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大荒深處禁忌氣場太過於恐怖連他都恐懼無比,幸運的是當年沙蠍曾經殺死一位石獸,從對方口中得知生靈池的秘密。

大荒深處的聖殿,他沙蠍是沒有本事踏進去,但是這個生靈池絕對不能錯過。

「等本王再次涅槃重生踏入天靈境界,到時候莫說荒族,就連熊族都註定是我沙蠍的。」沙蠍眼中寒芒涌動,森然笑道。

「沙城主野心很大啊!」

沙蠍微微一笑,生靈池就在眼前進入其中不過只是一抬腳的事情而已,至於何時出來就不是他說得算了。

沙蠍走向秦蒼,突然道:「聖雨公主,秦蒼這小子不過只是一個大荒罪人而已,你又何必傾心與他,不如嫁我兒子沙逸,讓你享受一輩子的榮華富貴。」

聽到父親的話,沙逸先是一愣,隨即臉上露出狂喜的笑容,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秦蒼的臉色卻在這一刻變得難看起來,手掌緊握,眼中有著煞氣涌動。

「沒興趣。」聖雨咬著牙冷冷的拒絕。

「這件事可由不得你,現在的你不過一個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沙蠍森然一笑,手掌輕握,一臉戲謔地道:「至於秦蒼這個罪人,等本王來制裁他。」

「等到聖雨公主成為我兒媳婦,本王到時候自然會派人前往雨族告知喜訊,到時候我們兩家結盟一定可以在這太古世界崛起。」

「就憑你?」聖雨冷笑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

話落,沙蠍突然襲來,尖利的手掌朝著秦蒼狠狠抓來。秦蒼急忙退後,將聖雨推到安全地帶。

見到秦蒼和聖雨分開,沙蠍詭異一笑,沖著沙逸道:「秦蒼這小子父親幫你攔著,動作給我麻利一點拿下那女人,生米煮成熟飯就算是公主也必須給我跪著。」

沙逸興奮點頭,貪婪的舔著嘴唇搓著雙手,目光熾熱的盯著聖雨那模樣恨不得將聖雨脫光。

「美人,你是我的。」

說著沙逸如餓虎撲食一樣沖了上去。

秦蒼眼中殺氣瞬間爆發,清秀的面龐變得猙獰,黑色煞氣升騰而起,空氣都變得冰冷下來。

「沙蠍,今日我秦蒼一定讓你父子葬死著生靈池旁。」說著,秦蒼一步踏出,猶如鬼魅一樣的消失在原地。

見到秦蒼那驚人的速度,沙蠍眼睛一眯,知道秦蒼的目的是要阻止沙逸,冷哼一聲閃到沙逸面前。

一拳揮舞而出,攜帶著一股霸道氣勢沖向秦蒼,這一拳足以將一位真靈初期打成重傷。

可惜,秦蒼並不在這行列中。

黑色拳頭呼嘯而出,和沙蠍碰撞在一起,空間微微顫動,捲起塵土。

兩人同時退後幾步,都在地上留下很深的腳印,顯然這一拳不簡單。

經過沙蠍這一拳,秦蒼的動作被阻止,沙逸已經接近聖雨,侵略的目光在聖雨身上打量。

秦蒼心中寒意達到極致,眼神赤紅咬緊牙關,就在這時聖雨的聲音傳人耳中:「殺了沙蠍,沙逸就是對我來講就是垃圾。」

現在,秦蒼只能相信聖雨,深吸一口氣,冰冷如刃的目光落在沙蠍身上。

心神一動,秦蒼身形再次詭異的消失在原地,但是沙蠍卻感覺到虛空中,好像有著一雙眼睛在盯著他。

「舍我拳!」

虛空波動一下,一道低吼聲響起,一股煞氣迎面而來,沙蠍連忙出擊,可惜落空。

感覺身後傳來動靜,沙蠍連忙回頭仍然空無一人,這一刻沙蠍突然感覺到一種危險,對於秦蒼他還一無所知。

秦蒼成功修鍊化靈訣,擁有著超越一般人的速度,天生神力肉身強大,雷休術淬鍊經脈,加上魔音和煞氣融合,秦蒼的戰鬥力可以和真靈後期一戰。

如果真的傾盡手段,秦蒼都可以和真靈後期大圓滿的強者,一決雌雄。

沙蠍不過一個真靈中期,也敢在秦蒼面前逞凶,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一種寒意從心中湧出頭皮發麻,沙蠍突然感覺好像惹錯人了,就在這時突然感覺頭頂涼嗖嗖的。

