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腳步不遲疑著往下走著,走得有點慌,扶著欄杆,腳一滑,腳趾和腳大半跑出了鞋外了,穿好,趕緊拉著徐夢一起上去回家。

趙曉慧嘴裡不停這那說著。

徐添明確是不停嘲諷著什麼嬌氣啥要死要活的話語。

徐玉沒有心思,思緒全在徐夢的身體上。

徐玉能感覺到徐夢上來卻已有了si亡的念頭。

可能對於她們而言,沒有愛情過不了,面對這那猜忌,她也承受不了。

至少這樣,徐添明不會太過分言語吧!

不知道徐夢這樣沉睡了多久,家裡嘰嘰喳喳沒斷過,主要是趙曉慧點這那說,偶爾徐添明的氣惱的幾句話。

說到底覺得還是徐夢太不爭氣了。

在這時間裡,徐玉也從斷斷續續的徐添明的話語信息里知道了一點點的事情始末。

在2008.5.15.晚上。

徐添明出門去等著上火車的那趟車的路上,也看著報紙,關係著那江婷婷的事件,也揪心著。

經過幾乎一夜的路程,然後轉車,徐添明來到了江西城的昶攸市昶攸重點中學的那學生宿舍。

最終徐添明找到了徐夢。

但是徐添明揪著的心,一直沒能放下,反而氣得不行,好像是看到了一些物品啥的,不知道怎麼的看到了,後來徐玉知道的是tao和檢查懷yun的測yun棒。

怎麼看到的徐玉不知道,只知道徐添明不停說著那失望,怎麼可能這樣。

最後不知道聊了什麼,徐添明很快買了票,把徐夢給帶了回來。

「那,那學校呢,你有沒請假啥的!」徐玉忽然想到這個問題問著。

「學校,還學什麼,學著哪天造個人出來不成,真是,不爭氣的東西,剛交的學費,還有……」徐添明很氣惱。

而說到學費,點燃了趙曉慧那根敏感的神經線「學校錢呢,上學錢,才交沒多久,還有那學費,不會……唉,我之前說不交的,不交,都不信。」

「呵,吹牛不打草稿,交學費時我都沒說,都沒告訴你,你啥時說的不交!」徐添明白了一眼趙曉慧。

徐玉也莫名,其實她也發現這個問題「我也覺得,好像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學會了撒謊了,而且一套套的,看著都一點猶豫都沒有,張口就來。」

