斯特,一共是二十七名騎士,他們擺出了一個以洛里斯特為鋒芒的三角形衝鋒的陣勢,而在對面,即將對沖的是包括寇比利伯爵在內的五十八名槍騎兵。

城上城下,所有人都停止了喧嘩,注目著這場最終的對決。氣氛極其的壓抑,沒有人敢發出任何多餘的聲響。

幾乎是同時,洛里斯特和寇比利伯爵都發起了衝鋒,兩群人馬在飛速的靠近。

洛里斯特的長矛毫無動靜,而他身後的喬斯特的長矛上閃現出金色的劍芒,還有特爾曼等二十五名白銀騎士的騎槍上亮起了銀色的寒光……

寇比利伯爵大喜,他拿著閃現著金色尺長劍芒的騎槍對準了洛里斯特,原來這小子只是個銀槍頭蠟槍桿,中看不中用,連白銀階都不是,只要拿下了這小子,自己還有反敗為勝的希望……

就眨了幾下眼,雙方已撞在一起,一片的人仰馬翻…..

寇比利伯爵狠狠的把閃現著金色劍芒的騎槍刺向洛里斯特的左肩,心想先把這小子挑落馬下,等擒住了他再慢慢的修理……

洛里斯特長矛上挑,和騎槍相擊,騎槍被崩得高高盪起,長矛如閃電般的在寇比利伯爵的身前伸縮了幾下,伯爵大人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墜落馬下。洛里斯特的長矛一劃,還沒落地的伯爵大人再度飛起,越過混戰的人群,在空中飛了十餘米遠摔在地上。他的兩個肩膀多了兩個被長矛刺透的傷口,根本無法自個爬起來,只能在地上慘叫……

洛里斯特沖入人群之中,連刺帶挑,轉眼間十餘名槍騎兵斃命在他的長矛之下…..

洛里斯特沖了三個來回,現場已沒有一名還騎在馬上的槍騎兵了。不過跟隨他衝鋒的二十六人也只剩下十來個還騎在馬上。

特爾曼揮了揮手,不遠處列隊的黑鐵騎士涌了上來,下馬開始救治自己這邊的人,至於那些未死的槍騎兵,則被仁慈的加了一劍,以便他們儘快的結束痛苦離開人世。

得益於全身甲的優良防護,過了一會特爾曼回報,重傷八個,輕傷十四,包括他自己在內。特爾曼的左胳膊被劃了道口子,剛剛包紮好。而寇比利伯爵這邊,跟他衝鋒的老槍騎兵全軍覆沒,他的六個白銀階的私生子也掛了,還有個黃金階的和喬斯特糾纏到最後,終是不敵而亡,現在還活著的就剩寇比利伯爵一個了。

看著縮在地上哀鳴的寇比利伯爵,洛里斯特說:「做個十字架吧,我要把他釘死在上面……」 第七十五章善後

洛里斯特說到做到,寇比利伯爵被釘在了十字架上哀嚎了半天才死去,臨終前他看著那個中了三箭的私生子在他面前被斬下頭顱。這個黃金階的私生子死得毫無痛苦,因為他中箭之後一直昏迷不醒。

洛里斯特把寇比利伯爵那些私生子的頭顱都堆積在十字架前面,並決定招幾個石匠在十字架旁邊刻一個石碑,簡述一下寇比利伯爵的生平和其扮紅鬍子馬匪劫掠商旅終被發現以至落的家族滅絕的下場。或許多少年之後,寇比利伯爵和他的六十七個私生子的事迹將會象洛里斯特前世聽說過的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故事一樣,成為一段流傳在蓋林特亞的民間傳說。

喬斯克休息了一個晚上后自告奮勇的帶了兩個新組建的守備兵裝備的奴隸中隊去莫茲山崗抄那個寇比利伯爵留下的剿匪部隊的後路,那支部隊里還有一個黃金階三個白銀階兩個鬥氣沒達到白銀階的伯爵私生子,喬斯克可不願意讓他們漏網。

