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覡的小臉上終於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乾咳了好幾聲,但此時他已經咳不出血來了。他原本水嫩的肌膚瞬間乾枯下去,全身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皺巴巴的,活像是一個小老頭。

但是,他卻大笑了起來,完全不顧他此時的樣子有多麼嚇人。但是,好久沒有打得這麼暢快,用五萬年的壽命斬出了五刀,他便是要為任天文指出一條路來,一條通天之路!

在時間法則的影響下,任天覡這五刀雖然看似用了很久的樣子,但實際只是過去了幾次呼吸的時間。他可不想因為準備太久而被死憫天幹掉,死憫天會掌握時間,他也會。

再看那五道刀影,排成了一條直線,硬生生闖入了死憫天的時間法則區域之中。

很快,一陣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時間法則區域中,空間中像是多出了一個玻璃制的實心球體一樣,飯除了玻璃碎裂的聲音。

可是,在場的人都知道,這不是什麼普普通通的打碎玻璃,而是將死憫天的時間法則轟碎了!

死憫天心驚地聽著連綿不絕的破碎聲,立刻放棄了與任天覡定義法則的拉扯。特么的,任天覡用壽命為代價換來的力量超乎了他的想象。事到如今,想要殺掉任天翔,唯有以命搏命!

隨手排掉任天覡的第三刀,他迎著第四刀跨出了一步。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一步之後,他的氣勢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褪去了他的威嚴,取而代之的是即將一戰的瘋狂!

這才應該是死憫天真正的樣子!他本就是桀驁不馴之人,不過是做了太子之後收斂了本性而已。刺客額事關生命,他也扔下了皇帝的面具,回歸本性了。

死憫天冷笑了一聲,他的精神力從掌心湧出。精神力溝通法則幾乎就是瞬間的事,不過這一次,他是給自己下的定義法則。

時間法則將任天覡的第四刀消耗得乾乾淨淨,但這也意味著,死憫天降壓藥直接面對四道蘊含了超強力量的刀影。

這些刀影簡直強悍,明明無鋒,卻單單憑藉著強橫的力量撕裂法則,並且牢牢把持著對死憫天的因果法則。

死憫天其實也不願意硬抗這些刀影,畢竟他以命搏命要吃很大的虧。但是每次可的情況,並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他根本走不了!

強勢的劍意自他周身迸發出來,他的劍術第四層次發揮到極致。雖然他和任天覡一樣離第五層次還很遠,而且他連第五層次的道路都沒有摸索出來,但是這不代表了他有多弱,相反他的法則掌握力比任天覡強上很多!

一劍斬出!這一劍,樸實無華。

總裁,孩子是我的 彷彿是破空的聲音,又彷彿是四歲紙片的聲音,,很輕微,若不仔細聽,似乎根本聽不到,但這不重要,因為這個聲音,被第五到的破碎所掩去。

不就是萬年壽命嗎?我也有!

我家的萌喵大神 死憫天爆喝出聲,劍意的熊咧一覽無遺。

而和劍意暴漲同時發生的,是死憫天的變化。原本還算挺拔的身軀瞬間就佝僂了下來,他的肌膚也乾枯了下來。儘管,下一刻他的樣子又恢復了過來,但是壽命的損失和根基的損壞卻是很難恢復的。

但是,他付出了代價,得到了力量,而這一股力量,很強!

………… 劍光閃過,在虛空中斬出了一道裂縫。

裂縫中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吸力,竟是硬生生將這個世界的界限給斬出了一條口子。透過裂縫,甚至可以看到世界之外的猩紅,還有無數黑影。

當然,因為世界界限的自愈能力極強,幾乎用不了幾息的時間這個裂縫就會癒合。不過光憑它這恐怖的吸力,任天覡剩下的四刀根本不可能繼續向前了。

可是沒死憫天專註於對抗任天覡的刀影,卻忘了任天覡斬出這四刀的目的。然而,當他因感受到天地靈氣的波動,已經晚了!

一隻粉拳重重地砸在死憫天的後背上。只聽得「嗵」的一聲,死憫天竟是向前撲飛了出去,而且朝向正是任天覡所在的方向。

任天覡露出了一個冷笑,閻羅刀上的法陣又一次盡數出現。又是一刀斬出,不過這一刀不同於之前的。任天覡的精神力再一次瞬間補充之後,他的身體就支持不了他再一次用壽命來獲得力量了,但是常規的戰鬥方式,他還是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的。

這一刀,威力不強,但是對於被轟擊了一拳的死憫天來說,足夠致命了!

但是死憫天畢竟也是踏足幻級巔峰好幾十年的強者了。雖說硬挨幻級初階一拳確實不好受,但是也不至於讓他喪失了行動能力。

只見他雙手結印,氣息驟然一變,便又化做了利劍!

