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沒有一個人退縮,因為連大將軍和幾位將軍都已經這樣走過去了,甚至連帝尊和神妃娘娘們,都是這樣跟大家一樣走過去!

「嗚嗚,以後再也不這樣逞能了,疼死我了!」畫兒扁著小嘴,小聲哭泣著抱住了玄寶的脖子,嘴裡埋怨著。

剛才玄寶說壓抑靈氣,也體驗一把,沒想到眾女全都回應要加入,玄寶拉不住,只好讓她們也參加,原本以為這些丫頭也只是嘴上說說,走幾步之後就知道滋味了,肯定會用靈氣護住雙腳,沒想到她們還真的堅持下來了,一直完完整整的通過了崖道!

這讓玄寶真的對大家刮目相看了,不過一過了崖道,畫兒就不肯走了,玄寶只好將她背了起來。

相比較來說,其他眾神妃還算好,用靈氣迅速修復了腳上的傷口,穿上了鞋子。藍月兒拍了拍小豆芽的肩膀說:「小板子,這次你表現的不錯啊!」

連眾女都有些驚詫,小豆芽應該是大家之中最為嬌氣的一個,卻沒想到,自始至終,她都沒有喊過一次痛。

小豆芽撇撇嘴說:「這算什麼,以前我在彩霞陣要飯的時候,光著腳在冰河上走都是經常,你們不知道,那冰河上的冰面可一點都不平整,很多地方真的跟刀子一樣,比這裡還要鋒利呢!」

眾女也想起小豆芽以前的那段艱苦歲月,心中一酸,雀舞抱起了小豆芽,將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說:「放心吧小豆芽,那種日子再也不會有了!」

藍月兒也意外的沒有再對小豆芽譏諷半句,大家都知道,雖然大家都是神妃轉世,大多數人從小就沒有雙親,只是卻並不缺少關愛。

就算是幻姬,在小時候,因為冥王對她的居心,也不敢讓她發生什麼差錯,對她關愛有加,若論身世之凄涼,也唯有小豆芽! 沒想到這並不是唯一的一次赤腳過崖,在短短三天的時間內,大軍已經經歷了三次這樣的情況!

所以過了第三道山崖之後,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山坳,祁海平就宣布,大軍在這座山坳中紮營,先休息三天,再進行趕路。

這樣做一方面是為了等待後面的部隊,十幾萬大軍過那種崖道,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度過的,大軍的殿後部隊,現在還在第二條崖道上,這樣把隊伍拉的太長,可不是好事,祁海平需要等待,重新歸攏隊伍。

再一個就是大軍現在需要休息,身體上的疲憊還是小事,腳上的傷口必須要得到及時的處理,否則雙腳傷口發炎化膿,那就連路都走不成了!

祁海平的本意是淬鍊自己的戰士,並不是摧殘他們,所以在需要休息的時候,他就會給出足夠的時間,嚴厲並不等於苛刻,這是仙羊王曾經教給他們的帶兵方法。

「接下來我們就應該要進入虎嘯崖那一片區域了,地形最為複雜,我們要儘快找到那一條生路,可能我們的敵人就在前面!」祁海平拿著一張簡易的地圖,攤在地上對眾人說著。

眾人看著地圖,全都沉默不語。過了一會,雪若對大家說:「這一片大概有十七八個山頭,連綿不絕,各種毒花毒草和兇殘野獸都在其中,咱們要在這裡憑藉凡人的身份尋出正確的通道可並不容易!」

祁海平點點頭,對雪若說:「所以我準備讓大家在這片營地里準備充足,儘可能的把自己的力量恢復到巔峰,然後衝擊這一片的高山區!」

「你是想利用這一片的高山,來激發大家的潛力,讓大家衝破靈氣桎梏,恢復天兵身份?」雪若馬上明白了祁海平的意圖。

「對!」祁海平點頭對她說:「這一路來,我們一直在想方設法的突破那道禁錮,可是卻總是力有未逮,我想應該是壓力還不夠,沒有讓大家感覺到真正的危機!這一片的高山區如果能夠完整的走下來,相信就可以衝破之前所布下的那道禁錮了!」

青草有些猶豫的低著頭,看著地圖小聲的說:「可是這樣一來,可能有不少人傷亡啊!這裡根本就沒有山路,全是要自己開闢出來的,危險性一定不小!」

「肯定會有傷亡,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人也只有在生死關頭,才可以爆發出最大的潛力!」祁海平一臉堅毅的說著,然後慢慢的站起身,長舒了一口氣。

