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太古七族出現的時間,太急了。

他沒有徹底強大,就不得不迎戰。

依靠着反生命大道陣法,瘋狂催動,不顧反噬,他把自己生命都搭進去,最後還讓自己的屍體成為混沌大陣的陣眼。

藺九鳳付出了全部,他自覺當得起九鳳大帝這個稱呼。

可是現在,他已經無力回天了。

「一定有辦法的!」萬家燈火竭力的散發着能量,滋潤藺九鳳的殘魂。

可無濟於事。

殘魂越發的淡薄,似乎下一秒來一陣風,吹過之後,就會蕩然無存。

「以後,你自己也要好好地守護這個人間。」藺九鳳如看一個朋友,看着萬家燈火。

「我不行的,我沒有你,只是一件法寶。」萬家燈火說道。

「誕生了自己靈智,有了自己的思想,還可以說話,可以讓自己變強大,你已經蛻變了,走出了多少絕世法寶都沒有走出的道路。」藺九鳳搖頭,萬家燈火的路,已經沒有人可以預測,它已經從一件法寶,變成了一個生靈。

萬家燈火沉默了。

它越發的護不住藺九鳳的殘魂。

一陣風吹過,藺九鳳的殘魂隨風而逝。

消失在了冷宮。

遠處,一直在混沌大陣浮浮沉沉的拜將台,也失去了最後一點活力,直接墜入混沌里。

聖堂之劍直接墜落,插在了混沌里,失去光澤。

藺九鳳的屍體里,反生命大道陣法,也是在這一瞬,轟然崩塌。

那座斷崖,直接化為灰飛。

只有藺九鳳的屍體,還立在虛空,被無數混沌氣息纏繞。

他是陣眼,他屍體不毀,混沌大陣就不會停止。

本來一具屍體是堅持不了多久的。

但是小白貓體內那血海衝出來,融入了藺九鳳的身體,讓他的屍體即便被混沌可怕的能量包圍,也是完好無損。

這樣也是讓藺九鳳最後一點擔心,也消失不見了。

至少,混沌大陣可以阻擋太古七族不少年歲。

除非他們徹底破壞掉復甦王者佈下的大陣。

不然他們想進入人間,只有走這個通道。

通道的盡頭,就是帝都,就是混沌大陣。

百位仙王都被殺了,短時間太古七族是沒有這個膽子下來的。

所以,人間暫時安全。

而藺九鳳,也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冷宮還在。

極陰之地還在。

萬家燈火也在。

它發出了一聲嘆息,繼續懸掛在冷宮門前。

微微搖曳。

……

一片霧蒙蒙的世界,彷彿是混沌,但又不是那麼簡單。

這裏是一片森林。

參天的大樹雖然並不很密集,但是樹冠繁茂,足以將這裏完全覆蓋,讓這片森林顯得幽森而又陰暗。

在這一片森林裏,多的是白骨,有人的,也有動物的……

偶爾有白骨爬起來,眉心之間閃爍着火焰,森冷白色,迷茫的看着四周,然後循着本能前進。

這裏,沒有一個血肉生物!

就連動物,都是白骨模樣,循着本能。

白骨森森的世界,顯得十分詭異。

在這一片森林裏,大片的枯木和腐爛的樹枝下,一道虛影緩緩地漂浮起來。

眼神迷茫的看着這一片世界。

「這裏……是什麼地方?」

「我是……什麼人?」

虛影在問自己。

也在詢問四周。

無人回答。

在他的周圍,有白骨站起來行走,離開這裏。

虛影沒有離開。

而是繼續站在原地,浮浮沉沉,飄在半空。

他在想,自己是誰?

半晌,虛影的眼神逐漸清明起來,認真的說道:「我是藺九鳳。」

「我是九鳳大帝!」

「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藺九鳳迷茫的看着四周。

遠方,是森林之外,大山裏經常發出厲嘯的恐怖地帶,時有高大的巨影閃現,透過森林裏繚繞的霧氣,遠遠望去就讓人感覺驚悚無比。

這是一個新的世界!

藺九鳳敢肯定。

他確定自己已經死了,強行催動反生命大道陣法,以至於把自己性命也搭進去,最後更是把自己的屍體,化為混沌大陣的陣眼。

就連神秘的,探索出了法寶修行之道的萬家燈火,都無法救下他,保留他的一縷殘魂。

在那最後時刻,藺九鳳清晰的記得,自己的意識已經回歸了混沌,什麼思想都被分解了,一點都不存在。

可是,即使這樣,他還是活下來了。

並且,來到了這個世界。

雖然還是殘魂,但和之前比,已經好很多了。

至少他的這縷殘魂,不會隨風消散。

只是戰力沒有巔峰時期那麼強大了。

之前他是祖仙境界,藉助反生命的帝者巔峰,都可以擊殺仙王。

現在的他,頂天了也就假仙層次。

和祖仙的差距,還是巨大的。

但藺九鳳已經很滿意了。

至少,他還活着。

本來他都認命了,認為自己必死無疑,瞞着小白貓,讓小白貓帶着希望離開。

現在藺九鳳可以履行自己的承諾了。

「不過,這裏到底是哪裏?」藺九鳳疑惑的看着四周。

每隔一會,在腐爛的樹木枯枝下,就有一具白骨站起來,走出去。

它們很弱,都是白色的森冷火焰,氣息都比不上藺九鳳當年的武聖級別。

但它們好似源源不斷的生產出來一樣。

藺九鳳就沒有見到一個和自己一樣的殘魂。

看着看着,藺九鳳不由得發出疑問:「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裏沒有一個活着的生靈,都是死人,而且都是白骨生物。

搞的藺九鳳以為自己來到地獄。

但是仔細一想,地獄也不是這樣啊。

這個世界,天空流淌著死氣,森林裏也多是腐爛的氣味,花草樹木都在隨時隨地枯萎腐爛,又重獲新生。

但僅此而已。

藺九鳳隨意的漂浮着,在森林裏閑逛,他發現了這些初生的白骨,都很單純,沒有一點想法,隨着本能遊走。

「我還能簽到嗎?」藺九鳳忽然意識到一件可怕的事情。

如果不能簽到,他想重新復活,那一定是很漫長的時間,小白貓會不會絕望?

【是否在死界簽到?】

就在這時,藺九鳳眼前出現一行字。

簽到的提醒。

藺九鳳鬆了一口氣,還能簽到就好,這樣他可以依靠簽到,快點復活。

「這裏是死界嗎?」藺九鳳發現了簽到的字。

這個世界,叫做死界。

藺九鳳可從未說聽過什麼死界。

無論是從神族的藏書里,還是其他的藏書里,都沒有死界這個概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