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慶想逃,但是戰無命卻不急,他只是死死地纏住何慶,雖然他對何慶造成不了太大的傷害,但是卻可以憑藉自身的強大的力量讓何慶沒辦法逃離。如果他的那群傀儡和蘇家之人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天命教的其他高手,到時候何慶便孤掌難鳴,最後必然難逃一死。

「武修者……」何慶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訝,他突然明白,戰無命那種古怪的攻擊方式竟然是無比罕見的武修之術,他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絲陰影。

「啊……」慘叫之聲此起彼伏,太古魔傀的速度雖然慢但是力量卻是無比瘋狂,屍傀雖然力量不如太古魔傀,但是卻十分靈活,不懼死亡和疼痛,直接以傷換傷,足以讓天命教的人疲於應付。

天命教的高手差不多都被纏住了,想要逃離,幾乎沒有機會,這樣反而激起了它們的凶性。

看著身邊的高手越來越少,何慶憤怒啊,不過卻知道根本不能對戰無命如何,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儘快逃離此地。

蘇東方看戰無命上蹦下跳的,竟然能將何慶纏得脫身不得,頓時心中大喜,他唯一擔心的人便是何慶逃走,一旦他逃了必然後患無窮。此刻,有戰無命出手,他樂得儘快清理掉其他天命教高手。

「殺,一個不留!」蘇東方下的命令十分果決,對於這群天命教的人,他可不想留下任何活口,天命教可不是善良之輩。

「轟……」何慶的身體再吃了戰無命一拳,巨大的衝擊力讓他的身體猛然倒退了近十步才停下來,這時,他感覺背後有一股氣息逼來。

「爆……」戰無命的口中發出一陣低喝,何慶只覺得天地一陣轟鳴,一股恐怖的能量衝擊而來,那股恐怖的衝擊之力直接衝擊在何慶的後背。瞬間,何慶彷彿是無數冰雹下的花草地,千瘡百孔。

何慶快要瘋了,在他身後自爆的是一個強大的屍傀,那股可怕的衝擊力幾乎將周圍的樹木完全摧毀,何慶的身體正在這自爆能量的中心點,一下子將他的身體直接沖得飛了出去。

戰無命居然讓一具屍傀自爆,那可是屬於仙階的肉身。戰無命不心疼,他都心疼了。

屍傀自爆,那可是屬於地仙階的強者自爆,雖然無法使用神通,也無法使用靈力,但是屍傀自身體內的能量在自爆中卻能完全揮發出來,所形成的巨大衝擊波,直接把何慶的身體衝出數百米遠。

戰無命的逆天劍都無法切開的身體,竟然出現道道裂紋。何慶並沒有在屍傀的自爆中死亡,但他身邊的幾位天命教的高手就沒那麼幸運了,直接被炸成了數截,連蘇家的高手也受到了衝擊。

所幸蘇家的高手人數少,分佈散,主要是太古魔傀進攻,所以,在衝擊下,並沒有受太大的影響,太古魔傀有幾具被撳翻在地,又沒事人一般爬了起來。

「賢侄,你怎麼讓這麼好的屍傀自爆,多可惜……」蘇東方看著也心疼,這些屍傀確實很強大,一對一的話,他屬下的高手不一定能敵得過,戰無命居然眼都不眨一下就讓他們自爆了。

「這東西終究是別人的,我能控制是因為我拿了這個哨子,真等莫大來了,這些屍傀又會調轉槍頭對付我們。所以,寧可讓他們爆成煙花也不能留到最後,讓莫大回收回去。」戰無命不以為意地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蘇東方一怔,明白了戰無命的意思,立刻對蘇家高手打了個手勢,讓所有人只管封住天命教眾人的退路,不要與他們近身糾纏。

戰無命很可能把這一百多具屍傀一一放煙花,那可夠天命教高手喝上一大壺了。他們蘇家高手命貴,可別成了陪葬品。

果然,蘇東方命令剛下,戰無命就玩狠的了,百餘具太古魔傀變換陣形,迅速分開,形成包圍圈。那些屍傀速度極快,身形靈巧,與天命教一眾高手糾纏在一起,不給他們逃走的機會。