劉阿一也站起來,仰頭看了一眼頭頂樹叢上方露出來的狹窄天空,計算著時間,然後摸了一把臉說:「要下雨了!」

頭上雷聲隆隆,看起來這一場雨很可能不會小。這段日子一直在崇山峻岭中行走,幾乎等於長時間的不見天日,只能從樹影斑斕中看到一點點天空。

之前也下過幾次雨,都不大,走在山林之中,就好像頭頂上有天然的遮雨傘一樣,對大軍沒有什麼影響。

所以劉阿一的話,並沒有讓大家有多麼重視,大家的眼睛還是盯在地圖上,對接下來的這段路程,都有些顧忌。

現在眾人手中的地圖,是一張半草圖,是需要大家不斷往上增補的。派出去的斥候不能離開大部隊太遠,所以對於前面未曾到達的地方,也只有通過眼睛的查看,並不能真正了解,詳細的區域都是那些已經走過的地方。

可是僅憑這種模糊的草圖,大家也能看出來,即將要進入的區域,是非常難行的,因為這一片很可能是南嶺的主山,山頭都比較高大。

現在大家都是在山坳裡面,因為茂密的山林擋住了視線,所以並不能完全看清楚前面的道路,這一次派出的斥候可能走的比較遠,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把訊息報回來。

「先休息!養足精神,明天我們親自爬上那座小山看一下!」祁海平對大家說著,然後用手指了指從頭頂樹葉縫隙中露出來的一個小山頭,那裡雖然不算很高,但是距離那些高山比較遠,找一處空曠的地方看一下方位,還是可以的。

青草突然扭頭對雪若說:「荔枝她們還有多久能夠趕來?三天夠嗎?」

後面的隊伍中,大概還有一萬名弓騎軍,由千珠長荔枝帶領,還有四萬名備援軍,是五虎、六虎和七虎三人帶領,一共五萬餘人,是大軍的殿後部隊。

「夠了,她們已經開始上第三條崖道了!」雪若點點頭,對青草說著,眼中卻隱藏著一絲擔憂。

殿後部隊以傷病為多,就算三天之內趕過來,也已經是精疲力盡,不能再隨著大隊繼續向前走了,需要及時的休息和調整。

這樣一來,又是前後脫節的狀態,否則就必須要強行讓他們跟上,這樣就會造成殿後部隊的傷亡了!

像是看穿了雪若的擔憂,祁海平微微一笑,對她說:「我給五虎他們的任務是兩天內追上我們,然後留下一天大家一起休息,再一起開拔!」

兩天時間?雪若瞪大了眼睛,想想殿後部隊的狀態,如果都是一幫正常人的話,兩天的時間也就夠了,可是他們之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傷病號,兩天時間也實在是太急了吧?

不過看著祁海平的臉色中,既有信心也有狠戾,這就讓雪若閉上了嘴巴,不再多話。

對於這位大將軍,經過這將近一年的相處,雪若已經非常的了解了。別看他對青草也好,對她這個軍師也罷,都是一副笑眯眯,好像無害的樣子,可是對待起別人來,那還真的是一個冷麵煞星!

有時候,連雪若都覺得他有些不近人情,心腸十分的冷酷,跟帝尊相比,簡直就像是冰與火的差距!

慈不掌兵這句話,對於這位大將軍來說,實在是太貼切了,他也從來不是一個仁慈的人。

可是如果這樣就說他絕情無情,那也是不對,否則就不會有著三天的休息。很多事情,都是他在以身作則,他能撐過去的時候,就要求別人也要一樣。當然連他都覺得難以維持的時候,就會馬上叫停,絕不讓兄弟們去白送性命!

其實雪若也明白,其實很多時候,這位大將軍的冷麵都是裝出來的,甚至可以說,是被他自己逼出來的,他強逼著自己不心軟,或許也只有這樣,才能讓這一支部隊,真正蛻變成他心目中的樣子,因此作為軍師,雪若牢記自己的職責,只是配合大將軍的計劃,沒有資格去反駁或者是反抗!