任天覡的一刀被他險險閃開,然後反守為攻,又是一劍直逼任天覡。

然而這時,任天文趕來了!

又是直勾勾的一拳,這一拳看上去極為質樸,但是毫無疑問,其中蘊含的力量絕不是死憫天能夠硬抗的。

前有任天覡,後有任天文,死憫天的處境可謂兇險。而且,二人還將他逃脫的路線盡數封堵。

死憫天看清局勢后不免心咯噔一下。但是很快,他咬咬牙,發動了反擊。

他沒有攻擊到任天覡。以他現在的狀態,去攻擊任天覡,最有可能的就是被任天覡纏住,然後任天文趕過來將他一網打盡。因此,他身子一扭,萬道劍氣朝任天文迸射而出!

任天文畢竟也是剛剛晉陞幻級,而這萬劍之強,讓她不得不暫避鋒芒。

死憫天成功脫出,周圍的天地靈氣驟然涌動。他這是要直接動用天地靈氣控制法則!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你,心懷恐懼。」

死憫天的心猛地一驚,又是萬道劍氣隨手就朝身後放出。

「你,在怕死!」

死憫天感到了一股強烈的窒息感,而讓他恐懼的那一種力量,卻是他無比的熟悉。

「昂多陛下!」死憫天驚呼出聲,同時轉身後望。

但是,現實讓他失望了。動用恐懼屬性的,並不是昂多,而是任天信--幻級的任天信!

任天信之前隱藏自己藏的太好了,已經成功讓死憫天忽略了他。他本是準備伺機而動,用神級的力量去防備他逃脫。而後死憫天一劍斬開界限,給了他很多啟發。

然後,他就在任天文的掩蓋下,悄然晉陞。而晉陞之後他發現,他能夠掌握黑月中昂多的力量了。這也是為什麼他動用恐懼屬性后,死憫天會將他錯認成昂多了。

說了這麼多,總而言之就是,三位幻級強者包圍,死憫天跑不了了!

死憫天苦笑。現在的困境他很清楚,雖說任天文與任天信都是初入幻級,但他也並不是巔峰狀態啊,以一敵三,其中還有一個任天覡這樣的變態,他著實沒有什麼把握。

但是,沒把握又如何?他,可不是輕言放棄的人!

死憫天右手一抖,一抹寒芒從他的袖口落出。

這是一柄短劍,劍刃大概只有死憫天的手肘那麼長。劍很樸素,沒有絲毫的花紋,也沒有任何瑕疵。毫無疑問,這就是死憫天的證道法寶,他一直未曾動用得殺手鐧。

他在十多年前正式踏足劍術的第四層次之後,再也沒有握過自己的劍。而現在,感受著手中傳來的力量,他有了前所未有的的心安。

也就是這一個空擋,他才有機會釋放神輪。

一拳紫色的光輪,正中央是一幅龍泉帝國的俯瞰圖。而就在神輪出現的同一時間,死憫天的威壓卷攜著君臨天下的力量意境迸發出來。

他,可是幻級巔峰強者!面對一個幻級中階和兩個幻級初階,他的威壓可以碾壓他們!

任天覡的淡紅色神輪也浮現出來了。神輪中依舊是有一個小人兒在揮舞扇子。但是很奇怪的她手中的扇子好像在泛著寒芒。

任天文的神輪呈金色,中央有一尊三組青銅鼎。她的異能是力量屬性,晉陞時領悟的法則也是關於力量的,於是她的神輪中就浮現出了青銅鼎這種東西。要知道,在古代,鼎除了是定國重器,還象徵著力量。

而任天信的神輪就比較普通了,光輪漆黑一片,中央還有一輪漆黑如墨的彎月。

四個神輪幾乎是一齊出現的,在它們出現的一瞬間,四種法則力量撞擊在一起,產生了強烈的衝擊波。

這股衝擊波對四人倒是沒有什麼威脅,但是可別忘了,他們現在可是在帝都的上空!帝都就算在堅固,也不可能抗得下法則碰撞所產生的衝擊波!

就在這時,任天策出手了。他大手一揮,便在空中設置了一道結界。雖然這法則衝擊波很強,但是任天策可是全盛狀態,這要是都攔不住,那簡直太丟臉了。

與此同時,死憫天動手了。

手中短劍凝結出劍氣,便又是催生除了萬道劍氣。而他的目標,正是任天文!