「戰無命,你好狠……」何慶頓時明白了戰無命的打算,原本青色的臉都綠了,眼裡閃過一絲絕望的憤怒。

「你們天命教的人最喜歡控制別人,還喜歡玩自爆,我也跟你們學的。」戰無命笑了,而後口中哨音再次響起。

「轟……轟……」兩具靠何慶較近的屍傀猛然自爆,兩股瘋狂的毀滅之力摧枯拉朽般掃過方圓百米。

「啊……」何慶一聲慘叫,強如他的金仙之體,也無法在這種自爆的力量中保持完好無損,那股瘋狂的衝擊力使得他的五臟都移位了,雖然沒毀去他的身體,但五臟畢竟不是金鐵,在這種劇烈的震蕩之下,受了極重的傷。

附近的幾名天命教高手更慘,兩具屍傀爆炸,他們要麼直接被這股恐怖的力量撕成碎片,要麼被重創炸飛。他們絕望地發現,那些太古魔傀的大腳自上踩落,那十餘萬斤的重量再加上太古魔傀身體陣紋附加的力量,使得他們頓時化成一團血肉。

「我就是死也要讓你付出代價……」何慶此時披頭散髮,渾身是血,金仙之軀出現道道裂紋,血水自裂紋中滲出。雖然屍傀的自爆並不能讓他受到致命的重創,但是也讓他極度難受。如果給他一點時間,他自然可以迅速修復,可是戰無命根本不給他這個機。他還沒有站起來,便又有幾具屍傀猛然向他飛撲過去。這些屍傀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恐懼,更不知道疼痛,因此,面對何慶的攻擊完全無視,最噁心是,這些屍傀一旦與何慶接觸,根本就不正面對戰,直接自爆,就像是有人將點燃的巨型爆竹一個、兩個、一堆地向何慶身上砸一般。

「轟……」何慶拼盡全力,向戰無命的方向撲來,他心中對戰無命的恨意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他修行到如今,自以為無敵,可惜還沒來得及發揮出自己的力量,便被戰無命這種無比陰損的招式給玩得欲仙欲死欲罷不能。

蘇東方看著被炸得亂七八糟的何慶,一頭的冷汗,他越來越慶幸自己與戰無命不是敵人,這小子太邪門,太陰了。以何慶肉身的力量,即使是他出手,也無法真正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

如果何慶一心想要逃走的話,根本沒有人能阻擋,金仙之軀,在這下界幾乎是不滅的,無法毀其軀體,自然就難以奪其命,所以肉身到了金仙這個層次,一般不會交手。而擁有金仙老怪的宗門,基本上也是沒有人敢輕易招惹,因為有這種殺不死的老怪物在,將要面對什麼樣的報復天才知道。

戰無命進攻了幾次,發現根本就無法破開何慶的防禦,竟然直接以屍傀自爆的方式炸死何慶。

一個屍傀自爆的力量不夠,就兩個同時自爆,兩個不夠就一群自爆,總能炸死你。那些太古魔傀不怕這種爆炸的衝擊力,形成一道屏障,很好地阻擋了這群天命教的人逃走。

圈在裡面的天命教眾人,每個人都要直面屍傀自爆的氣流衝擊,包括尚未自爆的屍傀。可是戰無命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屍傀會不會損壞,一旦屍傀在自爆中損傷,那麼接下去自爆的就是它。

蘇家人一個個看得呆若木雞,一群天命教人在太古魔傀的圈子中左衝右突,被屍傀死纏著,無法脫身,就算有幾個衝出屍傀的糾纏,想要逃離,又被太古魔傀轟迴圈子里。另一方面,圈子中的屍傀一個個自爆得甚是歡快,血肉橫飛中,那股毀滅之力使得這片空間千瘡百孔。強如何慶,更是那些屍傀自爆的首選對象。

片刻之後,何慶便迎來了十波屍傀自爆的衝擊,在沒有神通和靈力形成防護罩的情況下,他唯有憑肉身硬扛。

最初他還弄了一張半仙器的盾阻擋了一下,但炸了兩次之後,那盾都破了,後來只能硬扛,他雖然肉身無敵,但是那太古魔傀的力量無比巨大,他想衝出封鎖,又被太古魔傀憑藉自重撞了回來,欲逃無路。雖然他的身體在這下界幾乎可稱作不滅金身,可是也經不起這種程度得衝擊。

十數波自爆,天命教能戰的人只剩下一半,屍傀先是一個個自爆,後來則兩三個一起自爆,十來波自爆之下,竟然只剩下七八十個了。但是屍傀和天命教的高手不一樣,他們不怕傷殘,傷殘了還可以自爆,所以,剩多少屍傀就是多少顆炸彈,打不死你,爆死你。