沙蠍猛然抬頭,只見黑色拳頭從高處落下,沙蠍頭皮發麻連忙躲開,拳頭落下,掀起滿天沙浪。

「啊!」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慘叫聲,沙蠍突然扭頭,看到沙逸被硬生生鎮壓。

藍色潮水在天空翻滾,一股恐怖的威嚴瀰漫開來,就連沙蠍都感到恐懼。

「一個螻蟻。」聖雨俏臉陰沉,冷笑一聲玉手輕揚,藍色潮水奔涌而起,沙逸連慘叫都還來不及喊出就被抹殺。

殺完沙逸,聖雨臉色變得更加蒼白,大汗淋漓,汗水浸濕青衣緊貼嬌軀,曼妙有致的身軀被完美的勾勒出來,低聲喘息,帶來別樣的誘惑。

「兒子。」沙蠍撕心裂肺的吼叫,赤紅的眼睛彷彿都能滴出血來,他怒視著兩人,咆哮道:「今天我要殺你們這對狗男女,給我兒子報仇!」

沙蠍面色猙獰,猛咬舌尖,身上泛起綠色光芒,等到光芒散去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眼前。

那是一頭龐大的綠尾巴毒蠍,嘴裡噴吐著綠色粘液,兩個大鉗子鋒利無比,彷彿空間都能切開。

毒蠍揮舞著尖利尾巴刺向秦蒼,秦蒼連忙避開,要是被蟄到瞬間就可能被劇毒吞噬。

綠色煙霧開始擴散,微微吸入一點兒竟然讓人精神眩暈,血液沸騰起來,顯然沙蠍在散播毒氣想要影響秦蒼。

聖雨俏臉一沉,看著不斷躲閃的秦蒼,貝齒緊緊咬著紅唇,玉手輕輕結印。

「九重天水!」

藍色潮水翻滾而起,從高空飄灑很快那綠色煙霧被潮水吞噬,毒蠍嘶啞咆哮很震怒,蘊含劇毒的尾巴刺向聖雨。

兩次動用九重天水,聖雨已經接近虛脫,直接癱倒在地,這一次九重天水沒有在收回,被生靈池完全吸收。

九重天水消散,一個神通從此消失世間,要想再次擁有必須花費很長歲月去祭煉。

只可惜,懂得煉製九重天水的那位雨族老祖,已經隕落在那上古年間。

「不要啊!」

毒蠍尾巴即將刺中聖雨,秦蒼頓時絕望的吼叫,拼了命的撲向聖雨要救下聖雨,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望著襲來的毒蠍尾巴,聖雨沒有任何恐懼,沖著秦蒼柔柔一笑,嘶啞地道:「秦蒼,我們來生再見。」

說完聖雨輕輕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死亡的到來。然而就在那一瞬間突發變故。

一隻大手突然出現護住聖雨,將毒蠍尾巴震開,緊接著一道蒼老的聲音從虛空中響起。

「這女娃願意將九重天水滋潤我大荒生靈池,本座承諾給她一個造化,並且會讓她修鍊一種稀有神通。」

「小子,其他生靈已經抵達大荒深處,這生靈池的造化和大荒寶物你想要哪個,自己取捨。」

話落,那隻大手將聖雨帶進生靈池中消失不見了。

秦蒼跪在原地沖著生靈池重重的磕了一個頭,竟然有生靈要庇護聖雨那麼他也就沒有後顧之憂。

然後,秦蒼起身目光落到毒蠍身上,煞氣滾滾,殺氣騰騰,秦蒼掠起變化成魔禽,俯衝而下。

鷹啼驚動天地,尖利利爪撕下,毒蠍奮力反抗最終還是被撕成碎片。

變回人身秦蒼走到生靈池旁,對著虛空盈盈鞠躬,道:「前輩替我好好照顧她。」

說完,秦蒼不在猶豫直接一躍而起再次化成遮天魔禽,啼叫一聲朝著大荒深處掠去。

生靈池固然神秘,但是對於秦蒼來講,大荒深處那個世人渴望的寶物才是他垂涎的。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在大荒聖物和造化面前,秦蒼知道自己該選擇什麼。

