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回,無往不利的擺渡,居然也沒了作用。

只見,擺渡上面,只是出現了無數的回答。

大部分的網絡醫生們,都對不穩定性的心絞痛的病情表示無能為力。

這年頭,醫藥領域在擺渡裏面已經不像前幾年那麼猖狂了,什麼都敢吹。

國家對這方面的把控還是蠻嚴的。

所以搜索了半圈下來,都沒有肖灑想要的騙術。

看到這個結果,肖灑的心頭微微一沉。

難道……他弟的病真的就治不了了嗎?

微微抬頭,看着面前沉默的天空,就連太陽似乎都在躲著肖灑。

就在肖灑失落之際。

突然,他的耳邊,迴響起了系統的聲音!

【叮!檢測到一條騙術!】 愛德華聽到后臉皮不由得抽搐了幾下,義正言辭的對眼前的油膩中年說道:

「老闆你誤會了,我和那姑娘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我也不需要這個……」

說完轉身就想回到卡座上,心裡還在吐槽:看來即使是異世界,相似的地方還真不少呢!前世小旅館里就有不少類似的保健品,只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咳……不,我從來沒試過,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聽別人說的……

沒想到那老闆一把抓住他繼續推銷道:

「哎,小夥子別走啊,我話沒說完呢。這個可是愛與美之神神殿的特產呢!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增加情趣,男女通用……」

愛德華一聽是神殿特產,就來了興趣。作為名鍊金術士,雖然他魔藥學的成績一直是剛剛及格的水準,但誰還沒點好奇心啊。

他不動聲色的收了老闆的神油,付了錢。跟老闆聊起了家常。這位老闆姓科斯塔,在這裡開旅館已經三代人了。

作為一個馬拉城的土著,他對本地的風土人情了如指掌。愛德華從他那裡聽了不少本地的消息。時間過的飛快,大約半小時后,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郎從二樓走了下來。朝趴在櫃檯上的老闆和愛德華拋了個媚眼,離開了旅館。

科斯塔老闆朝那美女努了努嘴,小聲說道:「瞧,看來你的朋友完事了,要不要我上去叫他下來?」

「我直接上去找他吧。」愛德華看似沉穩,其實心裡等的已經很著急了,他轉身就上了二樓。

他來到206房間的門口,輕輕在門上敲了兩下。沒想到門是虛掩著的,被他輕輕一推就開了。他輕聲喊了一句:

「吉米?在嗎?」

沒人回應,愛德華心裡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前世電視劇如果出現這種劇情,他進去后肯定會發現一具屍體躺在那裡,還要當心身後有人在他後腦勺上來一悶棍。

他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武器,輕手輕腳的走進那間房間。

一進門就看到一張大床,上面一片狼藉。蜷曲的被褥中間躺著一個20來歲的黃髮青年,他赤著身子,腰上褡了一條床單。一隻手臂上還裹著繃帶,正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

如果不是他嘴裡叼著的煙捲還在一閃一閃的冒煙,愛德華真以為這是具死屍了。

愛德華才知道這是虛驚一場,這傢伙只是在經歷男人必然會經歷的『賢者時間』。他收好武器,沒好氣的喊了一聲:

「吉米,還認得我嗎?」

這時吉米才回過神來,看清來人手忙腳亂的掐滅煙頭,用那條床單裹住下半身,站了起來。

「大……大哥大!沒想到您來的這麼快……讓您看笑話了……」

愛德華說道:

「以後警醒一點,如果我是個刺客,現在你腦袋已經搬家了!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你收拾收拾,一會下樓找我。我和一個朋友一起來的,到時你把事情詳細和我們說說。」

「是,大哥大!」吉米連忙說道。

「還有,不用叫我大哥大。你要真想用敬語,叫我史密斯先生就可以。」

說完愛德華轉身出門,來到了212房間門口。

他又輕輕的敲了敲門,裡面傳來聲音:

「誰啊?」

「是我,愛德華!安德莉亞你現在方便嗎?」

「我剛洗完澡……」裡面的聲音有些羞怯。

「我找到吉米了,你如果方便的話一會下樓來,我們在樓下聽聽具體的情況。」

「好的……」裡面傳來安德莉亞的聲音。

愛德華轉身下樓等待了。

裡面的安德莉亞的確剛洗完澡,從寒冷的北方一夜之間來到濕熱的南方,的確讓人十分的不舒服。但溫熱的洗澡水洗去了她一路的疲憊和汗水帶來的油膩,讓她覺得清涼舒爽。

她擦著頭髮,不由得想到之前莫妮卡說的話:「跟那個傢伙呆在一起會讓你覺得特別舒心,好像一切他都提前想好了,並為你準備好……」

大約5分鐘左右,愛德華在樓下的卡座里等來了吉米,見他慌裡慌張的樣子,愛德華給他向老闆叫了杯啤酒,讓他先喝點東西,仔細回想一下細節。

又過了5分鐘,安德莉亞還是穿了與之前一樣的衣服走了下來。只是愛德華髮現她的衣服已經換過了,現在穿的這身只是同款。

安德莉亞座到了卡座里愛德華的身邊,和拿著啤酒杯的吉米對坐。

還在賢者時間的吉米沒有對安德莉亞的美貌做出任何反應,只是隱約記得眼前的美女好像是一位公主。不由得在心裡讚歎『大哥大』魅力超群,連公主都能拐出來。

愛德華見人來齊了,就輕點提前布置好的法陣,整個卡座陷入了靜音結界的範圍內。

然後吉米開始講述他們與愛德華分別後的經過:

那艘到雨林之國的快船並不是直達的,中間也停靠一些港口。但因為是客船,不帶貨,所以速度較快,而且票價昂貴。

因為是冬季北風強烈的關係,客船在新大陸北部航行速度較快,早到了三天。也就是說他們只用了十二天就到達了馬拉城,趕上了預定的時間。

來到馬拉城以後,他們休息了一天,也是住的這家旅館。莫妮卡在第二天早上找到了一位先期抵達的艾蘭德博物學家和他找好的嚮導。

那位博物學家也是受雇於艾蘭德的那位老紳士,自稱霍華德博士,是位中年帥哥。

他身材中等、體型偏瘦。身穿叢林冒險者常穿的灰綠色短袖襯衫和短褲,腳下也是灰綠色帆布鞋子,還扎著綁腿。皮膚微黑偏紅,鬍鬚剃得很乾凈。鼻樑和眉骨很高,顯得眼睛有些深邃。

他們要去的那片雨林在馬拉河,也就是馬拉城旁邊這條河的南岸。別奇怪,新大陸起名字就是這麼省事。

一直以來雨林之國都是沿著河流北岸開發的,現在已經農莊遍地。但南岸由於是沼澤的關係,極少有人進去。因為前段時間中土對橡膠的需求急劇增加,有人開始打起了南邊那片沼澤的主意。

那個遺迹就是在沼澤中一個突兀突起的山上被發現的。由於進去的人就沒有人再回來的,所以實力低微的冒險者們都繞開了那座山。

他們的目的地就是那座山。一行人渡過馬拉河走了大約兩天。

從林里毒蟲遍布,那位請來的嚮導非常的盡責,他在前面帶路的時候找的都是比較乾燥的地面和樹木露出地面的樹根,沒有讓他們陷入什麼危險,還詳細的解說了哪種蟲子不能碰,哪種植物不能摸之類的注意事項。

但叢林里不止這些,期間還遇到了大量的魔獸。主要是蟒蛇,還有速度奇快的一級魔獸暗影豹。吉米的手臂就是被暗影豹抓傷的。

但大姐頭彷彿神兵天降一般,一路上擋路的所有魔獸都是一刀一個,一點都不拖泥帶水。讓那位博物學家霍華德博士和嚮導驚為天人。

來到那座山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那座山不高,大約一百多米的高度。像一個突兀的巨大墳丘。山上密密麻麻的長滿各種植物,只是很奇怪沒有什麼參天大樹,一條馬拉河的支流繞過那座小山蜿蜒向東。