洛里斯特也不介意,反正那些投降的槍騎兵已經說了,那邊大營里也就留下三天糧食,等糧食沒了不用攻擊也會自行崩潰,喬斯克此去不過是水落魚出,痛打落水狗而已。

三天後,史胖子和喬斯克兩騎馳入格爾多斯城。

喬斯克帶回六個人頭,又堆積在那個十字架前。他說當他帶著奴隸兵中隊把那個莫茲山崗的守備兵大營的後路一堵,先崩潰的是那些附庸寇比利伯爵的領地貴族招集來的農兵,他們失魂落魄般的在大營里大哭大叫,四處亂跑,把大營攪成了一鍋粥。然後早有準備的博得芬格和羅斯騎士帶著兩個重甲槍騎中隊趁亂殺入大營,奠定了勝局。

那個寇比利伯爵鎮守大營的黃金階的私生子又是死在羅斯騎士的手裡,至於剩餘的幾個則想逃跑,遺憾的是他們跑的沒喬斯克的箭快。現在,寇比利伯爵終於和他的私生子們都團聚在一起了,沒一人漏網。

史胖子說博得芬格押著俘虜大概回在明天下午到達,接下來的三天家族車隊也將絡繹不絕的來到格爾多斯城。史胖子問洛里斯特,等車隊到達后那邊的伯多克莊園城堡怎麼辦?

洛里斯特說:「交給蒂姆吧,我這幾天一直在思考車隊接下來的行程和離開這裡后的安排,現在有了大致的一個想法。你來得正好,我們好好商議一下。」

洛里斯特現在缺少的是時間,當初車隊離開亞美特林港北上之時,距離北地五千餘里。原定的計劃是在一個月內通過瑞德利斯王國境內的二千餘里地的路程,到達安第納克王國的邊境。只是誰也想不到才剛剛上路就遇到寇比利伯爵這麼個奇葩,正在車隊途經的地區興風作浪,襲擊車隊逼得洛里斯特率領家族武裝將之殲滅,耽擱了不少時日。現在都快一月二十三號了,可車隊還只行了六七百里的路程。

攻佔了格爾多斯城之後,寇比利伯爵掃滅十幾家領地貴族聚攏的財物和他多年收集的大批物資儲備都落入了洛里斯特的囊中。看史胖子拿著倉庫的儲備物資清單一副眉開眼笑的模樣就明白,車隊在格爾多斯城得有一段時間耽擱了,這些物資儲備沒處理完史胖子是不會捨得離開的。

洛里斯特決定呆到月底就先行離開車隊,只帶幾個人趕在三月之前回到北地先繼承爵位和家族領地,將家族領地先整合好再等待北行車隊的到來。至於車隊就交給史胖子和博得芬格統領,他們可以慢慢北行,不用趕時間。

不過現在事情很多,洛里斯特得先處理安排妥當才能放心北上。

先吩咐博得芬格率領一個重甲槍騎中隊前往威廉密爾斯城堡將那個接受了整編的守備兵中隊替換回來,又命令尤里派人去找貴族聯軍,告訴他們寇比利伯爵已經覆滅的消息,並請貴族聯軍派出代表前來格爾多斯城商議一些事情。

等那個守備兵中隊回到格爾多斯城之後,洛里斯特下了一道冷酷的命令,所有投降的槍騎兵和守備兵去把自己的家眷帶到一個街區安置,剩下的那些戰死的槍騎兵和守備兵的家眷全部做為寇比利伯爵的餘孽被關押到奴隸營。

對著人去屋空的那個街區,洛里斯特說:「蒂姆先生,這個街區歸你了,你那些帶了大袋子的士兵可以派上用場了。」

蒂姆先生對洛里斯特感激萬分,自從他知道洛里斯特要把伯多克莊園無償的交給自己后高興的連夜去了伯多克莊園,找了個西部山區的山寨寨主,把自己用一千金福德從史胖子手裡買來的軍營用一千三百金福德的價格轉讓給他。然後派人命留守軍營的家族騎士老克默斯把人和物資都轉移到伯多克莊園城堡來,忙完這一切蒂姆先生又回格爾多斯城出現在洛里斯特的面前。他很明白只要抱緊了洛里斯特的大腿自己就萬事不愁,果然,還沒來得及歇口氣,洛里斯特又給了他一個天大的好處。