說是紮營,其實大家也就是利用一些工具,在樹林中開闢出一些空地來,鋪上雜草,變成一個簡單的草榻,睡在上面而已。

這種樹木叢生的地方,根本就不適合紮營,反正大家都是軍人,這種風餐露宿的場面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大家都是席地而睡,腳上也已經塗抹了療傷的草藥。

說來也好笑,大家現在用的草藥,卻正是之前在崖道上擋住大家去路的那種藤汁,之前是害大家會墜崖的兇手,現在卻變成了治療大家腳上的幫手。

不僅僅是藤汁被取來了,每個人的身上,都纏著一圈圈的藤條,這種藤條比繩子還結實,在這種地方趕路的話,有這些藤條也算得上是一種幫助了。

玄寶和眾女沒有睡,此刻大家都坐在樹杈上,兩三個人在一起聊著天。他們雖然習慣了跟大軍在一起,但是畢竟都是神妃,讓她們也不顧儀態的躺在地上,那肯定是不行的。

以他們的修為,也不可能會被禁錮住,所以天兵身上的那些限制,在她們身上並沒有。

天色已經黑下來,而與此同時,豆大的雨點就從頭頂上落下來,打的樹葉沙沙作響。

沒想到這一次的雨居然還挺大,原本已經睡著的天兵們本想不理不睬,可是越來越大的雨點落在他們的身上和臉上,很快就將他們打濕了,這樣誰也躺不下去了,全都爬了起來。

一般只有雨下的足夠大的時候,才可以穿透頭頂上的樹葉叢落下來,而現在樹林里都已經形成了雨簾,可見這一場雨還真的是不小。

進了山林,就沒有準備蓑衣,蓑衣大家現在不只是沒辦法再睡,甚至連避雨的地方都沒有了,只能圍在一起,躲在樹下,盡量的讓自己少淋一些雨。

玄寶和眾神妃卻不用顧忌這些,雨水根本就落不到他們的身上,就已經被氣盾給彈開了,可是看著下面的天兵們,他們也都是心急如焚,卻毫無辦法。

飛身下去,找到了大樹底下的祁海平,還沒等玄寶開口,祁海平就哈哈大笑著說:「這一場雨來的好啊,我還想怎麼給大家增加點難度,想不到老天爺就來幫忙了!」

聽到這樣的話,玄寶也就閉上了嘴巴,想把大軍送進原界的說辭連張嘴的力氣都省了,就算是說了,祁海平也肯定不會同意!

「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這麼大的雨,待在這片山坳中,是在是太危險了!」玄寶大聲對祁海平說著。

祁海平的臉上有些猶豫,他知道玄寶在怕什麼,這裡是山坳,一旦大雨引來了山洪,那這片區域,將會是重災區!

不過偶爾的一次落雨,應該不會這麼倒霉吧?如果現在就要離開的話,那就跟殿後部隊完全脫節了,在這種崇山峻岭之中,如果一旦走散,想重新聚在一起,那就難了!

「再等等,如果一個時辰之後再不停下的話,咱們就撤走!」祁海平看著玄寶說著,能夠不走的時候盡量不要挪動地方,否則現在就算給殿後部隊報信都已經來不及了,大雨也會消除一切痕迹的。

玄寶想了想,也點點頭,他也值得祁海平的擔憂,在這個時候的確需要確定一些事情之後才能行動。 一個時辰之後,眾人紮營的地方已經有了不少積水,而天上的大雨,不只是沒有減弱,反而顯得更加磅礴了!

「這是山雨,可能只有這一片才有這麼大的雨,不常見,但是很危險!」燕子對玄寶說著:「這裡的濕氣很重,一旦升騰起來,就會變成雨雲,當然這個過程要很久才能完成,至少要一年的時間,所以並不常見!」

玄寶瞪大了眼睛,有些吃驚的說:「你的意思是,現在是下了一場積攢了一年的大雨?」

「對!」燕子點點頭,一臉擔憂的看著天空,對玄寶說:「我覺得,至少要下個三天三夜!」

那還等什麼看什麼,趕緊走吧!玄寶二話不說,就從樹上飛了下來,找到祁海平,把燕子的話轉告給了他。

祁海平一聽,也當機立斷的通知大軍離開,不過在行動之前,祁海平讓大家把身上的藤條取下了一截,牢牢的系在了自己的左手上,而且跟其他兄弟連接在一起!

因為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不能點燃火把,大家需要依靠青草和幾名弓騎軍女將身上的寶石來照明道路,這樣就給行軍帶來了很大的不便。安全起見,祁海平用這樣的方法,把所有人都連接在了一起,如果遇到什麼危險,那大家一起來承擔吧!

這裡一共是將近八萬人的隊伍,大家一邊走一邊用藤條系住自己的左手,青草和一幫女將就走在前面,她們現在變成了探路先鋒。

眾人緊隨其後,開始在山林中穿行,目標就是不遠處的小山頭,那裡雖然不算很高,但是應該可以避開危險。

大家的腳上還沒有恢復,可是現在卻也不得不裹上了麻布,穿上了鞋子。否則赤腳可以過崖道,可是想在這種地方爬山,那非得把腳磨斷不可!