其實徐玉想指著這話說的徐添明,意思撒謊肯定學的徐添明,但是不敢點破,徐添明可能沒注意到這個,現在注意力都在徐夢身上了。

「不重要,不重要了!那交了沒到底。」趙曉慧有點不好意思笑下,露著那大門牙,還有明顯鑲嵌的一顆銅色牙齒和一顆瓷色牙齒。

那銅色的黃在兩排牙齒中很顯眼,還有那纏上的鐵線。

看著有點不大雅觀,還有時不時的飯菜末,嘴邊的飯粒。

徐玉指了指她的嘴邊,趙曉慧不耐煩抹著。

「怎麼,怎麼,現在到底交了沒啊?」趙曉慧很焦急問著,手也拍著徐添明的胳膊。

徐添明不想理,調著台在。

徐玉有點煩躁著說著:「肯定交了,不然爸會提,會生氣啊。」其實想想就知道了,但是這句徐玉不會說,盡量不說這樣的話,免得徐添明借題發揮著揮舞拳頭。

「哎呀,這錢,怎麼太積極了,這早,交了幹嘛,現在還不知道上不上呢,還有那,那怎麼搞?」

趙曉慧意思那學校以及徐夢男友的事怎麼處理。

「去去去,要回來,撒潑吵架,不行打地鋪不走了,也要要回來。」趙曉慧叨叨著,還立馬慌得不行,要準備東西立馬殺到學校去指著別人鼻子罵的感覺。

「唉,媽」徐玉擠眉弄眼微微額首意思注意爸的表情,別又扯事。

「這不去怎麼行,又打水漂了錢。」趙曉慧說著不知道可憐錢還是可憐徐夢,立馬眼淚出來了。

「唉,你就不能消停點,坐著看你的電視,吃你的飯,拉你的屎,不該你操心的一邊玩去。」徐添明不滿道著。

趙曉慧癟癟嘴,低頭呢喃著:「還,還沒吃呢,肚子都餓著,哪還有拉的!」意思還有進食何來消化后的排泄。

徐添明深呼吸,動動嘴皮,沒說話,徐添明真的是懶得說道了。

「媽,算了,你就上來看你的電視,之後的事再說,那暑假補習的錢反正別想退了!都上了幾天了!」徐玉隨口答著,讓趙曉慧上來的意思。

「那就幾天啊,還有那你說那學費呢,怎麼辦,我們商量下,不行老師家蹲著守著不管怎樣也得。讓她退錢。」趙曉慧爬上床,拍著徐玉的小腿說著。

徐玉這下也懶得理了。「敢情學校是你家開的,還蹲守吵架,只怕進都進不去,唉,這兩人咋結婚的,智商差這多,這得交多少智商稅才可能拉近30%的智商差距啊?」徐玉不經暗道。

這過來工作斷斷續續工作的三年,徐玉也看到了,徐添明的無奈與憤怒。

那種無法與他人說的痛,化作時而自飲的白酒喝下,然後昏昏欲睡,但醒來一切傷痛還是繼續。

有時徐玉對於這點也是心疼徐添明的累,在外賺錢,回家還得弄飯菜徐玉和趙曉慧吃,然後每天聽著趙曉慧點各種叨叨,但怎麼也說不通的厭煩。

那些無奈,沒人能體會,即使打了罵了又能排解多少呢,說到底,有些隔閡始終無法磨平,代溝無法填清,他們就像兩個極端。

一個太精明,一個太糊塗;一個太世故,一個太小白。

生活也是,太多不協調了。

但看看那趙曉慧現在脖子上的細的金鏈子,只是曾經是粗的。

看著看著,徐玉更迷惘了。

究竟怎樣的原因讓徐添明自願入的趙曉慧的「坑」,人生的「大坑」?!

蒲公英的起跑線

蒲公英的起跑線 記得那鏈子,也是小時候徐玉曉得的,是徐添明給趙曉慧的為結婚所買的首飾,小時候徐玉總見趙曉慧戴,一個人照鏡子在那叨叨的。

只是首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三金(耳環,項鏈,戒指)變成了只有如今的項鏈,而且最初項鏈是帶花紋的粗點,現在是細些,是有一個綠豆大小的墜子了。

那個時代,錢很值錢的,一月工作三四百估計都是比較正常的工資。

而那時迎娶趙曉慧聽她說,家裡現在還在的一縫紉機就是一種一個物件,還有啥凳子,一個小黑白電視機啥的。

照說,如果被迫的話,不可能這那準備吧,還花大價錢娶老婆,相對而言肯定是重視的,是男方重視女方的表現,側面說明趙曉慧出嫁還是風光的。

但是如今,反正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倆差距太大,不管哪個方面。

如今如此糟粕,嫌棄,轉變,難道僅僅是時間的變遷的改變嗎?

很多發生的事以及他們的過往,徐玉不知,也納悶,但更不敢問,只是在心裡有時默默的想,思索著這那的可能性!

徐玉這樣想著想著,餘光忽然感覺到了晃動,仔細一看是徐夢的手忽然感覺到了動了幾下。

「醒了,好點沒?」徐玉問著。

「這吖,剛回來,搞得嚇死人,跟si了差不多!呸呸呸,大吉大利。」

趙曉慧忽然拍著自己嘴,吐著唾沫在手掌心摩擦,在那閉眼禱告著的儀式。

平時對此對於這樣的儀式,徐玉沒有吭聲,但是眼下總覺得彆扭,可能看徐夢在,不想趙曉慧太過於的詭異的行為了。

「媽,哪學的這是?別這那的迷信些沒有用的,都什麼社會了?法制還有科學文明!倡導的都是文明社會,你出去看看那張貼的海報都到處是的。」

趙曉慧有點鄙夷看了兩下徐玉,做禱告,沒說話,眼神意思不要說,做完后,一副回到了放鬆的狀態:「這啊,大吉大利,剛剛念了好幾遍的,你別這那扯的,老天會看,不吉利,不好不好。」

