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個時候,林寒目光之中,卻是一片無畏、無懼,只有強大的自信和勇氣,在其中瘋狂涌動,幾欲噴薄蒼穹。

唰!唰!唰…

林寒在虛空之中行走,像是一尊人族大帝復甦,以無上戰威,在星空中搏殺域外魔神。

他雙手連連轟出,或成拳,或成掌,一會兒如同狂武戰帝,轟碎大岳,一會兒又如天神震怒,撕裂天和地,山和海。

這一瞬間,沒有一個人能夠形容林寒的氣勢,到底是多麼的可怕和磅礴,一人迎擊銀月狼王等十位妖族中的蓋世強者,驚為天人。

銀獅的獵物 「好可怕的力量風暴!」

在場的每一個人,無論是妖族還是人族,都是感受到了林寒的強大,像是天上的諸神一般,降下雷霆之怒,翻江倒海,根本無法抵擋。

「退!」

「所有人,快退!」

「這種力量,我們若是被捲入其中,絕對會瞬間屍骨無存,化為塵埃,湮滅世間!」

群山之中,無數來自觀戰的強者,都是紛紛爆退,眼神之中,滿是惶恐和震動。

「好猛!」這個時候,就算是赤天歌,看到如此狂暴的林寒,都是忍不住口中吐出一句驚嘆之聲。

「賊子,休得猖狂!」

牛萬道和另一位妖尊強者,都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妖尊的強橫身軀,都裂開了一道道縫隙,流淌出血液。

「太古殺陣,埋葬諸仙!」

云神圖 他們瘋狂大吼,渾身殺光沖霄,聯合起來,施展一種攻殺聖術,要將林寒的攻勢給擋住。

「噗!」

「噗!」

但就在兩位妖尊和林寒力量碰撞到一起的瞬間,那所謂的能夠埋葬諸仙的太古殺陣,瞬間就被轟碎開來。

「啊!!」

牛萬道被一股強橫的力量擊中,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整個身軀轟然炸裂,化為漫天血霧。

另一個和牛萬道聯手的妖尊,雖然沒死,但也是被轟飛了萬米之遙,撞碎了九十九座大岳,被埋在了一片堆積千米的碎石廢墟之中,生死不知。

霸愛:強寵緋聞妻 「什麼?瞬間就擊敗鎮殺了兩位蓋世妖尊?」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氣,感到一陣陣的毛骨悚然。

「殺!」

寵妻狂魔:總裁太腹黑 一位妖尊突然從虛空中踏步出來,出現在了林寒的背後,手中握著一柄綻放無量神光的聖劍,要將林寒心口刺穿。

「死!」

但林寒傳承時空魂道,這位隱藏在虛空中的妖尊,只是剛剛顯現出來,他便是覺察到了背後的空間波動。

「滋啦!」

林寒眸如寒星,眉如利劍,雙手對著虛空一抓,直接將那偷襲的蓋世妖尊被硬生生撕裂,撕裂成兩半,血液拋灑長空。

「嘩!」

這一幕,極具震撼性。

手撕妖尊,血染青天!

所有人都是被震撼得獃滯,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九位蓋世妖尊,就隕落了三位?

「葉無淵難道真的要將所有蓋世妖尊,都埋葬在劍門這片群山之中嗎?」

「蓋世妖尊,在任何地方,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是執掌一方風雲的大人物,但今日在這劍門之上,卻是如此的悲慘!」

「銀月狼王還不出手嗎?他帶來的九位妖尊,可都是快死了一半了啊!」

所有人看著高空上的大戰,都是眼眸驚駭震動到極點。 「我們越退,這小子氣勢就越強!」

「如今只能拚死一擊,背水一戰,一起上!

「狼王殿下,我們為你保駕護航,你尋找機會擊殺此子!」

剩下的六位蓋世妖尊,都是眼神露出瘋狂之色,他們都在怒吼,想要釋放體內所有剩餘的力量。

甚至是,群山之中,幾千個妖將,都是渾身綻放恐怖殺光,燃燒生命力,跟隨六位蓋世妖尊,殺氣衝天,一起沖向林寒。

白攸海這一刻的臉色無比蒼白,他十分難以置信,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林寒一出手,便是擊殺了兩位蓋世妖尊,重傷了一位蓋世妖尊,一共三位蓋世妖尊,這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是擋不住林寒的殺伐,太過可怕。

這簡直是難以置信到極點,不可思議!