這群天命教的高手突然開始恨那莫大老祖,這哪兒是在煉什麼屍傀,這是煉自殺的炸彈啊。今天如果不是這些屍傀,他們也不會這麼慘。

何慶戰鬥力很強,數次衝破了太古魔傀的封鎖,但是蘇東方、戰無命和一干蘇家的高手正嚴陣以待。雖然蘇東方想殺他很困難,但是東蘇方想將他逼退卻還是比較容易的。

何慶第五次衝出太古魔傀的包圍時,已成了一個血人,身上許多傷口,連止血都沒有機會,戰無命針對他一人就自爆了二十個屍傀,其他屍傀自爆使得天命教的高手只剩下二十餘人,屍傀也只剩下三十餘具。

亂戰之地已經成了一塊深深陷入地下的大坑,屍傀自爆將這片大地炸出一個近十餘丈的大坑。如此一來,天命教的人想衝出這個大坑便更加困難,太古魔傀全都在大坑的邊緣,根本就不給他們逃上來的機會。

娛樂圈第一廢柴妖精 「蘇東方,莫大老祖會為我報仇的……」何慶絕望地嘶吼,他怎麼也沒想到,堂堂一位肉身練到金仙層次的無敵強者,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玩煙花一般用屍傀將他爆得如此悲慘,他可能是下界最憋屈的一位金仙強者了。

「莫大,他不久也會來陪你的。」蘇東方不屑地笑了笑,這次是莫家進入神葬之城以來吃過的最大一個虧,何慶一死,天命教在神葬之城的力量將被大大削弱,城主府與魂宗聯合必可力壓天命教。

「你們這群無知的人,你們會看到莫大老祖的怒火,絕對不是你們可以承受的!」何慶瘋狂地嘶叫。

「好了,叫得那麼累,我放點兒煙花給你看看……」戰無命打斷何慶的狂言,冷冷一笑,竹哨聲再度響起。

何大一聲厲吼,他恨啊,這哨音已經響過數十次了,每一次他都炸得他痛入骨髓、撕心裂肺。

「轟、轟……」一連串巨大的爆炸聲,剩餘的屍傀竟然同時自爆,那股恐怖的自爆之力頓時疊加在一起,形成一股狂暴的洪流。

「靠,快撤!」戰無命罵了一聲,身形疾速向遠處飛退,他低估了屍傀自爆形成的巨大破壞力,之前一具一具,最多也就兩三具屍傀一起自爆,雖然衝擊力十分大,但是在這始原的天地規則之下,不足以對千米之外的他們造成太大的衝擊。

但是此刻三十餘具屍傀一起自爆,他感覺整片叢林的天地規則這一刻彷彿發生了巨大的震蕩,那股恐怖的力量改變了這裡的規則,化成無邊的洪流席捲而出。

無數的樹木在這股恐怖的力量下化成塵粉,那巨坑的低空中出現了一道道虛空裂縫,整個空間竟然被這股恐怖的自爆之力撕裂開來,彷彿鏡像破碎一般,出現一道道冰裂紋,巨坑猛然一震,整片叢林方圓數百里都跟著震動起來,不遠處的大山也在這股衝擊之下出現了大面積崩塌。

驚呼聲四起,蘇家一眾高手也倒霉了,有些沒注意的直接被拋出千丈,不知死活,有些則趴在地上卻像是落在蹦床上一般猛地被地面的震蕩彈了起來,又重重地落下來。

一派末日風暴的景象。

戰無命和蘇東方都沒有料到,這三十餘名屍傀同時自爆所形成的疊加效果會有如此恐怖的破壞力。

戰無命退得很快,可依然快不過那股衝擊波,不過由於距離相對較遠,肉身又強悍,他被那股力量衝出了數丈,重重地撞在一塊裸露的大石頭上,石頭碎了,戰無命只覺得有點兒暈眩。那股衝擊力把他的衣衫衝擊得化成了一道道布條,形象無比狼狽。

「呸……呸……」戰無命猛然吐出幾口泥,撐起身來,滿眼都是塵土。環視四周,發現方圓數丈千竟然一片空曠,偶有幾截樹樁插在蓬鬆的泥土上。那原本十餘丈的巨大深坑一下子擴大了一倍不止,一眼沒有看到底。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靠,威力這麼大!」戰無命咋舌不已。而後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對著四下喊了一下:「蘇伯父、紅雪……蘇伯父、紅雪……」

