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還沒站穩,掃向前方的目光剛好與對面幾個豪門二代紈絝的目光相撞。

「姓司的?」

其中一個紈絝顧毅一眼就認出了司邵斐。

畢竟司邵斐把他弟弟顧南秦先是廢了,而後又打成了植物人,到現在還在醫院躺著,這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醒過來。

此刻,顧毅瞧向司邵斐的眼神里滿是恨意。

「姓司的,還真是冤家路窄啊!呵,你穿著病號服,是生病了嗎?不知什麼時候病死啊?」

「不、不病死、我看病、多活久一點、就能見到老婆……」

本來咬牙切齒詛咒的顧毅,這才突然發現司邵斐狀態不對,傻愣愣的,跟以前那個冷血狠厲到讓人望而生畏的強大男人簡直不是一個人。

「姓司的。」顧毅呵呵冷笑:「你腦子出毛病了?該不會來醫院看的是腦子吧?」

「咦,毅哥,看來傳言是真的啊!」

這時顧毅的哥們看著司邵斐的狀態,突然想起什麼一樣插嘴道。

「前段時間商界一直都傳司氏股份大動,原來的司氏總裁也就是這位司總,因為被老婆算計,最後破產到一無所有!」

「現在看來這個傳言有著幾分可信度,要不是這個姓司的被他老婆算計害得腦子壞了,以他的心機手腕怎麼可能會落得被奪了股份的下場。」

確實很有道理。

尤其是此刻司邵斐看個人就害怕的狀態,讓顧毅舒爽的哈哈大笑。

「姓司的,特么的你也有今天啊!」

顧毅獰笑著就朝著司邵斐走過去。

「不,壞人!不要過來,老婆,嗚嗚嗚,老婆救我!」

孩子心智一樣的司邵斐,嚇得身體發抖的踉踉蹌蹌往後退,但他這具破碎身體挪動的速度哪裡比得上顧毅這些健康人。

很快,他就被幾人圍到了中間。

「哈哈哈,姓司的,你身體顫抖個什麼?你這是怕我嗎?嘖嘖嘖,原來你也有害怕的時候啊!」

但因為這是醫院,也不好弄出太大的動靜,為了防止有人多管閑事,顧毅幾人直接把司邵斐拖到了男廁所。

門『嘭』的一關。

司邵斐被人狠狠推倒在地上,看著面前沖他猙獰逼近過來的幾個人,睜大著恐懼的眼睛,縮成一團的瑟瑟發抖。 「嘖……剛剛那個叫托亞拉的盜賊,想想他看我的眼神,還是覺得好不爽啊……」昏暗的地下空間里,隊伍依舊分作了前中后三路,居中的丘比特回想着片刻前發生的事情,幾乎都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了。

「噓~~~小點聲!影響到了前面探路的大叔,小心回去了隊長又要給你小鞋穿~」丘比特身旁,持盾負責照明和保護射手的為戰而生下意識提醒他道。

很是不爽的瞥了一眼表現得過於「膽小」的為戰而生,忍了片刻……丘比特終究還是沒忍住,保持着戒備姿態一邊前進,一邊對着身旁同伴小聲道:「之前那個該死的NPC那麼小瞧我們,還在語言上羞辱我們,難道你就一點都不生氣么?」

聽了丘比特的抱怨,為戰而生以一種「過來人」的悠然眼神,又默默的帶着一股前輩般的傲然姿態,轉頭看着丘比特道:「所以說你們還是缺乏鍛煉的菜鳥啊~~歷練太少,這麼一點小場面心態就被崩了?

就以你這玻璃心的程度,要是把我們以前受過的罪給你們體驗一下的話……你豈不得當場原地爆炸?

在你和無影還沒來之前,有一陣子隊長拉着我們和他一起過各種戰鬥劇情任務,其中甚至有少數是涉及到外族的……

你自己是精靈族出身,一定不覺得你們精靈族的NPC難打交道吧?

其實你們精靈族的NPC賊雞兒麻煩,和人族打交道的時候各種秀優越感,甚至哪怕落難了在對我們求助的時候,也始終保持着一種莫名的遊離感……明明是有求於人的,他們還表現得好像羞於與我們為伍一樣,看着就讓人想抽他們……

還有我們還經手過兩個黑暗陣營的劇情,哇~想起來都覺得神奇!

你知道劇情任務援助規則的吧?

哪怕是普通模式下的『好友』,幫對方做劇情任務,也會在切入劇情后被強行安上一個戰役世界觀下合情合理的『身份』。

你體會過當一個『奴隸』是什麼感覺么?我們就試過~

甚至當時引領劇情的那個玩家就是我們這批『奴隸』的監工!一開始為了應付過去劇情里NPC的檢查,他甚至還不得不揮鞭子抽了我一下……

干~

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疼到飛起啊!

這一到了戰役模式下,身體素質瞎雞兒弱,也不知道啥時候才能練到隊長那個水準……到了那個時候,至少挨打起來應該也沒那麼疼了吧……」

丘比特看着為戰而生似乎煞有介事的在回味當時挨鞭子時的感受,嚇得倒抽一口涼氣!若不是眼下情況不適合,她甚至想噌噌噌地立馬遠離這個疑似抖M的變態傢伙!

