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獲知了慕琳琳操縱者的身份后,半人馬族這才勉強給他們安排了這麼一個地方。

「哎!!!輕點,疼!」慕斯埡怪叫道。

慕琳琳坐在慕斯埡身旁,手掌貼在慕斯埡的背上,手中神光匯聚,柔和的藍色光芒不斷的湧入慕斯埡的體內。

見其如此鬧騰,慕琳琳沒好氣道:「疼什麼疼,水系治療可是最舒服的!別裝了!」

慕斯埡叫道:「你的神術確實不疼,但是你的手按在我的傷口上啊!」 刀劍無眼,神術無情!白天戰況焦灼,場面混亂,更何況半人馬族還是戰敗的一方,死傷必然高了。

慕斯埡作為一個初入戰場的雛鳥,在混戰之中,猝不及防之下,被一隻神力箭羽射中背部,索性只是二階神術所化,威力有限,因此他還能在這裡活蹦亂跳的怪叫,否則…

慕琳琳聽他說到傷口頓時臉色沉了下來,待治療完后,沒好氣的一拍,不理會他的呀呀亂叫,道:「誰讓你在戰場上亂來!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叫你跟緊我!你到處亂跑什麼?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規模的戰役?!還這樣子大條!你要是死了,我該怎麼回去交代?」

說著說著,慕琳琳的眼睛有些濕潤,慕斯埡見此心頓時慌了,急忙保證道:「別介啊!琳琳,我保證不再犯了,下次一定跟緊你!」

「哎呀!這你也知道,我體內流淌著純正的自由聯邦之血,這一天不冒險作死,心裡不好過,難得遇到一次如此震撼,激烈的場面,你讓我如何做得到一直龜縮在你身旁。」

「不過,既然你如此不願我冒險,我保證,下次不會這樣作死了。」

慕琳琳淚眼婆娑的看著慕斯埡道:「真的?」

慕斯埡用力點頭道:「真的!千真萬確!」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那個場面真是慘吶!血肉橫飛,鮮血直流,我算是第一次明白了這兩個詞的含義!果真如此!話說我的運氣還不錯,我跟你講,琳琳,就在我與其他剛認識的幾人一同酣戰的時候,一個五階神術在我們旁邊炸裂!嘖嘖!我那剛認識的兄弟,直接沒了!只剩下一個頭彈到了我的手上,那個時候,我嚇的嘞!嘖嘖!」

慕斯埡越說越得勁,不斷的開口,聽都聽不走下來。

「閉嘴」慕琳琳忍無可忍,最終喝道。

慕斯埡道:「呃…好」

慕斯埡安靜下來,慕琳琳也沒有說話,過了會,慕琳琳忽然道:「哥,這樣下去不行,遲早我們會死在這裡,必須離開。」

慕斯埡:「嗚嗚嗚…嗚嗚嗚」

慕琳琳感到頭疼,有些受不了他,無奈道:「哥,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這樣賣萌,一點都不萌好嗎?!應該說簡直就像個蠢貨。」

「這…」慕斯埡不再嗚嗚,他在慕琳琳如此直接的打擊下,焉了…

慕琳琳:「…」

「行了,哥,別裝了,現在在討論大事呢,你剛才要講什麼就趕快講!」

慕斯埡仿若委屈的看來他一眼,見她似乎真的不想里自己,這才恢復正常道:「離開不了,光是軍隊中就存在著好幾位領域級,不提他們,數量更多的掌控者也不是我們應付的了得」

慕琳琳道:「這我知道,但是今天的戰爭你也看到了,以我們的實力根本堅持不下去,現在能夠活著都是神靈眷顧了」

慕斯埡:「可是…」

當慕斯埡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帳篷外面忽然響起一陣輕微的敲擊聲。

慕琳琳起身,緩緩的走了過去,撩開窗戶一看,只見兩個陌生的傭兵站在門口。

慕琳琳今警惕道:「你們是誰?想要幹什麼?」

其中一人小心的環顧一圈,輕聲回道:「尋求合作!可否進去再說!」

慕琳琳聽到合作兩字,目光一閃,若有所思,片刻后,她道:「進來!」

兩人十分謹慎,再次小心翼翼的環顧了四周,確定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后,這才進去。

兩個陌生人隨便找了個空地坐下,慕斯埡好奇看著他們,慕琳琳開口道:「兩位,具體就什麼事情,可以直說了。」

之前說話那人道:「我叫薩摩,操縱者,他叫詔啟,也是一名操縱者,我們兩人皆是被半人馬族強制扣進來的傭兵」

「這次過來,是想找你們聯合一同謀划逃出去的方法!」

果然如此,慕琳琳心中瞭然,慕斯埡一聽,好奇問道:「逃離?怎麼逃離,現在半人馬族可是來了一堆強者!他們只需要張開領域,我們便一個都跑不了!」

領域級的實力可不是吹的,領域之下皆為螻蟻!