玄寶和眾女走在隊伍的中后位置,前面的已經出發了將近一個時辰了,他們才得以動身,後面還有一萬來人,這是祁海平強行派加給玄寶和眾女的衛兵。

有藤條的聯繫,眾人雖然走的磕磕絆絆,但是並沒有人掉隊。天上的大雨越來越磅礴,好像之前所下的,只不過是開胃小菜,現在的才是正餐。

按照這樣的狀況,白天和夜晚也沒有什麼區別了,反正都已經看不清道路了。

就在這個時候,玄寶突然停了下來,耳邊似乎聽到了一陣轟隆隆的雷聲,但是又不像是在天上傳來的,而是身後。

見到玄寶停下,眾女也跟著停下來,都奇怪的看著他,小茵問他:「怎麼不走了?是不是看到什麼了?」

玄寶搖搖頭,對眾人說:「你們先走,我回頭看看,放心,馬上就能追上你們的,只要一小會就行了!」

「走吧!」雖然很擔心玄寶要做的事情,可是小茵也知道,自己的男人一定是感覺到了什麼危險,所以想要去查看一番,帶著大家一定不方便,那就不要妨礙他,讓他去做自己的事情好了。

看著眾人跟天兵們一起離去,玄寶深吸了一口氣,轉過了身,沒有馬上往前走,而是手腳並用,飛快的爬上了旁邊的一棵大樹!

「轟隆隆!」天雷轟鳴,好像就在頭頂上炸開了,不過玄寶也可以肯定,剛才聽到的那個聲音,並不是雷聲。

一道道閃電之下,一道矯健的身影就爬上了樹頂,然後入猿猴一般,踩著樹枝在樹頂上不斷的騰躍奔跑。

「咣!」一道紫紅色的天雷劈落下來,徑直砸向那道奔跑的人影,不過那人影也是非常的靈活,在千鈞一髮之間往旁邊一跳,避開了那道天雷,可之前所在的那棵大樹卻遭了殃,整個樹頭都被劈斷,著起火來了!

這道身影當然就是玄寶,以前只是聽說在雷雨的時候,千萬不要在高處或者是空曠的地方移動,雷電之中對氣息非常的敏感,一旦被它們捕捉到,就會毫不留情的進行劈擊!

今天總算是明白了這個道理,原本這場大雨的雷電並不多,可是就因為玄寶的這次奔跑,一道道天雷從天而降,簡直就像是一場小型的天界。

可惜不管是從威力上,還是從規模上,這樣的天雷都要比劫雷弱小的多,玄寶連天界都不怕,又怎會害怕這些普通的天雷,能躲過的就躲,躲不過的就乾脆硬挺,這樣很快就讓他衝上了一座山峰,這就是之前大軍曾經在這裡經過的地方。

這座山峰最大的特點,就是像火山口一樣,在山頂上有一處非常遼闊的坳地,雖然也長滿了樹木,可是地勢明顯要比別的地方矮的多!

現在這裡已經盛滿了雨水,變成了一個下雨形成湖泊,可是在湖泊的邊緣,山體開始出現了裂紋,並且不斷的在往外滲水!

這裡不會存在太久的,上面的水越多,壓力就越大,山體上的裂縫就會越來越大,這裡早晚會崩潰,到時候,就會形成山洪!

突然,玄寶的臉色變了,馬上順著山坡往下跑,那種凡人根本沒辦法落腳的地方,對於玄寶來說卻算不上什麼,別說這裡是山坡,就算是一處懸崖峭壁,都不能阻擋他的腳步!

到了山腰處,玄寶停了下來,然後在前後找了一圈,終於發現了目標,那剛剛通過崖道的殿後部隊!

現在走過來的只有兩三千人,大部分人手還在後面,帶隊的是五虎,聽到上面傳來的動靜,馬上手握刀柄,做出了迎敵的準備。

現在伸手不見五指,因為下雨的原因,火把是不可能點燃了,在這個地方,除了自己的弟兄,那就是敵人會出現。

如果是自己弟兄的話,肯定會一直在這裡等著,不會再掉頭,聽到了動靜也會在第一時間出聲,現在無聲無息的過來,那肯定就是敵人!