二人間沉默了小一會,丘比特忽而又小聲問道:「挨鞭子啥滋味?」

「不好形容……感覺就好像一根金屬條瞬間滾過皮膚表面,那一瞬間甚至只覺得涼涼的……然後就是火辣辣的疼,好像被滾油澆過一樣,滋滋的往外冒熱氣,讓你下意識就忍不住想去抓,但是稍微碰到,或者哪怕牽扯到周圍的肌肉都會感覺到更加的疼痛!再過一會那股疼就開始由外向內鑽,好像要鑽到你的肉裏面一樣……反正這輩子也是第一次體會到,太神奇太複雜了,一言難盡啊~」

「嘶……這是那個找你們幫忙的玩家下的手?這你們都能忍?!」丘比特這一下是真的驚了~

雖說在戰役模式下,戰鬥、肌肉損傷什麼的感覺都無比真實,也是因為如此,其實才相當程度上阻止了玩家群體的向外擴張速度……

畢竟那種足以以假亂真的疼痛刺激還是足以打擊到不少玩家的意志和戰鬥慾望的。

然而目前玩家所見可很少能見到諸如「鞭子」之類的奇門兵器,聽為戰而生的描述,丘比特簡直覺得被抽一鞭子的感覺要比被砍一刀更恐怖!

畢竟真要挨刀子了……了不起退出戰役或者劇情嘛,反正人物真的中了刀也有不小的概率掛掉,何必還要強忍那種可怕的痛感體會呢?

可一般情況下挨一鞭子卻是不容易致死的,為了繼續推進劇情,可能會有不少人選擇忍受,到那時候……再想想為戰而生剛剛的描述……只怕到時候論壇上罵娘的人會有一大片吧?

不過為戰而生卻是好笑地看了丘比特一眼道:「所以說你們這些菜鳥還得多多鍛煉啊!如果動不動就退出、就放棄,那你們啥時候才能真正成長起來?一點皮肉傷都扛不住,算什麼老兵?」

先前為戰而生跟丘比特吹牛的時候,她還沒回過味來,可這會兒再一聽對方的說辭……干!這不是平日裏傑拉特對他們說教的口吻么?

丘比特一愣,隨即想到了另一種可能——好哇!剛剛被一個貌似挺強的NPC鄙視了也就算了~你個水貨還敢來逗老娘?要不是因為上面有個變態的傑拉特在那壓着,信不信老娘一箭把你腰子都釓下來?!

眼見着丘比特似乎要發作,也算是爽過了的為戰而生立馬招呼著發愣的某人跟上,同時繼續用一種詭異的語氣對丘比特道:「那種影響心情的事情你就別想了~以後再遇到這種的,只要刀子落不到你身上,你當他放屁不就結了?

反正出面應對NPC的事大多都有隊長包了,你就權當眼不見心不煩了,生那悶氣幹嘛?

說起來……我反而覺得那個盜賊爆出來的那幾個咱隊長的名頭更唬人啊!

雖說這段日子以來總和對方一起下王都劇情,可他怎麼在斯坦德威克混出這麼大名頭來的?要知道這裏可是一國之都啊!真正的遊戲里最頂級的勢力所在~

就之前那盜賊說的那些話,我怎麼感覺咱們隊長好像真的很不得了一樣??

還什麼『王國百年一遇的天才』……

這樣的名頭是目前的玩家能從NPC那掙到的么?」

為戰而生這次轉移話題的戰術還是很成功的~

一直以來,丘比特那幾乎毫不掩飾的「攀比欲」都被大家看在眼裏——哪怕明面上已經答應加入團隊,服從隊長傑拉特的管理,但這號暴力蘿莉(外表)卻也從未放棄過追趕,甚至意圖超越對方的追求!

從平日裏對傑拉特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小碎嘴,到訓練時完成對方的訓練要求后煞有介事的偷偷加練……甚至就連下了遊戲后,這妮子都已經重新撿起了放下許多年的箭術訓練!

再不是以往那般隨意玩兩手就丟到一邊的漫不經心,而是真正開始以曾經的標準和嚴肅態度去感受弓弦開合的韻律……

自打前面被劉逸飛接二連三地打擊了好幾次之後,實際上這丫頭心中已經徹底燃起了戰火!

只可惜丘比特和劉逸飛這號老謀深算的兵油子比起來的確是差了不少,她不知道的是,劉逸飛反過來還開始利用丘比特的認真和進步速度,去刺激和鞭策無影極盜不斷進行強化訓練!

這個該死的傢伙,甚至連少女(?)的發奮圖強都要榨取剩餘價值,某種角度而言確實已經是堪稱魔鬼般的存在了……

話題一轉到「眼中釘」的傑拉特身上,丘比特甚至連生氣都不記得了,立馬開始回想之前那個叫托亞拉的盜賊描述中的傑拉特……

先前的丘比特被自己主觀情緒所擾,只想狠狠一拳把那個盜賊的臉打花,讓他也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了~

可眼下仔細一想……確實啊!在對方的口中,確實把自家隊長誇獎的過分厲害了一些……

當然,傑拉特的實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可……

埃拉西亞百年一遇?