「呸、呸……」戰無命的聲音未落,不遠處傳來一陣吐口水的聲音,戰無命扭頭一看,只見一渾身灰濛濛的,頭髮如同雞窩,身上衣服被撕成了一條條的根本就看不清本來面目的人爬了出來,他的腳下是一個人形淺坑。顯然,剛才他被那些塵土給埋了,戰無命一時間沒發現。

「伯父……」戰無命一怔,急步走過去,那人正好轉過頭來。

「戰公子……」那人大喊一聲。

「蘇鑫……」戰無命一怔,這人不是蘇東方,竟然是蘇鑫。

「戰公子,這下玩大了……」蘇鑫苦澀地笑了一下,再一看戰無命,突然笑了起來,指著戰無命的頭捧腹大笑。

「笑什麼?」戰無命一愣。

「你的頭髮,像個鳥巢……」蘇鑫邊笑邊道。

「啊!」戰無命伸手摸了一下,又罵了聲:「靠!」隨後撥出劍,從亮白如鏡的逆天劍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尷尬地笑了笑道,「確實是玩大了!」

說著,戰無命將劍對著蘇鑫照了一下,聳聳肩道:「你的是雞窩……」

蘇鑫看到劍身上自己的影子,一把捂住自己的腦袋,在戰無命錯愕不已的目光中居然掏出一柄桃木梳……梳了起來。

「嘿,想不到你隨身帶著這麼好的法寶……」戰無命乾笑了一聲,轉身不再理自顧自梳妝的蘇鑫又叫起蘇紅雪來。

「主人……」一個弱弱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戰無命一怔,是紅毛綠尾獅的聲音,循聲望去,發現不遠處有一個隆起的土包,戰無命走了過去。

「呼……」那土包一下子聳了起來,塵土飛揚,撲了戰無命一臉。而後紅毛綠尾獅巨大的身體站了起來,就像一隻髒兮兮的野狗,它狠狠地抖一抖毛髮。

戰無命原本就離得不遠,被剛才那一團塵土撲了一臉,剛用手抹了一把,又被塵土撲了一臉。

「靠,你個臭獅子,你以為你是狗嗎?」 寵婚撩人:首席寵妻成癮 戰無命大罵。

「啊,主人,對不起,沒想到你在邊上……」紅毛綠尾獅扭頭一看戰無命站在旁邊,乾咳了一下,然後獻媚似的道:「主人,女主人在下面,剛才感覺很危險,所以我捨身護著女主人……」

戰無命一聽,扭頭一看,果然看到蘇紅雪正在那塵土的坑中,那坑裡還算乾淨,顯然,剛才紅毛綠尾獅子給蘇紅雪擋住了那一波衝擊。

「啊……壓死我了,你個臭獅子,怎麼這麼重……」蘇紅雪罵了一聲。

「這個……」紅毛獅子乾笑了幾聲。

「啊……」蘇紅雪抬眼一看,看到戰無命時不由失聲尖叫,像見鬼一樣,試探著問道:「你是無命……」

這次輪到戰無命無語了,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自己真的變化這麼大嗎?

「紅雪……紅雪……」不遠處傳來蘇東方的聲音,不知道他是從哪兒爬起來的。戰無命和蘇紅雪扭頭望去,見他的形象和戰無命相差不多。

「父親,我在這兒……」蘇紅雪叫了一聲,然後環顧四周,一陣錯愕,很多人都從蓬鬆的泥土中爬了起來,剛才那陣恐怖的爆炸,將那大坑中的泥土全炸了出來。

他們先是被那恐怖的氣浪衝倒,而後又被泥土埋了。幸好一開始戰無命叫了聲快跑,大家本來就離得比較遠,聽到喊聲知道壞事了,迅速遠逃,結果還沒來得及跑出安全區。

幸好這些人最弱的也已達到了仙體,這股恐怖的衝擊雖然聲勢浩大,卻並沒有人重傷,只有幾個離得近的受了點兒輕傷,也無大礙。

戰無命又看了看,自己的太古魔傀一具也沒看到,不由得一驚,疾行至那大坑邊緣,卻見到大坑中,一些人影艱難地爬了起來,正是自己的太古魔傀。

戰無命微微鬆了口氣,那群太古魔傀並沒有受到直接的衝擊,但是那股恐怖的爆炸之力將他們掀翻了,太古魔傀就在那大坑周圍,沒被炸壞,卻因地面的塌陷掉進了大坑裡。

太古魔傀的身體全是雷鳴鐵,這一波衝擊雖猛,但他們大部分都完好無損,不過也有幾具想掙扎卻沒能掙紮起來,兩條腿竟自關節處震斷了。

戰無命暗自咋舌,這三十多屍傀自爆的威力還真夠強的。倒是對於太古魔傀的損傷並不在意,那東西主要還是身上的雷鳴鐵值錢。這些太古魔傀煉製得太過粗糙,也不知道當初戰皇之路上,那霸雷宮是從哪兒弄來的煉製手法,用得是最低級的魔傀。