剛想動手,卻聽到一聲輕喝:「五虎是我,別緊張!馬上通知後面的兄弟,停止過崖!」

「帝尊?你怎麼回來了?」五虎驚喜的叫了一聲,鬆開了握著刀柄的手,他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看不到玄寶,不過玄寶卻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這就足夠了。

玄寶語氣焦急的說:「沒有時間解釋這麼多了!你先讓後面的人停下,從崖道上退回去,然後讓已經過來的兄弟集合,進入原界!」

「啊?」五虎愣了一下,不明白玄寶為什麼要讓大家這樣做,要知道赤腳走過崖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雖然雨水將崖道上的藤汁沖刷掉了,卻讓岩石變得更加鋒利,哪個過來的現在不是傷痕纍纍,怎麼可能到了中途又退回去!

玄寶見到五虎還沒有動作,氣的吼了一聲,指著頭頂說:「山洪就要爆發了,你想讓大家都淹死在這裡嗎?」

這一下五虎明白了,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然後用力的對玄寶說:「好,我馬上去通知大家!」

跟著五虎跑到了崖邊,一眼就見到在崖道上,有人正在用夜明珠照路,五虎馬上叫了一聲:「來的可是荔枝大人!」

崖道上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是我!五虎將軍怎麼還沒有離開這裡?」

五虎連忙對著崖道說:「荔枝大人不要往前走了,我們要馬上退回去,這裡要山洪暴發了!」

「啊?有沒有搞錯,我都快到了,你讓我退回去?」崖道上的荔枝傳來了一聲尖叫,對這個命令很是意外。

五虎也苦笑了一聲,對她說:「沒有辦法的事情,這裡太危險了,你們必須回去!」

雖然有些不情願,可是沒有人會拿著自己的性命當兒戲,所以荔枝和後面的那些人,也只好轉過了身體,慢慢的往回走。

就在這個時候,玄寶也聽到了頭頂上再次傳來的轟隆聲,心中一緊,對五虎說:「叫你的人馬上集合起來,進入原界,我要帶你們離開這裡!」

「這個…」五虎的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氣的玄寶剛想發飆,五虎卻看著玄寶說:「帝尊,大將軍他們在原界裡面嗎?」

玄寶搖搖頭說:「他們已經在前面啟程了,那邊有個山坳,他們現在正在登山,離開山坳!」

「那這樣的話,恕末將不能從命!大將軍沒有讓我等進入原界,我不能破壞軍令!」五虎一臉歉然的對玄寶拱手說著。

玄寶火了,瞪著五虎說:「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拘泥於一道軍令!要知道這可是幾千條人命!難道我讓你們進入原界了,還不如大將軍的命令?」

「不是…」五虎撓了撓頭,看著玄寶說:「帝尊,我不能特殊啊,大將軍和其他弟兄都沒有依靠原界,我也不用!放心,我會對這些兄弟負責的,我們不是沒有退路!所有人聽著,我們原路返回,退回崖道,跟其他兄弟匯合!」

「是!」黑暗中傳來天兵們的回應,個個聲音乾脆,一點也沒有猶豫,甚至都不問為什麼!

看到這一幕,玄寶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無法再阻攔這些兄弟了,只好放他們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頭頂上的隆隆聲已經變得更大了,這一次不只是有雨水淋下來,還伴隨著一些碎石從山上滾落!

來不及再多說什麼,五虎馬上帶著眾人先離開這個地方,退回崖道,因為現在已經是走過來一次了,大家對於崖道上的地形也比較熟悉,所以在速度上也快了不少。

在還剩下一百多人的時候,大量的滾石從山頂上掉落下來,伴隨著形成河流一般的雨水沖刷而下!

玄寶對著那一百多名天兵大喊:「用藤條把手連起來,大家連成一線過崖,不能放棄任何一個兄弟!」

走在最後的五虎點頭大喝:「好,帝尊放心吧,絕不讓任何一個兄弟掉隊!」 「轟隆!」隨著一聲巨響,整座山體都似乎顫抖起來,而在眾人的頭頂,渾濁的洪水夾雜著大塊的山石,從上面滾落下來!

這種雷霆萬鈞的氣勢,比起萬馬奔騰的場面還要浩大的多,就連玄寶也變了臉色,在他的身旁,五虎和幾十名天兵還沒來得及登上崖道!

「開!」千鈞一髮之間,玄寶雙手抱起了一棵大樹,然後往頭頂上一橫,讓山石和洪水就從他的頭頂被截斷,然後發出巨大的聲響,從他的背後滾落!

「快走!」玄寶咬著牙喊了一聲,臉色也變得漲紅,這是他第一次純粹使用靈力的力量,而不是技巧,對付的又是山洪,壓力非常的大!

這個時候沒有太多的廢話,五虎只是低頭對身旁的兄弟說了一聲:「走!」帶著大家在玄寶的身後穿過,走上了崖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