當時吉米還奇怪,為什麼不走水路來這裡,看這條河的水量應該可以行船的。但嚮導說這條河上游和下游都是沼澤,水非常淺,只有這裡比較深,即使是小船也有可能走不動。

他們在山腳下紮營。大姐頭和那位霍華德博士商量過後決定連夜進入遺迹,而吉米因為受傷的關係被留在營地和那位嚮導呆在一起。

遺迹在那座山的頂部,有一處光禿禿的石頭房子,之前被一些藤蔓掩蓋主,後來被人發現后才清理出來。

吃過晚飯,大姐頭帶著文森、約翰還有那位霍華德博士上了山。吉米和嚮導分好班次輪流守夜。

就在半夜的時候,吉米還在帳篷里睡覺。當時雖然悶熱潮濕,但為了躲避蚊蟲,他不得不在悶熱的帳篷里強行讓自己睡去,這是他這幾年傭兵生涯練就的本領。

就聽一聲沉悶的響聲,整個大地開始震動。他跑出帳篷,和那位嚮導一起目睹了那座山的崩塌。

當時煙塵四起,整個叢林里的鳥都在半夜飛了起來。周圍各種動物的吼叫聲不斷傳來,讓他們以為世界末日到了。那座山的山頂向里塌陷,最終在半山腰停止,形成一個扁平的丘陵。

等了好久,叢林里逐漸安靜下來,吉米和嚮導借著月光上前查探。正遇見舉著魔法燈呼救的約翰,他趴在半山腰一座蔭蔽的石門門后,下半身被石門落下的巨石壓在下面。已經沒什麼力氣了。

吉米發現他的時候,約翰還有一口氣在。他說是大姐頭臨坍塌前把他推出來的。並讓他去求救,文森變成了怎麼也殺不死的怪物,大姐頭和那個霍華德博士被困在裡面了。

說完約翰就咽了氣,吉米和嚮導連滾帶爬的跑回營地。

嚮導害怕極了,他想了個辦法,兩人合力扎了一個木排,放在那條馬拉河的之流上。兩人都趴在上面,在身上蓋上厚厚的樹木枝葉,順流而下。

不得不說他們非常的幸運,只用了半晚上就飄到了這條之流的入海口,期間並沒有被魔獸攻擊過。也沒有飄到無法航行的沼澤里。

更幸運的是他們被路過的船隻發現了,當天就回到了馬拉城。

之後吉米拿著大姐頭留下的錢和地址找到魔法公會向愛德華髮出了求援。

愛德華聽了之後皺起眉頭,他問道:「所以,那件事發生到現在還沒有超過40個小時?」 「重磅!西都電視台《最強創作人》再創收視神話!熊貓人驚艷開嗓,定義華國風!」

「一曲東風破,吹響華國風!」

「熊貓人到底是誰!!詞曲編俱佳,但卻查無此人!?」

「熊貓人《東風破》唱響世界,華國風吹起來了!」

「西都電視台綜藝起爆,自《平行時空遇見你》,到現在的《最強唱作人》,收視率爆炸!」

「一檔收視率破十的綜藝到底能有多少廣告收入?」

《最強唱作人》徹底的火了!

到處都是討論這個節目的話題稿子。

話題從猜測火鍋俠,熊貓人,愛笑的蝴蝶等人到底是誰,到每一個歌手的作品的解析,甚至是各個歌手的唱功比較。

各色的話題應有盡有,熱度空前。

微博大v針不錯發微博了:「熊貓人的這首《東風破》,我吹爆!詞曲編渾然一體,古色古香,聽着這首歌,我彷彿置身於當年的明月之下,和古人對面而坐一般。這就如同熊貓人所說的,這,就是華國風吧!我們的詩詞歌賦,我們的琴棋書畫,這真的是我們華國人自己才能懂的東西!」

祁元一曲《東風破》,在華國開創了華國風,這個新的曲風,無數的人都想要知道,熊貓人到底是誰!

網上甚至出現了一種極端的言論:「下一期大家都不要給熊貓人投票了啊,這樣就能把他淘汰了,我們不就知道他是誰了嗎?」

這個網友的微博頓時成了熱門微博。

「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哈哈哈哈!你說得對,我們就應該把熊貓人給淘汰了!超級想要知道他到底是誰啊!肯定是特別有名的歌手吧?」

「趕緊把熊貓人淘汰了,我們好催他寫歌啊!」

姜千葉翻著微博,默默地給這個不給熊貓人投票的微博點了個贊。

這幾天她都在祁元的工作室認真地練習著《很愛很愛你》,歌曲對唱功要求不高,但是姜千葉練習得非常認真。

這可是祁元給她寫的第一首歌,絕對不能唱岔了!

她的目光從微博上收了回來,什麼時候才能像這個熊貓人一樣,每一期節目,都能掛在熱搜上啊。

她實名羨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