詔啟沉聲道:「抱歉,你僅僅是三階,我們並沒有徵詢你的意見」

說完他看向慕琳琳,慕斯埡差點氣吐血。

慕琳琳思索片刻,道:「你們為什麼來找我?」

薩摩解釋道:「我們並不是單單找你,所有三階以上的傭兵我們都一一前去找過了。」

慕琳琳:「他們怎麼說?」

薩摩道:「基本上都同意了加入」

「怎麼可能?他們難不成是傻叉,不想活了?」慕斯埡不敢相信,那些蠢貨居然真的會同意逃離,這與自殺有什麼區別。

薩摩沉聲道:「我們自然是有著詳細的計劃,若是一點把握都沒有,他們也不會同意!對了,三階的小子,請你閉嘴!」

慕斯埡心肝氣的都疼了。

慕琳琳問道:「什麼計劃?」

詔啟道:「只有你們同意了,我們才會告知」

慕琳琳反問道:「即便我們同意了,你不怕我們反悔,直接去告知半人馬族?」

詔啟攤攤手道:「你可以試試,若是這點後手準備都沒有,我們也不會來找你了。」

場面暫且陷入沉默,慕琳琳腦中不斷的思索著利弊,不過想到這個數百年來規模最大的戰爭,她心中的天平越來越傾斜。

要知道,現在只是戰爭第一天,參戰人員尚且不多,戰爭規模也未達到最大,之後只會有著越來越多的種族被捲入,到了那個時候,甚至是雙方的半神都有可能進來。

而現在不逃離,以後就沒機會了,只有等到一方投降或者雙方和解,戰爭結束才能脫身。

但是那是什麼時候?那時候他們還能活著嗎?

隨著時間流逝,慕琳琳忽然抬頭道:「我們同意了,計劃說來聽聽」

薩摩道:「你不會後悔的,現在我就與你詳細的說明計劃…」

月色當空,零星點點,廣闊的平原上一片寂靜,然而隱藏在這平靜之下的是不斷激蕩的暗流,無論傭兵也好、半人馬和獅族也罷、還是其餘在觀望的種族勢力,所有人都在籌謀未來的計劃。 光明之城聖光禮讚大教堂,教皇聖塔利亞在宏偉的聖光之神雕像前,默默站著,忽然他喃喃自語:「混亂伊始,這一次的動亂始於獸族嗎?」

「唉…」聖塔利亞忽然嘆口氣道:「為何會變成這樣…」

「聖光必然眷顧世人,只希望這一次所波及的平民百姓不多吧」

與此同時,啟明世界各個頂尖勢力的高層似都有所察覺什麼,知曉什麼。

在宇宙星河之中,許多強橫的存在,也將目光投向了啟明世界。

啟明世界的格局也將會對他們產生重大的影響。

數日後,雙方人馬在經過少做調整休息以後,再次開始了碰撞!這一次,心中有著謀划的傭兵們詫異的發現,半人馬族對他們的策略也進行了改變!

原先是傭兵在前排,半人馬族的士兵緊隨其後,混戰起來后,雙方便混編在一起,共同作戰,而現在,半人馬族的兵陣與他們完全分割開來!雙方涇渭分明!

半人馬族的這副做派分明是將他們當做棄子,不管不顧,只要他們能夠牽制一部分敵人便可!看樣子,總負責人在上一次戰役之後,對傭兵的表現十分不滿,才做的這番決定。

此番景象,頓時引得傭兵這邊一陣騷亂!

「咚咚咚!」隨著鼓聲的響起,獅族的人馬捲起奔雷之勢沖了過來,所有的士兵包括傭兵心中一緊。

「怎麼辦?形式有變,計劃要不要繼續執行?」傭兵陣營中,有人在低聲商討。

「不用,這樣剛好適合我們,悄悄傳下去,計劃不變,等待時機,伺機行動」

「傭兵部隊,沖啊!」不知道這邊是誰發出了一聲怒吼,傭兵部隊在後方几個領域級虎視眈眈的目光中,頗不情願的沖了出去,但是氣勢相交而言弱了許多!