徐夢有些狐疑,「這是幹嘛?」,不知道怎麼回事,徐夢忽然冒了句「我是不是si了?」

「這大吉大利,童言無忌,童言無忌。」趙曉慧埋汰幾句,又搞了便儀式,徐夢疑惑望著徐玉。

徐玉把一手指放嘴邊,做著禁止不要說話的「噓」的動作。

徐夢張張嘴沒說話。

待趙曉慧弄完,又如跳樑小丑著嬉皮笑臉著「吖,著的要注意,特別晚上,不要說名字,也不要說『死』呸呸呸,我沒說,」趙曉慧拍著口,好像這樣幾下,就什麼可以當沒說的一樣。

「唉,你媽,應該說,咱們媽一直都……都這樣,習慣就好,習慣就好。」徐玉攤手著著,表示無奈,其實想說一直都不正常,但不想又這那的,畢竟徐夢回來不久,慢慢適應吧。

徐夢不像徐玉接觸家裡少,特別爸爸媽媽的記憶多半停留在小時候,長大了,在德陽鎮后在昶攸那學校,很少怎麼和家人這樣接觸。

而且小時候那種打罵點記憶,徐玉擔心徐夢還有,所以有些謹慎,現在的她太敏感,也太脆弱了不是么?

徐夢沒說話。

但趙曉慧的手卻伸過來又是摸額頭又是看臉色的。

「媽,你看得出啥不,你要是能看出啥,那醫院都不用開了。」意思像你這樣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人都能望聞問切,那醫院開著幹嘛,都自行解決了,畢竟二班的很少,所以醫院還能幹嘛!

「瞎說,我都看她糊塗了,說胡話,肯定得看看,萬一發燒生病了,看看臉色不對勁去醫院啊,耽誤不得,剛剛都嚇死我了,好端端的怎麼倒了,動也不動,要不是有呼吸,我都怕……」說著趙曉慧又抹著眼淚「這吖還這麼小,要是這都去了,去,那怎麼辦,怎麼得了喔!」

「你現在就不怕不吉利,怕不好嗎?」徐玉打斷著。

趙曉慧的眼淚,哭腔來也快,收得也快。

「心誠則靈,懂嗎?老天爺會理解的。」趙曉慧一本正經說著。

「這,心誠則靈,說得有點樣子,哪學的?那你也知道佛在心中就可以了,幹嘛總這那,這那的……」徐玉模仿者趙曉慧的動作,意思那些禱告用不著,而且很怪異,畢竟你說上香也不是,你說正經的那樣問法也不是,就那吐吐沫擦擦啥的算啥,而且不是自己說的,那手怕還是髒的,上廁所都沒洗吧!

「吖,這吖,跟你說不清,」趙曉慧擺手不想里徐玉的樣子,拉著徐夢問「你現在咋樣,要不要去醫院,還有身體……對對付,別人說了虛,今晚巴又沒吃,這老不死的那醫藥費也捨不得,這那也不買,什麼都沒有,咋搞,要是耽誤病情咋辦,就知道打牌,輸錢,輸一把錢,而且還,還……」