唯一讓戰無命覺得有點意思的是,這些太古魔傀可以吸收天地之間的雷霆之力,藉助本身雷鳴鐵的材料特殊性,大大提升品質。前一段時間,戰無命利用各種天劫之雷,對這些太古魔傀進行粹煉,可是提升速度還是很有限。

當日他拿到這太古魔傀時,這些魔傀差不多是戰王的戰力,很獃滯,在雷劫雷霆的淬鍊之下,也才達到戰神階。在無盡星空,戰神階的傀儡弱小得都不好意思拿出來,戰無命寧可讓這些魔傀在自己的空間法寶中種地,也不讓它們出來丟人。

但是進了始原,這些境界只有戰神階的魔傀便不一樣了,力量和身體的強度,幾乎無敵,他才想著用這太古魔傀來對付屍傀。

對於太古魔傀的煉製之法,戰無命記得在與莫大交好的那一世,自己也關注過,但是連莫大拿到的都是缺篇,根本不足以煉製出強大的太古魔傀。

霸雷宮那些人雖然有些小聰明,知道以雷鳴鐵煉製使這些太古魔傀可以成長,但是這種成長之法根本就無法讓太古魔傀真正突破,最強也不可能突破到至尊,所以,這東西就成了雞肋。

可是至尊對於霸雷宮這個玄武大世界的宗門來說,是無敵的強者……所以他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煉製魔傀。

對於霸雷宮,戰無命後來在天傾宗時也查過這個宗門的信息,但是霸雷宮十分隱秘,即使是玄武大世界上的大宗門也知之不多。

在眾生戰場,眾人也不曾聽說過這個宗門,此刻若不是指望這些太古魔傀打仗,戰無命還真想不起有霸雷宮這麼一個宗門。

戰無命將太古魔傀全都收入空間法寶之中,此時已經用不上他們了。一百三十八具太古魔傀,缺胳膊斷腿的有十五具,其他的都看不出來明顯的傷痕,另有十三具身上的陣紋被破壞,這個戰無命倒是可以修補,都是簡單的陣紋。但那缺胳膊斷腿的,戰無命就不知道怎麼修了。

或許根本就不用修,直接拆了當成雷鳴鐵,打造些寶貝,或者拿去賣了也可以。

蘇家的高手沒有死亡,幾名受傷的也不過是輕傷,四十幾人全都匯聚到戰無命身後,看看那個大坑,深約數十丈,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被掏空的礦場。

眾人咋舌不已,心頭升起悸動,剛才要不是他們遠離爆炸中心,在千丈之外,又有那大坑坑壁相阻,只怕他們全都難以幸免於難。不過他們也沒有心情怪戰無命冒失,因為這場經歷,讓他們的心性更堅定了。

「大家下去找找,我希望看到何慶的屍體……」戰無命對蘇家的高手吩咐了一聲,對於金仙的肉身,他不相信那場恐怖的爆炸將金仙的屍體炸成碎片。

像何慶這樣恐怖的高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絕對不能讓他有機會逃脫。

「都這樣了,只怕屍體都被炸成碎片了吧……」蘇紅雪怔怔地望著那巨大的大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一個金仙的肉身豈是容易破壞的。」戰無命不以為然。

「不錯,賢侄的謹慎讓我欣慰,這爆炸雖然強大,但是何慶是否已經死了,最好還是親眼證實一下為好。」蘇東方贊道。

戰無命的心思確實夠謹慎,不過這正合他的心意,那麼強大的爆炸,雖然看上去可以摧毀一切,但是對於擁有金仙之體的何慶,蘇東方也沒有把握。

蘇家的高手也顧不得整理形象,衝下了大坑。

「看,那裡……」蘇紅雪突然出聲,指著大坑的中心叫了一下,戰無命順著蘇紅雪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得一怔,他看到一道好像是人的身影,自坑底的泥土中艱難地站了起來。