這也未免太誇張了一些吧?!

要說此時的傑拉特便已經是人類陣營里「登峰造極」的強者,那卻是大家無論如何都不能相信的——畢竟這裏可是王都之地,那盜賊看起來也有些地位和實力,只要對方不是在信口胡說,想來其評價應該便是外界對自家隊長的公正評定了……

二人越想這事越是有些驚疑不定,甚至都想回過頭去找劉逸飛求證一番~

只是二人在這事上卻是有些思慮不周了——劉逸飛真正被世人重視的要點,除了他各方面確實有着不俗的造詣外,更關鍵的一點在於他的「年輕」!

在系統的審定規則中,劉逸飛不過是個「即將19歲的年輕人」而已~

這種年輕才是放大其成就的關鍵!

如果同樣的本事,放到一個七老八十,已經度過了人生大部分時間的老人身上,那可能外界對劉逸飛的評價就要跌落谷底了——因為同樣的年齡段,其他NPC中多的是更加登峰造極的存在!

而偏偏「年齡」這件事,在大部分玩家考量事情的時候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因為除《英雄無敵之戰爭世界》外,目前市面上的其他遊戲甚少會有「年齡」相關的細節設定……

為戰而生和致命丘比特雖然真的很想立刻去問問,劉逸飛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尤其是每周一次的戰役里,究竟都幹了些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以至於NPC居然都對他推崇備至了。

但今天小隊來到地下二層的任務也十分要緊~

由於之前和托亞拉達成了協議,所以對方允許了劉逸飛他們今天可以在兄弟會的勢力周邊「轉轉」,但條件是必須要在兄弟會的監視下……

只不過劉逸飛到也並不介意對方的監視,正好,索性就讓尋夢人放開手去發揮——不僅要應付周圍層出不窮的環境問題,甚至他還授意尋夢人去努力尋找負責監視他們的兄弟會盜賊!

要知道在實際偵察的過程中,如何應對敵人或明或暗的眼線也是重中之重,尋夢人就算曾經本事再了得,如今畢竟已經年紀大了,「手藝」也放下了很多年,在去其他區域實際摸排之前,正好在這好好找找「手感」。

同時,整個小隊都以實戰狀態配合對方訓練,甚至劉逸飛更要求大家去學習,熟悉尋夢人用的那一套軍方指揮手勢——因為日後遊戲里玩家在進行軍事行動時,進行手語交流時用的最多的也是各路軍方使用的熟練手語指揮……

大晚上的,在這幽深不見天日的地下,尋夢人甚至真的彷彿重回當初的老山前線,帶着戰友們在黑暗可怖的雨林環境裏玩命前行~

這一夜,對於這位闊別戰場許久的老兵來說,突然給他原本習慣了平常生活的靈魂帶回了一絲奇異的感觸,突然間,他很想和老首長唐振庭,又或者其他的老戰友聊一聊。

這個遊戲,真的給了他不一樣的深刻感觸……

大半晚的時間匆匆過去,喧囂之後,其他人自然能夠下線休息,放鬆緊繃的神經~

只不過對於劉逸飛而言,他卻還有很多整理工作要做。

相比地下一層的環境,地下二層的路線障礙等路況要複雜得多!

除了因時間久遠自然損壞的路段外,在兄弟會勢力周圍也能發現很多人為破壞的痕迹,不用猜都知道,勢必是對方為了限制同行路線,又或是安排陷阱所做的安排,想來類似的情況在其他勢力那也不會是什麼新鮮事。

為此,劉逸飛必須要繪製更加精細的戰用地圖……也就虧的劉逸飛以前也會點畫地圖的手藝,要不然這事還真不好辦……

到了周六,所有玩家收拾好一周的心情起伏,開始要面對新一周的戰役開啟了。

相比上周,這一次劉逸飛倒是沒什麼特殊的安排,進階什麼的一般情況下幾個月,甚至一年(遊戲時間)都未必挨得上一次,沒有戰鬥的話,其實現階段玩家在戰役世界中的生存環境還是比較安全的~

只是在上線后,劉逸飛沒轉悠多久便察覺到了護衛軍訓練營中的變化——營地里居然多了一些身上氣勢兄當驚人的生面孔!

那是老兵們輕易就能從人群中分辨出的可怕傢伙~

因為這些人,無不是在戰場上真正殺敵無數的凶神級存在!

而直到劉逸飛看到一個無比熟悉的面孔時,才終於意識到這些人是從哪萊的——阿德拉!!!

訓練營三期的真正老兵回營了…… 直到現在生下了陳爾雅,程君怡的心裏才得到些許安慰,當年的傷痛才得以治癒。但是,傷好了,疤痕卻永久留下,程君怡永遠不會忘記自己那天醒來聽到秀秀對她說的話,她也不會忘記那個害她的宮妃,在燕窩裏偷偷下藥的人,她總有一天,會找出這個人,為當年肚子裏那個可憐的還未出世來得及看看這美好的世界的孩子報仇。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