…… ?這裡的天空一片斑駁,方圓萬里寸草不生,抬頭望去看不到世界盡頭,風聲呼嘯,盡顯荒涼。

忽地,在那一望無際的荒漠上一座巨大的城池若隱若現,巨城聳立雲端,亘古屹立。

巨城中一無所有,狂風偶爾捲起塵土隨即又漸漸消失不見,巨城大門敞開,門口有著幾棵枯草。

嗚嗚。

遠處突然傳來幾道破風聲,一道道流光在那空中飛舞正朝著這座荒城靠近。

最先來到的是一位白衣青年和一位裸著上身的黑皮漢子,正是白澤和高天雄兩人。

白澤兩人停在城外百里的一座荒山上,白澤揮動著摺扇,高天雄則是雙手環胸在打量著這座荒城。

「想不到我白澤此生竟然可以踏入大荒深處。」白澤微微一笑,輕聲笑道。

上古年間,不知道多少生靈渴望踏入大荒世界,最終都因為大荒禁忌止步不前。

白澤眺望著巨城,眼中流露出一絲貪婪之色:「想必那個被世人覬覦的大荒寶物,應該就在這座荒城的某個地方吧。」

大荒寶物,這個傳言一直從上古年間流傳至今,整個太古世界覬覦這件寶物的強者很多。

但是自古以來,只有一人生前來過這裡,大荒寶物是否真的存在很多人還是抱著猜疑的心態。

「我熊族在大荒生存九百年,歷代族長誰也沒有見過大荒寶物,甚至大荒中連荒族都只是從古籍中了解一點。」高天雄道。

荒族,存在大荒時間最長,可是這個大荒寶物連荒王荒道天都不清楚。

「竟然是大荒寶物,如果連你們幾個蠢貨知道那豈不是整個太古世界所有人都知道。」白澤嘲諷冷笑道。

荒族的誕生,白澤多少了解一點,當年石族部落和靈族部落的核心人物都死絕了。

因為,在那上古年間知道大荒寶物信息的只有三個人,其中兩位是兩大部落的族長,另外一位就是進入這裡的那位神秘生靈。

後來為了保住大荒寶物的真正秘密,兩大部落的族長突然一夜之間隕落,當年這件事在當時掀起不小的轟動。

那是荒族參與世間征伐時,兩大部落的族長都是天靈強者是荒族的核心人物。

可惜,隨著兩人的隕落荒族實力大減,最終只能選擇退出太古世界的戰亂隱匿在這大荒不問世事。

在後來,第三個真正知道甚至見過大荒寶物的那位神秘人也是直接從世間消失,沒有在世間留下一點兒痕迹。

被白澤直接呵斥,高天雄面無表情甚至大氣不敢喘,內心深處對於白澤非常忌憚。

「我想這個世上,清楚大荒寶物的恐怕只有荒族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執法長老陸墟。」白澤說出了心中的猜測。

沒有人可以說清陸墟存在的歲月,因為在熊族還沒有誕生之前就陸墟已經是荒族的執法長老,掌控刑法。

這一次,高天雄也是肯定的點了點頭,這位活了無數歲月的老人他們熊族歷代族長都非常恐懼。

就在這時,遠處再次傳來破風聲,只見一道白衣身影手持一柄劍鞘掠來,正是秦龍。

秦龍在白澤兩人不遠處停下,面無表情的觀察著荒城,手中劍鞘微微顫動。

「秦龍公子果然天資不凡竟然可以來到大荒深處。」白澤沖著秦龍微微一笑,隨即目光環視四周,似笑非笑地道:「你們荒族罪人秦蒼那小子怎麼沒有來,該不會是死在大荒里了吧。」

秦龍古井無波,撇了白澤一眼,漠然道:「他的死活與我何干。」

「嘖嘖,秦龍公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白澤笑眯眯地道:「兩年前秦蒼那小子殺死你父親,正所謂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不能親自手刃仇人,不應該覺得可惜了么?」

秦龍眼中寒芒閃過,冷冷地盯著白澤,那凌厲的目光恨不得將白澤撕成碎片。

「白澤,你就想這麼快見到我么?」

一道爽朗的冷笑聲,從高空上突兀的響起回蕩在這荒涼的大地,遠處一道黑影正在快速掠來。

魔禽雙翼遮天蔽日,煞氣涌動,在白澤三人頭頂盤旋隨即俯衝而下,瞬間捲起千丈沙浪,襲向白澤。

白澤冷冷一笑,手中摺扇輕輕一揮,頓時掀起恐怖的龍捲風將那沙浪盡數吹散。

「臭小子,不要以為蛻凡化靈,修鍊了化靈訣就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在我眼中你永遠都是螻蟻。」白澤冷笑道。

魔禽落在不遠處恢復人身,黑色的衣衫,漆黑如墨的眼瞳中煞氣緩緩涌動。

秦蒼緊盯著白澤,忽然眯起眼睛。而白澤似是猜到秦蒼的心思,微笑道:「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麼我沒有被大荒禁忌所鎮壓。」

聖雨進來大荒深處,就被這裡的氣場所鎮壓變成一個柔弱的女子不能施展力量,反而白澤卻生龍活虎不受影響。

這時,白澤解釋道:「因為我接受過大荒生靈血脈的洗禮動用秘法將實力壓制在真靈初期,自然不能被氣場鎮壓。」

聞言,秦蒼臉色一沉,以白澤的手段和秉性所謂的血脈洗禮可能就是強行殺戮吸收血氣。

「這白澤未來是大敵。」秦蒼心裡告訴自己。

白澤很神秘,比聖雨還要強大,秦蒼知道日後行走太古世界和白澤必然有一戰。

不過現在秦蒼還不是白澤的對手,絕對不能盲目上去找死,等到成為天靈的時候或許就能和白澤抗衡。

然後,秦蒼收回目光,發現秦龍正一臉冰冷的盯著他,對此秦蒼輕聲冷哼。

他們兩個人註定是不同路,一個是荒王候選人,一個是大荒罪人。

察覺到秦蒼兩人氣氛有點沉重,白澤微微一笑繞有興緻的多看了一眼,隨即步伐踏出向荒城走去。

「兩位如果要生死決鬥那就開始吧我不會插手,我要進城參觀一番。」

秦蒼秦龍彼此冷視,現在他們可不想斗得兩敗俱傷被,被白澤撿了便宜。

秦蒼警惕著四周,不經意抬頭間,突然看到在荒城城門口上有著一具屍體。

那是屍體已經化成白骨,被一支鋒利箭矛刺穿頭顱,猶如一位罪人被訂在城牆上以儆效尤,像是某種警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