望著興沖沖跑去布置洗劫事宜的蒂姆,洛里斯特笑了起來,他決定大力扶植蒂姆先生,在瑞德利斯王國的西北地區埋下一根釘子以便日後為已所用。

等蒂姆回來后洛里斯特說:「蒂姆先生,我給你找了個老婆。」

攤開西北地區的獸皮地圖,洛里斯特說:「你看,特伯利子爵領在這裡,和伯多克莊園城堡領地中間還隔著恩勒爾男爵領。雖然恩勒爾鬧爵的家族男性都已被寇比利伯爵殺了個乾淨,但我們在大公府里解救出恩勒爾男爵的唯一的女兒。我決定讓你娶她為妻,這樣就能順理成章的將特伯利子爵領,恩勒爾男爵領和伯多克莊園城堡領地合併在一起。」

洛里斯特往桌上扔了幾份文件:「你看,這些都是特伯利子爵領,恩勒爾男爵領和伯多克莊園城堡領地合法的領地繼承文件,在大公府里找到的。有了這些文件,我再讓附近的領地貴族承認你是特伯利子爵的合法繼承人,那麼你即使走正統的爵位繼承方式都沒問題。你認為我的建議可以嗎?」

蒂姆深深的彎下了腰:「諾頓大人,只要是您的吩咐我一定照辦,別說讓我娶一個,娶三個都沒問題。」

「日,你想的倒美,想獨吞也得有這個大胃口。光是守住這大片的領地你就起碼需要一個守備兵大隊的兵力。而且特伯利子爵領和恩勒爾男爵領是一片廢墟,你還得花大量的錢財物資進行重建。」洛里斯特笑罵道。

蒂姆一下子就垂頭喪氣起來,哭喪著臉說:「大人,沒那麼多錢啊,別說重建,就是現在千八百的兵力都讓我有點吃不消啊,花在軍隊上的費用太大了。」

史胖子在旁邊聽的笑了:「蒂姆,來來來,看了地圖我倒有個想法。我和你仔細說說,你也是做過生意的,一向精明。其實有了這大片的領地,只要經營得當,別說一個守備兵大隊,就是三個守備兵大隊也養得起啊。」

「這裡,特伯利子爵領有一個角臨近海邊,我看了地圖發現這裡可以成為一個好的港口,而且整個子爵領除了東邊和恩勒爾男爵領相接處是丘陵和森林之外地勢平坦,正是發展農業的好地方。蒂姆你以前負責子爵領的田莊,對這個農業收入應該心裡有數。有了港口就能活躍領地的經濟,有了農業就有豐厚的糧食產出,就能穩定整個領地的人心,使領民安居樂業。」

史胖子在地圖上指指點點:「再看恩勒爾男爵領,雖然丘陵森林眾多,可木材和石材卻是重要的產業,能換來大批的資金。有了子爵領的港口,就不愁這兩項產業沒賣出的途徑。如果你自己有大海船,就可以直接把這些材料拉到莫倫特城出售。不過現在你可以先聯繫商會,修好港口和道路,就能讓商會發船過來交易。即使多了這點運費,可利潤還是很可觀的。此外你還可找人在男爵領仔細勘探,看看是不是有別的礦材資源。」

「至於伯多克莊園城堡領地,就不需要我多說了吧。這是寇比利伯爵的老家族領地,人口眾多,開發得很完善,你不需要花費多大的精力就能坐享其成,光憑這裡就足夠你供養一個守備兵大隊有餘,你接下去只要發展好男爵領和子爵領就行了。當然,現在是亂世,安全要注意。這裡,這裡還有這幾處,你在這五個地方建設五個關卡城寨,派五個守備兵小隊駐守就足夠保證三個領地的安全無慮了。」

