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葉青羽竟然要以冰雪陣法封印靈堂?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若是論殺生劍術,或許你冰劍殺神真的很強,但是你竟然妄圖以己身元氣修為,封印整個靈堂……這是何等的狂妄啊,就算是當世的符文陣法大家,也不敢說能夠在沒有準備的前提之下,說封印就封印真么多人吧?

「哈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一個身如鐵塔一樣的妖族強者,大笑了起來:「裝神弄鬼,黔驢技窮,區區冰雪,想要封住我們?哈哈,擺下這樣的陣勢,能夠嚇住誰?我還以為你有什麼樣驚天動地的手段,原來只是如此,哈哈,葉青羽,你用你說,今日我妖族也要清算武清街之戰的債,待我先破了你這轉身弄鬼的狗屁陣法……」

說著,強橫的妖氣,從他的身上瀰漫出來。

他隨手一抬,一個巨大的熊羆巨掌幻現出來,猶如山嶽一般厚重,猛然轟向了被冰雪封印住的大門,就要一擊粉碎葉青羽所謂的封印,讓他知道,妖族並非是沒有人。

轟!

震動之聲傳來。

冰雪靈堂之門銀華閃爍。

無數道目光都看向大門。

所有人都用一種看笑話的神色看著這一幕,彷彿已經看到了大門之上的冰雪被轟碎的畫面,這個葉青羽真的是失心瘋,非要在這裡自取其辱,用這麼幼稚的手段想要困住所有人,真是鄉下界域走出來的傢伙,目光閱歷短淺,智商感人啊。

然而,這樣的目光和表情,卻很快就在震驚之中凝固。

熊羆巨掌幻影消散。

這大聖級強者志在破威的一擊,氣勢強橫,但靈堂上的冰雪之門依舊存在,連一點點的痕迹都沒有留下。

封印……依舊?!

這?

怎麼可能?

在場的身影,都認識這個妖族強者,乃是妖族總部第四副使墨羆,昔年的風頭威嚴,還在青岩之上,乃是一頭洪荒異種的黑色熊羆的得道,體內流淌著可怕的血脈之力,也是巔峰大聖境界的存在,否則也不可能在妖族總部的副使排序之中壓青岩一頭位列第四。

這樣存在的破威一擊,竟然無功而返?

這一下子,有些人的心中,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太妙。

而墨羆自己也有點兒難以置信。

「再來。」他皺眉,又要發出第二擊。

葉青羽眼眸之中,神華驟然綻放:「你沒有機會了。」

話音未落。

他身形一閃,在虛空之中,拉開一道殘影,瞬間欺近。

站在墨羆之前的各族強者,只覺得好似是有一股龍捲風席捲而來,哪怕是運足了功體,依舊難以站立,紛紛後退,一些實力稍弱者,直接被這股氣勢卷飛了,猶如風中的樹葉一樣身不由己地朝著飛跌……

「你……來得好!」

墨羆戰意爆發,大吼了起來。

他首當其衝,感覺到一股絕世無匹的清冷劍芒迎面刺來,還未近身,他已經眉心生疼,好似是被針扎一樣,大腦就要爆開,心中暗嘆這冰劍殺神果然不凡,不過他早就有準備,瞬間一面五棱黑色光盾浮現在身前,兩柄黑色彎刀浮現在了他的手中。

嗖!

叮!

虛空之中,響起了兩聲輕微的聲音。

只有實力足夠的人,才能捕捉到這樣的聲音,前者是破空聲,而後者則是兵器撞擊的聲音,實力不足大聖境者,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只覺得眼前一花,光芒璀璨,等到再仔細看時,葉青羽的身形,已經回到了棺槨之前。

戰鬥,已經結束。

墨羆依舊好端端地站在原地。

身前黑盾,手中彎刀。

渾身上下,不見絲毫的傷痕。

「哈哈,你……」他臉上帶著冷笑,道:「冰劍殺神,不過如此……」

其他各族強者看到這樣,也下意識地鬆了一口氣。

看樣子葉青羽也沒有傳言之中的可怕嘛,至少墨羆能夠正面擋住葉青羽暴起發難之下的一招,這說明不是碾壓之局,在場諸位之中,實力不比墨羆低的大有人在,所以今日的局勢,還跟在就在於他們的掌控之中,葉青羽他翻不了天。