待傭兵部隊衝出一段距離之後,半人馬族的部隊這才緊跟而上!

看著半人馬族的如此安排方式,獅族的最高統帥嗤笑一聲道:「心都不齊,如何能勝,半人馬族說到底還是安逸了太久,一群暴發戶而已!勝之,不難。」

雙方人馬,瞬間接觸,沖在最前面的乃是一些低階的傭兵,他們不但被半人馬族拋棄,更是被其他傭兵拋棄,既不知道所謂的計劃,又被安排在最前方。

一觸即潰,這個詞便是最好的形容,後方各種遠距離神術迎面飛來,正前方一個個身材魁梧強壯的獅族士兵,兇猛衝來!

讓這些傭兵如何應付得了!而後面的老油條們心照不宣,一個個防禦神術,互相加持,雖說達不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防禦力也是提升不少,更何況在這兩天都密謀之中,對每個人都能力都有一番了解,此刻有了點點的配合!勉強在混亂的局面中堅持了下來,當然最主要還是現在半人馬族和獅族真正的強者還未下場!

雙方交戰不久,領域級們彷彿心有默契一般,紛紛騰空而起,於空中交戰!

雖說高端戰力能夠決定戰爭走向,但是現在指數戰爭開始初期,身為高階戰力的領域者是不會貿然進行殊死搏鬥的,除非出現能夠決定整個戰爭走勢的契機!

「固化·盾!」隨著慕斯埡的一聲低喝,慕琳琳以及周圍一圈人的身上浮現出一個透明的盾牌,那是周圍的空氣在他固化的能力下,暫且化為空氣牆,有一定防禦作用!

在慕斯埡和慕琳琳身邊一圈人並肩作戰,在其餘幾處地方,同樣有著人報團戰鬥,他們都情形相對於那些零散的傭兵,境地要好了許多。

「咻咻!」幾道神術擦著慕斯埡的身旁過去,在地面炸裂開來!

「哥!你給我進來!別在那浪!」慕琳琳怒道。

見慕琳琳似乎真的生氣,慕斯埡幹嘛一溜煙的跑了過去,靠近他們。

「什麼時候動手!」抱團的一人大喊道,現在這個戰況,不大喊根本聽不到,而且已經到了現在,就算被其他人聽到也無所謂了!

「晚點!現在才剛開始!他們的注意力還都集中!等!等到真正混戰起來!所有人都無暇自顧以後,才是我們脫身的最好機會!」另一人高喊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爭不斷升級,越來越多的強者加入戰鬥,雙方的最高統領,坐鎮後方,目視戰場,不斷的指揮調動。

半人馬族這邊,隨著傭兵與正是兵團的分開戰鬥,整個戰場的形式相較於第一次碰撞要開了很多,傭兵團即牽制了一部分獅族士兵,又沒有干擾到半人馬族士兵的配合,簡直不能更贊。

半人馬族最高統領抬頭仰望天空,現在隨著戰爭進入焦灼狀態,天空中領域級的走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不過看到那些領域級們那散發出來的威能,完全沒有拚命的樣子,他知道底下戰場沒有發生決定性的傾斜,那些領域級們是不會真正動手的。

「看來今天又難以決出勝負」統領搖搖頭。

要知道即便是第一次戰爭的時候,半人馬族整體呈現弱勢,損傷不少,天空中的領域級都沒有真正動手,更何況現在如此焦灼的狀態。

雖說每次的戰爭都會死傷不少,但是對於處於上層的領導者而言,一點點人命,相較於整體格式卻是算不得什麼。

半人馬統領側過頭,對著一旁的士兵道:「今日試探的差不多了,傳令下去,準備收兵」

「是!」

然而,還不待命令發布下去,整個戰場居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這個變化令得半人馬族最高統領瞬間失色!

「傭兵!你們怎敢如此?!!」半人馬最高統領瞋目切齒的怒吼道。

在戰場中心,隨著戰爭的焦灼,雙方所有的兵力無論什麼等階的契約者全部派下場!

傭兵那裡,早已經有所預謀的契約者們紛紛互相傳遞信息!收縮力量,在不知不覺中,慢慢靠在一起,準備行動!