「建設領地的關鍵就在於人力和財力,人力方面你不用發愁,我和洛克大人商議過,格爾多斯城除了那些關押在奴隸營的人,其餘不願意跟隨我們車隊北上的人,我們準備全部安置在特伯利子爵領和恩勒爾男爵領。這裡面的人才不少,只要蒂姆你用人得當,這兩個領地很快就能繁榮起來。順便蒂姆你還可以擴充一下你的家族騎士數量,免得那些從槍騎兵和守備隊解散離開的好手投靠了別的貴族。」史胖子說。

蒂姆倒是有點發愣:「大人,您,您要離開這裡?您要放棄格爾多斯城?」

洛里斯特笑道:「當然,這裡雖然是個好地方,可卻不是我的家族領地。我佔據了格爾多斯城算什麼?山賊,強盜?名不正言不順,我可不想成為這片地區領地貴族們的眼中釘,更不想被大王子知道我在這裡發兵討伐。那樣我還可一走了之,可你們這些領地貴族就要倒霉了,大王子會用與我勾結這個借口把你們這些領地貴族一掃而光的。」

「大人你可以用聯姻這個手段在這裡取得領地,如果大王子真的發兵來攻我們可以招集這片地區的領地貴族組建聯軍對抗的。」蒂姆說。

洛里斯特搖搖頭:「蒂姆你不明白,大王子也可算諾頓家族的另一個仇人,寇比利伯爵就是在他的指使下才冒充馬匪打劫商旅,劫掠來的大部分錢財都獻給了大王子充做起兵反叛的軍費。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大王子是真正的兇手,寇比利伯爵只是他手中的一把刀。我現在只是折斷了他的刀,也希望有一天能和大王子算這筆帳。如果我成為這片地區的領主,就必然屈膝在他的面前為他效力,這是我所不願意的。正是基於這些考慮我才決定放棄格爾多斯城,繼續北上回家族領地。」

史胖子也說:「蒂姆你放心,就算我們北上也會先安排好你的三個領地,使你成為瑞德利斯王國西北地區具有強大實力的領地貴族,成為我們諾頓家族的忠實盟友。只要你的領地有事,我們是不會坐視的。剛才我和你說了人力方面的安排,現在說說財力和物力,我有幾個建議,你可以考慮一下。」

史胖子給出了四個建議,一是基於這片地區的稅收是田地的六七成,如果蒂姆給守備兵的成員家屬分發田地,並將稅收降至三四成,相信很容易組建兩個守備兵大隊,並節省了大批的財力,反正特伯利子爵領和恩勒爾男爵領處於廢棄狀態,田地多的是。

二是史胖子答應車隊北上之時,格爾多斯城大量帶不走的物資可以免費提供給蒂姆用以建設開發三個領地。

三是史胖子願意以很低的利息將大批武器裝備提供給蒂姆用以組建守衛三個領地的守備兵大隊,使蒂姆手頭緊張的財力得到緩解。

四是史胖子可以幫助蒂姆聯繫彼得森商會,讓彼得森商會參與到三個領地的開發,使蒂姆先生不必為領地開發缺乏資金而苦惱。

蒂姆感激涕零,全盤接受了史胖子的建議,併發誓有生之年絕不忘諾頓家族的恩情。以後只要諾頓家族有所需要,蒂姆一定馬首是瞻,絕不違抗。

蒂姆剛剛離開,喬斯克來了,他決定追隨洛里斯特,成為諾頓家族的騎士。而他以前認識的朋友在知道他的決定后也希望能攜帶家眷追隨車隊北上,離開這個地方。

史胖子很高興,他給了喬斯克一個指令,讓喬斯克盡量的多鼓動那些被解散的槍騎兵和守備兵加入北行的車隊,還有那些被解救的無牽無掛的青壯奴隸,這些都是以後建設北地所需要的人力資源。

洛里斯特皺眉,他認為北行的人數量越多車隊的規模就越大,行程就會越慢。

史胖子倒是信心十足,他說,沒事,正要利用格爾多斯城這些人力再組建一個長矛兵大隊,順便把博得芬格的重甲槍騎擴編為四個中隊,反正我們多的是武器裝備。有了這麼強大的護送力量,慢有什麼關係,再有不開眼的擋在前面,我們就直接輾壓過去,還可以給車隊補充點物資什麼的…… 第七十六章貴族會議