「靠,不會吧,這樣都不死!」戰無命看到那個人影,不由失聲罵了起來,遠遠望去,那個身影正是天命教的何慶。

蘇東方也怔住了,三十名地仙階的屍傀自爆所產生的巨大毀滅力量,竟然都沒殺死爆炸中心的何慶,他心中微微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巨坑的中央,那顫抖著站起來的人正是那個在爆炸中心的何慶。戰無命等人咋舌不已,那麼恐怖的自爆,何慶居然沒有死,這就是擁有金仙之體的恐怖。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此時的何慶,半張臉不見了,深可見骨,不過那血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修復著傷口。何慶斷去了一隻手,身上千瘡百孔,如同被鳥群啄食了很久的屍體,有些地方都被那股恐怖的爆炸力給掏空了。這種恐怖的傷勢,如果換成其他人,哪怕是地仙,只怕也活不成了,但是何慶居然活了下來。

戰無命和蘇東方等人距何慶數丈之遙,像是一群野人圍著一隻獵物,一個個頭髮亂得像鳥巢雞窩似的,衣衫破爛,形象怪異,不過比起何慶要好多了。

「嗬嗬……」何慶的眸子里血紅一片,喉間發出野獸般的低嘶,目光掃過戰無命等人,慘然一笑,身形猛然向戰無命撲去,一股恐怖的氣息頓時自其體內散發出來……其本來似乎還在修復的創口竟然加速撕裂開來……

「賢侄快退!」蘇東方大驚,何慶身上的那狂暴的氣息顯示,他居然要在最後的時刻自爆。一位金仙自爆,那結果只怕不會比那三十具屍傀自爆的威力小。

何慶選擇戰無命,顯然在這些人中,他最恨的人不是蘇東方,而是戰無命。若不是戰無命,他絕對不會落到如此下場,他很清楚,他根本不可能有活下去的機會,蘇東方和戰無命不可能放過他,如果一定要死,他也要拉一個墊背的,戰無命就在他面前,正合他心意。

「就你那身體,也想和爺玩自爆!」戰無命不由笑了。就在何慶的身體猛然躍起的同時,戰無命動了,像影子一般,在半空中與何慶撞在一起。

「啊……」何慶發出一聲長長的嘶嚎,整個人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迅速癟了下去。戰無命與他交錯而過。何慶的屍體重重地落在地上,那股恐怖的氣息已消散於虛空,在他氣海的位置,一道血箭飈射出數尺之外。

何慶死了!一擊致命,戰無命捅破了他的氣海,那原本欲匯聚在一起的,準備自爆的力量直接泄了出去,蘇東方的眼中閃過一絲驚駭,難以置信地望著何慶的屍體,並不是因為戰無命一劍準確地捅開了何慶的氣海,畢竟何慶的身體在那場爆炸中已經千瘡百孔,身體中的靈氣流失太多,肉身再也難以保持那般強大。

他難以想象的是,一位金仙的自爆絕對不會只是氣海的自爆,更重要的是靈魂的自爆,他很清楚,一朝為仙,破丹成嬰,在識海之中存在的那具元嬰才是真正恐怖的力量,如果識海自爆,所產生的爆炸之力絕對比氣海的力量爆炸更加恐怖,可是戰無命只是捅破了他的氣海,為何卻何慶連自爆的機會都沒有。

他有些想不通,為何何慶的元嬰沒有自爆,雖然沒有自爆最好,否則只怕他也不能倖免,但是這一變化實在太詭異了。

戰無命身上充滿了秘密,或許戰無命真有什麼手段可以阻止元嬰自爆,因此,蘇東方也沒再追問。

戰無命掏出一塊白布,將劍上的血漬輕輕地擦拭乾凈。目光轉向蘇東方,只是笑了笑,對著趕過來的紅毛青尾獅幾人吼了一聲:「看什麼看,我沒教你們怎麼做嗎?」

「是,主人……」紅毛青尾獅立刻化身為人,與另七位獸族至尊一起,在蘇東方和眾蘇家高手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取下何慶手中的空間寶物和儲物類的東西,連腰囊都沒放過,最過分的是,居然還強打開嘴巴看看嘴巴里有沒有什麼東西。

蘇家眾高手全都錯愕不已,怔怔地看著那八大至尊像土匪進村一般將何慶身上每一個角落掃蕩了一番,他們還沒意識到什麼,那八個傢伙迅速向四周掃蕩,地上的屍體全都是清掃的對象,完全不顧形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