雖然有一些人注意到這點,但是整個戰場如此混亂,抱團行動正常無比,或者說不抱團的,除了五階實力的掌控者,其餘都死的差不多了。 傭兵那裡,聚集的人越來越多,抱團規模越來越大,但是與半人馬族和獅族的軍團比起來,還是差了許多,更何況,還有不少零散的傭兵三兩個的抱團在一起,因此無論是半人馬族的士兵還是統帥都沒有在意。

「大家準備!」慢慢集結到一起,早已結盟的傭兵中,一人大喊道。

「黑霧!釋放神術!」一聲大喝之後,傭兵中,一名面色蒼白的契約者,點點頭,身上神力凝聚,一個三階神術瞬間成型,一團黑霧浮現出來。

而這個黑霧,既沒有沖向敵人,也沒有護在周身!反而緩緩的朝著天空中飛去!

這團黑霧在緩緩升空的期間,不斷的變形轉換,最終緩緩的形成了一行大字!

「傭兵永不受桎梏!半人馬族不得好死!殺!」

在這行黑霧所凝聚而成的字浮現出來的瞬間!已經抱團一起,形成頗大規模的傭兵們紛紛調轉矛頭!直接趁著戰場上所有人都未曾反應過來!朝著身旁的半人馬族悍然發動了進攻!

在這一刻!傭兵的野性展示的淋漓盡致!這一段時間來,被半人馬族一直壓迫!逼著他們送命的怨恨通通傾瀉而出!完全不復之前那低調保命的姿態!

「殺啊!」天空中,獅族領域者忽然爆喝一聲!頓時原本愣住,有些失神的獅族士兵紛紛反應過來!此乃天賜良機!所有的獅族士兵頓時氣勢大升!紛紛朝著半人馬族涌了過去!

這一刻!半人馬族的士兵可謂是腹背受敵!一時間難以招架!戰損迅速擴大!

也就是這時,半人馬族的最高統領直接一口老血吐了出來,差點沒岔氣!

天空中,半人馬族的領域級暴怒道:「該死的傭兵!你們這是找死!」

暴怒的領域級作勢便要衝下來!下方的傭兵們頓時心頭一緊!

幸好!果然不出他們所料!獅族的領域級瞬間將其攔下,放聲笑道:「你們就留在這裡陪我們玩玩吧!」

「你們!啊!」這一刻,看著不斷死傷的族人,領域級們也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損失!更何況,按照現在的情形下去!很有可能直接使得交易區戰線潰敗失守!

這個責任和後果可就大了!

半人馬族的領域者們頓時全力進攻,不再留手,不過獅族的人也不是好惹的!完全不懼!一時間,戰爭開始以來,最大規模的神力洪流爆發了!彷彿世界末日一般,給人無限的震撼!

底下隨著結盟的傭兵叛變,原本不知情的傭兵也被捲入進去!瞬間的混亂,使得他們目瞪口呆,難以應對!

「砰!」一聲爆炸在一名傭兵身旁炸裂,四散的神力瞬間將其吞沒,周圍的一些人這才如夢清醒!這裡是戰場!沒有時間猶豫!猶豫就是死!

待在半人馬族只有送死當炮灰的份!雖然不知道此刻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顯然是一個上好的機會!他們一咬牙,紛紛選擇叛變攻擊半人馬族的士兵!

美味攻略 慕琳琳身邊,找他結盟的詔啟就在她的旁邊,至於另一人薩摩已經死了,在之前的戰鬥中,被獅族的一面掌控者盯上,直接被其轟殺。

詔啟靠近慕琳琳大聲道:「現在我們要突圍出去,不能戀戰!無論是獅族還是半人馬族,都不是一個良好的合作對象!」

慕琳琳回道:「這我知道,但是現在我們位置不好!只能順著獅族的進攻!邊打邊走!」

慕斯埡忽然大喊道:「小心!半人馬族的掌控者!」

慕琳琳側頭一看,只見一名半人馬族的掌控者,滿臉怒火的朝他們這邊襲來,在他身後,還跟著一支人馬!

顯然,這些人是來複仇的!因為傭兵的叛變導致整個局勢瞬間傾斜!半人馬族的一面掌控者心中暴怒,直接帶領著一批人過來,反正局勢已經難以挽回!先將半人馬族的顏面挽回!

抱團的其餘傭兵自然也是發現了他們,一時間無數的神術朝著掌控者那裡飛去!然而被他們輕易當下。

慕琳琳貝齒一咬,翻手拿出一個捲軸!這是一個五階的攻擊型轉軸,出門時家裡人給的!價值不菲!此刻拿出來,慕琳琳很少心疼。

不是每個人都是伊耶絲,有一個教皇大大給的一堆轉軸!在啟明世界,能夠製作捲軸的大師就不多,更何況,要製作五階捲軸需要六階的領域級出手,很少有人能夠製作同階的捲軸,成功率太低,虧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