尤里派了一小隊輕騎兵護送著七個貴族聯軍的代表來到了格爾多斯城。

洛里斯特和史胖子很客氣的把他們迎進大公府,坐下開始會談。

不過洛里斯特很快就發覺有些不對勁,貴族聯軍的代表並沒有因為寇比利伯爵的覆滅而歡天喜地,反而把矛頭對準了諾頓家族的北行車隊。他們認為洛里斯特的車隊攻擊寇比利伯爵,奪取並佔有了他的城市,這明顯已超過了一個商行車隊的底線,也是貴族聯軍所不能容忍的。

這幾個貴族聯軍的代表要求洛里斯特必須馬上撤出格爾多斯城,以及威廉密爾斯城堡和伯多克莊園城堡,封存一切物資財物,等待貴族聯軍的接收和處置。尤其是其中一個長著山羊鬍子的老頭,幾乎是指著洛里斯特的鼻子在痛斥了,他認為洛里斯特將寇比利伯爵釘死在十字架上是冒犯了貴族的尊嚴,是在挑釁整個瑞德利斯王國的貴族,沒有誰能容忍一個貴族會象低賤的盜賊一樣被掛在十字架上示眾。

「你是誰?」洛里斯特被氣樂了,盯著面前這個上竄下跳口沫橫飛揮手指腳肆無忌憚的長著山羊鬍子的老頭問道。

「我是史納夫子爵,作為一名貴族,我要求你這個商行車隊的負責人必須對我尊重,你有什麼資格高坐在我們貴族的上首?」老頭很自傲的回答。

「很好,史納夫子爵。」洛里斯特站了起來:「我認為你的所作所為是在侮辱諾頓家族,這是不可原諒的,為此,我代表諾頓家族向你的家族宣戰,不死不休。」

「羅斯騎士……」

「到,謹遵大人指令!」羅德.威爾斯站了出來。

看著地圖洛里斯特笑道:「這位史納夫子爵的領地距威廉密爾斯城堡不遠,我給你三天時間,你統領你的重甲槍騎中隊匯合威廉密爾斯城堡的兵力,把他的領地掃蕩乾淨。不可使他的家族有人漏網。寇比利伯爵沒完成的事,我不介意替他完成。」

「是,請大人放心,您的意願就是我們的使命!」羅斯騎士不屑的看了七個貴族聯軍的代表一眼,雄赳赳氣昂昂的大步走了出去,很塊外面就傳來了他的大聲叱呵,人馬集結的嘈雜聲。不久,隆隆的馬蹄聲響起,又逐漸的遠去。

大廳里死寂一片,那個氣焰囂張的史納夫子爵已癱軟在地上,指著洛里斯特臉色蒼白說不出話來。

剩餘的六名貴族聯軍的代表面如土色,他們似乎發現自己忽略了什麼…….

終於,另一名頭髮花百的老頭站了起來:「請問大人,你們不,不是商行車隊嗎?」

「呵呵,很高興有人發現了這點,難道你們過來的時候沒打聽清楚嗎?我們不是商行的車隊,我是諾頓.洛里斯特男爵,北地諾頓家族的當家人。我率領的是家族車隊,途經此地北上返回家族領地。」洛里斯特說。

「可是大人,做為一名貴族,你把寇比利伯爵釘在十字架上的行為的確不符合貴族的身份,史納夫子爵指責的沒錯。」花百頭髮的老頭很有勇氣。

「你說的很對,不過我並不是以貴族的身份將他這般處置,釘在十字架上示眾的是昔日在波多奧爾格省劫殺商旅,作惡累累的紅鬍子馬匪。或許你們不願相信,那麼請你們看看這本日記吧。這是寇比利伯爵他親筆記錄的在波多奧爾格省打劫商旅的經歷,這樣的日記還有好幾本。雷迪,把這幾本日記送給幾位大人查看。」洛里斯特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