趙曉慧這才注意到一邊的徐玉的手指著的方向,和徐夢眼睛看的方向,都是同一方向,那就是徐添明,旁邊坐著的徐添明不知不覺已經轉過來瞪著趙曉慧。

趙曉慧吞吞唾沫,沒由來的往旁邊的角落裡縮了縮,一副很茫然,啥也沒說,啥也沒做的樣子。

好像剛剛的「大逆不道」各種埋汰的話不是趙曉慧說的一樣,此時很無辜的樣子。

徐添明狠瞪了幾下趙曉慧的樣子,也讓徐夢的記憶中的那個背影的模樣好像又活了起來,那個夢魘里的魔gui又狠厲著陰笑一樣。

徐夢不由來的瑟瑟發抖起來,只是沒有哭聲,也沒有任何聲音發出。

徐夢就這樣愣愣看著徐添明的一言一行。

「呵,真是幾天不打皮痒痒了吧!」徐添明毫不避諱說著。

可能徐添明也想找機會發泄下心中的怨氣,特別是徐夢的事心裡的怨懟,而這種怨懟無法與他人言,畢竟家醜,如何說,也不好發作在孩子徐夢或現在徐玉的身上。

而趙曉慧無疑是最佳選擇。

他是憋了幾天的怨氣和怒火沒有發作出來,急需要發泄的對象。

徐玉知道那種眼神,那個樣子,可是看著一邊的徐夢,徐玉知道,再重演一遍,只會是徐夢一生難以磨滅的印象。

而這些傷痕需要怎樣的男友,以後丈夫才能撫平的傷痛,自己前腳還教徐夢強大,現在這樣她如何強大,怎樣才能強大。

自己現在該怎麼辦,眼看著戰爭就要一觸即發了……

蒲公英的起跑線

蒲公英的起跑線 「哇哇哇,啊啊啊」徐玉趕緊搶先哇哇哭起來了。

一同像以前她不聽話時爸媽想打她,還沒碰到,看到揚起的手,以及那眼神,徐玉就哇哇地哭了起來。

而每當這時,父母也被她的行動詫異,一時忘記了打的事,從而緩解了氣氛,少挨頓打。

徐磊呢,和徐夢差不多,挨打時或哭或不做聲聽著挨訓。

徐玉會跑開會先發制人的哭泣。

那時最先開始只是徐玉害怕打就先哭,之後發現這招有效,避免了幾次的打,便開始還沒碰到就哭。

此時徐添明和趙曉慧一下愣住了,注意力轉到了徐玉身上。

徐玉此時也太不應景,畢竟不是打自己啊。

於是徐玉說著:「哇,那電視裡面太傷心了,看著傷感。」

「都是假的,不用太著急。」徐添明隨口一句,意思大驚小怪。

「太逼真了,看著太動人了。」徐玉像模像樣說著,摸著壓根沒有眼淚的眼淚。

「看電視的都是傻子,拍電視的都是瘋子,不認真點像她這樣造糞的會天天看,看也沒有作用,過眼幕,看過也就過了,浪費電。」徐添明依舊嫌棄說著趙曉慧。

但是眼下的徐添明沒有之前的戾(li四聲)氣,那火氣明顯消了很多。

但徐添明轉頭看見電視里放的是廣告,知道徐玉在撒謊:「你這吖喔,就喜歡騙人,小丫頭片子。」

說著,氣氛隨著徐添明的笑意淡了很多,也活躍了很多。

「沒有,沒有,那剛剛是看的電視。」徐玉撅嘴狡辯著。

徐添明指著下方的提示說,「你看看那下面,還在扯,不見黃河,你不死,幾倔強喔!」屏幕顯示著,廣告後繼續播放某綜藝的節目,意思答案不言而喻。

說話間徐添明的手假意劃過,經過了徐玉旁邊,徐玉驚得,「呀」地叫著。

然後徐添明說完,帶著一句「小丫頭片子,再瞎說呼si你」但語氣是溫和,不帶一點怒氣,徐玉知道徐添明在說笑。

於是,自己也大膽說著「爸,還不是托你的代,以前你自己都說自己很倔強的!」

「那是,我年輕時也倔得狠,唉」徐添明餘光看了眼趙曉慧:「後來娶了這垃圾貨,毀了,毀了,你媽si了我也這麼說!」

徐玉聽著,心裡一驚,想說什麼,但沒有開口,忽然覺得自己好無力啊,姥姥si了自己也不能這樣維護下她的名聲,不能幫忙說點啥,徐玉此時覺得自己真的好低下,也好無力。

徐玉耳邊想起那句「你首先要變得強大,當你渺小時,你說話是沒有份量的,更沒有可能的討價還價的餘地。」

徐玉忽然感覺這話是啪啪打臉的。

是啊,我現在沒有能力保護姥姥,哪怕其實我最敬愛的是她,我也沒能為她說兩句,徐玉感覺真的好無力感。

看著趙曉慧說著那句「咧!你還打牌呢,你怎麼不說,房子車子都給輸了。」

「是啊,別說如果把打牌錢攢起來,那別說車房子,每天帶媽吃肉包子,弄個師傅專門弄肉包子都成。」徐玉心裡滴淚,口裡笑著說著。

「這勺吖,那還要什麼肉包子師傅,直接整瘦肉圓子,還用包皮,一口一個多好啊!」趙曉慧也笑了。

「那不行。」徐添明故作嚴肅說著「還得一金廁所。」

「金的多浪費,我不貪心,一般的就成,這錢還不如拿來搞肉吃。」趙曉慧也笑了。

「嗯,再放床,放桌子凳子,睡醒就吃,吃完就拉也方便。」徐添明也笑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