………… 任天信在冰水中終於恢復了自我。聽到任天覡的命令后,果斷切斷了與外界的通訊。

而這個操作,經過龍會的指令程序簡化,編輯成了一條最高許可權指令,由舊西蘭分部上傳至龍會的通訊衛星。通訊衛星偏轉了角度,將這段指令投向了漆黑如墨的黑暗森林。

最終,通過了空間躍遷的指令準確無誤地投放到了木星的衛星軌道上一架毫不起眼的無人機的接收器上。

指令被送到了鯤鵬號的指揮電腦中,戰艦的所有成員都可以看到自己面前的全息屏幕上的指令。指令很短,只有四個字。

允許打擊!

鯤鵬號的所有人都動了起來,在自己的崗位就位。他們知道,鯤鵬號終於要大放異彩了!

早已預熱完畢的反重力引擎發出了「嗵嗵」的巨響,數百個猩紅色的法陣出現在了戰艦的底部。

基地的工作人員早已接到來自地球總部的指令。鯤鵬船塢的每一個出入口都被鎖死了,空氣漸漸被吸入了儲藏室中。在這裡,空氣是非常緊缺的物資,不能有絲毫的浪費。儘管鯤鵬號中攜帶了一個生態系統,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填充船塢的空氣。

地球衛星軌道上,各國的天文望遠鏡,或調轉了拍攝方向,或暫時關閉進行自檢,或直接開啟推進器向地球背面移動,就連地面望遠鏡也盡數關閉,停止使用。總而言之,地球各國凡是能觀察到木星的設施,都被人為地避開了那個方向。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龍會,此時就如同一台巨大的機器一般,每一個齒輪都開始運轉,一切都只為了任天覡的一個指令。

直到船塢中的空氣被抽取乾淨了,基地的兩位總管才將鑰匙一同插入了面前的鎖孔,打開了船塢的大門。

木衛三上的一塊地面出現了皸裂,所有的十塊被其下的大門掃到了一邊。接著是第二層、第三層……足有一百層龍會最堅固的合金鑄造的大門左右滑開,最終露出了一條足有數千米長的通道。

鯤鵬號艦長橫縉乾一聲令下,那數百個猩紅色法陣運轉起來,將鯤鵬號推入了那個通道。

鯤鵬號沿著通道的方向,幾乎是成七十度的角度上升的。通道的截面呈一個圓形,半徑大概有兩百米。儘管如此,鯤鵬號在通過的時候還是略顯狹小。

通道的牆壁上,亮起了藍色的光芒。這是電磁助推器,是輔助鯤鵬號脫離基地的大型設施。

數千米長的通道,對於鯤鵬號那長有一公里的鋼鐵之軀來說還是太短了,在電磁助推器的輔助下,僅用了五六秒便完全脫離了基地的範圍。

隨著離地面的距離越來越短,反重力引擎的效果就漸漸消失了。而那數百個猩紅色法陣,在離開地面一萬米之後,盡數關閉。

橫縉乾又是一聲令下,鯤鵬號的尾部出現了幽藍色的光芒。鯤鵬號的常規動力引擎順利啟動,因失去反重力引擎而減速至停頓的鯤鵬號陡然間加速,正式脫離木衛三範圍。

鯤鵬號沿著木衛三的衛星軌道前進,現在時速是十六點七公里每秒,他們需要環繞木星十分之一周,才能找到合適的打擊位置。

事實上,以他們的速度,抵達預定的打擊位置,不過過去了十多秒而已。

任天覡給他們的時間不多,只有短短的五分鐘而已,除了必要的航行和進入准戰鬥狀態所需的時間外,他們必須爭分奪秒。

鯤鵬號抵達預定打擊位置,幾台側翼推進器迸發出有藍色光芒,調整鯤鵬號方向,讓鯤鵬號主炮對準地球。

最終,鯤鵬號的動力停宕,常規動力引擎熄滅了幽藍色的光芒。

此時,鯤鵬號一陣靜默,不僅是整艘戰艦,還有本應該熱鬧的艦橋。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兩分多鐘,而鯤鵬主炮從啟動到進入准戰鬥狀態只需要十秒,所以他們還不急。

這是鯤鵬號第一次執行任務,恐怕也是大戰之前的最後一次。龍會三艘行星級戰艦是以幻級強者為假想敵的,而且也只有幻級強者才有能力扛得下行星級戰艦的主炮洗地。

鯤鵬號艦長橫縉乾深吸了一口氣,下達了命令。

「主炮啟動。」

戰艦的前段出現了一個十字形的裂縫,這四條裂縫一直延伸至了三分之一的艦體。被分開的四個部分緩緩張開,向四個斜角方向移動。

艦體的變形,將一直隱藏在艦體中的鯤鵬主炮暴露了出來。

龍會的戰艦風格深受巨艦大炮觀念的影響,整艘鯤鵬號除了必要的無人機機艙外,主炮的長度足有鯤鵬號總長的五分之三!