萬獸宗古往今來,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人傑!

「死!你必須要死!」

白攸海越想越覺得恐懼,林寒此時在他心中,已經成為了一種可怕到極點的陰影。

「狼王殿下,我來助你!」

「還有我,願為狼王殿下一戰,誅殺葉無淵這逆賊!」

「我赤月蟒尊,也請求一戰!」

崇山峻岭之中,飛出來了一道道魁梧挺拔的身影。

這些身影,都是妖氣衝天,身上散發著無比可怕的能量波動,都是初階輪迴聖境強者。

超越初級輪迴聖境級別的強者,本來也想暗中出手。

但當一位中階輪迴聖境強者偷偷摸摸出手的時候,被億萬里之外萬獸宗總門中射出來一道神光束給瞬間洞穿神魂而斃命后。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這一刻都是瞬間明白,這一場南蠻大地上頂級天驕的爭鋒,有著恐怖的大人物在暗中窺視。

他們,不允許出現太過強大的力量,干涉這一場人族和妖族頂級天驕的大戰和爭鋒。

誰敢幹涉,誰便身死道消,化為塵埃,消散天地間。

不過,雖然超越初階輪迴聖境的強者,無法出手。

但此刻,一道道初階輪迴聖境強者,從大荒莽林中飛射而出,站在了銀月狼王的身邊,威嚴滔天,力量如瀚海般洶湧,虛空沸騰。

顯然,這些人,都是蓋世高手。

本來被林寒擊殺了三位蓋世妖尊,但現在,又多了整整十二位蓋世妖尊。

與先前存活下來的六位蓋世妖尊加在一起,那就是整整的十八位蓋世妖尊。

十八位蓋世妖尊,這可是一股足以橫掃任何一流勢力的力量!

這種恐怖的陣容,讓無數觀戰之人都是驚嘆連連,本來他們覺得葉無淵能夠和銀月狼王等人一戰。

但現在,銀月狼王這邊陣容,又多了整整十二位蓋世妖尊,這簡直是不讓任何人生還的打算啊!

「主上!」

此刻,就算是被赤天歌保護在劍門深處的火元尊、金鵬公子、詩瑤等人,都是感到一陣恐懼和迷茫。

「爹,小師弟他能抵擋得住嗎?」

赤雪兒一雙絕美的眸子中,早就被淚水模糊。

「相信他。」

赤天歌沉默了一會,最後只是吐出這三個字。

不知為何,赤天歌總覺得,自己這個徒兒,真正的力量,還遠遠沒有顯露出來。

「十八位蓋世妖尊,這陣容簡直太可怕了!」

「葉無淵此子,今日看來是必死無疑了。」

「很有可能會死亡!一個人的力量再逆天,也不可能與十八位蓋世妖尊相抗衡,而且,到現在為止,最為深不可測的銀月狼王,還沒有出手。」

劍門周圍的群山之中,無數人都是議論紛紛。

銀月狼王此時站在十八位蓋世妖尊中央,他本是威嚴冷漠的眼神,此刻盯著不遠處的林寒,露出忌憚凝重之色。

他雖然到現在沒有出手,但銀月狼王已經意識到,如今的「葉無淵」,早已不再是當年他可以隨意抹殺的螻蟻,而是已然成長為一尊太古巨人,具有無比可怕的力量!

不過,銀月狼王並不著急,他底蘊太深厚了,雖然已經折損了三位蓋世妖尊,但現在又立馬補充到了十八位蓋世妖尊。

這是他最終的陣容!