那華麗錦衣年輕人也是冷笑不已,雙手抱胸,如看戲一般:「哈哈,牛皮吹破天了吧!」

然而葉青羽的臉上,卻沒有理會年輕人,只是帶著憐憫的眼神,看著墨羆,道:「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哈哈,你說什麼,我……」墨羆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話一樣,大笑。

但很快這笑聲就戛然而止。

一種如同見鬼了的神情,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嘭!

五棱黑盾破碎。

叮!

一對彎刀從正中間斷開,斷口光滑如切,前半截掉落在地上。

「我不信,我……」墨羆難以置信,但一張口說話,突然鮮血像是噴泉一樣從他的口中噴出來,根本控制不住,同時身上無數道劍痕出現,密密麻麻縱橫反覆,將他宛如鐵塔一樣的身軀變成了一個被切爛了的西瓜一樣。

然後這位妖族第四副使的身軀,仰天轟然倒下。

到死他都不信自己死了。

黑盾是他以己身之皮鑄就,彎刀乃是以他本相巨爪的指甲所煉製,是他的本命之器,堪比巔峰大聖器,也是他信心所在,但是現在,盾毀刀斷,他竟是未曾察覺,而他在交手的那一瞬間不知道被斬了多少劍,他也沒有察覺,這怎麼可能啊,他可是大聖巔峰的強者啊,對外界感知入微,對己身的任何變化都了如指掌,但居然在交手接受的那麼長一段時間裡,沒有感應出來自己的受傷?

帶著不解和不甘,他的身軀逐漸冰冷。

妖族之血,汩汩而流,染紅了地面。

冰宮靈堂之中,鮮血氣息瀰漫。

所有的身影,在這一瞬間,都瞠目結舌。

一些人的嘴巴長的可以塞進去鴨蛋,嘴角都快裂開了。

墨羆戰敗,他們可以接受。

墨羆戰死,他們也可以勉強接受,畢竟有青岩之敗為前車之鑒。

但墨羆以這樣一種方式戰死,死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死的……這,也太誇張了吧?

那得要多塊的劍,多可怕的劍意,多凜冽的殺意,才能在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將墨羆這一尊巔峰大聖直接斬的身死道消……現在所有強者的心中,都升起了一股寒意,在心裡自問,到底自己能不能也做到這一點,然後他們越想臉色就變得越是難堪,因為他們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

連那華麗錦衣年輕人的臉上,也浮現出了錯愕。

這時,葉青羽手中冰劍一抬,劍峰指向錦衣華麗年輕人,道:「你很跳啊,想要踩著我上位博名氣?我給你機會,來吧,單挑還是群毆?我本來只想要查清楚任先生死因真相,為他復仇,多麼理所當然的事情,可偏偏卻有人要從中作梗,還有你這種不知道死活的蠢貨,一次次地挑釁我,我也就只好先把你這樣的雜碎都清理乾淨,然後再來半正事了。」

「你……」華麗錦衣年輕人氣的臉都綠了:「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說我,你以為你是誰?啊,殺一個墨羆就想要在我面前立威?你想多了,我……」

「別那麼多的廢話,靠嘴是殺不了人的,快點兒出手吧。」葉青羽一臉的逼視。

這時,妖族總部的強者們,也終於都反應過來了。

「墨羆副使……」

「好膽!」

妖族的強者們,都憤怒了。

群情激奮。

在短暫的震驚之後,憤怒再次佔據了他們的頭腦。

「殺!」

「殺了他,為第四副使報仇。」

「辱我妖族者,死。」

「不能放過他。」

妖族的強者們臉都紅了,朝著葉青羽的方位涌聚過來。

「好,你們一起上吧。」葉青羽屹立於棺槨之前,見狀大笑,渾然布懼,右手握劍,左手在虛空之中一探,又是一柄寒冰長劍環現在手中,身軀筆直如長槍,大笑道:「任先生不在,讓你們囂張太長時間了,真的以為你們妖族就吃定人族了嗎?今日就讓你們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價……哈哈哈,一起來也好,我趕時間。」

—–

第一更。

狂刀盟QQ群:453892879的12月簽到活動已經正式開始了,簽到送縱橫幣哦,活動細節加群就知道了!