十秒鐘,前端艦體展開完畢。

主炮的主體上閃爍起了猩紅色的光芒,銘刻在其上的法陣發揮起了作用。炮管中儘是澎湃而洶湧的能量波動。此時,鯤鵬主炮已經進入了准戰鬥狀態。

「主炮啟動完畢,坐標鎖定,隨時可以開火。」一名控制人員抬頭,對橫縉乾說道。

「預定時間進入一分鐘倒計時。」又一位控制人員說道。

橫縉乾默默點點頭,將手按向了控制台的身份驗證區。這是非戰爭時期主炮開火的必要流程,為了保證主炮不會隨意開火,每一次主炮開火都需要總部發來的打擊許可權和艦長的身份驗證。

「鯤鵬主炮,開火!」

炮管上的猩紅色法陣驟然一亮,炮管中填充的能量沿著炮管爆發出來。

一道紅色的光柱爆發出來,直指地球!

太空中本來是傳遞不了聲音的,但是鯤鵬號的所有成員都彷彿聽到了一種什麼東西被割裂的聲音。

當然,這個聲音並不是主炮發出的,也不是成員們聽到的,而是直接投影到他們腦海中的,割裂時間的聲音!

………… 打到現在,死憫天實際上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但是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加上他有心動用本源力量,他這殊死一搏,威力會異常驚人!

劍術的第四層次自身化劍再一次被發揮到了極致。他的劍心,也停下了孕育劍靈的操作,被他逼出了身體。既然是殊死一搏,那必定不能有所保留。

他的萬劍呼嘯而出。劍心散成了無數光電,融入到了劍氣之中,連帶著這萬道劍氣也被渲染得金燦燦的。

一萬道劍氣,如蜂蛹一般,撲向任天文。

任天文運轉精神力,一拳轟出。她是力量屬性,本該力由身發,但她走的路卻是以自身溝通天地,以天地靈氣代替自己。因此,這一拳,捲起無數天地靈氣,迎上了死憫天的萬道劍氣。

當然,從層次上來講,天地靈氣必然是比不過含帶著法則的劍氣的。但是,這天地靈氣一波又一波,不斷摧毀著劍氣,不管劍氣有多少,總會消耗殆盡。

但是,死憫天從未承認過這就是他的殺招!

任天文畢竟只有幻級初階,單打獨鬥根本不是死憫天的對手。而死憫天便是料到了她轟出一拳之後後繼乏力,於是迅速發動了攻擊。

農女匪家 死憫天的身形一晃,便見到一個影子,越過劍氣與天地靈氣相互抵消的區域,直指任天文!

然而任天文,她動不了。若是她收回全力去阻擋死憫天,那萬劍便就會將她捅得千瘡百孔。

任天覡終究還是慢了。從死憫天發動攻擊到現在不過過去了三四秒而已,他不能動用法則,再加上損耗壽命的虛弱,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任天信也慢了,或者說他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

死憫天抓住了任天文的脖子,死死地抓住。一股力量從他的掌心發出,進入了任天文的身體中,遊盪了一圈之後又回到了死憫天的手中。

任天文感到了一股無力感,不是戰鬥過度的疲憊,而是生命流逝的脫力感。

是的,生命!死憫天的殺手鐧,正是他從未動用得生命元素!

生命元素大多數人都會用它來救治傷者,甚至修為高的人可以活死人、肉白骨,但這並不意味著生命元素是一種「善良」的元素。生命元素能夠位列八大元素,不僅僅是因為它能救人,用好了,它也可以殺人!

而抽取生命就是生命元素殺人的方式之一。這樣的方式或許在一些低修為的異能者的戰鬥中並不常見,一是因為抽取敵人的生命所要消耗的精神力太過龐大,根本不是低階異能者能夠承擔得起的;二是因為吸收的生命需要以自身為容器收納,而人的靈魂和肉體的承載能力是有限的,搞不好敵人生命還未抽完,自己就先炸體而亡了。

但是,死憫天根本不怕!他是幻級巔峰強者,本身精神力的儲備就是十分龐大的,再加上他可以做到瞬間補充精神力,因此第一個問題於他來說是幾乎不存在的。而他剛剛為了對抗任天覡用壽命換來的力量,也損失了幾萬年的壽命。任天文不過剛剛晉陞幻級,壽命最多也就幾萬年而已,補充他損失的那一些壽命正好合適。

任天文的窒息感消失了。在死憫天的禁錮下,她的掙扎很快就沒有了。

她的肌膚失去了水分,就如同揉皺了的紙一般,乾枯得嚇人。她的身體幾乎縮小了一圈,身上的細胞也在不斷死亡。

發佈回覆