銀月狼王不相信,在十八位蓋世妖尊的聯手之下,還不能將區區一個初階生死聖境的「葉無淵」徹底鎮殺。

「銀月狼王背後的底蘊太深厚了,這一下子又多出來了十二位蓋世妖尊……」

不少人都是暗中嘆息。

風華絕代的人族蓋世天驕葉無淵,終究是躲不過身死道消的下場,成為一段可歌可泣的戰史。

「殺!」

而就在眾人嘆息的瞬間,銀月狼王周圍的十八位蓋世妖尊終於出手了。

轟!

轟!

轟!

十八位蓋世妖尊一出手,眾人仿若見到了一副永恆的畫面。

整整十八股通天的力量,在虛空中沸騰,足以毀天滅地,崩塌萬古,鎖定住了林寒一人,對著他進行衝擊和絞殺。

每一股力量,都是形成了一道無匹的神芒,神芒之中,竟然演化出了十八個不同的攻伐領域。

十八位蓋世妖尊,這一刻竟然是把自己的領域給從身軀中剝奪了出來,演化成為了恐怖的殺伐聖光,有的熾熱,有的冰寒,有的凌銳,有的磅礴,有的陰毒……

每一道殺伐聖光,都是攜帶著不同的力量,是每一蓋世妖尊的武道殺伐意志所化,具有無比可怕的破壞力和毀滅力。

眾尊出手,毀滅領域!

所有人都是覺得,縱然「葉無淵」周圍有著諸神領域,也必死無疑。

眾人的視野之中,這一刻的時間無比的緩慢,所有人的感知力,似乎都被生生禁錮了一般。

「轟!」

終於,兩種恐怖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剎那間,整個天穹都是陡然一暗,虛空開始破裂,太陽光芒這一刻都是無法照散到這一片碰撞殺伐區域。

所有的殺伐之氣,全部降臨到了林寒的身上。

林寒身上的諸神領域,陡然開始收縮,從覆蓋數百里空間,一下子縮小到了只有數十米之長。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林寒似乎這一刻領悟到了什麼,他悠然吟唱出聲,每一個字,聽似淡然無比,但卻是透發著驚天的堅定之意。

在十八位蓋世妖尊的恐怖攻擊之下,林寒依舊站立高空之上,屹立於諸神領域中央。

這一刻,林寒真正如同他吟唱的一般,即使清風再強大,他也能像山崗一樣巋然不動,即使明月再怎麼照耀,他也是能夠如同大海一般,波瀾不驚,心如止水。

這一刻,林寒像是成為了諸神領域中的真我永恆,只要自己內心不崩潰,外界的力量再強,都是傷害不到他。

「怎麼可能!」

「他這一刻的狀態,難道是傳說中只有神明才能到達的『真我永恆』之態!」

「此子所參悟的領域,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怎麼會有如此偉大的力量!」

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

就算是那出手的十八位蓋世妖尊,都是滿眼的難以置信。

「劍來!」

陡然,諸神領域之中,林寒猛地雙目一寒。

「鏘!」

背負長劍出鞘,一聲劍鳴,撕天裂地,恐怖磅礴的劍意,這一刻從林寒的體內瘋狂宣洩,化為奔騰的力量,如同天公震怒,隕星撞世,天翻地覆,山海爆發!

林寒手握長劍,周身諸神領域再次縮小,竟然化為一道匹練般的神光,附著在了劍刃之上。

「轟!」

他一劍斬下,一道足以洞穿天地的劍芒,轟擊在了十八位蓋世妖尊的殺伐聖光之上。

「咔嚓!咔嚓…」

只是瞬間,十八個充滿不同屬性力量的妖尊殺伐領域,竟然開始出現一道道龜裂的痕迹,似乎下一刻,就要徹底破碎開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是滿眼的難以置信和不可思議。

這葉無淵,竟然真的以一人之力,力挽狂瀾,抵擋住了十八位蓋世妖尊的恐怖攻擊!

「我看到了什麼?十八位蓋世妖尊的攻擊,竟然沒有此子造成任何的傷害?」

「這葉無淵,到底是人還是神?十八位蓋世妖尊的攻擊,就算是一位中階輪迴聖境強者,都要被徹底滅殺,但他卻是存活了下來,毫髮無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