順便恭喜書友污族污聖3號獲得書評區第3000條的樓層獎勵,書友帥楠楠獲得第3100條留言的樓層獎勵,快去加小助理微信:xiaozhuli233去領取縱橫幣獎勵。還有書友瘦不溜秋也快點去找小助理去拿刀子的簽名書獎勵,活動已經過去一周了,你還在等什麼呢?

歡迎大家關注****APP的《御天神帝》圈子,有什麼想要和刀子說的話就給刀子留言吧,書評區不支持查看回復內容,刀子有時間就會在圈子裡給大家回復(圈子裡也有搶樓送縱橫幣活動哦)。 戰鬥在瞬間開啟。

還未等妖族強者們反應過來,葉青羽已經出手。

劍光如雪。

他身形閃爍,瞬間就切入到了人群之中。

「擋我者死。」

葉青羽疾進:「無關者退避。」

場面頓時大亂。

其他種族的強者,看到這一幕,紛紛下意識地後退。

他們雖然也被葉青羽如此強勢的姿態激怒,但卻並不意味著他們會在第一時間選擇和妖族肩並肩圍殺葉青羽——至少不會在葉青羽氣勢最盛的時候正面對抗,起碼也要等到妖族將葉青羽的元氣、氣勢、精神都消耗到了一定的程度,才會痛打落水狗。

人群瞬間不約而同地避開。

妖族總部的眾多強者在人群中顯露出來。

葉青羽的劍芒,已經指向了最前面的一個妖族強者。

「殺!」

這位妖族強者大喝,妖力爆發,渾身五六道光華流轉,同時催動了五六件聖器,他在妖族總部之中的地位也不低,今天來更是早有準備,聖器催動爆發出絕強之力,他表現的很決絕,直接引爆了其中的兩件,然後非一般地後退,不敢硬接葉青羽的正面一擊。

聖器爆炸的威力,何等可怕?

然而,沒用。

咻!

腹黑機長天才妻 劍光一閃而過。

他的頭顱飛了起來,可怕的劍意瞬間就絞碎了他體內的一切生機。

人頭衝天而起的瞬間,他瞳孔之中最後印射出來的畫面,是葉青羽直接從聖器爆炸的毀滅能量光圈之中穿了過來,就像是穿過一陣風,那足以瞬間毀滅四五尊大聖的爆炸力量,根本連葉青羽的髮絲都沒有擾亂。

「怎麼可能啊……」

他不甘心地想著,然後就失去了最後的意識。

葉青羽一劍得手,更不留情,身形再進,劍光猶如九天銀河卷落,瞬間漫天寒芒直接將剩下百多名的妖族強者,都籠罩起了其中。

噗噗噗!

血光飛濺。

瞬間又是三尊妖族總部的強者吐血倒飛出去,身軀斷為兩截,被可怕的劍意絞碎,頃刻間就奪走了生機,眼看著活不了了。

「退!」

「該死,陣法,布陣!」

「不惜代價,殺了他。」

妖族強者都瘋狂地吼叫了起來,一時間手忙腳亂,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其中任何一個走在通天城之中,都是會引起矚目的存在,如今這麼多人集中在一起,卻被葉青羽一個人瘋狂地攻擊,這讓他們無法忍受。

各種神器寶物都基礎。

各種神功秘法都催動。

妖氣滾滾。

妖元激蕩。

霎時間整個靈堂之中,都澎湃著猶如實質的妖力汪洋,若非是有著冰晶符文陣法加持守護,只怕是這個時候,整個靈堂都被摧毀了。

其他各族的強者,都是一推再推。

這個時候,誰也不想立刻就捲入進去。

即便是歐無極和魏無病等人,也在第一時間後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